无上神道

第214章 秦族矿场乱

第两百一十四章 秦族矿场乱

热门推荐,

五十六号矿洞周围站满了人,场面非常骚乱.

秦族的强者知道自己的这邪起不到什么作用,但也只能这样安抚,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必须等到家族强者收到消息后赶來方才有可能稳定人心.

";都散去吧,各自回去休息…";秦族强者洪声道,而是意识其余的秦族人驱赶众人.

挖矿的修者们也不愿在这让人惊悚地方过多的逗留,此刻天色已黄昏,天地间的光线非常的暗淡,如血的残阳照射下來,晚风吹过,带着肃杀与寒意,更平添几分阴冷.

人们快速散去,各自回到居住的木屋中,心中惶恐不安,两两挤在一起,直到深夜十分方才渐渐入睡.

熊孩转了转眼珠,以元神传音道:";我们怎么办,他们都已经睡着了,是不是该去寻找仓库的位置了?";

";走…";

楚枫做了个手势,悄无声息离开木屋,回忆起白日那畜工推着矿车走过的,悄悄前行.

秦族的矿场守卫很森严,有许多的弟在交替來回巡视,几乎沒有视线的死角.

楚枫和熊孩以及踏炎乌骓隐藏了起來,等到巡视的弟交替时,抓住那瞬间的机会避过其视线,而后便隐藏在另一个死角,如法炮制,很快就來到矿场建筑的深处.

";枫,你们找到矿场仓库了吗?";伴生青铜钟内响起晴雪的声音,传到了楚枫的脑海中,这让他非常的惊愕,眼中不禁露出震惊的神色.

";枫,你们要抓紧时间,刚才有两个矿工打扮的人潜出矿场与松赞青他们接头,想來已经摸清仓库的位置,他们多半就要下手了.";

晴雪的声音再次从伴生青铜钟内传來,这样楚枫心中又是一惊,他难理解晴雪为何能通过伴生青铜钟与自己交流,仿佛她就在伴生青铜钟的空间内似的.

不过此刻的情况容不得楚枫多想,因为松赞青他们很快就要出手了,必须在他们出手之前找到储存生命石源矿的仓库.否则到时候一旦他们杀进矿场,必定会有一批秦族高手赶往仓库,届时想要顺利收取其中的生命石源矿可就不容易了.

";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松赞青他们就要动手了,我们必须得尽快…";两座房屋之间的死角内,楚枫使用元神对踏炎乌骓和熊孩交流.

熊孩满脸疑惑表情,以惊讶的眼神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松赞青他们这么快就要动手了?";

";我无意中发现有两个乔装成矿工的矿匪悄悄溜了出去,肯定是已经摸清了仓库的位置,此刻多半已经与松赞青汇合.他们得到了仓库的确切位置,难道还会继续等下去不成?";

楚枫并沒有实话,他不知道晴雪为何能通过伴生青铜钟传來元神波动,但他知道这件事最好不要让第个人知晓,所以并未实话.

";原來是这样,你为何不早?";熊孩一副了然的神色,此刻的他一脸正经的模样,沒有了平时的那种吊儿郎当,其双眸完全变成了金色,如同两盏神灯定在了瞳孔中.

这是大鹏金眸,拥有远超寻常修者的目力,即便是在黑夜中也可以将很远的区域尽收眼底.

熊孩的眸光在远处的地域寻了片刻,原本沉凝的脸上逐渐露出了贱笑,伸手在踏炎乌骓的身上狠狠拧了一把,差点沒让它痛得跳起來.

";尼玛…你个扁毛畜生,竟敢对本座下黑手,信不信本座打你脸上,抽得你口吐白沫,眼冒金星.";

";我…";

熊孩差点沒被踏炎乌骓的话给呛倒,本來还在贱笑的脸顿时就黑了下來,并且挽起了袖,看样是要准备大干一架.

";你们再胡來,信不信我将你们全都镇压起來,二十年内都不能离开伴生青铜钟…";楚枫冷着眼眸盯着两个准备要掐架的家伙,眼神非常的难看.这都什么时候,也部分场合不分地点,随时都能掐,实在是不靠谱了,让他非常的怒从心生.

两个家伙一脸悻悻的表情,狠狠盯了对方一眼,而后别过头去.这时候,熊孩指着右前方那片建筑之后,道:";大爷刚才已经看到了,存放生命石源矿的仓库应该就在那里…";

楚枫他们避过秦族巡逻弟的视线,向着右前方的那片建筑靠近,很快就來到了那片建筑之后,看到一座建造在空平地上的巨大石屋,相距大约还有十余里.

";这里有车轮的碾过的痕迹,通向那座石屋,那里肯定就是存放生命石源矿的地方了…";楚枫指着眼前的车轮痕迹,而后又看向那座石屋,道:";熊孩,你看看石屋的大门上有沒有阵纹封印…";

";放心吧,大爷早就看过了,只是普通的石门,根本沒有任何的阵纹封印,除了这片空地上巡逻的人之外,就只有把守爱石屋门口的两个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

";枫,你们注意了,松赞青他们已经到了矿场之外,下一刻就要闯进來了.";就在这时候,晴雪再次通过伴生青铜钟发出元神波动.

楚枫眼睛微眯,吩咐熊孩与踏炎乌骓隐藏在这里,并附在他们的耳边轻声了几句,而后便催动虚空神珠沒入了虚空中,悄悄潜行到存放生命石源矿的石屋前.

石屋的大门紧闭,左右各站着一名秦族的神桥巅峰强者,两个人的气息都很强盛,以楚枫估计这两人要比昨日在那畜匪的老巢中镇杀的那些同境界的修者强上不少,不血脉强弱,单单是修炼的功法都要高深许多.

对于楚枫來,镇杀这两个神桥巅峰的强者是很容易的事情,何

况是隐藏在虚空中突然出手,可瞬间将其秒杀.

然而,熊孩虽然信誓旦旦地石门上沒有痕纹,但楚枫却不相信秦族沒有在如此重要的地方布下手段,而且他的心中有莫名的警兆,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石门上的确沒有烙印阵纹,可是我却总觉得不对劲……";楚枫隐藏在虚空中,距离两个神桥巅峰的秦族强者不过两米的距离,他双眸凝视着石屋大门,不禁深思了起來.

";莫非阵纹烙印在石门的背面,所以从外面根本看不出來.但只要擅自开启石门,必将引发阵纹.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便只能等待松赞青等人到來,借助他们的力量來破阵……";

楚枫非常的心与谨慎,想要从秦族的仓库中取走生命石源矿,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若不是恰巧得知松赞青等人的计划,他甚至都沒有想过这件事.

这件事情对于他來就如同踩钢丝,一步踏错很有可能就是万劫不复.毕竟这矿场中有秦族的大批道宫境界的强者,一旦被发现,连逃走的机会都沒有.

";轰……";

突然,矿场的南方传來惊天巨响,顿时惊醒了所有尚在熟睡中的人,全都翻爬起來,面露骇然的神色,以为是闹妖邪的矿洞发生了异常的事情,挖矿的修者们惊恐莫名,探出头去观望.

";杀……";

大批的矿匪摇旗呐喊,疯狂冲进了秦族的矿场,而秦族的修者也全都从屋中冲了出來,在声声怒吼声中与矿匪们厮杀在一起.

与此同时,有两道身影快速向着存放生命石源矿的地方而來,浑身笼罩神光,如璀璨的流星划破夜空,速快得惊人.

两道身影还未靠近的时候,楚枫就知道肯定是两个道宫秘境的矿匪领,他们的气息强了,相距甚远便让他的心中升起危险的感觉.

这时候,楚枫闭住呼吸,收敛气息,短时间内让心脏停止跳动,将脉搏几乎压制到了零,隐藏在石屋旁边一动不动,避免被道宫境界的矿匪领感应到.

";大胆…这么多年來还沒有人敢來我们秦族的矿场撒野…";

";你们是什么人,敢对我秦族的矿场下手,简直是自寻死…";

两个神桥巅峰的秦族强者眸光冰冷,一下冲上了天空,拦住两个矿匪领的去,并且施展神通,接连打出两道凶兽虚影,咆哮奔腾而去.

";区区神桥巅峰也敢阻拦本宫主,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一名须发浓密,面色如婴儿般红润的老者冷声道,其眼神非常的凌厉,并指连点,出手非常的随意.

两道指芒洞搐空,一下就击穿了两只神通演化的凶兽虚影,贯穿了两个神桥秘境巅峰强者的眉心,鲜血激射而出.

";你……";

两个神桥巅峰的秦族强者睁大着眼睛,充满了绝望与不甘,直直从空中坠落下來,轰然砸在地上,溅起满地的尘土.

";唰唰…";

远空有数道神光璀璨的身影向着仓库这里快速而來,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如潮水般涌至.

";道友,你去开启仓库大门,本宫主來挡住这几人…";松赞青转身冲向赶來的数名道宫境界的秦族的强者,他抬手一挥,十八杆血色的阵旗";唰";的飞了出來,将四方围困,阵旗迎风见长,哗啦啦摇动,变化万千,封印一方空间.

";轰……";

松赞青在阵旗封困的空间内与秦族的五名道宫境界强者激烈大战,他虽然拥有道宫境界中后期的修为,可是对上境界相差不大的五个道宫境界强者,即便是有着阵旗相助,想要将他们压制也难以做到,只是为那个开启仓库石门的矿匪领争取时间而已.

";轰…";

那个矿匪领运转神能精气,抬手打出一片大道神光,石门上顿时爆发出惊天巨响,其上阵纹爆射,无尽的纹络闪耀,轰隆隆摇颤.

";道友,抓紧时间打开仓库大门,本宫主无法拦住他们长时间,一旦被其中一人突破,今日之事便不可成了…";阵旗围困的空间中传來松赞青的声音与激烈的神通碰撞声.

";松赞宫主再坚持片刻,我很快就好…";

那个矿匪领一边回应松赞青,一边轰击仓库大门,以蕴含大道法则的神能强行磨灭阵纹的力量,使得整座石屋都不断摇颤,而大门上则生出了细的裂痕.

正如楚枫所猜测的那样,阵纹烙印在石门的背面,从外面根本看不到.不过这些阵纹虽强,但终究无法抵挡住道宫境界的强者,连续不断的神能轰击下,阵纹的力量被磨灭得非常厉害,石门都开始裂了,很快就要被崩开.

本书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