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17章 苏曼

第两百一十七章 苏曼

蓝心若终于明白了她的小姨心中的苦楚,没想到她这数百年来竟是过得如此的压抑,内心是如此的无奈与独孤。

“小姨,外界传闻的那件事情是否是真的?”蓝心若的脸色有些沉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神日峰后山的温泉池之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上代太虚圣女不禁一怔,美丽的脸上浮现出羞怒,美眸也变得有些冷,道:“那件事情的确为真,但并不像别人口中相传的那般。当时小姨的确在温泉池中沐浴,但是并没有褪去身上的衣物,这是小姨与圣主成婚后养成的习惯,而被偷走的内衣也是最新定制从未穿戴过的。”

“原来如此……”蓝心若嘘了口气,道:“这样就好,我还真以为……”

“你以为什么?”上代太虚圣女的脸上带着一丝薄怒,道:“你这丫头,是不是以为小姨真的被别人的眼睛污了身子?”

蓝心若不禁露出尴尬的神色,赶紧转移话题:“不知小姨是否知道孟珂师兄的事情?”

“自然是知道的。”上代太虚圣女点了点头,她的神色很平静:“消息早就传到了东域,孟珂刚愎自用,心胸狭窄且自以为是,最终还是死了小师弟的手中。当年在资材院的时候,若非孟珂仗着自身的境界与地位去压迫小师弟,他们之间的恩怨也不会一直延续下去,最终落得这个的结局……”

“是啊,说到底都是孟珂师兄咎由自取,怨不得人。”蓝心若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特别的亮,但很快又蹙起了黛眉,道:“小姨,你可知道圣地如何看待此事,圣主那里有何动作?”

上代太虚圣女轻轻蹙眉,道:“孟珂是圣主的亲传大弟子,又是圣地的圣子,圣主将其视为下人圣主的接班人。他在荒城被小师弟所杀,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目前小师弟尚在北域,相距甚远,圣主并没有什么动作,日后小师弟回到东域,圣主肯定会对他出手。”

“这可如何是好……”蓝心若的眉间带着深深的担忧,道:“楚枫现在虽然已经很强大,同阶为王,但始终只有神桥秘境,若是对上那些道宫境界的老辈修者,恐怕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也不知道他如今在何处,我得尽快去寻他,让他将来回到东域后多加小心,警惕圣地的老辈强者们!”

上代太虚圣女闻言不禁以诧异的眼神的看着蓝心若,道:“若儿,按照宗门辈分,小师弟可是你的师叔,你怎好直呼其名?”

“说要叫他师叔了……”蓝心若脸色微红,道:“论年龄他还比我小呢,有时候虽然当面叫他师叔,可是心中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师叔……”

听着蓝心若的话,看着她微红的脸与微略带着几分羞涩的眼睛,上代太虚圣女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禁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小姨算是明白了,若儿从此以后恐怕不能做到心如止水了。有道是,问世间情是何物,多少痴儿女。情爱能给人巨大的力量,也可以毁掉一个人。若儿,你可得好好把握,不要走上了不归路才是啊。”

“小姨,其实若儿的心中好矛盾,我害怕将来得不到想要的,到头来什么都没有了。而且他身边已经有了月仙幽那样完美到极致的女人,听说就连雨族的千金都倾心于他,与她们相比,我根本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

“傻丫头,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你要是真的很喜欢他就要去争取,这并不是让你去与月仙幽和雨馨争抢,因为你根本不需要去争抢。这天下自古以来都是男权的时代,男人有几个妻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天下大势皆如此。唯一让小姨担心的是小师弟这种血脉身缠诅咒的传说,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轰——”

就在蓝心若与上代太虚圣女谈论的时候,巨大的轰鸣声打破了寂静的夜晚,紧接着便是成片的喊杀声,惊得整个矿场的人全都冲出了屋外。

“不好!有大批贼人闯入了矿场!”上代太虚圣女的眼眸顿时变得冷冽了起来,大袖一拂,“唰”的消失在房内。

“太虚圣地的人,你们听着,乖乖将仓库中的生命石源矿全部叫出来,可避免一场干戈,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松赞青立身在矿场上空,通体神光流转,道宫秘境中后期的气势爆发出来,如无形的浩瀚般席卷十方,压得许多的圣地修者心胆皆颤。

矿场内的建筑群中有几道身影冲天而起,全都是老者,其中一人眼眸冰冷,道:“区区矿匪,也敢口出狂言,竟然闯进我们太虚圣地的矿场来撒野,你们活得不耐烦了!”

“哈哈哈!你们太虚圣地的确很强大,可惜这矿场中却没有几个强者,想要挡住我们,恐怕也没有那个能力!”松赞青冷笑连连,与几名矿匪首领在虚空中迈步,快速逼向圣地的几名老者,他们携着滔天的神能而行,如神海在翻腾。

“你们这些矿匪,抢夺小势力的矿场也就罢了,竟然胆敢对我们圣地出手,真是自寻死路!”天籁般的声音突然响遍四野,身穿蓝色宫装的上代太虚圣女自建筑群中踏空而上,她身姿妙曼,曲线柔美,如凌波仙子下界。

“圣主夫人!”

“圣主夫人,您来了!这些矿匪实在是太嚣张,请您出手将他们全部镇杀!”

矿匪首领们听到圣地的老者这样称呼蓝色宫装女子,心中不禁一突,脸色顿时就便了。松赞青阴沉着脸,道:“你是上代太虚圣女——苏曼?”

“正是。”苏曼平静地说道:“既然我正巧来此碰上你们这些肆意妄为的矿匪,那你们今晚都不要走了,全都留下吧。”

“哼!”松赞青冷哼,眼中露出凶狠的神色,道:“听说你在数百年前因为修炼出了问题一直止步不前,到现在也不过道宫境界罢了,又能强到哪里去!今日既然我们杀进这里,必然要得到你们存放在仓库中的所有资源!”

“那就试试看!”

上代太虚圣女苏曼不再多说,莲步轻移,身似流光,瞬间逼近松赞青等人,玉手挥动,满天星斗浮现,其脑后更是显化出一轮皎洁的神月,轻轻一震,十方空间顿时崩灭,惊得松赞青等一众矿匪面露惊骇。

“不愧是上代太虚圣女,你的确很强。可惜,老夫自有困你的手段!”松赞青知道不能与苏曼硬拼,因为对方拥有可怕的禁域,当即挥手祭出十八杆古老的阵旗,迎风招展,哗啦啦声响,将四方空间围困。

阵旗以古阵的方式排列,阵旗上有密集的阵纹在闪耀,阵旗之间不断交替演化,将苏曼与圣地的众强者都围困于其中,并且分出许多的空间将他们一一隔离开来。

“轰——”

松赞青与四名道宫境界的矿匪首领联在阵旗围困的空间中联手攻击苏曼,他们依仗大阵的力量而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却奈何不得苏曼,所有的神通手段都被她给化解了。

“轰隆隆!”

阵旗内的大阵空间摇动得非常的厉害,苏曼头顶的神日不断沉浮,每次颤动都震出恐怖的神能冲击十方,让十八杆阵旗疯狂摇晃,并且不断打出月华般的神能,差点将那些矿匪首领重创。

矿场内的仓库前,楚枫隐藏在虚空中,远远看着战况,他没有想到圣主夫人竟然来到了这里,完全超乎了意料。

而今,松赞青他们虽然使用阵旗暂时困住了苏曼,但绝对难以持久,说不定很快就会溃败,到时候便只能逃命,根本没有机会来打开仓库大门了。

“看来原本的计划是行不通了,有苏曼在此,松赞青他们不可能得手,也没有机会来打开仓库大门,我不能就这样等待下去,得想想别的办法才是……”

楚枫沉思了起来,很快他就离开了仓库,摇身变成太虚圣子的模样,神色冷漠地走向仓库前负责守卫的两个神桥巅峰强者。

“圣子?!”仓库前守卫的两个神桥巅峰强者见到楚枫假扮的太虚圣子时非常的吃惊,充满了惊愕,道:“圣子,您没死?”

楚枫神色一冷,逼视两个神桥巅峰的强者,道:“难道你们很想本圣子死吗?”

“不不不,圣子您别误会,只是外界传言,说您被太初真龙体钉死在了……”

“闭嘴!太初真龙体岂能杀死本圣子,那只是本圣子的身外化身而已!”

“原来是这样,我们也在奇怪,凭借圣子您的本事,岂会被那太初真龙体杀死。”两个神桥巅峰的强者开始拍起了马屁,道:“不知道圣子何时到矿场的,您来资源库有事吗?”

“当然有事,否则我来这里做什么?”楚枫神色冷漠,快步走到仓库大门前,道:“你们速速打开仓库大门,今晚那些矿匪联合来袭,想要夺走我们的资源。本圣子要在资源库内布下杀阵,让他们有来无回!”

“圣子英明,此计甚妙,就算他们真的闯进了资源库,届时看到满目的生命石源矿,定会因为激动而降低警惕,最终陷入杀阵中!”

“休要啰嗦,还不快给本圣子打开资源库的大门?”楚枫双手背负,一副颐指气使的神态,简直将太虚圣子的言行模仿得惟妙惟肖。

两个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不敢怠慢,他们演化出特殊的神纹符篆将其打入资源库的大门内,其上顿时就有阵纹闪烁了起来,大门在轰隆隆声中开启。

“圣子,您请!”

两个神桥巅峰的强者躬身做出请的姿势,就在他们弯下腰的瞬间,楚枫的双手突然抬了起来,手心上紫金血气弥漫,对着两人的天灵盖快速拍了下去。

“圣子您……”

两个神桥秘境巅峰的强者肝胆俱裂,他们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圣子为何会突然出手,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闪避这一击,可惜始终是慢了,紫金色的巴掌落在了他们的头上,“噗噗”两声将他们的头颅整个拍得四五分裂,红的白的飞溅,无头尸身晃了几晃,轰然倒地。

就在这时候,正在十八杆大旗围困的空间中的苏曼突然眼眸冰冷如刀,骤然转身望向资源库所在的地方,她感应到了非常熟悉的气息,那是属于她的贴身物件烙印下的神纹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