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68章 名传神州

第两百六十八章 名传神州

数日以来,楚枫和晴雪在秦族矿场中静静等待机会,这里相对来说算得上是非常平静,可是太虚圣地和秦族的族地中却是气氛沉凝。

“混账!简直是混账!!!”

秦族家主睚眦欲裂,满头黑发根根倒竖,如同暴走的黑狮子,散发出的气势暴戾无比,惊得大殿内众人噤若寒蝉,谁都不敢出声。

“太初真龙体太可恶了,可恶至极!”秦族家主怒吼声声,此刻的他已经不知道要怎样来表达心中的怒火,倘若可以不顾身份,他很想爆粗口。

可是身为半神传承的家主,即便是再愤怒也要注意身份,他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如泼皮般。

“这完全是又一次狠狠打了我们秦族的脸!”秦族家主立身在家主宝座前,脸色阴沉,双眼中燃烧着炽盛的火焰,寒声道:“想我秦族传承千古,无尽岁月来虽时而有人挑衅,但胆敢挑衅者莫不被我们镇杀,以警世人!可是如今这区区神桥秘境的太初真龙体却多次算计我们,而你们这群自诩强者的人物可频频上当,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你们这些年修炼是不是将脑子都修炼坏了!”

“大哥息怒,那太初真龙体虽然接连算计我们秦族两次,但大哥这般动怒实在不值,而且事已至此,我们已然上当,能做的只有尽快派人将其找出来,届时将其擒住,当着天下人的面将之抽筋剥皮,如此便能挽回我们的声誉!”

“秦世翼,家族大殿上没有大哥,只有家主!”秦族家主秦世沅脸色阴沉,道:“你身为二家主,是我们秦族的主心骨之一,关乎秦族声誉的事情也应该尽到责任,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希望能尽快办妥,不要拖得太久!”

“家主放心,我必将此事办妥!”秦世翼被秦世沅责怪,脸色本来有些不好看,但听到这样的话,嘴角不禁露出一缕冷笑,道:“想要挽回秦族声誉,最好的办法是让同代人物镇杀那太初真龙体,这样才能让世人明白,即便是不依靠老辈强者,我秦族依旧有人可以力压那不可一世的真龙体!”

“哦?不知道你准备让谁去?”家主秦世沅眼中带着些许疑惑,大殿上的太上长老们也都将目光投向秦世翼,其中一名精瘦的老者说道:“二家主,莫非你准备让琴儿去对付那太初真龙体?”

“正是!”秦世翼点头,一脸胸有成竹的模样,道:“想那太初真龙体修炼时日不长,虽然天资惊艳,修炼速度极快,很可能已经达到神桥秘境后期了,但小女秦琴自十年前历年回来闭关至今,境界已达神桥巅峰,对付太初真龙体绰绰有余!”

“嗯——”家主秦世沅闻言微微颌首,道:“秦琴是我们秦族当代三天骄之一,天资超绝,而今既然已经修炼到神桥秘境巅峰,要对付太初真龙体的确不是难事。既然如此,老二你就让琴儿出关,即可前往荒城。”

“家主放心,区区太初真龙体,他敢这般挑衅我们秦族只是自寻死路而已,当真以为懂得些隐匿之术就能安然无恙了。我这就命人去寻找懂得天演神术者,届时让他助琴儿一臂之力!”

……

秦族的人在安排如何对付楚枫的时候,太虚圣地中更是一副鸡飞狗跳般的画面。

神日峰上的太虚圣殿前,太虚圣主刚刚得到消息,五千万斤生命石源液竟然他恨之入骨的楚枫给骗走了,这让他的怒火瞬间冲破了头顶,满头黑发都炸开了。

“太初真龙体!本圣主要将你碎尸万段!!”

太虚圣主仰天咆哮,滚滚声波蕴含大道神能,如决堤的海浪般涌向十方,席卷这边天地,瞬间将方圆数十里内所有的飞鸟都坠下了天空,走兽匍匐在地,惊恐不安。

其余山峰的人听到这样的声音也都惊骇莫名,他们能听得出圣主的声音中充满了滔天的怒火,蕴含恐怖的大道神能,相距甚远都让他们感觉双耳嗡鸣。

“各脉主事者,速来太虚圣殿,本圣主有事与你们商议!”

太虚圣主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圣地,在这片天地中不断回荡,久久不绝。他立身在太虚圣殿大门前的阶梯上,一身金色的衣袍猎猎声响,满头黑发蓬飞,脸色黑如煤炭,双眼喷火,完全就是一副暴走的状态。

五千万斤精致品质的生命石源液对于太虚圣地来说是笔非常巨大的数目,太虚圣主的心中本里就在滴血,可一想到楚枫,他的心中便充满了无尽的杀机,最终做出了交换信息的决定。

本以为这次一定能擒住楚枫,然后将其折磨致死,以泄心头之恨。然而没有想到的是,不但没有杀了楚枫,反而将海量的资源双手奉送,想到这里,太虚圣主只觉得体内气血逆冲而上,“噗”的喷出一口浓血。

他与楚枫之间的恩怨太深了,堂堂圣主,多次想要置楚枫于死地,可是每次都没有能战到便宜,郁闷得差点再次吐血。

想到那晚楚枫拿出苏曼的内衣,,满脸轻浮浪荡嗅着内衣香味的神态,太虚圣主身躯猛颤,连连咳血,眼神更是阴冷得吓人,他双手紧紧握拳,指骨啪啪声响,森冷的杀意几乎化为了实质显露于体外。

“唰唰唰——”

各脉山峰的强者破空而来,相继降落在太虚圣殿前,看着圣主这种暴走的姿态与阴沉的脸,他们心中惊讶,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圣主,究竟是何事让你如此动怒,将我们召来太虚圣殿,莫非也是为了这件事情?”冷月峰峰主淡淡地说道,声音虽然很冷漠,但脸上却也带着些许惊讶,她是个看起来三十余岁成熟女人,生得非常的美丽,体态纤柔,玲珑有致。

太虚圣主阴沉着脸没有说话,眼角和脸颊上的肌肉齐齐**,他转身走向圣殿内,一下子坐在圣主宝座上,而后以压抑着怒火的冰冷语气将得到的消息详细说了出来。

“什么?竟有这样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难道就连那个太上长老都看不出楚枫的真身与化身吗,而且他的变化之术真有那么神奇,可以逃过道主境强者的法眼?”

“这个叛逆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敢以这样的的方式来算计圣地!”

“不得不说,此子计谋过人,竟然能想到以这样的方式来取得修炼资源,不过他敢算计我们太虚圣地和那秦族,完全是自寻死路,天下再大也都不会有其容身之处!”

……

圣殿中众强者相继出言,大部分人的脸色都很难看,皆怒火腾腾,只有冷月峰的比较淡定,从头尾都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

“我们太虚圣地如果两个叛徒都不能清理,势必会被天下人耻笑!”太虚圣主的脸色阴沉如水,眼角跳了跳道:“这次秦族肯定也是怒火冲霄,或许已经派人前去寻找楚枫了,而我们也要抓紧时间,千万不能让楚枫落入秦族的手中。到时候,倘若楚枫被秦族所杀,那么我们的颜面将再也难以寻回!”

“圣主所言极是,想要重新竖立圣地的声威,必须要诛杀掉楚枫这个叛逆,否则会让人耻笑我们圣地无能,连个叛徒都清理不了。”

“此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毕竟秦族对那楚枫也是志在必得,我必须要在秦族之前找到楚枫,并从他们的眼皮底下将楚枫擒走!”

太虚圣主沉着脸思考了片刻,道:“你们让些长老前去寻找懂得天演神术的人,让他们帮助寻找楚枫的下落。那楚枫只是的踪迹难寻,实力并不足为虑。其余的人准备前往神城,时刻注意九龙山脉的动静,我们这东域怕是要变天了!”

“是啊,这东域的确是要变天了,听说九龙山脉内哪些古魔生物的活动越来越频繁,这么多的时代过去了,没想到会在这一世让我们遇上,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

秦族和太虚圣地暴怒,都想要第一时间找到楚枫将其擒杀,而楚枫算计两大势力的事情不知道为何已经泄露了出去,此事在荒城内疯传,并且很快就传到了东域,然后传到南域和西域,整个东方神州各大城池都在议论这件事情,短短时间内让太初真龙体的生命炽盛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想不到那楚枫竟然敢做这样的事情,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啊!”

“听说前不久他才杀了太虚圣地和秦族的精英护法,将其头颅钉在城墙上并留字挑衅。当时谁都不理解他为何要这么做,看来只是想激怒两大势力,以达到他获得更多资源的目的!”

“有勇有谋,当代真龙体倘若不死,将来必然会成为非常可怕的强者……”

“想要活下来恐怕不容易,秦族和太虚圣地接连吃了爆亏,他们岂能放过那楚枫,圣地和半神传承的手段不可想象,真正激怒了他们,莫说神桥秘境的太初真龙体,就算是道宫境界的太初真龙体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谁能说得准,自从太初真龙体血脉暴露以来,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杀他,秦族和太虚圣地也多次动手,可最后那楚枫还是活得好好的,非但没有损伤不说,还从圣地和秦族那里得到了巨量的生命石源液!”

“也是,那楚枫每次都如昙花一现,而后便销声匿迹了,太虚圣地和秦族能否找到他的踪迹都是个问题,想要杀他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他这种血脉加上本身的天资,时间拖得越长就越难奈何得了他,你们想想这才多少年,他就从当年的小修者成长到了目前的境界,连精英护法在其面前都不够看了,再过些年月,恐怕一般的长老都奈何他不得了。”

……

荒城、神城等等各大城池中人声鼎沸,街道上、茶楼、酒肆等这些人来人往的地方不知道多少的人在议论,几乎全都是关于楚枫的话题,而今的他已经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最喜欢议论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