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77章 七绝诛仙步

第两百七十七章 七绝诛仙步

楚枫醉心于修炼,此刻正在神桥彼岸演化自己的道,净土前方的烟云已经彻底消散,前方是一片无尽的空间,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浩瀚而神秘。

“这就是所谓的道宫秘境壁垒吗?踏神桥,过彼岸,前方却是浩瀚的空间……”楚枫的元神小金人立身在彼岸净土的最边沿,看着前方的无垠的虚空,眼神有些迷茫。

不过楚枫眼中的迷茫只是短暂的,很快就变得清澈而明亮,迷茫变成了坚定与自信。倘若在悟道与明道之前面对这样的情况,他真的会迷失,不知道前方路要如何继续,但现在的他却不同了。

现在的楚枫心中视野开阔,道心通明,他知道自己的路在何方,知道未来的道该如何继续,眼前所有的虚妄都无法对他带来困惑。

迎着无尽的虚空,楚枫迈出了脚步,原本空旷的虚空在脚步落下的瞬间亮起了大道神纹,在他的脚下快速交织成一条金色的古路,这片空间内弥漫着神秘的道韵。

“踏神桥过彼岸,登天路入道宫……”

恍然间似乎有隐隐约约的声音在这片无限的空间中回荡,楚枫的眼神更加的坚定,他认准方向,一步步踏出一条登天古路,向着空间尽头而去。

金色的古路随着楚枫踏出的脚步不断向着前方延伸,渐渐贯穿到了黑暗与冰冷的空间中,但是楚枫心中却有强烈的感觉,这条黑暗空间的前方就是一扇隔断两大秘境的门,只要穿越那扇门便能立身在道宫秘境。

“轰隆隆——”

突然,整个幽冥古殿隆隆摇颤,一瞬间将正在突破过程中的楚枫给惊动了,正在迈向道宫秘境的元神小金人的眼中顿时爆射出璀璨的神芒。

“幽冥古殿绝对不可能无端摇颤,我好像感觉到神能波动!”楚枫的元神小金人停下了脚步,但很快就继续向着黑暗深处而去,自语道:“看来是那些人找上来了,晴雪已经不再古殿内,想来是出去迎敌了。以她的战斗力加上这幽冥古殿,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还是抓紧时间突破,届时也好出去助她,在这关键的时候可不能功亏一篑才是!”

“轰隆隆——”

幽冥古殿再次摇颤了起来,比前一次更加的猛烈,使得这片空间都轻微扭曲了起来。然而楚枫的神色却依旧坚定,迈步往前走去。

他很清楚晴雪出去迎战就是要为他争取时间,不希望他在这关键的时候被人打搅。倘若在这个时候半途而废,将来想要重新冲关必然会浪费更多的时间。

而此刻,幽冥古殿外,晴雪一身胜雪的白衣,青丝如瀑,随风轻扬,他立身在湖泊上空,仙姿玉骨,冰冷凝视着前方十几人。

这十几人正是秦家的强者,为首的是一名红衣女子,生得美艳,身段妖娆,眼神妩媚,性感火爆,脸上带着如花的笑容,道:“呵呵,想必这位姐姐就是名传神州的月仙幽了,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超凡脱俗,玉骨仙姿,芳华绝代。”

“你们秦族能找到这里的确有些本事,想来是得到了修炼天演神术者的帮助吧!”晴雪淡淡地说道,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在别人面前永远都是这么清冷。

红衣女子笑颜如花,更添几分妖娆妩媚,她伸出纤纤玉手顺了顺青丝,红唇轻启:“我们秦族身为半神传承,雄视东州无尽岁月,但凡有挑衅者无不付出惨重的代价,最终悔不当初。那太初真龙体虽血脉强悍,但不过只是个神桥小修者,竟然三番四次在我秦族面前撒野,以为懂得些隐匿之术就能逃过我们的手掌心,你说他是不是太天真呢?”

“你们的口气可不小,东州有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何时轮到你们秦族雄视天下了,难道现在的秦族已经狂妄到可以与神灵开创的传承比肩了么?”

“呵呵,月仙幽,都说你清冷高傲,却不想你这般能言善辩,我秦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与你多费唇舌。真是想不到,人们眼中清心寡欲,不知人间烟火的月仙幽竟然会与太初真龙体走得如此之近。今日我们为那楚枫而来,你若识时务便立刻将他交出来,我们可以放你离去。”

“我若要你男人的命,让你将他交给我处置,你会同意吗?”晴雪平静回应,即便是面对秦族十几个强者,她也显得镇定自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紧张。

“咯咯咯——”秦琴闻言娇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胸前饱满波涛汹涌,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娇颜,叹息道:“我也在等着别人来征服呢,我这妩媚的玉体,不知道哪个男人能有幸享受……”

秦琴的姿态非常的放纵与诱惑,简直让男人看了能流鼻血,其身后的一众长老们有的露出尴尬,有的脸上则带着些许怒意。

这些长老中有两个是秦琴这一脉的血亲,见她这样子脸上自然是有些挂不住,但由于身份的缘故,他们却不敢出声说什么。

晴雪并不言语,眼神如古井无波,神色平静。秦族的人没有动手,她自然也不会主动出击,这样便能为楚枫争取更多的时间。

“月仙幽,知晓的你的人都不曾查出你的师门,不过听闻你得到了七绝天神的传承,应该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的身后没有靠山,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修炼界恐怕会走得很艰难,不如加入我们秦族,以后便可安心修炼。而且你若将那楚枫交出来,回到家族我必让家主为你请功,届时赏赐你此生都用不尽的资源,你觉得这些条件可还满意?”

“小姐,何必与她废话,这个月仙幽曾经大闹秦家,杀死杀伤过不少秦家的人,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对付她,再说她身怀七绝天神的传承,擒住她便能得到七绝天神的功法与秘术!”

“不错,这是个大好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今日本是来寻太初真龙体,没有想到月仙幽也在此,正好将他们一网打尽,不但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还能永绝后患!”

“月仙幽,我惜你天资超绝,真心想让你加入秦族,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现在你应该做出选择了!”秦琴没有理会身后那些长老的话,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收敛,变得冷漠了起来,妩媚的眼中充满了杀意。

“你们真聒噪。”

晴雪回应秦琴等人的只有简单而平淡的四个字,顿时让秦琴的脸色更冷了,而其身后的十余名长老更是神色阴沉,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怒火与杀意。

“小姐,这月仙幽既然如此固执,执意要护那太初真龙体,还有什么可说的,让老夫前去将其生擒过来,届时直接强行轰破那隐匿在虚空中的器物,不怕那太初真龙体不出来!”一名青衣长老走了出来,眼神冷漠地看着晴雪,虽然早就听闻她的战力超绝,但身为道宫境界的强者,他拥有绝对的自信,根本没有将神桥秘境的对手放在眼中。

“你去吧,记得不要伤其性命,对待月仙子这样的绝代佳人,长老可要懂得怜香惜玉才是。”秦琴说完咯咯娇笑了起来,事实上她只是想得到七绝天神的功法与神术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之心。

“吼——”

青衣长老动了,他一步迈出,身如疾风,向着晴雪逼了过去,身形划过长空,体内传出震耳欲溃的兽吼声,其护身都燃起土褐色的神光,探手抓了过去,出手非常的随意,俨然没有将晴雪放在眼中。

“嗡——”

立身在湖泊上空的晴雪也动了,她仙姿玉骨,莲足迈动,迎向青衣长老,脚步迈动时十方空间都跟着震颤,天地间瞬间笼罩着一股神秘莫测的气机。

“轰隆隆——”

方圆数十里的天地像是要倒翻过来似的,这的法则都紊乱了,乾坤在逆转,天地在摇动,一股莫名的大势疯狂凝聚,汇集在晴雪的玉足上,随着她脚步的落下而震出恐怖的威能。

“嘣——”

一大片空间直接崩灭了,玉足踩在了那只抓来的大手上空,无形中仿似有万座大岳齐压而下,让那个青衣长老大惊,猛然将手缩了回去。

“噗——”

青衣长老反应虽快,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拍,那只手掌当即四分五裂,血肉飞溅,整个手掌都化为了肉泥,痛得他惊叫一声,整个人都在颤抖。

“好强!”秦琴的脸上露出浓浓的惊色,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道:“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七绝诛仙步》!”

“想不到你竟然知道《七绝诛仙步》!”晴雪的眼中露出些许惊讶,心中颇感意外,这种绝世秘术根本没有流传开来,当年七绝天神也很少使用,几乎没有人见到过这种步法,不曾想秦琴竟然能叫出其名。

“不可能!就算是七绝天神的诛仙步也绝对不可能让她这样一个神桥秘境的人伤到我这个道宫境界的长老,难道你已经修炼到道宫秘境了?”青衣长老捂着自己的伤口,脸色非常的难看,钻心的痛让他的眼角不断抽搐,心中更是倍感屈辱。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不是我的对手。”晴雪话语平静,神色冷漠,仿佛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这种态度让青衣老者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黄毛丫头,你狂妄!老夫刚才只是大意轻敌,太过低估你而已,你以为伤了老夫的手掌就能与老夫争锋了吗,真是不自量力!”

青衣老者的脸上露出冰冷的杀意,想他堂堂秦族长老,道宫秘境初期的境界,竟然被一个神桥境界的晚辈所伤,这要是传了出去,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如何能咽下这口气。当即扑杀了上去,抬手就是神通,体内神大道神能沸腾,一道道凶兽的虚影冲体而出,,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铺天盖地冲杀向晴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