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97章 不舍

第两百九十七章 不舍

苏曼温柔的为楚枫穿上衣衫,俨然已经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夫君,她的动作非常的温柔,体贴入微,想到短短的相距却要长久的分离,此去危险重重,眼睛不由自主红了,闪烁着点点泪光。

都说沦陷在情爱中的女人是脆弱的,此刻的苏曼就是最好的写照,以往冷漠而坚强的她,如今在楚枫的面前完全就是个小女人。

“小男人,姐姐不想让你走……”苏曼以为在楚枫的怀中,她赤着身子,紧紧贴着楚枫,纤细的手臂将楚枫的腰身抱得很紧,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他似的。

“我必须得走了,晴雪还在太古荒域中等待,苏姐你先回太虚峰,好好的待产,等我们找到《杀字诀》后会第一时间回来看你。”

“我想与你同去,不想和你分开……”苏曼仰着美丽的脸庞看着楚枫,眼中充满依恋与不舍,初初尝到爱情滋味的她一刻也不与楚枫分开,只想时刻待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感受着他的气息。

“苏姐别闹,你不能去,此去必然会经历诸多艰险,你怀有身孕决计不能与我们同去,得为我们的孩子着想,乖。”楚枫轻轻抚摸着苏曼的脸庞与背部肌肤,温热的大手传递着温度,让苏曼的身子变得酥软了起来。

突然间,她更舍不得离开楚枫了,紧紧抱着她,仰着脸看着他,什么都不说,但眼中流露出的浓浓不舍之情却显露出了她的心思。

“苏姐……”

“小男人,姐姐真的不想离开你,求求你让姐姐同去好么?”苏曼哀求着,眼中闪烁着泪光,道:“姐姐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爱上一个男人,也没有想过会这般依恋着你,一刻都不想与你分开。这次若与你离别,姐姐回到太虚峰后山,一个人不知道要独孤地渡过多长的日子,每天还得提心挑担担心你和晴雪的安危,你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

“苏姐,你要控制住心中的情感,因为你的肚子里有我们的孩子,倘若你没有身孕在身,我自然不会拒绝你跟我们同去,但事实上你怀着孩子,必须得以你的安全为重,不能有半点差池,否则必将是我们难以承受之痛。”

苏曼咬着性感润泽的红唇凝视着楚枫,她什么也不说,眼神有些凄楚,充满了浓浓的不舍之情。她也知道自己怀着孩子不宜跟着进入太古荒域,可是心中就是控制不住。

“那你再留一日可以么……”苏曼说完也不等楚枫回应,送上柔嫩的嘴唇吻上了楚枫,将刚给他穿上的衣物给脱了下来。

这样的挑逗与火热让楚枫心中的欲望也难以遏制地燃烧了起来,捏着苏曼的下巴,将她的整张脸都托了起来,凝视着她的美眸,道:“这次没多久,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确定真的还要吗?”

苏曼没有说话,美丽的眸子泛动阵阵秋波,伸出纤纤玉指贴在楚枫的嘴唇上轻轻摩擦着,而后再次亲吻了起来,动作很激烈,非常的动情,她直接以行动来回应。

楚枫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亲吻着她粉嫩的肌肤,两具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苏曼的娇躯如蛇般柔软,整个人都盘绕在了楚枫的身上……

是室内回荡着婉转动人的声音,时而还伴随着阵阵尖叫,她在奉献,他在索取,两个人像是要将彼此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时间缓缓流逝,苏曼已经酥软得像是没有了骨头,楚枫将她抱回了**,依旧疯狂纠缠着,此刻的她,口中发出的声音都有些断断续续,已经没有力气了,看起来非常的虚弱,可是却用尽了力气紧紧的搂住楚枫,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身体,更不让他停下来。

对于苏曼的疯狂与坚持,楚枫心中很感动,知道她是想要在分离的时候给自己一个难忘的回忆,竭尽所能让他感受到她带给他的快乐,可是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虚脱到几乎快要昏死过去。

楚枫疼惜她,自然不会在继续,只是将他抱起来拥入怀中,温柔轻吻她的脸颊与嘴唇,抚摸着她的青丝,道:“苏姐,你真傻,这样下去若导致本源流逝了怎么办?”

“为了我的小男人,只要能让你快乐,姐姐心甘情愿……”苏曼蜷缩在楚枫的怀里,动情地说道,眼神充满了迷离,只觉得唯有这样与楚枫毫无距离的亲密接触着才更能感受到他的存在,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心疼与爱怜。

楚枫答应苏曼再多留一天,这一天的时间中,苏曼不顾身体是否承受得住,大部分时间都与他缠绵在一起,直到分离的时候,她都没有完全恢复,浑身酥软无力。

“小男人,这个你拿着,带着它就如同姐姐陪在你身边……”苏曼羞红着脸将自己之前穿的内衣放在楚枫的手中,也不等楚枫回应,拉着他就往洞外走去。

楚枫没有说什么,吻着内衣上传来的诱人体香,心中感觉暖暖的,来到这里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苏曼竟是如此的温柔与火热,与平时的冷艳高贵判若两人。

他们手牵手走出腹地山谷,穿过狭窄的石缝来到外面,即将要分离,苏曼的眼睛有些红,看着楚枫不说话,但是眼神却让他心颤。

“苏姐,你要乖乖听我的话,千万不要在我走后又返回这里,目前你必须要尽快突破到道主境界,不要继续压制境界了。分开后你就立刻赶回太虚峰,让易尘师兄给你寻个安全的地方渡劫,有他守护者便能保万无一失,之后你便留在太虚峰后山好好修炼,不许离开,在那里乖乖等我回来。”

“嗯,你是姐姐的男人,姐姐自然什么都听你的。”苏曼凝望着楚枫,美眸中泪光闪烁,充满了深情,双手贴着楚枫的脸,道:“小男人,你一定要保重,姐姐和孩子会在太虚峰等着你归来,千万不要让我们伤心难过……”

“我会毫发无损回到你和孩子身边的,只是不知道此去需要多长的时间,但无论如何你也要相信我还活着,终有一日会回来,不许你在等待一段时间后就开始胡思乱想。”

苏曼依偎在楚枫的怀中默默不语,她的娇躯微微颤抖着,双肩轻轻**,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离开楚枫的怀抱,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小男人,我爱你,姐姐会等着一生一世,要是等不到你,姐姐也会一直等下去……”

苏曼走了,她踏空而去,背影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中,声音远远飘来,在楚枫的耳畔萦绕,坚定执着而情深切切……

“苏姐,保重自己,我一定会安然回来的,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楚枫轻声说道,声音在风中飘出很远,看着苏曼消失的方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隐入虚空中,向着太古荒域而去。

楚枫的心情很不错,以往的那种沉重感完全消失了,苏曼的事情也早就不再纠结,想到她的温柔,心中甚至还有暖暖的感觉,很窝心。

短短十几天的时间,楚枫的心理变化前后差距很大,或许是由于各种原因综合在一起,才使得他从内心深处真正的接纳了苏曼,也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女人,而不是单单的因为其肚子里的孩子了。

他催动虚空神珠,隐藏自身的气息,悄无声息避过了秦族和太虚圣地的眼线,潜入了太古荒域中,半日后便回到了与晴雪约定的地点。

这里除了树木杂草,看起上什么都没有,但是楚枫知道晴雪就在这里,只是身在幽冥古殿中,而古殿则隐藏在虚空中,除非是修为特别高深的人,否则根本难以察觉。

楚枫走到前方那株古树下,虚空中突然显化出一道门户,白衣胜雪的晴雪迈动精英玉足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没有等他开口,她便扑到了他的怀里。

“晴雪,让你等太久了。”楚枫抚摸着她的青丝与纤柔的腰肢,这样搂着她感到非常的温暖与充实,仿佛像是拥抱着整个世界。

“十几日的时间又算什么呢?”晴雪的眼神有些迷离,道:“只要你此去的事情都办妥了便好,之前我还有着些许担忧了,就怕你那霸道的性子会让苏曼受不了,现在看来她似乎就喜欢你这霸道的性子……”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都还没有说此去的经过与结果,你竟然就已经猜到了……”楚枫感到很惊讶,晴雪似乎什么都知道,连这样的结果都在意料中。

晴雪却笑了,伸出玉指点了点楚枫的额头,道:“所以晴雪说你有时候是木头,你身上全是苏曼的味道,不单单是她的体香,还有你们两人做坏事留下的体味,我怎么会不知道结果是怎样,若是她没有同意,能把自己的身子给你么?”

听到晴雪的话,楚枫不禁满脸愕然,仔细嗅了嗅身上的气味,这才发现浑身都是苏曼的味道,还有欢爱后留下的气味,脸色一红,不禁露出尴尬的神色。

“好了,我们也该向着荒域中心深入了,如今我再无什么牵挂,也可以全心去寻找《杀字诀》了。”楚枫赶紧转移话题,拉着晴雪就走。

见楚枫脸红尴尬,晴雪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纤手一挥,收起幽冥古殿,而后与他手牵手踏空而去,路上他们刻意收敛气息,十分的警慎,不敢有丝毫大意。

“晴雪,你对阵纹颇有研究,注意看看这一路上似乎残留着古阵纹,而我则以风水宝术来观察山川大地,感应阵纹,千万别误入其中,否则必然会凶险万分。”

楚枫神色凝重,太古荒域边沿地带都隐藏着许多残缺的古阵纹,由此可以想到,这里面定然也有。既然是自古时候留下的大阵,即便不是杀阵,只是些防护阵纹也足以困死道主境界的强者了,恐怖无边。

“嗯,我们定要万分谨慎。”晴雪点头,而后将秘图拿出,仔细看了看起上标注的地点,而后指向南方,道:“杀字诀的位置在荒域中央的南方,我们往这边去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