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95章 征服苏曼

第两百九十五章 征服苏曼

楚枫知道苏曼此刻的心情,若是说别的,或许她根本就听不进去,而若以孩子为切入点,效果会好很多,他这次前来寻找她,是真的想要来挽回。

“不好!你没有资格!”

苏曼的话语相当的无情,她以冷漠的眼神看着楚枫,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甚至更甚,这让楚枫的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你不要说气话,孩子生下来不能没有父亲。如同当年的我,正是因为没有父亲才会与母亲寄留在秦家,被秦家的人开背剖腹,夺取真龙神血与伴生青铜钟,因此而昏死多年,若不是因为特殊原因,我恐怕永远都醒不来,我不能让孩子重蹈我的覆辙……”

苏曼的眼睛微微一颤,对于楚枫的过往她也听说过,想到他的童年如此的悲惨,心中不免感到心疼,但神色却依旧冷漠,道:“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我的孩子,这件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没有关系吗?你独自里的孩子是我的骨肉,不是嘴上说没有关系就没有能没有关系的。你没有没有想过,倘若太虚圣主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会放过你和孩子吗?”

“太虚圣主痴恋我数百年,他不会对我怎样,到时候我可以答应他的任何条件,甚至让孩子认他做父亲!”

“你说什么?!”楚枫的脸瞬间铁青,眼神冰冷得吓人,道:“你明知道我和太虚圣主势不两立,你竟然……”

“我怎么?”苏曼仰着脸与楚枫对视,目光毫不相让,冷漠地说道:“你可以将我内衣拿给太虚圣主,难道我就不可以做这些事情了吗,是不是只允许你做就不允许我做!”

“苏曼!!”楚枫怒了,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他的眼睛有些红,怒气几乎要喷薄而出,一把从怀中将苏曼的内衣拿了出来,道:“我虽然利用你的内衣算计了太虚圣主,但却没有将内衣给他,你给我看清楚了,内衣还在我手上!”

话落,楚枫一把将内衣仍在苏曼的身上,带着满腔怒火转过身躯,气得胸膛剧烈起伏,他真的是快要被气疯了。

苏曼看着楚枫扔过来的内衣,这的确就是她丢失的那套内衣无疑,她一直都认为楚枫将自己的内衣给了太虚圣主,所以心中才会这么愤怒,而今才知道原来一直都错怪他了。

“我……我以为你内衣已经不再你的身上了……”苏曼张张嘴,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而后便沉默了,只是静静看着楚枫的背影,感受到他心中那炽烈的怒火,再想到自己先前说的话,也意识到话说得太过。

“你以为,从第一次与你相见,什么都是你以为,何曾给过我解释的机会,每次都是你以为是怎样就认为一定是怎样!”楚枫怒而转身,凝视着苏曼,道:“你做什么我都可以包容你,哪怕你用剑刺穿我的身体,我都没有丝毫责怪你的意思,但你说那样的话却让我无法忍受!你要让孩子认太虚圣主为父亲,还要答应他任何的条件,指的是与他做真正的夫妻是吗?”

“不……”苏曼娇躯一颤,眼中露出悔意,道:“我说的都是气话,但我知道我不该这样说。我苏曼不是那种女人,虽然当初不是在心甘情愿下失身于你,但你终究是我第一个男人,将来我也不会再有别的男人,我们这些做女人的,一生很少会让第二个男人碰我们的身子,你应该明白……”

楚枫深深吸了口气,伸手贴上苏曼的脸庞,苏曼的娇躯不由自主颤了颤,却没有反抗,她看着楚枫,眼中带着些许泪光,道:“你说不想再与我有任何的瓜葛,让我不要在纠缠你,而今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以前是我不对,你不要再伤心了,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当初在石林中的人是若儿……”楚枫俯下身在苏曼的挣扎中将赤身的她抱了起来,道:“这次我特地来找你就是想要告诉你,既然你都有了我的孩子,那么你便是我的女人!”

本来已经停止挣扎的苏曼听到这样的话,整个人立时一震,而后剧烈挣扎了起来,道:“不行,我们不可以,也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我是若儿的亲小姨,难道你要我们共侍一夫么?”

“事已至此,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没有别的选择!”楚枫紧紧抱着苏曼,不让她挣脱,有些霸道地说道:“这些早已成为事实,谁都不能改变,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

“我……”苏曼张了张嘴,脸逐渐红了起来,眼神非常的复杂,眼角又溢出了泪水,附在楚枫的胸膛哭泣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是若儿的男人,为什么偏偏是你!”

“或许这就是命运,也是缘分,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也无法逃避,事情已经这样了,除了去面对与接收,没有别的选择……”楚枫轻轻逝去了苏曼脸上的泪水,等她逐渐平静下来,方才发现自己浑身不着寸缕,不禁发出羞涩的惊呼声,一下子将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

可即便如此,楚枫依旧能将她身上的隐秘部位尽收眼底,道:“你连我的孩子都有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这次我来除了要让你做我的女人之外,还要帮你化解多年的隐疾,帮助你在短时间内突破道主境界,将来才能更好地应付有可能面临的危险。”

听到楚枫的话,苏曼更加羞涩了,虽然有了楚枫的孩子,可是当初在石林中,他们都是处于迷糊的状态,之后便再有过亲密的接触,更何况是赤身相对,这让她的心跳比平时快速数倍,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方钻下去。可是听到楚枫后面的话时,她立时就怔住了,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他。

“你真的能消除我当年修炼时留下的隐疾吗?”苏曼的眼神充满了期盼,这是她的一个心结,这么多年来虽说已经习惯,但而今的情况不同,肚子中有了小宝宝,她非常渴望能尽快强大起来,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让他受到伤害。

“是的,我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办到。”楚枫当即便将如何消除隐疾的办法说了出来,苏曼的脸“唰”的通红,眼中也露出了惊慌,用力挣扎着,道:“不,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这样,你是若儿的男人,我怎么可以……”

“唔……”

苏曼的话还没有说完,接下来的话便被楚枫的嘴给堵住了,只有鼻中发出唔唔的声音,她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和香舌正在被楚枫霸道侵犯,她使劲挣扎着,用双手推着楚枫,但是力道却逐渐变小。

楚枫知道苏曼的心思,通过彼此间的对话与她的种种反应,他知道苏曼的心里是很愿意的,只是因为蓝心若的缘故,让她感到非常的矛盾与纠结,在这个时候他唯有展现出自己强势与霸道的一面才能为她做出选择。

苏曼的反应出卖了她的内心,在楚枫的亲吻下,原本推搡的双手此刻却紧紧抱住了楚枫的脖子,她的眼角流着泪水,脸上却看不到半点的伤心,只是眯着眼睛,颤动着眼皮与睫毛接受着这种让她浑身酥软的吻。

渐渐的,楚枫感觉到苏曼的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火热,呼吸还是紊乱了起来,他知道她已经动情了,而今就是最好的机会,否则等到她清醒过来,或许又会因为心有顾虑而生出变故。

“哼——”

苏曼的口鼻中瘫软发出重重的哼声,酥软火热的娇躯突然僵直了,她睁大着眼睛看着楚枫,眼眸中露出了恐慌与不安,使劲推搡着他。

“你怎么可以怎样,怎么可以这样,你让我如何面对若儿,呜呜……”

苏曼哭泣了起来,推搡的双手却突然紧紧抱住了楚枫,事实上她的内心中是非常的愿意,毕竟这个男人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也是她此生的第一个男人。

“苏姐,不要哭了。”楚枫亲昵地喊着,轻吻着她的脸颊,道:“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我们需要全身心投入,这样才能引动本源。届时我会将我的本源渡入你的体内,修复你的本源伤,同时以本源精气洗炼你的身体,这个过程中我们两的身心必须要相互交融。”

听着楚枫温柔的声音,苏曼心中的担忧渐渐消失,很快就投入在了与楚枫结合的感觉中,她变得沉醉而痴迷。而在这个过程中,楚枫则引导自己的太初本源精气渡入其体内,修复本源伤的同时也在洗炼她的肉身。

苏曼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本源伤在一点一点复原,而且体内还多了一种特别的气机,那是属于楚枫的太初真龙本源气机,这种气机具有旺盛的生命力,让她非常的震撼。

时间一天天过去,想要让苏曼的本源伤彻底修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不断的时间。他们时时刻刻都结合在一起,没有分开过,累了便停下来休息,让后再继续在结合中修复本源。

就这样足足过了十余日,苏曼的本源伤终于彻底被修复了,由于其中蕴含着楚枫的一些本源气息,使得她的本源更加的强大,一瞬间就差点突破桎梏进入道主境界,还好被她强行压制住了,否则立时就会引来天劫,也会被秦族和太虚圣地的那些人发现。

楚枫躺在寒玉**,他看起来有些虚弱,脸色苍白,胸膛起伏,而苏曼则赤身依偎在他的怀中,枕着他的手臂,幽幽地说道:“没有想到我还是没有能逃过你的手掌心,最终心甘情愿与你同床同枕,只是不知道以后见到若儿该如何面对,我们这样共侍一夫,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你放心吧,若儿那里晴雪会好好劝说的,事实上你们两个只是跳不出世俗的阻碍罢了,我们可是修者,为何要那般在意世俗的东西。况且你怀有我的孩子,做我的女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小男人,有件事情你可不可以答应我?”苏曼仰着娇艳的脸庞看着楚枫,黛眉间有着深深的担忧,道:“短时间内,你可不可以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否则太虚圣主肯定会疯狂,到时候不管是对于你还是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