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3章 挖坑(一)

第两百三十三章 挖坑 一

荒城内人声鼎沸.各个城区与街道的人全都赶往了秦族强者与松赞青大战的地方.这片地域四周全都被人群给挤满了.街道上与楼顶上以及空中全都是人.

秦族那个精英长老与松赞青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此刻的松赞青已经非常的虚弱了.长时间催动阵旗.神能精气消耗巨大.逐渐被对手压制.

“老夫不甘.老夫不甘.”

阵旗演化的大阵内.松赞青头发散乱.双眼通红.非常的狼狈.他摇摇晃晃.仰天怒吼.身上全都是血迹.

“你即使有再多的不甘又如何.胆敢挑衅我们秦族的威严.注定是这样的结局.既然当初你种下了因.今日便要承受这个果.”

那个精英长老双臂震动.一头又一头的凶兽虚影自体内冲出.对着相同的方向连续扑杀.一片轰响声中.那里的大阵迷雾溃散.演化出了阵旗本体.

“轰”

最后一头凶兽冲了过去.当即将那杆阵旗给撞飞.整个大阵的威力顿时下降了大半.而那精英长老抬手按在空中.深厚的神能汹涌而出.化为满天的神能大手印.铺天盖地轰杀下來.

“轰隆隆”

整个大阵内的空间彻底被崩碎了.所有的阵旗都被大手印给击飞了出去.四周场景“唰”的大变.大阵演化的空间消失了.客栈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太初真龙体.你搬空老夫的宝库.残杀老夫的弟子.老夫未能亲手将你虐杀.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松赞青在空中蹬蹬蹬连退数步.身躯摇晃.头发散乱.浑身全都是血.他的眼中充满不甘.看着四周的秦族强者.不禁惨笑了起來:“想我松赞青纵横北域数百年.沒想到今日竟然会死在荒城内……”

“纵横北域数百年.”秦尤双手背负.立身在数百米远的空中.神色冷漠地说道:“你这样的修为也敢说纵横北域数百年吗.那些年中只是沒有强者与你计较罢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松赞青.你的死期到了.”那个动手的精英长老迈步逼了过去.体内冲出数十头凶兽虚影.铺天盖地杀向松赞青.在其全力对抗的时候探手而出.一把将其头颅给摘了下來.无头尸身的脖颈中冲出数米高的血柱.如同喷泉似的.

松赞青的无头尸身抽搐了几下.而后直直坠落下去.轰然砸在地上.鲜红的血液将几米内的地面都染红了.

此刻.那个精英长老右手提着松赞青的头颅将其高高举起.冰冷的目光扫视四方.冷漠地说道:“松赞青肝胆挑衅我们秦族的威严.注定会有今日的下场.将來若有谁胆敢冒犯我们秦族.这就是他的下场.”

看着鲜血淋淋的头颅.感受到那个精英长老冷漠的眼神.四周寂静无声.沒有人发出丝毫的声音.

秦族势大.这天下沒有几人赶去挑衅.此刻的松赞青就是最好的证明.人们尽皆忌惮不已.

而楚枫伪装的秦颠面色平静.心中大快.松赞青这样的对手太强了.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与其抗衡.如今不但借助秦族的手将其除去.还从秦族那里得到了两百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可谓一箭双雕.

不多时.秦尤带着秦族的人离去.聚集在这里的人们也在议论中相继离去.最后剩下太虚圣地的一些人.他们的脸色有些难看.

松赞青被秦族强者当众镇杀.秦族算是立威了.可是太虚圣地的声威却因此而大损.想要抹去矿场被劫的耻辱.而今只有杀了楚枫才能立威.然而楚枫的踪迹难寻.秦族的人在北域寻找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沒有任何的消息.

楚枫跟着精英长老们回到府邸不久便独自离开.悄无声息回到了晴雪他们所住的客栈.而他的道我也会來了.沒入了体内的神脏秘境中.

见到楚枫回來.熊孩子立刻奔了过去.一脸惊疑地看着他:“小子.松赞青被杀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你觉得呢.”

“嘿嘿.果真够阴险.大爷喜欢……”熊孩子满脸的奸笑.眼睛都快笑眯了.露出了贪婪的神色.流着哈喇子.道:“那个骚包的紫衣青年是不是你假扮的.两百万斤精致品质的生命石源液是不是在你的身上.”

听到这样的话.本來趴在地上打盹的踏炎乌骓跟打了鸡血似的.“噌”的跳了起來.如光一般冲到楚枫的面前.一双马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还未开口说话.口水就已经流到了地上:“是真的吗.两百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真的在你身上.”

看着两个双眼冒绿光的家伙.楚枫一巴掌将他们扇飞.完全将他们无视了.径直走向晴雪.熊孩子和踏炎乌骓赶紧翻爬起來.并沒有因此而表现出半点怒意.反而一脸谄媚的表情.屁颠屁颠跑了过來.涎着脸道:“那个…楚枫啊.你看我们都这么熟了.你吃了肉也让我们喝口汤不是.两百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随便分点给我们.”

“你们以为两百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很多吗.我要突破到神桥秘境七重天需要八百多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说到这里.楚枫的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道:“这次必须得好好利用秦族和太虚圣地的心理.从他们手中得到丰厚的资源.”

“小子你想去坑太虚圣地的资源.而且还想再次从秦族手中得到资源.”熊孩子和踏炎乌骓对视.两者的脸上相继露出激动.搓着手道:“快说说有什么办法.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此事用不着你们帮忙.在这里等着就是了.”

“不行.我们可是生死与同的朋友.岂能如此沒有义气.你有事情我们应该略尽薄力才对.小子你就不要拒绝了.”熊孩子非常的热情.

楚枫岂能不知道这货心中在想些什么.并沒有理会他.拉着晴雪走进了卧室中.

“小子你……”

熊孩子的脸都绿了.看着紧闭的卧室房门.眼珠子转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踏炎乌骓则在旁边看着他.道:“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缺德的馊主意.我劝你还是不要瞎搞.小心坏了楚枫的事.到时候他肯定会揍得你连祖宗都不认识.”

卧室内.楚枫拥着晴雪躺在床榻上.心身特别的放松.他很喜欢这种感觉.温馨而温暖.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

“枫.你准备按照原计划行事吗.”晴雪依偎在楚枫的怀中.轻声问道.

楚枫摇头.道:“想要得到更多的生命石源液.计划必须要改动.如果喜欢按照原计划的话.太虚圣地愿意拿出的资源有限.我必须将他们彻底激怒.让他们疯狂.只有这样才会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

“如果这样做的话肯定会很危险.需不需要我帮你.”

“不用了.你出手的话反而不安全.我的神脏内修炼出了逝我、道我、神我、真我.其中的道我和神我以及真我都可以作为分身长时间存在于体外.并且拥有独立的意识.所以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去做就足够了.”

“好吧.既然如此你一定要小心.”晴雪沒有执意要帮助楚枫去做这件事情.也沒有问他整个计划要如何进行.他相信楚枫既然这样说.心中肯定早就想好了.

“嗯.这我不会有事的.不过我现在以秦颠的身份隐藏在秦族.离开秦族府邸的时间不能太长.晚上的时候必须要离开.这段时间不能陪在你的身边.”

……

黄昏时分.夕阳落下山头.天边一片火烧云.将整个天地映得通红.

楚枫离开客栈.在无人的地方变成秦颠的样子.并且将道我和真我全都显化了出來.

回到秦族的府邸中.楚枫还是如往常一样并沒有任何的动作.就这样过了两日.秦族的精英长老终于离开了.全都返回了家族.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楚枫将神我显化出來.隐藏在秦族的府邸中.等到秦族的精英护法与普通护法等人大都回到府邸中的时候突然发难.

“噗”

楚枫的神我假山后冲出來.闪电出手.一记掌刀将一名精英护法的头颅给斩落了下來.无头尸身的脖颈中冲出数米高的血柱.

“是你……楚枫.”

秦族府邸中的人全都被惊动了.一名精英护法被杀.让他们睚眦欲裂.

“我们正在找寻你.沒想到你竟然敢送上门來.真是找死.”秦族的精英护法们相继而來.将这座大院围困.紧接着连秦重山都來了.

“太初真龙体.当初让你侥幸逃走.今日你还能逃出本护法的手掌心吗.”秦重山冷幽幽地盯着楚枫.虽然有一名精英护法被杀.但是他依旧沒有将楚枫放在眼中.整个人表现出强大的自信.

“逃.我为何要逃.”楚枫立身在大院中.冷漠地扫视四方.最后将目光落秦重山的身上.道:“今日既然出现在此.自然是要将你们全都镇杀.”

“哈哈哈.”秦重山仰天狂笑了起來.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可笑的事情.他俯视楚枫道:“就凭你的境界也想杀了我们.真是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楚枫淡淡一笑.道:“看來你非常的自信.不知道是对你神桥秘境九重天巅峰的境界而自信还是对你拥有的禁域而自信.想來如你这种角色.最多也就四禁领域吧.不会更高.”

“四禁领域镇杀你这种低境界的人已经绰绰有余.别说四禁就算是三禁领域也足够了.或许说根本不用本护法亲自出手.”秦重山双手背负.对其余五个精英护法说道:“你们联手将其擒住.记得要活的.”

“放心吧.听说他才神桥秘境四重天的境界.镇压他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四个精英护法充满了自信.他们四人联手.自然是未将楚枫放在眼中.得到秦重山的命令.当下便从四方逼近.

这些精英护法全都拥有神桥秘境九重天巅峰的境界.而且都是秦族曾经的精英弟子.多少都拥有些许禁域.他们从四方踏空而來.散发出的气势无四座无形的大山碾压过來.空间嗡嗡颤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