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48章 奇怪的苏曼

第两百四十八章 奇怪的苏曼

六年时光匆匆而过,这样的一段年月,凡俗界已经是物是人非,可是对于修炼界来说却如弹指一瞬。

太虚峰后山,那里有座小院,简陋的栅栏围着几间茅屋,茅屋前一张石桌,而小院的四周则是茂密的树林,这里就是楚枫和晴雪曾经住过的地方。

六年过去,这里一如过往,远远看去并没有什么变化。

楚枫从太虚峰漫步而至,当他走到小院前,眼中不禁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小院内的茅屋旁边竟然种着花草,朵朵花蕾在风中摇曳,淡淡的花香混合在风中,轻轻一嗅让人觉得心身舒爽。

“六年没有回来,想不到这些被小院中竟然栽种了这么多的花草,难道师兄闲来无事,没有修炼的时候都与这些花草为伴么?”

楚枫心中颇为惊讶,但很快也就释然了。这太虚峰上平常不会有人前来,后山更是没有别人涉足,除了易尘老人相信也不会有别人来此种下花草了。

易尘老人修炼的大道与自然万物有关系,闲来种些花草也不足为奇,楚枫也就释然了,推开栅栏的栅门,迈步走了进去。

看着小院内的石桌,当年与晴雪在这里的生活的点点滴滴逐渐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他不禁向着晴雪所住的屋子走去,推开房门,里面的陈设依旧,或许是有神纹封印的缘故,里面纤尘不染,空气中还有属于晴雪的淡淡的幽香在萦绕。

楚枫来到晴雪曾经的睡过的床榻前,缓缓躺了下去,修者被子上传来的气息,他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属于晴雪的独有的味道,也是让他沉醉的味道。

就这样,楚枫的心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放松,渐渐的他竟然在这张散发出淡淡幽香的床榻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透进来的光线逐渐变得昏暗,天上的天阳已经落下了西山,而楚枫依旧在睡梦中,他的脸上露出笑容,不知道梦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渐渐的,外面的天地变得非常的昏暗,一轮残月高挂在天穹上,无垠的星空中繁星点点,闪耀着星光,洒落在大地上,小院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虫鸣的声音。

星光下,一道身影突然从窗户进入了晴雪的屋子,她身穿浅粉色罗衫,身姿袅娜,青丝披肩,头上戴着一个弯月装且雕琢花纹的玉质头饰,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床前。

楚枫依旧在熟睡中,似乎半点没有察觉,而来到床边的身影则默默看着熟睡中的他,纤纤玉手数次抬起,却又数次落下。

星光和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屋子中,站在床边的女子在地上投下了纤细的影子,从微微晃动的影子可以看出女子的身体在轻轻颤抖。

“晴雪……”睡梦中的楚枫忽然发出轻轻的梦呓,呢喃道:“真想这样永远搂着你……”

站在床边的女子娇躯一颤,投在地上的影子晃动得猛烈了些许,她的右手缓缓抬起,对着楚枫的额头拍了下去,但手掌落到一般的时候却有停在了半空中。

女子的眼神很冷,美丽的脸庞上布满了寒霜,听着楚枫的梦呓,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复杂,似乎正在做强烈的心里斗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那只定格在楚枫额头上方的纤手终于缓缓收了回来,她眼神复杂地看着睡熟中脸上充满温馨的楚枫,转身离去。

“晴雪……别走……”就在女子转身刚走出几步的时候,楚枫突然发出焦急的声音,猛然间坐了起来。

女子本来要离去,突然听到楚枫的声音,虽然没有转身,但是神念却感应到他突然坐了起来,并且正欲睁开眼睛。

“他要醒了?不……绝不能让他知道我来过这里!”女子心中莫名的有些慌张,骤然转身,抬手拍向楚枫的脑门,欲将其震晕。

“谁!”

楚枫何等警觉,先前只是因为太过放松而睡着了,此刻因为梦到晴雪离开而惊醒,心神本就紧绷,立时就感应到了有掌风袭来,他看都没有看,直接迎着掌风冲了上去,紫金色的手掌猛然拍出。

“轰——”

两只手掌瞬间对碰在一起,发出闷响,余波如潮水般扩散出去,差点将屋子都震塌。紧接着,楚枫只觉得一股恐怖的神能震溃了自己的血气,瞬间自手掌贯透到了体内,身体不禁蹬蹬蹬倒退。

他还未来得及看清楚出手的人是谁,对方已经起身到了近前,危机时刻他运力于双掌,“嗡”的一声迎了上去。

然而,意料中的神能碰撞声没有出现,楚枫的双掌实实在在印在了对方的胸上,他瞬间呆滞了,神能都未能从手掌中吐出,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双掌正按在两团丰满且弹性十足的东西上,顿时便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丰满柔然且富有弹性的触感瞬间让楚枫的双眼大睁,就在他刚要将双手缩回来的时候,一股冰冷的杀意笼罩而来,一只纤纤玉手如刀般斩向他的咽喉。

楚枫还不抽身闪躲,电光火石间骤然后仰,背面几乎都贴到了床面上,险之又险避过手刀,头发都给削下了几缕,他探手而出,抓向那只皓白如玉的手腕,可是那只皓腕却突然往下猛然压落,如同山岳沉了下来。

这种力度非常的恐怖,以楚枫的肉身加上神能竟然都不能托住,手肘一弯,那只皓腕的主人不禁发出惊呼,身体一下子就扑了下来。

楚枫惊出一身冷汗,以为对方是以杀自己为目的,从出手到现在,他的心神高度紧绷,生死一线,根本没有心思去看面前的人究竟是谁。

见对方的身体压落下来,楚枫眼神一冷,双手握住对方那纤细的小蛮腰,猛然一个翻身将对方压在身下,但是由于用力过猛,这一翻身,整个人连带着头都贴在了对方的身上,嘴对嘴贴在一起。

顿时,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寂静无声,两人大眼瞪小眼,而楚枫从对方的怒火中看到了深深的羞愤与浓烈杀意。

他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对方先前的手段来看,其修为比他强上许多,所以翻身的时候楚枫特别的用力,可让他意外的是,对方似乎突然之间实力大减,扑下来的时候并未用多少的力量,这才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楚枫猛然将头抬起,当他看清楚身下的女人是谁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非常的精彩,苦笑道:“苏…苏师姐,怎么会是你……”

“你……你还不起来!”苏曼脸色通红,羞愤无比,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楚枫此刻肯定已经千疮百孔了。

听到苏曼的话,楚枫这才反应过来,快速往后退,离开了苏曼的身体。然而苏曼挺身而起,纤手高扬照着楚枫的左脸抽了下去,“嗡”的一声,将虚空都被抽裂了,可见这一巴掌蕴含了怎样的力量。

“你……”楚枫的眼中涌现怒火,探手抓住了苏曼的皓腕,道:“以前的事情是误会,这次的事情虽然我是冒犯了你,但倘若不是你到这里来,而我又在睡梦中醒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若要动手,我不会说什么,但是你用这种方式出手,我绝不答应!”

“好!我今天就杀了你!”

苏曼的俏脸上寒霜遍布,手中“锵”的出现一柄寒光闪烁的长剑,“唰”的架在了楚枫的脖子上,冰冷的剑锋贴着楚枫的脖子,肌肤能明显感觉到剑锋上传来的寒意。

“想不到我楚枫竟然会死在这里……”楚枫叹息,脸上露出些许遗憾与内疚,道:“兰若,我对你许下的承诺今生是无法实现了,如果还有来生,我定然会兑现诺言,只希望在来生还能遇到你……”

听到这样的话,苏曼那只持剑的右手轻轻颤了颤,眼中的杀意不再那么浓烈,变得复杂了起来。她凝视着楚枫,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那种眼神让楚枫有种发毛的感觉。

“苏师姐,你用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要再犹豫了。只是请你在杀了我之后,替我告诉兰若,就说楚枫今生不能与她厮守,只能等来世了……”

苏曼手中的剑颤抖得更加厉害了,眼神也更加的复杂,她的心中非常的矛盾与纠结,可手中的剑不知为何就是无法割下去。

“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一直都想杀了他吗,为何事到临头却又下了手。是因为兰若喜欢他吗,肯定是因为兰若喜欢他,一定是的……”

苏曼在心中不断地对着自己说着,手中的剑却颤抖得更加的厉害了,她眼中的杀意逐渐消退,“唰”的将长剑收回体内,一下子从打开的窗户中冲了出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冰冷的声音远远传来,在楚枫的耳边回荡。

“姓楚的!看在兰若的份上暂且饶你不死,他日你若再敢生存邪念,我苏曼一定要了你的性命!”

“呼——”楚枫长长出了口气,背上早已冒出了冷汗,他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苏曼,还阴差阳错发生这样的事情,要是真的死在她的手上,那可就是太愿望了。

“幸好我刚才故意以兰若来扰乱她的心,否则多半已经身首异处。这个苏曼实在是太强了,拥有极高的禁域不说,境界也在道宫境巅峰,远不是现在的我能匹敌的……”

楚枫站在窗户前,看着星光下的夜空,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苏曼没有杀他并不单单是因为蓝心若的缘故,说出蓝心若,只是让苏曼提前收回了手中的剑罢了。

“苏曼怎么会来太虚峰后山?这里平时根本没有人,难道她是来找易尘师兄的不成?”心绪彻底平复下来后,楚枫便有了疑问,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推测,就算是有事找易尘师兄,她完全可以在白日前来,何须选择夜晚。

楚枫思忖了片刻,怎么也想不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推开房门走向自己曾经住过的屋子,当他进入房间后,发现里面的陈设完全的便了,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幽香。

“这是女人的体香?”楚枫轻轻嗅了嗅,立时有了这样的判断,脸上很快就露出惊色,自语道:“怎么会与苏曼身上的味道相似?”

他快步走到床边,发现**的被子被人动过,伸手轻轻一摸,感觉到被子上还有淡淡的余温,而且其上同样散发出苏曼的味道,他的脸色不禁变得相当的精彩。

“她竟然会住在我的屋子中,莫非这院中的花草也是她栽种的?可是苏曼为何要这样,难道自北域回来,她就没有回过神日峰,而且太虚圣主也不知道她的消息不成?否则岂能让她住在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