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39章 强盗逻辑

第两百三十九章 强盗逻辑

“快!快去请精英护法!”一名普通护法大声说道,他的眼中充满了深深的忌惮,一时间不敢再对楚枫出手了,只是与其他的修者们将其围住,小心戒备着。

“精英护法来了也没用,逆转不了你们的命运,楚枫他拥有六禁领域!”楚枫显得非常的自信,他凌空三尺而立,黑发飞扬,眸如冷电,强势而霸道:“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嗡——”

楚枫振臂出矛,黑矛如血色的蛟龙出洞,瞬间刺破虚空,贯穿一人的身体,带起大蓬的鲜血。他的速度太快了,而且由于彼此的距离较近,被击杀的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唰唰唰——”

楚枫虚空踏步,在这片空间中穿梭,满天都是他的残影,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的真身,手中的龙纹黑矛如疾电般此处,声声嘹喨的龙吟中,黑矛散发出惊人的杀伐之气,“噗噗”声中洞穿一个又一个圣地修者的胸膛,将他们穿在矛身上,鲜血飞洒,满天都是血雾。

“拼了!”

“跟他拼了,只要坚持到精英长老出关,我们就能活下来!”

……

圣地的护法们怒吼着,施展出最强的神通,祭出各种兵器铺天盖地轰杀而来,可是他们神通与兵器全都击空,根本不能击中快速穿梭的楚枫。

“噗……”

又有数人被接连被楚枫的龙纹黑矛洞穿胸膛,他们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在龙纹黑矛上疯狂挣扎,可是却无济于事。

楚枫如来自地狱的杀神,青色的衣衫上站满了血迹,浓密的黑发在空中飞扬,手中的龙纹黑矛上已经串着十几名圣地修者的尸体,鲜血顺着矛身嗒嗒滴落,弥漫出浓烈的血腥味。

“轰——”

一只紫金色的血气大手横扫四方,当即将十几名圣地修者覆盖,在他们惊恐欲绝的眼神中,“噗”的将他们崩成了肉泥。炸开一团团猩红的血雾。

前院顿时安静了不少,除了几名护法,其余的人全都被楚枫铁血镇杀,而只有被龙纹黑矛钉死的人保留了全尸,其他的不是被斩成两段就是被崩成了肉泥,场面异常的血腥!

“你……你……”

“你……竟是如此的残忍与狠辣!”

“太初真龙体,你的手段这般残忍,必将被天下人所不容!”

楚枫右手持矛斜指蓝天,其上串着十几具尸体,他眸光冷漠而霸道:“天下不容又如何,我楚枫不惧天下皆敌!任何想要杀我的人,不管他是谁,我都不会让他手下留情,对你们这些人无所谓残忍与否!”

“你……”

“噗”的一声,那个说话的护法被龙纹黑矛洞穿,声音戛然而止,他睁大眼睛看向洞穿自己胸膛的龙纹黑矛,眼中充满了恐惧与不敢,血液中的生命精气通过伤口快速向着矛身上的龙纹汇集而去。

龙纹黑矛拥有很诡异的效果,它仿佛有种与生俱来的魔性,可以吸收敌人的鲜血与精气,否则这些被洞穿胸膛的人不会那么快死去,毕竟最差都是神纹秘境的修者,全都拥有强大的生命力。

剩下的那些护法惊骇莫名,蹬蹬蹬连连退步,与楚枫保持足够的距离,他们虽然还有七人,但却不敢出手了,完全没有来战意,被楚枫的强大所震慑。

被钉在龙纹黑矛上的那个护法还未断气,他睁开虚弱的眼睛看着楚枫,极力挣扎着,想要摆脱充满魔性的黑矛,可是却使不出半点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体内的生命精气不断被黑矛吸取。

鲜红的血液顺着矛身流向矛柄,滴落在青石地面上嗒嗒声响,地面上一片片血红触目心惊,到处都是残碎的血肉与骨渣,满目血腥,犹如修罗地狱!

“太初真龙体,你可知道你今日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吗?”一名护法色厉内荏地喝道,表情虽然很冷冽,但眼中却有着难以掩饰的惊恐与忌惮。

“我楚枫既然敢做,就不怕任何后果!”

“早知道你是太初真龙血脉,当年你还在圣地的时候,我们就该出手将你扼杀在摇篮中!”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不禁冷笑了起来:“当年的我在你们的眼中只是一个连神海秘境都不能修炼的废物,所以你们神日峰的人才那般仗势欺人,处处针对于我,就连内门弟子也敢在的面前叫唤。只是这世间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能永远春风得意,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你有没有想过,你也将为今日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不惧神日峰,有什么手段我都接着!”楚枫回应的非常的干脆与强势,道:“现在的我还不足以与你们的圣主正面对碰,但他想要对付我却并不容易。只待将来我突破到道主境界,届时你们的神日峰能奈我何!”

“轰——”

就在这时候,府邸深处突然传来巨响声,那里有一座建筑物爆碎,石屑与木屑非常了天空,三道身影冲天而起,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浑身笼罩神光,向着前院破空而来。

“精英护法们出关了!”七个普通护法大喜,本来已经绝望的他们顿时充满了希望,看到了生机,全都激动了起来。

可是就在他们对生命充满希望的时候,楚枫的身体突然消失在原地,手中的龙纹黑矛“噗”的一声将其中一名护法洞穿,紧接着一记大手印当空拍落,如同烈日镇压下来,金光万道,威力强绝。

“轰——”

三名普通护法被金色的大手印笼罩,当即被镇杀成了肉泥,活着的三名普通护法这才反应过来,吓得胆敢欲裂,转身就向精英护法们冲去,想要寻求庇护。

“噗!”

楚枫手持龙纹黑矛,人与矛身合一,如一道疾电般穿过长空,直接将三个普通护法洞穿,生生钉在了长矛上,鲜血嗒嗒滴落。

“孽障!在我们的眼前你还敢如此凶残!”三个精英护法远远看到这样的场面皆睚眦欲裂,这些普通护法都是他们的心腹,就这样被钉死在黑矛上,让他们的心中都在滴血,双眼通红,怒火冲天!

“混账!”楚枫听到这样的话,眼神顿时冷冽如刀,道:“我是你们师叔,你们竟然敢如此不敬,莫非只懂得修炼而不懂得尊师重道吗?”

“狗屁的师叔!”

“就凭你也陪做我们的师叔?”

“不要以为拜入太虚峰门下,与易尘师叔平辈就高出我们一辈了,就你这样的宗门叛逆,圣地中人人得而诛之,还敢搬出你的辈分,真是无知!”

楚枫随手将龙纹黑矛掷出,黑矛串着二十具尸体“叮”的插入了远处的石墙内,矛身嗡嗡摇颤,鲜红的血液顺着墙壁不断往下流,道:“我是太虚峰的弟子,出了并未谋面的师尊和易尘师兄,谁都没有权力管我们太虚峰的事情,包括太虚圣主在内。不要一口一个圣地叛逆,在我的眼中你们这群人才是圣地的叛逆!”

三大精英护法看着那柄插在石墙上摇颤的摇颤的龙纹黑矛,其上二十具尸体是如此的触目心惊,鲜红的血液将大片的墙体都染红了。

他们的神色越来越阴沉,眼中的戾气与杀意越来越炽烈,牙齿都快咬碎了,脸部鼓出一道棱,眼神森寒地盯着楚枫,厉声:“数十人就这样被你以残忍的手段杀害,你还说你不是圣地的叛逆!非但如此,你还是整个修炼界的毒瘤,你这样的人要是成长起来,以后必将是整个修炼界的大祸!”

“以你们的逻辑,现在我要杀你们,你们是不是应该将脖子伸过来让我杀,而不是向着如何将我杀死来保命?”楚枫忍不住冷晒,道:“你们这种强盗逻辑我听得太多,如果你们拥有绝对的实力自然可以不讲道理,只是就凭你们眼下的本事也想在我们面前扭曲是非黑白,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狂妄!”一名精英护法黑发倒竖,微眯双眼森冷地盯着楚枫,道:“不要以为有易尘师叔给你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次我们奉圣主的旨意来取你性命,没有任何人能保得住你,就算是易尘师叔也不行!”

楚枫本不想再多说,可是听到这样的话,心中不禁有些吃惊,双眸中闪过一缕寒光,道:“听你这样说,相比太虚圣主那条老狗身后有身份更高的人物撑腰了?”

“放肆!你竟然敢对圣主出口不逊!”一名面目阴鸷的精英长老厉喝,道:“已经有宿老出关主持大局,这次杀你的事情是经过他老人家点头的,就算是易尘师叔再强势,可面对宿老也没有丝毫的办法。还有当初在世家古墓外的神秘强者定下的三年时间也早已过去,他不会再过问你的事情!”

“如今你是天下共敌,躲起来也就罢了,寻你不到,自然拿你没有办法。可是你竟然还敢出现并来到我们府邸中行凶,你觉得今日还能活着离开吗?”

楚枫淡淡笑,指着被钉死现在龙纹黑矛上的那些人,道:“他们之前也跟你们的想法是一致的,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凭你们还远远不足以将我留下!”

“哈哈哈!”精英护法们闻言全都大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好笑的事情,他们居高临下俯视楚枫,神色很是冷漠,充满了轻视与自信,道:“他们不过都是些神纹秘境的修者,最强的八人也只是普通的护法长老,境界不超过神桥秘境六重天。而我们三人早已达到神桥秘境九重天巅峰,并且拥有禁域,要镇杀你这样低出数个境界的人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禁域?”楚枫的在嘴角泛起一缕冷笑,道:“你们能拥有多少禁域,想来最多不超过三禁,这点禁域对于我来说跟普通的修者没有区别。”

“口出狂言!三禁领域足以轻松镇杀你!你的嘴如此犀利,就是不知道手上的本事是不是也有这么强!”面目阴鸷的精英护法轻蔑冷笑,接着便朝楚枫踏空逼去。

他的气势非常强盛,毕竟是曾经的精英弟子,拥有三禁领域,与同境界的普通修者来比强了太多,加上领先数个境界的优势,自然是未将楚枫放在眼中。

他们这几日在闭关,刚刚才出来,并不知道秦族的精英护法被杀的事情,否则恐怕就不会如此自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