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74章 结为夫妻

第两百七十四章 结为夫妻

现在的晴雪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清冷的气质中多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宛如一尊天神般不可亵渎。她的眸光中仙纹闪烁,非常的冷漠与深邃,只一眼就能让人的元神战栗。

只是楚枫在修炼中,元神迷失在修炼的困境里,根本不可能发现晴雪的变化,也看不到此刻的她的眼神有多么的慑人。

“修炼中任何的迷惘都是来自内心的动摇与自信的缺失,这便是人们常说的心魔。事实上心魔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缺失了对自我的信心。你要相信此刻看到的都是虚妄,是故意迷惑与干扰你的假象。前方是深渊也好也是火海也罢,一往无前,自可踏出属于自己的道……”

蕴含莫名道韵的声音自晴雪的口中响起,字字句句传入楚枫的耳中,如大道仙音般让他赫然顿悟,如醐醍灌顶,心中的迷惘刹那间通透,前方的迷雾消散了,显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无尽的深渊。

只是,这无尽的深渊再也不能成为楚枫的障碍了,他运转神能精气,如长河奔涌般流过各大秘境,而后通过八段神桥涌到神桥末端。

“神桥已断,前方无路,我便强行开辟一条路来!”虽然依旧看不到未曾凝炼的最后一小段经脉,可是楚枫坚信自己的路就在前方。

他以神能精气在神桥的末端开始接续前路,神能精气刚刚涌入神桥前端的虚空中,那里立时便显化出一小段未曾凝炼的经脉。

“心中坚定,认准要走的方向,虚妄不攻自破!”楚枫突然发现自己明悟到了修炼中非常重要的环节,这是宝贵的经验,他没有任何犹豫,开始凝炼最后一段神桥。

两个时辰后,最后一段神桥凝炼完毕,楚枫的元神一步就从神桥上到达了彼岸,立身在碎玉般的悬崖上遥望那神秘的烟云深处。

站在悬崖彼岸,看着前方沉浮的烟云,神秘浩瀚的感觉充斥楚枫的心田,隐隐约约间在那烟云中看到了大道法则的轨迹在交织。

“看来必须得对道有些许领悟才能在那烟云深处寻找到正确的道路,也只有这样才能找到道宫秘境的壁垒并将其打破,从而立身在道宫秘境的领域!”

楚枫的元神逐渐散去,回到了神识海中,而他的心神也从修炼中退了出来,睁开眼就看到盘坐在面前,正以柔情似水的目光凝视自己的晴雪。

“晴雪,谢谢你,若不是你及时提点,我怕是要彻底迷失在心魔的虚妄中了!”楚枫拉着晴雪站起来,看着她那完美无瑕的绝世容颜,道:“想不到你对修炼这个境界的修炼也有着如此丰富的经验。”

“这些经验只是以往在冥界时师尊告诉我的,他担心我将来在修炼到神桥秘境巅峰时可能会出现心魔,所以提前将破解心魔的经验烙印在了我的神识海中。”

“原来是这样……”楚枫点了点头,关于这个话题他并没有多说,可是心中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楚枫一直都知道晴雪身上有很多的秘密,但是对于这些秘密他并没有问出来,担心为让晴雪为难,而今他觉得晴雪越来越神秘了,完全看不透,就像是一团迷雾。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晴雪永远都是你的晴雪……”晴雪凝视楚枫,美眸中充满了深深的情意,她似乎觉察到了楚枫的心思。

“你当然是我的晴雪,小时候我就说过长大后要娶你做妻子,而你也说过长大后一定要嫁给我,这辈子你都别想跑!”楚枫一把将晴雪横抱起来,惹得她惊呼。

“晴雪,快收起幽冥古殿,趁冲击道宫秘境前这段放松的时间,我想了却了此生最大的心愿……”楚枫低头凝视晴雪的眼眸,眼神中充满对幸福的憧憬。

“嗯。”

晴雪脸颊微红,似乎明白了楚枫说的是什么,她将幽冥古殿收起,随后伸手环住楚枫的脖子,娇羞得像个初恋少女似的,连脖子红了。

楚枫将晴雪放下,在木屋中布置了一翻,而后拉着晴雪来到湖泊边,道:“未来的路将会怎样,会面临什么,我们谁也说不清楚,或许我会倒下,也或许我会像八大真龙体前辈那样无敌九天十地。但不管怎么样,我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娶你做妻子,你愿意吗?”

听着楚枫情深款款的话,晴雪的眼中蕴满了幸福的泪水,她流着泪浅笑,道:“你这算是在向我求婚吗?”

“这里没有父母高堂,没有宾客,也没有凤冠霞衣,实在是太委屈你了,将来我一定会补办异常隆重的婚礼,宴请天下,让整个宇宙每颗古星都知道你沐晴雪是我楚枫的妻子!”

“傻瓜,谁要那些浮华不实的东西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晴雪的脸上挂着泪痕,洋溢着幸福的笑,她轻轻抚摸着楚枫的脸庞,道:“对于晴雪来说,除了你什么都不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其他的都可以不要……”

楚枫心中一颤,拉着晴雪跪了下来,道:“我楚枫与沐晴雪今日于此皆为夫妻,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仙神以为凭……”

“我沐晴雪此生永伴夫君楚枫左右,深涧不断行,流年不毁意,风霜不掩情,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如此简简单单,以天地为证,楚枫和晴雪算是结为了夫妻,这一天他们等了太多年,而今终于得以实现,心中的激动一时间难以形容,彼此紧紧相拥着,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从小青梅竹马,远比同龄的孩子成熟,那时便立下誓言,然而世事难料,十几年前却差点生死永别。

而今终于如愿了,不管是楚枫还是晴雪都特别珍惜这一刻的时光,这是他们此生最美好的时光。

湖泊边,晴雪蹲了下来,长长的秀发垂落清澈的湖水中,楚枫则捧起湖水浇在她的青丝上。

事实上,身为他们这样的修者,根本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清洗头发,但晴雪却说这是习俗,既然现在要体验凡俗的人生活,就该以凡俗的方式来解决这些事情。

楚枫觉得颇有意思,自从修炼出神能精气,这些年来他做什么都离开不这种力量,而今突然舍弃神能,开始的时候感觉有些不习惯。

“枫,你别只顾着给我洗头发,你也该脱掉衣物到水中来沐浴才对。”晴雪甩了甩湿漉漉的青丝,晶莹的水珠溅到了楚枫的脸上。

“要洗也要一起洗!”楚枫拉着晴雪就跳进了湖中,溅起一簇簇水花,两人身上的衣衫瞬间湿透了。

楚枫的眼神在晴雪的身上有些移不开了,这段时间虽然天天与晴雪在一起,可是面临的事情太多,他们根本没事时间去温存,此刻看到湿润衣物紧贴肌肤而显露出来的完美身段,心中莫名有股冲动。

“难道真是因为上次在石林中发生的事情而对我造成了影响吗?”楚枫心中很吃惊,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变化,而今只是看着晴雪若隐若现的玉体就已经有强烈的冲动了,若是她的身体完全展露在眼前的时候会怎样?

几年前,楚枫曾与晴雪相融而眠,那时候他们两个都是一丝不挂,虽然有些许冲动,但远没有此刻这般强烈。

晴雪注意到了楚枫看自己的眼神,那是一种充满了深情与欲望的眼神,这种眼神非常的炽热,仿佛能将她融化掉。

楚枫强忍着心中的冲动,温柔为晴雪擦洗身子,他们相互褪去彼此的衣衫,坦诚相见,晴雪的脸红到了耳根处,但她却没有躲避楚枫那火热的目光。

“晴雪,我进屋去吧。”楚枫在水中将晴雪的身子横抱起来,湖水有些微凉,但他的肌肤却是那般的火热,烫的晴雪的娇躯都忍不住轻轻颤抖,这种热度似乎拥有渗透的能力,从肌肤传到了心间,将她的心都给烫化了。

晴雪没有说话,红着脸看着楚枫,眼中充满羞涩与浓浓的深情。

楚枫不再多说,纵身而起,“唰”的冲进了木屋内,微微运转神能便将彼此身上的水珠给蒸干了。

他将晴雪平放在床榻上,目光从她的额头开始缓缓移动到晶莹的足趾,欣赏她的每一个部分与每一寸肌肤。

“晴雪,你太美了……”

楚枫不禁惊叹,这样的一具身体完全超越了美的极限,即便是用完美来形容也太逊色了,身体的任何部位都可以称得上是上天的鬼斧神工的杰作。

“枫……不要这样看我……”晴雪羞得不行,耳根和脖子都红了,浑身的肌肤上也泛起一层粉红,她将脸扭向一旁,完全不敢看楚枫的眼睛。

“你这么美,我为什么不好好欣赏……”楚枫虽然这样说,但却收回了目光,身体缓缓压了下去,两具身体同时一颤,接着便纠缠在了一起。

晴雪是娇羞的,欲拒还迎,以她这样的性子能有这样的反应已经是很不可思议了。而楚枫则是狂野的,他不断索取,火热的嘴唇吻遍了每一寸肌肤。

拥着这具超越完美的玉体,楚枫心中的感受难以用言语来表达,这是他最爱的女人,是他从小就想娶的女人,今日总算是如愿以偿,彻底占有她的心和身体。

湖泊中波光粼粼,湖岸便的树木在风中轻轻摇曳,微风吹动发出轻轻的声音,如山间的精灵在歌唱。

木屋中,春意怏然,他在狂野索取,她爱奉献自己,他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血肉中,她像是要将自己最美的一面绽放给他。

婉转的声音从木屋中飘出来,与微风拂动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在这片天地间不断萦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屋中安静了下来,晴雪躺着楚枫的怀中,两人的身上全都是汗,但脸上却是幸福与满足的表情。

“晴雪,你知道吗,我现在好后悔。”楚枫轻轻地说道,晴雪在他的怀中轻轻蹭了蹭,道:“什么事情让你后悔了?”

楚枫闻言嘴角泛起一抹笑容,附在晴雪的耳边轻声道:“我后悔现在才和你有夫妻之实,当年相逢的当晚我就应该……”

“其实晴雪一直都在等……”晴雪的脸上还有欢爱的余韵未消,此刻涌上红霞更加的娇艳,她幽幽的说道:“晴雪早就是你的人了,只是你一直在克制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