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01章 恐怖的山谷

第三百零一章 恐怖的山谷

青鳞荒兽时而催促着,可以看得出来他非常的急切,似乎想要立刻得到楚枫和晴雪的本源神血,这样的情况不禁让他们感到疑惑。

很明显楚枫和晴雪没有多余的选择,要么深入绝龙谷,要么答应青鳞荒兽的条件,在这样的情况下,青鳞荒兽根本不应该如此着急才是,它只需在谷口慢慢等待便是了。

楚枫和晴雪商议了片刻,他们得出一致的结论,这青鳞荒兽的行为有些不正常,恐怕其中必有蹊跷,于是他们决定暂时不进入峡谷深处,留在原地观察情况。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谷口的青鳞荒兽越来越焦急了,原本立身在原地未动的它,此刻却来回走动,显得非常的焦躁不安,一双冰冷慑人的眸子不断看向绝龙谷内。

天地间的光线逐渐暗淡了下去,天阳也落到了西山边,火红的云霞照映着大地,残阳的余晖将整个天地都变成了火红色。

这个时候,青鳞荒兽明显变得更加的焦躁了,它的眼中露出了凶光,死死盯着谷中的某个位置,那片虚空中隐藏着幽冥古殿,正是楚枫和晴雪所在的地方。

“本座好说歹说,你们都不愿意走生路,非要选择死路,与其让你们死在未知的存在手中,还不如本座亲自镇杀你们,免得浪费了本源神血!”

青鳞荒兽突然变得凶残异常,其躯体瞬间变大无数倍,如山岳似的耸立在峡谷口,青鳞密布的爪子如遮天之幕,“嗡”的拍向了谷中。

与此同时,谷口那块残破的石碑上爆发出冲霄的神光,缕缕大道神纹如波涛般席卷而出,不断冲击在青鳞荒兽的爪子上,顿时让其上的青鳞脱落,鲜血飞溅。

“吼——”

青鳞荒兽吃痛,但它却没有将爪子收回去,不顾伤势强行向着楚枫和晴雪隐藏的虚空拍击了过来,还未真正击中幽冥古殿,楚枫和晴雪便有种肌体欲裂的感觉,像是有无数做浓缩的大岳镇压了下来,那种力量与大道气机恐怖绝伦。

这就是道主境界的荒兽展现出的威势,实在是太恐怖了,其境界加上其血脉,强大到不可想象,对于道宫境界来说,这种存在就如高山般需要去仰望,根本不可能与其争锋。

“嗡——”

绝龙谷口那面残破的石碑发出颤鸣声,其上有密集的道篆闪耀,交织成神通道图,快速旋转着,如同磨世轮盘般碾压而下,无尽的大道神纹垂落,每一缕都拥有压塌山岳的力量,一下子就将青鳞荒兽的爪子给崩裂了,血肉齐飞。

“噗!”

神通道图碾压在青鳞荒兽的爪子上轻轻一震,那只即将拍中幽冥古殿的巨大爪子立时崩成了血雾,而青鳞荒兽则发出痛叫,断裂的前爪顿时缩了回去。

“唰!”

当青鳞双手的前爪收回去后,残破石碑上的神光瞬间敛入了碑身中,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变化似的,它耸立在那里,其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给人以万古沧桑的感觉。

“吼——”

青鳞荒兽怒啸天宇,浑身青鳞闪烁密集的大道神纹,那双眸子凶残而暴戾,其样子像是已经彻底暴走了,可是却不敢冲进绝龙谷,只能在谷口肆虐,将大片的古树与山石全都崩成了齑粉。

“你们两个该死的人族修者,本座劝说你们大半日,你们却来戏耍本座,很快你们就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青鳞荒兽的话语刚落,西山边最后一缕残阳余晖也被山体遮掩,消失不见了,天地变得更加的昏暗了。

就在这个时候,暴走的青鳞荒兽安静了下来,双眸警惕地看着绝龙谷中,那狭长的谷道中突然有阴风席卷而来,呜呜声响,如同厉鬼在哭嚎,让人头皮发麻。

楚枫和晴雪虽然身在幽冥古殿中,但同样感受到了一股子刺骨的冰冷,阴风吹过,像是渗透了古殿的墙壁,吹到了他们的骨头缝里,不禁感到遍体生寒,似乎连血液都要被冻僵了似的。

“好重的阴森气息与怨气,看来青鳞荒兽所言并不假,而且除了那些龙煞怨气,好像还有别的大凶之物!”晴雪的神色变得异常凝重,声起间眉心绽放璀璨的仙光,一颗刻满了符篆的幽蓝色主珠子飞了出来,在她的头顶上空沉浮。

这颗幽蓝色的珠子只有鸽蛋大小,其上刻满了玄奥的符篆,流转着神秘的气机,绽放出幽蓝色的光芒,将楚枫和晴雪笼罩其中。

身体被珠子散发出的幽蓝色光芒笼罩,楚枫感觉到那股子阴冷的感觉顿时就消散了,像是被这光芒隔断在了外面,脸上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道:“这是什么珠子,竟然拥有这等神奇的效果!”

“这是幽冥辟邪珠,是师尊赠予我的特殊宝物,可辟世间万千邪恶,尤其是对于那种死灵类的妖邪,希望它可以帮助我们化解即将面临的危险。”

“催动幽冥辟邪珠,想来需要消耗大量的神能精气,这些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你拿着,可一边炼化其中的精气来补充消耗的神能,一边催动这珠子!”

楚枫将上万斤完美品质的生命石源液打入晴雪的丹田神海内,同时也从半生青铜内取出一块完美的生命石源液置于自己的丹田神海内,紧接着便祭出了白玉人面青灯,时期在头顶上沉浮,一点如豆的灯火摇曳出青色的神光,将他和晴雪护在其中。

“呜呜——”

狭长幽深的谷道深处传来如厉鬼哭嚎般的声音,非常的瘆人,阴风阵阵吹来,其中隐隐约约有一道道鬼影显化,不断扑向幽冥古殿,也不断涌向谷口。

“我的血,还我的血……”

凄厉的声音通过狭长的谷道传来,让人心中感到惊悚莫名,楚枫和晴雪在幽冥古殿中演化出光幕,照映着外面的场景,看到有一道道身影自山谷深处走来,穿过谷道而行,他们没有丝毫的生命波动,浑身裹满了裹尸布,双脚和双手都带着黑色的镣铐,行走间在发出哗啦啦的金属声,格外的让人生寒。

“唰!”

一具双手带着黑色镣铐的尸体从谷道中走了出来,双目骤然看向隐藏在虚空中的幽冥古殿,两道恐怖的神光自双眸中透射而出,“嘣”的一声洞穿虚空,直接击在了古殿上。

顿时,整个幽冥古殿轰隆隆摇颤,殿壁颤鸣不止,两道神光击在殿壁上,恐怖的神能透过殿壁,涌向楚枫和晴雪,轰然声中轰击在青灯和辟邪珠交织的光幕上,荡起阵阵水纹般的涟漪。

“哼……”

晴雪娇躯摇颤,发出闷哼,幽冥古殿与她心神相同,遭此重击,让她体内气血翻涌,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晴雪,赶快将幽冥古殿收起来,它无法压制这些邪恶力量,使用它反而会对你造成不便,我们有吧辟邪珠和青灯就足够了!”

晴雪没有犹豫,快速将幽冥古殿收起,她和楚枫的身影顿时从虚空中显化了出来,阵阵阴风呜呜吹响,十余具带着黑色镣铐的古尸自谷道中走了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更有两具古尸向着谷口走去,让守在谷口的青鳞古兽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

“我的血,还我的血——”

……

每一具古尸的口中都发出相同的声音,重复着相同的话语,声音迷茫而执着,可是眼神却异常的凶残与暴戾,两只逼向谷口的古尸对青鳞荒兽发动疯狂的攻击,而围住楚枫和晴雪的古尸也都出现了。

“嗡——”

晴雪头顶上沉浮的幽冥辟邪珠轻轻颤鸣,其上那些密集的符篆突然璀璨了起来,幽蓝色的光芒如浓缩的瀑布般垂落落下,将她和楚枫笼罩在其中,形成一层蓝色的光幕结界。

那些古尸攻击落在幽蓝色的光幕结界上如同石沉大海,神秘的消失了,只是让光幕荡起阵阵水纹般的涟漪,这样的画面让楚枫的脸上露出喜色,没想到晴雪的幽冥辟邪珠竟是如此的神奇。

“看来我们暂时是没有危险了,辟邪珠足以轻易抵挡住这些妖邪力量,不如我们道深入去看看如何?”晴雪也定下了心神,辟邪珠给了她强大的自信,不禁提出这样的建议。

“好!我们以辟邪珠护体,青灯开路,去那绝龙谷深处看看地面到底是怎样的场景,隐藏着什么秘密!”楚枫也是信心大增,头顶青灯,拉着晴雪向着绝龙谷深处而去。

“吼!该死,你们两个该死的人族修者!”谷外传来青鳞荒兽暴戾的咆哮声,它被两具古尸围攻,显得非常的狼狈,先前并未选择离去,是舍不得楚枫和晴雪的本源神血,此刻看到他们竟然直接向着绝龙谷深处而去,不禁气得差点吐血。

绝龙谷是非常可怕的地方,至少对于青鳞荒兽来说是这样的,它没有办法深入其中,只要试着进入就会被谷口的石碑攻击,只有人族才能踏足。

然而,即便谷口的石碑不攻击欲进入绝龙谷的其他种族的生物,青鳞荒兽依旧不敢踏入谷地深处,这是它的血脉传承印记中的信息,自先祖传承至今。

现在楚枫和晴雪进入绝龙谷深处,对于青鳞荒兽来说也等于断绝了得到本源神血的希望,失去了有可能蜕变成荒兽王族血脉耳朵希望,怎能不让它撕心裂肺,暴怒连天。

青鳞荒兽恼怒与不甘,仰天咆哮,将怒火全都发泄在了与它对战的两具古尸身上,可是谷中的其余古尸见无法奈何得了楚枫与晴雪,全都向着谷口而来,目的赫然就是青鳞荒兽。

见到这样的画面,青鳞古兽肝胆欲裂,这些古尸强悍无匹,它就算是用尽全力也最多不过能压制两具,而今十几具古尸齐齐而至,倘若被围住,还不得将它撕成碎片!

“可恶的人类,本座给你们生路你们不走,你们很快就会后悔的!进入绝龙谷深处,没有谁能活着走出来,这些古尸就是就是你们将来的写照!”

青鳞古兽发出吼动山河的咆哮,在那些古尸来到谷口之前“唰”的转身冲向远方,破空而去,消失在了这片地域。

“嗡——”

带着黑色镣铐的古尸想要追去,谷口的残破石碑上震出一缕缕大道气机,一下子就将古尸给弹飞了回去,惹得它们在谷口发出凶残的咆哮,但却不敢再越雷池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