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58章 谋定

第两百五十八章 谋定

楚枫看着蓝心若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线中,他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而今就只有他一人留在了荒城,而晴雪和蓝心若的安全也都不用担心,真的是无牵无挂了,可以一心一意实施接下来的计划。

楚枫的神脏秘境透射出璀璨的神光,一具神我化身显化了出来,他将神我化身留在原地,而真身则快速向着荒城而去。

“太初真龙体出现了,刚才有人在城外见过他!”就在楚枫的真身回到荒城不过一刻种的时候,城内便有消息传开了,如同丢下了重磅炸弹,人们顿时沸腾了起来。

“不会吧,秦族长老们正在四处寻找他的踪迹,在这个时候他怎么会主动出现,这不是找死吗?”

“这是真的,是我亲眼所见,绝对是太初真龙体,而且当时并非只有我一人看到,还有别的人也看到了!”

“唔,太初真龙体究竟想要做什么,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敢主动现身,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

消息越传越远,从一条街道传到另一条街道,不过一个时辰而已,整个荒城都传遍了,人们议论纷纷,一片喧嚣,开口闭口就是真龙体如何如何。

而楚枫的真身则坐在一家小酒肆里面缓缓饮着小酒,他的表情很平静,嘴角时而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因为他看到秦族的长老们先前从空中划破,此刻又经过这里返回,一个个脸色都非常的阴沉。

“唔,你们看秦族长老们的脸上铁青,看来又没有擒住太初真龙体,他们的肺恐怕都要气炸了。”

“太初真龙体主动现身,或许是应该什么特殊的原因,他知道秦族的人得到消息定会第一时间赶去,所以他早就离开了,想要擒住他哪有那么容易。”

“对了,太虚圣地之前派到这里来的人也大都被太初真龙体杀光,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他们怎么没有派强者来荒城,完全没有半点动静,这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那楚枫原本是太虚峰的人,后来杀了太虚圣主的亲传弟子孟珂,太虚圣主本不会放过他,更可况前段时间还杀了那么多的神日峰高手。”

“不错,并不是太虚圣地没有动静,而是相距太远,他们有什么动作我们并不知晓而已。”

“太虚圣地和秦族两大势力皆要去太初真龙体的性命,除非他能永远隐藏起来,否则真的没有什么活路可言,毕竟这次要面对的可不是精英护法,而是些道宫境界的长老!”

……

楚枫放下酒资离开了酒肆,找了家客栈要了单独的小院。他躺在床榻上,心神放松,半闭着眼睛。

而今,他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等待他在荒城外现身的消息通过传送阵台传到东域神城,再传到太虚圣地。

由于神变术的效果非常的奇特,楚枫并不担心自己会被秦族和圣地的长老给认出来,对于他来首这次的计划实施并没有太大的困难。

此刻,楚枫正在思考,届时究竟要以怎样的身份去为秦族和太虚圣地提供消息。

“这次我提出的条件远非上次可比,将士一笔恐怖的资源量,倘若使用名不见经传的身份,事后恐怕秦族和太虚圣地都不会履行诺言,反而会对我出手……”

楚枫轻轻自语,他的脑海中闪过许多人的身份,但最后都被一一否定了。

“这次由于资源量巨大,提供消息的人的身份必须得让秦族和太虚圣地都有顾忌才行,可是那些半神传承中的年轻嫡系血脉大多我都没有见过……”

想着想着,楚枫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他浑身闪烁神光,身体逐渐缩小,脸部容貌也快速变化,最后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嘴唇有些薄,眼睛很细长,带着些许冷漠,正是那南皇木子陵的胞弟——木子生。

“这个身份极好,南皇的胞弟,又是半神传承家主的儿子,足以让秦族和太虚圣地的有所顾虑。而且木子陵在南方蛮荒大陆,荒城内也没有木家的人,这样便可保证身份不会败露。”

接下来的几日,楚枫都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客栈中,他在等待这里的消息传到东域并传到太虚圣地。

就这样过了十几日,楚枫估算着太虚圣地的人也快要荒城了,他将道我和神我显化了出来,让他们离开荒城,向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两日后,太虚圣地的长老们带着大批的精英护法出现在荒城内,这些人个个面露杀气,一来就开始在荒城内外展开搜寻。

然而,不管是太虚圣地还是秦族都没有能够找到楚枫的踪迹,仿佛他每次出现后便如人间蒸发般消失了,这让圣地和秦族强者非常的恼火。

又过了几日,太虚圣地和秦族还是没有半点关于楚枫的消息,他们时常在荒城的街道上空出现,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显然,他们这样的道宫境界强者,联手寻找楚枫这样一个神桥秘境的修者却连半点的踪影都见不到,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郁闷的事情。

“啧啧,看来这东方神州大地上的半神传承和圣地中的长老也不怎么样啊,一大群强者找个太初真龙体都好不到,实在是有些没用……”

就在秦族和太虚圣地的长老们因久久寻觅不到楚枫的踪迹而恼火的时候,荒城内有人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很快就传到了那些长老的耳中,让他们怒火炽盛。

这条街道临近东城门,一名面目俊逸,眉宇间透着冷漠与倨傲的少年正在街道上踱步而行,他的右手摇着折扇,嘴角挂着淡淡的冷笑。

“你是谁!竟然对我们出现不逊!”太虚圣地的几名长老闻讯赶到了这里,目光直视手摇折扇的倨傲少年,道:“你这样的小辈,当真是不知死活!”

“小子,就凭你也敢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秦族的几名长老也来到了这里,他们心中本身就很郁闷与恼火,如今见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少年对他们说出轻视的话语,眼神顿时变得特别的冰冷。

少年的嘴角噙着了冷笑,以倨傲的眼神看向圣地与秦族的长老们,“啪”的收起折扇,轻轻敲打着手心,道:“难道本少主说得不对吗?看你们模样好像已经恼羞成怒了,莫非还想对本少主动手不成?”

“小子,你到底是谁,说出你的身份来历!”

秦族和太虚圣地的长老们脸色阴沉,眼中的杀意很浓烈,但是却没有立刻动手,反而询问少年的身份。

“哈哈哈!”少年大笑了起来,道:“看来你们并不敢出手,本少主数年没有来东方神州大陆了,本少主的名头说出来恐怕会吓死你们,南方蛮荒大陆木家家主之子木子生是也!”

“什么?你是木子生?”

秦族和太虚圣地的长老们都很惊讶,眼中的杀意顿时消退了,他们的表情显得惊疑不定,明显心有怀疑,并没有完全相信。

“我想起来了,他的确是南皇的胞弟木子生,数年前我曾在神城见过他。只是那时候他的年纪尚小,而今长大了,看起来有了不小的变化,可是神情和面部轮廓却没有变……”

四周的人群中传出这样的声音,紧接着那些曾经在神城内见过木子生的人相继出言,全都确定面前的少年就是南皇木子陵的胞弟无疑。

太虚圣地和秦族的长老们也都相信了面前这个倨傲少年的身份,不禁庆幸先前并没有出手,否则莫说木家的家主,单单是南皇木子陵就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你们先前不是想对本少主动手吗,现在还在犹豫什么,来就是了!”少年扫视秦族与太虚圣地的长老们,态度非常的强势,嘴角挂着冷笑,全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木家少主切莫误会,我们没有那个意思。”

“哼,谅你们也不敢!谁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哥比将其镇杀于掌下!”少年微仰着头颅,充满了优越感,而后又道:“我刚来到这荒城就听说你们在找那个什么太初真龙体楚枫,据说此人不过神桥秘境而已,你们这么多道宫境界的强者难道还奈何他不得吗,这岂不是让人笑话!”

“我们——”

秦族与太虚圣地的长老们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回应,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道:“以那楚枫的境界来说,我们当中任何一人都足以抬手镇杀他,只是此人拥有很诡异的隐藏手段,根本难以寻到其踪影!”

……

秦族和太虚圣地的长老相继离去,面对南皇的胞弟木子生他们无可奈何,充满了忌惮。

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木子生却来到了秦族的府邸中,他神色冷漠而倨傲,在一名秦族弟子的带领下来到大厅内,秦族的长老们闻讯而来,脸上皆露出诧异的神色。

“木家少主,不知来此有何事?”一名长老问道。

木子生淡淡地看着说话的长老,嘴角泛起一缕笑,道:“你们不是想要擒杀那太初真龙体吗?数年前在神城,本少主与他也有过些许小冲突。”

“哦?不知道木家少主的意思是……”

“本少主的意思是我有办法为你们提供出太初真龙体确切的位置,他的隐藏手段虽然了得,但是也瞒不过我大哥曾经给我的一件至宝的推演!”

听到这话,大厅中的所有秦族强者都露出惊色,尤其是端坐在正位上的那个长老“噌”的站了起来,道:“木家少主所言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

“那么不知道木家少主是诚心帮助我们,还是另有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