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63章 算计你们又怎样

第两百六十三章 算计你们又怎样

听到秦族众长老充满杀意与轻视的话语,楚枫的脸上不免浮现出一缕冷笑,他的眼中有寒芒闪过,秦族众强者见他这样的表情,误以为他对太初真龙体也有很浓烈的杀意。

“木家少主,看你的神色好像也想取那太初真龙体的性命,既然我们的目的都是相同的,当初你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何必向我们秦族提出五千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的条件呢。”

楚枫斜睨了那个说话的长老一眼,漠然地说道:“一码归一码,我虽然也想看到那太初真龙体死去,但相比之下我更想从你们手中得到这笔资源。而结果却是我既然得到了资源,太初真龙体也会死在你们的手中,这不是相当的完美吗?”

那长老闻言顿觉心口一窒,憋了很久都憋不出一句话来,竟然是无言以对,心中有怒火在燃烧,心想要不是忌惮对方的身份,早就出手了,岂能容他这般嚣张。

“好了,事已至此,谈论这些又有何用?我们此次的目的是擒杀太初真龙体,至于生命石源液,那是家主亲口答应的,你们都不要说了,现在立刻从左右两侧靠近,将那片山谷给我围起来,届时就算是那楚枫长了翅膀也休想飞出去!”

太上长老秦兀发话了,他冷冷扫视了众长老一眼,那些长老们全都不敢再多说,连连应是,随即便各自带着几名精英护法从左右两侧逼近前方的那片山谷,守住三方。

“木家小少主,希望你的推算没有出差错。”秦兀看了楚枫变身的木子生一眼,淡淡地说道,而后向着那片山谷踏空而去。

楚枫紧随其后,左手背负,右手摇着折扇,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道:“本少主是何许人也,岂能信口开河,我说他在这座山谷内,那么他就一定在山谷内!“

“希望他真的在吧,老夫可是听说那楚枫狡猾奸诈,否则也不会隐藏这么长时间而寻觅不到了。”秦兀说着,脚步却没有停下来,不多时便逼近了那片山谷。

他立身在山谷入口的上空,双眼中闪烁大道神纹,眸光非常的慑人,直直望向山谷内,赫然在山谷深处的崖壁中央凸出的大石上看到了一人盘坐于此。

“太上长老,那人的身形样貌就是那太初真龙体无疑,他真的在这里修炼,这次看他还能往哪儿逃!”有一名长老快速来到秦兀的面前,这般说道。

“嗯……”秦兀微微颌首,清壑的面孔上露出了森冷的杀意,道:“太初真龙体杀我们秦族子弟,虽该死一万次,但你们却不能伤他性命,今日要将其活捉,等我封住了其血液才能斩下其头颅,否则浪费了精血那就太可惜了。”

“太上长老您就放心吧,既然他已经被我们围住,就凭区区神桥秘境的境界, 我们任何一个长老就能抬手将其镇压,不会有任何的悬念!”

“秦兀太上长老,你们不要只顾着自己的事情,我们之间的事情是不是也该彻底的了解了?”楚枫化身的木子生摇着折扇淡淡地说道,他看都没有看崖壁上修炼的“楚枫”一眼,目光一直都落在秦兀的脸上。

“既然消息为真,且你也带着我们找到了太初真龙体,这笔交易自然是成功了。”秦兀脸上的肌肉轻轻**着,他咬着牙,脸部鼓出一道棱,想到要将五千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就这样交给面前的木子生,他的心就在滴血,仿佛是从他的身上挖下了一块肉似的。

楚枫将手往秦兀面前一伸,道:“既然如此,还请秦兀太上长老履行承诺,将五千万斤精致的生命资源也交给我!”

“罢了,罢了!”秦兀叹息,脸上的肌肉跳动个不停,他大袖一挥,浅绿色的光芒透射,生命石源液源源不断从其袖里乾坤中飞出来。

楚枫心中微略有些激动,赶紧沟通伴生青铜钟,丹田部位浮现出漩涡,哗啦啦声中将那些从袖里乾坤中飞出来的生命石源液全都收入了体内。

内视下,看着伴生青铜钟内那堆积成山峦的生命石源液,楚枫的心情大好,自从想到了这个方法开始,计划一步步实施,终于算是圆满落幕了。

如今拥有了巨量的资源,从太虚圣地和秦族手中一共得到了一亿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换算成普通品质的也就是十亿斤,而他要突破到神桥秘境八重天只需要三亿多斤而已,还能余下大半,作为将来修炼神桥九重天的资源!

“本少主多谢秦族的慷慨,现在交易已完成,,本少主就不多留了,就此告辞!”楚枫没有多留,得到生命石源液便立刻辞行,似疾风般远去,很快就消失在了秦族众人的视线中。

“太上长老,难道真的就这样让他将五千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给带走了吗?”一名长老走到秦兀的面前,脸上充满了不甘,恨得咬牙切齿。

“不然还能怎样?”秦兀微眯着眼睛看了说话的长老一眼,道:“你是不是想着从其手中抢回来?”

“太上长老,那木子生虽然是木家的少主,但现在他只有一个人,我们若将其杀了,木家恐怕也不知道是谁做的,还能拿回那些生命石源液!”

“你个蠢货!”秦兀的怒火一下子就涌了上来,道:“你用你的脑子想想,木子生所做的事情多半有木族家主在背后指使,即便是没有,也不可能没有人知道他去过我们秦族的府邸。倘若他真死了,很有可能会怀疑到我们秦族的身上,到时候就会引发木族与我们秦族的大战!”

“属下…属下愚昧,太上长老您息怒,息怒……”那个出馊主意的长老吓得浑身皆颤,尤其是秦兀的眼神扫过他的身体时,让他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浑身汗毛倒竖。

“不要再说其他的废话,现在我们立刻进入山谷中,擒住太初真龙体,以振我秦族威名!”秦兀大袖一拂,迈步向着山谷内而去,其余的长老带着众精英护法也开始从山谷的三方向着谷中逼近。

不多时,秦族的强者们全都来到了山谷中,他们立身在空中,将崖壁的三方都堵死了,距离盘坐在凸石上修炼的楚枫不过数百枚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对于道宫境界以上的强者来说等同于无,所以他们没有再继续逼近,而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冷漠地俯视过来。

“太初真龙体,你死到临头了还在打坐修炼,是在故作镇定吗?”一名长老喝道,满脸的冷笑,道:“当初你不但杀我秦族子弟,还将他们的头颅钉在城门上,更是留字挑衅,真可谓是嚣狂无比。你以为你的隐匿手段高明,素不知你的这些手段只是雕虫小技罢了,而你只是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

“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你们已经等了很久了。”楚枫缓缓睁开眼来,眸光平静而清澈,完全没有丝毫的波动,显得非常的从容与淡定。

这样的话语与这样的表现不禁让秦族的强者们露出惊疑的神色,他们不明白都到这个时候,楚枫竟然还能合办镇定,而且听他的口气,好像早就在这里等着他们似的。

“太初真龙体,你说你在这里等我们?”一名长老眼睛微眯,瞳孔中缕缕寒芒绽放,道:“年纪不大,修炼的年月不长,可你这口气倒是很狂!”

“狂与不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奈何我不得,莫非你们认为用这样的方式将我围困就能取我性命了?”楚枫自崖壁中央的凸石上站了起来,浓密的黑发在风中飞扬,青衣猎猎,他双手背负,傲视秦家众强者,包括那个高深莫测的太上长老秦兀!

“哈哈哈哈——”秦族的强者们笑了,此刻在这样的情况下难道还有悬念吗,他们不禁以怜悯的眼神看着楚枫,道:“其实你这种血脉的确难得,若能成长起来,日后必成盖代强者。只可惜,你胆大包天,竟敢挑衅我们秦族的威严,等待你的结局只有死亡!”

“说到你们秦族,我倒是还有些账没有找你们算。当年从你们秦族分出去的秦家对我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我永远记得秦家的人用刀子在我的身上割的画面,永远记得那种钻心的剧痛与悲伤绝望。”说起往事,楚枫眼神变得异常的冰冷,但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平静,道:“将来踏平了秦家,我会去找你们秦族的。”

“你还真是老夫上千年来见到的第一狂人!”太上长老秦兀开口了,他以冷漠的眼神盯着楚枫,道:“自古以来有许多自诩强大者,但却无人如你们这般狂妄!就凭你一人就想与我秦族抗衡,真是可笑!”

“可不可笑,将来便知,不过我得感谢你们的慷慨,为我送上急需的海量修炼资源。”

“你连今日都活不过,何谈将来!”秦兀双手背负,居高临下俯视楚枫,道:“你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感谢你们的五千万斤精致的生命石源液,这笔资源完全可以让我再突破一个境界,哈哈哈!”

楚枫笑了起来,浓密的黑发在风中飞扬,脸上的笑容非常的灿烂与阳光,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泛动着玉质般的光芒。

“你……”秦兀的脸色逐渐变幻,很快就变得铁青,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一双眸子的迸射出夺人的寒芒,怒道:“好你个太初真龙体,你竟然敢算计我们!”

“算计你们又怎样,既然你们这么想要我的命,我若不好好利用你们想杀我的心思,岂不是辜负了你们的一片心意吗?”

“你……”

秦兀心口一窒,脚下一个趔趄,只觉得内腹血气翻腾,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老血来。

“太初真龙体!你以为从我们秦族得到了修炼资源就能突破境界了吗?今日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看本长老来镇压你!”

一名长老级别的人物出手,道宫境界的人非常的强大,一出手就有大道神纹在绽放,那股气息瞬间笼罩了过来,铺天盖地。

“唰!”

就在楚枫即将被镇压的时候,他的身上突然燃起火焰,而后快速分解,化为密集的光雨,纷纷洒洒飘飞在天地间。

“这——”

秦族的人全都懵了,脸色从青变紫,由紫变黑,牙齿咬得咯咯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