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56章 睚眦欲裂

第两百五十六章 睚眦欲裂

易尘老人竟然就这样云淡风轻而来又云淡风轻地去了,这让神日峰下的众人都感到惊讶。

一直以来,他都特别的维护楚枫,而今这种情况下,虽然不好强行庇护,但就这样说不管就不管了,还是让众人有些反差。

神日峰上的太虚圣殿中,太虚圣主端坐在圣主宝座上,阴沉着脸一眼不发,大殿下面坐着一些太上长老,还有一些长老真在殿中央,其中一种上前两步,略带疑惑地说道:“圣主,今晚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那太初真龙体……”

“你给本圣主闭嘴!”听属下长老提到楚枫,太虚圣主当即暴怒,一双眼眸中怒火喷薄,“啪”的一巴掌重重拍在座椅扶手上,他的脸色变得铁青,紧紧咬着牙,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你们什么都不要问,总之不惜任何代价擒住太初真龙体,让知道挑衅本圣主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说话的长老身体一抖,面对太虚圣主炽盛的怒火,他不敢再多言,赶紧退到了一旁。而那些太上长老们则满脸惊愕地看着太虚圣主,脸上露出思索之色,不明白太虚圣主今晚怎会如此大动肝火,这般的失态。

“圣主不必动怒,因太初真龙体而如此大动肝火实在不值得。”一名太上长老捋着胡须,脸上露出冷漠的神色,道:“那楚枫虽然是最古老的几种血脉之一,但其境界始终太低,在我们圣地面前,他跟蝼蚁没有区别,就算他今晚侥幸逃走,他日只要拍出几名长老带上一些精英护法,定能将其生擒,届时圣主想要如何发落都不是问题。”

“单单是太初真龙体,自然是手到擒来,可是就怕易尘师兄会从中阻挠,庇护那楚枫的性命。倘若真的擒到了太初真龙体,我们须得低调,暗中押回神日峰,以免节外生枝。”另一名太上长老说道。

“本圣主要他死,谁也别想让他活!”太虚圣主铁青着脸,满头黑发无风自动,在这太虚圣殿中,他虽然在努力地克制,但心中的怒火与杀意依旧让他看起来无比的疯狂,一字一句都像是从牙缝中迸出来的:“这次莫说易尘师兄保不住他,就算那背后的神秘老者出面也休想保他的性命!”

大殿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在场的众强者谁都能看出太虚圣主的怒火与杀意炽烈到了极点,内心彻底的暴走了。他们虽然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没有人再出声询问,担心会惹得圣主暴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名长老匆匆来到大殿中,脸色非常不好看,道:“启禀圣主,属下等人已经将神日峰附近的地域都搜遍了,也启动了阵纹,但都没有发现太初真龙体的踪迹,看来他早就我们封山前就已经离去了!”

“你们在搜寻的过程中没有没发生什么别的事情?”太虚圣主冷声说道,双手紧紧抓住座椅扶手,指骨啪啪声响。

“回禀圣主,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易尘师叔来过,他并没有靠近,只是远远看了看,并且言称不再过问楚枫的事情,还是我们还怎样就怎样……”

太虚圣主闻言,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缕缕寒芒迸射,沉声道:“楚枫身上应该有一件非常特殊的禁器,这种禁器可以完全收敛气息,连本圣主都难以察觉!目前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使用这件禁器离开了圣地,而是他悄悄潜入了太虚峰,所以易尘才说不再理会他的事情!”

“圣主英明!”一名护法花白,左眉上长着红痣的太上长老说道:“对于楚枫来说,这里已经是龙潭虎穴,就算是待在太虚峰也不是最安全的,最好的选择应该是离开圣地。如果他真的潜入了太虚峰,那么说明其身上的禁器已经快要失去效果了,不至于支撑到其走出圣地,否则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此我们只需要派人严密监视太虚峰,他总归会离开太虚峰,届时必会被我们擒住!”

“这件事情就这样吧。”太虚圣主对前来禀报的长老说道:“按照太上长老的说的去做——你们也都散去吧,本圣主想静静。”

众人闻言,相继离开太虚圣殿,很快就只剩下太虚圣主一人了,他端坐在圣主宝座上,脸色不断变幻,一会儿青,一会儿紫,一会儿黑,表情相当的精彩。

“楚枫!本圣主定要剜你双眼,剁你双手,将你抽筋剥皮!”太虚圣主咬牙切齿,他伸出手来,五指缓缓握拢,心情暴戾到难以压制。

他很想仰天咆哮来发泄心中的怒火与郁闷,但身为圣主,连连失态未免会宗门的人笑话,他只能强行忍住。但是一想到楚枫拎着苏曼的内衣还一脸轻浮浪荡地嗅着其上的幽香的画面,他的气血就开始逆转且沸腾起来,差点吐血!

“想我堂堂太虚圣主,道主境巅峰的修为,号令圣地,身份地位无比尊崇,可却始终未能如愿以偿得到她的心和身体。而今她的内衣竟然会出现在楚枫的手中,还被他看遍了玉体……”

太虚圣主越想心中就越郁闷,眼角都快气得裂开了,简直是肺疼肝疼胃也疼,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情让他更加愤怒与郁闷的事情了。

就在太虚圣主恨不得将楚枫抽筋剥皮的时候,楚枫正盘坐在太虚殿内的石蒲上,脸上绽放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蓝心若盘坐在他的身旁,面前则是易尘老人。

“师兄,先前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及时出手,我恐怕已经被他们发现,必将陷入危境中。”

“师弟就不要跟师兄说客气的话了,你是我们太虚峰的希望,将来还得靠你才能真正发扬太虚峰的传承,让我们恢复到最初的鼎盛。”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不禁感到惊讶,道:“师兄,你这话是不是说得太严重了,现在你可是圣地中同辈人物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太虚峰只有在你的手中才能真正的鼎盛起来。而师弟我虽然是太虚峰的弟子,可除了《合道仙经》,修炼的心法和神通都并非太虚峰的传承……”

“师兄已经老了,论潜力怎能与你相比。”易尘老人摇头,道:“事实上并没有不要钻进功法神通的死胡同,任何一个传承都是需要在改变中进步的。只要你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将来的成就必然会远超于我,届时你便可以让太虚峰登临六脉之首,而关于传承功法,只要太虚峰还有师兄在,这功法便不会失传。”

“可是……”

“师兄言之有理,太虚峰想要真正的鼎盛起来,必须得能压制神日峰与乾阳院以及坤阴院,想要做到这种程度,也只有你将来才能做到了。届时你震慑五脉,重新修订宗规,大量收集资质优秀的弟子,而师兄则可以亲自将功法神通传授下去。”蓝心若说道。

易尘老人点了点头,不禁叹了叹,道:“你们知道为何太虚峰会没落,为何凌剑台上九剑通亮,预言成真,可师兄我还是不愿意多收弟子吗?”

“其实不是师兄不愿意多收弟子,而是神日峰为了保住主脉的地位,肯定会暗中排挤与压制我们的太虚峰,就算是收再多的弟子也没有用,他们会给低境界时的修炼资源,但后面的秘境所需要的资源定会找各种理由而拒绝提供。”

“他们竟然会这样做!”楚枫心中一怒,道:“太虚峰毕竟是六脉之一,广收弟子后,圣地为我们提供资源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太虚圣主真是卑鄙!”

“任何的大势力中都存在着争斗,尤其是权利的争斗。表面上看起来很和谐,事实上暗中却勾心斗角。我们太虚峰没落太甚,你的师尊又消失了数百年,没有顶级强者坐镇,而其他几脉都有老古董,所以总体来说我们这一脉算是最弱势的,也只有在同辈人中师兄才能算得上高手,却还不能与那些底蕴强者相提并论!”

“将来的事情再说吧,这条路艰难万分,能否走到最后尚可未知,但若有那么一天,我定会重振太虚峰一脉!”楚枫的声音铿锵有力,有过微微敞开的大门,看到外面的荒凉景象,心中不免感到有些沉重。

“你们是时候离开了,太虚圣主这次的怒火超乎我的想象,只要师弟你出现在北域,他们必会立刻派遣大批的长老前往,届时寻你不到,你便可事实后面的计划,相信定能从其手中得到一笔丰厚的资源。”

“既然如此,师弟和兰若就此拜别师兄,望师兄珍重!”楚枫拉着蓝心若站了起来,面对易尘老人拜了拜,转身走出太虚殿。

他们刚走出大殿,易尘老人便跟了下来,道:“师弟且慢,你们不能就这样离开,否则根本无法走出圣地。”

“这是为何?”楚枫一惊,忽然想到了什么,道:“莫非太虚圣主已经猜测到我在这里了?”

“他活了数百年,且身为圣主,心思自然是非常缜密的,必然会怀疑从而让人盯住这里。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这太虚峰上走出任何人,他们都会怀疑是你。更何况我们这一脉只有三人,平时根本不会有其他的人来此。”

“是我忽略了这个问题。”楚枫微微一怔,心中不免感叹,浆还是老的辣,即便他觉得自己已经思虑得非常周全了,但还是会有疏忽的地方:“我们要如何才能避过他们的视线而离开这里,还请师兄指点。”

“不用担心,师兄早已经为你们想好了离开的办法。”易尘老人满脸和蔼,他翻手拿出一面八卦轮盘般的器物,其上刻满了符篆,将其定在身前的虚空中,而后并指刻出大道神纹,没入八卦轮盘中。

“嗡——”

八卦轮盘颤鸣,其上的八卦方位开始转动起来,发出喀喀的声音,而中央则交织出阴阳鱼,光芒闪耀中,阴阳鱼眼逐渐构建出一条虚空通道。

“这条虚空通道能将他们送到千里之外,赶紧离开吧,早日搜集到足够的资源以求尽早迈入道宫秘境。这个大世争的不仅仅是机缘,还有时间!”

“师兄保重,师弟他日再回来看你!”

楚枫拉着蓝心若踏空而上,进入了虚空通道,消失在太虚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