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81章 太古荒域前

第两百八十一章 太古荒域前

“天劫!”

“道宫大劫,快避开,不要被连带渡劫!”

……

秦族和太虚圣地的强者们一片大乱,吓得全都变了色,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爆发出最快的速度远离这里。

“啪嚓!”

满天神雷倾落,天劫的气机早已将秦族和太虚圣地的强者们锁定,任他们如何远离都没有用,道道雷电锁定每个人,如一条条银色的怒龙般自九天上劈落下来,刹那间贯穿了天与地。

“月仙幽,老夫等人跟你没完!”

秦族和太虚圣地的长老们脸色铁青,但却没有精力去对付晴雪了,看着粗大的银色闪电劈落,感受着雷电中蕴含的恐怖威能,他们的心猛然一沉,赶紧施展出各种神通来抵挡。

“啪嚓——”

道道银色的闪电不断从九天上劈落下来,顷刻间就将东城门外面方圆数万米都化为了雷电海洋,无尽的神雷交织闪烁,恐怖异常。

城墙上神纹闪烁,撑起了光幕,否则的话靠近城门的大片地域也得被雷海淹没,不知道多少人会遭殃。

秦族和太虚圣地的长老们非常的狼狈,有些被雷电劈得浑身焦黑,头发都炸成了鸡窝,身上更是皮开肉绽,只有一些修为强劲的抵挡住了天罚,但也显得特别的吃力。

渡劫的晴雪则没有去理会那些长老,她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渡劫,本身就非常的虚弱,此刻必须要趁着天劫刚开始,大劫的杀伤力还不算太强的情况下赶紧恢复自身消耗的神能精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她取出两块晶莹剔透,流转着碧绿色光芒的完美的生命石源液,接住神雷的力量来疯狂炼化,旺盛而精纯的生命精气源源不断没入体内,快速补充着亏空的神海精气。

此刻,秦琴飞动了城池内,眼神冰冷地看着晴雪,在秦族和太虚圣地众人中只有她没有被连带渡劫,因为她的境界最低,不足以引来连带的道宫大劫。

“这个月仙幽若不死,将来会成为秦族的大患,她得到了七绝天神的传承,自身潜力又是这般的惊艳,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秦琴心中的充满了炽烈的杀意,眼神中闪烁寒光,脸上的媚态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冰冷。看着盘坐在天劫中心的晴雪,她感受到了危险,没有任何犹豫,快速翻身前往城内中的府邸,要将那闭关的精英长老们请来。

“轰隆隆——”

天穹上万重劫云翻腾,巨大的虚空漩涡像是要将天地万物都吞没进去,其中劈落出亿万雷电,让秦族与太虚圣地的长老们狼狈不堪,有的已经坚持不住了,在抵挡的过程中神能精气消耗巨大,变得越来越虚弱。

天劫的威力越来越强,可是渡劫之人的神能精气却越来越弱,此消彼长,短短一刻钟过后,无尽雷电交织的汪洋中终于传来了第一声绝望与不甘的惨叫。

“啊——”

太虚圣地的一名长老在天劫雷海中挣扎,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道道雷电劈击在其身上,击得他的身体快速萎缩了起来,在痛苦的惨叫声中变成了焦糊装的尸体,随即便被雷海吞没。

这样的画面让其余的长老们脸色大变,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下场,心中惊恐莫名,死亡的气息逐渐将他们的内心淹没。

而晴雪则盘坐在雷电中心恢复消耗的神能,身体四周与头顶上各有一面晶莹的仙盾在沉浮,将所有的神雷都挡在了外面,这些仙盾是她以神通演化而出,散发出不朽的气息,拥有强绝的防御能力。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劫的威能越来越强了,劈落下来的神雷如水桶般粗大,瞬间贯穿天上地下,像是要将大地都击沉,在这种恐怖的天威下,雷海中再次有惨叫声响起。

秦族和太虚圣地中接连有数名长老都被神雷劈杀,有的身体直接四分五裂,随即便被怒号的雷海淹没。

这样的画面太恐怖,城池内无数双眼睛都在关注,很少有人能亲眼看到别人渡道宫大劫,而今亲眼所见,感受到那股浩瀚莫测的天威,只觉得心神都在战栗。

“看来他们是没有活下来的希望了……”

秦族的精英长老来了,在府邸中闭关的两大精英长老全都随着秦琴来到这里,他们看着城外的雷海与天穹上那正在不断酝酿的天劫,脸上露出浓浓的惊色。

“他们有的人身怀品质不低的道兵,而且那月仙幽的状态也不是很好,肯定没有精力在渡劫的时候对他们出手,难道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没有活命的机会吗?”

两个精英长老听了秦琴的话,相互看了一眼,而后齐齐摇头,沉声道:“这种天劫太恐怖,而且是连带渡劫,也就是说被连带渡劫的人境界越高,面临的天劫威能就越强。现在不过是雷电而已,等会应该还有更恐怖的大劫降落下来!”

“如此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了。”秦琴话语有些冷漠,事实上她并不关心那些长老们的生死,道:“等月仙幽渡完大劫,你们无论如何也不要让她逃走了,倘若不将其尽早除去,再过十年八年,不知道她会成长到什么程度,届时必然会成为我们秦族的大患!”

“小姐请放心,有老夫等人在此,不管她月仙幽有多么惊艳,就算有通天的手段也难逃我们的手掌心!”两个精英长老非常的自信。

他们的确有自信的资本,身为精英长老,境界最少也在道宫秘境后期,并且拥有普通长老不能拥有的禁域,远远不是普通长老可以比拟的。

“可恶的月仙幽!竟然用连带渡劫的方法来对付我们!”

人群中远处传来充满怒火的声音,镇守在太虚圣地府邸中的精英长老也来了,他们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眼中闪烁冰冷的杀意,倘若不是担心被连带渡劫,此刻早已经冲上去了。

“轰隆隆——”

天劫不断持续着,连带渡劫的长老相继发出惨叫,在天劫中灰飞烟灭,数十人而今剩下不足十人了,都是些修为精深的,尚在拼命抵抗,但也是狼狈不堪,浑身被劈得血肉焦糊。

“呜呜——”

天穹上突然传来罡风刮响的声音,劫雷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神刃的天风,一下子刮了下来,如满天的刀刃绞杀而下,恐怖异常,惊得那活着的长老们肝胆欲裂。

他们咬牙将体内所有的神能都提聚了起来,施展出最强的神通来抵挡。可是天风太过恐怖,如神刃般切开了他们的神通异象,“噗噗”声中,将他们的身体绞杀成了肉泥。

这样的画面残酷无比,就连在荒城内观看的人都觉得遍体生寒,像是有冰刀贴在了骨头上,对于这样的天风大劫,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然而真正妒渡劫的晴雪则立身在天劫的中心,她仙姿玉骨,脸上完全没有了半点虚弱之态,消耗的神能已经彻底恢复了,身体四周与头顶上各有仙盾沉浮,闪烁着大道神纹,将所有的天风都抵挡在外,并且趁此吸纳天风中的大道碎片来炼化,凝炼着自己的道宫。

“而今就算圆满渡完大劫,立身在道宫境界一重天也绝对不是那些精英长老的对手,也不知道枫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何时才能突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些人影响到他!”

晴雪在抵挡天劫的时候心中却记挂着楚枫,她很清楚目前的处境非常的不妙。此刻尚有天劫,那些精英长老不敢出手,但是当天劫落幕,不管是太虚圣地还是秦族的精英长老,必然会第一时间出手杀来。

“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晴雪的眼中闪过一道仙光,她扫视秦族和太虚圣地的精英长老等人,而后转身向着远方而去,携着无尽的雷海与天风而行,所过之处虚空尽皆湮灭,像是在灭世而行似的。

“月仙幽,事到如今你还想逃走吗?除非你永远都在渡劫,否则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秦族的精英长老冷声说道,快速追了下去,与此同时太虚圣地的精英长老也追了下去。

“走,我们也跟下去看看结局究竟如何,名誉神州的仙子月仙幽难道就要这样殒落了吗?”

“虽然她已经是那太初真龙体的女人,但我依旧不希望看到她香消玉殒……”

……

荒城内充斥着各种议论声,月仙幽曾经是无数年轻修者心中圣洁的女神,虽然是楚枫的女人,但还是有很多的年轻修者不愿看到她殒落。

“唰唰唰——”

荒城内接连响起破空声,不知道多少修者驾驭虹芒跟了下去,想要看看这件事情结果究竟是怎样的。

就这样,众人跟着秦族和太虚圣地众强者一直飞行了整整两日,而晴雪的大劫也持续了两日,当她停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变色,因为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太古气息迎面扑来,只是在边沿地带便让人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与恐惧感。

“吼——”

原始森林内时而传来凶兽的咆哮声,震得空间颤动,天上的云层都溃散了,可见有多么的恐怖。

此刻,晴雪立身在无尽的原始森林边沿,天上的万重劫云也缓缓散去了,自天风过后降落下来的天火大劫也越来越弱,眼看就要消失了,渡劫即将圆满,对于她来说最危险的时候到了。

“月仙幽,看你还能逃向何处,你可知道你身后是一片怎样的地域吗?”秦族的精英长老冷漠地说道,在其身后有着上百命秦族的人,秦族派来驻扎在荒城的人全都跟到了这里。

而太虚圣地那边也同样他百余人,驻扎在府邸中的人全都来了,跟着他们的精英长老追到了这里。

“太古荒域而已。”晴雪淡淡地说道,而今没有了退路,只有后面的路才有生机,这也是她为何要一边渡劫一边来到这里的原因。

“既然知道是太古荒域,你就应该明白身后是绝路,还不赶紧将太初真龙体的消息说出来,老夫可以给你个痛快的死法!”太虚圣地的精英长老往前逼近一步,冰冷的眸子中充满了浓烈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