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27章 难寻抗手

第三百二十七章 难寻抗手

狮虎古兽在肉身上频频失利,那里还能听得进去秦家底蕴强者的命令,它怒吼着疯狂还击,与楚枫越战越激烈,身上的伤也越来越中,浑身血肉翻飞。

紫金色的拳头太重了,每一拳都如浓缩的神岳震击而来,狮虎古兽即便是挡住了,但爪子也像是要骨折了似的,剧痛钻心。

狮虎古兽的血气是越战越虚弱,楚枫却是越战越强,他像是有挥洒不完的精力,精气神充裕,血气旺盛如海,一身胜雪的白衣,浓密飞扬的黑发,浩海澎湃般的血气,压得狮虎古兽节节败退。

渐渐的,狮虎古兽完全落下了下风,几乎是被楚枫压着打,爪子与后背乃至身躯两侧全都是血,染红了花斑毛皮,剧烈的疼痛让它痛叫连连。

“可恶!!论肉身,本座竟然会输给你这样的人类修者,简直没天理,啊——”狮虎古兽口吐人言,发出愤怒与不甘的咆哮,可惜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花斑,你这个蠢货,还不使用神通,难道你想被太初真龙体以一双肉拳打爆吗?”秦家底蕴强者脸黑得跟锅贴似的,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烧,那种表情简直恨不得冲上去一巴掌将狮虎古兽给拍死!

“吼——”

狮虎古兽怒瞪了秦家底蕴强者一眼,发出震动山河的咆哮,其身上绽放出璀璨的神光,密集的大道神纹在肌体上闪烁,如雷电交织,快速凝聚成道篆,一股恐怖的大道气机笼罩了这片天地。

“嗡——”

道篆在狮虎古兽的头顶快速演化成神秘的图案,给人以久远而神秘的感觉,图案中演化出万千古兽虚影,不断咆哮与奔跑着。

楚枫眼睛微眯,在龙渊泽的时候就对古兽有了解,狮虎古兽施展的肯定是血脉传承的神通宝术,拥有强大的威能,比起许多修者修炼的神通都要强悍不少。

“轰隆隆!”

圆形的图案旋转着向着楚枫碾压而来,其中有无尽的古兽虚影在咆哮冲撞,大道气机诡异莫测,无形中似乎有一座座山川大岳推移了过来,并且将这片空间都禁锢了起来。

一瞬间,楚枫发现四周的空间仿佛变成了铁笼,而他的身体也承受着极度的重力,行动速度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这种神通宝术,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过惊人的威势,可是在场的人们却露出了惊色,即便是相距甚远,众人都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受到了神秘大道气机的影响,双腿似有千斤重。

“太初真龙体,肉身强大又如何,本座取你性命如探囊取物般容易!”狮虎古兽看到楚枫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认为他是被自己的神通道法给禁锢了难以动弹,当即露出狰狞之态,显得有些得意忘形。

毕竟从开始出手到先前一刻都被楚枫压制,此刻终于占据了上风,这种感觉让狮虎古兽非常受用,差点忍不住仰天长啸。

“你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结果恐怕会让你很失望。”楚枫平静回应,就在那神通宝术演化的图案即将压到头顶上空的时候,他抬起了手臂演化《伐字诀》。

七绝天神当年融合开创出的惊世神术,纵观古今,七绝神术每一种神通都是那个领域中最强的存在,伐字诀便是攻击手段中独一无二的,拥有完全变化,攻击力举世无双!

一口青石棺椁在楚枫施展的神通中演化了出来,在他的身前沉浮,散发出古老沧桑而神秘的气息,它像是一座亘古不朽的神岳悬浮在那里,轻轻一震,十方空间刹那破灭,一股无敌的霸道气机弥漫乾坤六合,仿佛整个宇宙都要跟着其节奏而律动似的。

“那是……世家古墓中见到的青石棺椁!”

“听说在许多年前太初真龙体就使用过这种手段,将这青石棺椁演化出来对敌,本以来是谣传,没有想到他竟然真有这种手段!”

“神秘莫测的古老青石棺椁,当年可是连神道仙兵都压制不住啊,太恐怖了!”

“太初真龙体模拟出的青石棺椁已经拥有真正的青石棺椁的几分神秘气机,实在是太可怕了……”

楚枫的神通一出,在场不知道多少的修者都震惊了,他们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看到的画面,对于他们来说这太过神话了。

青石棺椁是什么?那可是连神道仙兵都压制不了的存在,可以想到其有多么神秘莫测,这样的存在视为禁忌,倘若可以模拟,很可能遭受莫名的天谴,可是楚枫却什么事情都没有,看其表情似乎显得轻松至极。

“嗡!”

青石棺椁飞了出去,迎向神通宝术图,两者在空中相接,棺椁一下子就被神通宝术图给包裹了,这样的画面让人们惊愕无比。

“吼——”

神通宝术图中无尽的古兽虚影浮现,围绕着青石棺椁疯狂冲撞,似乎想要将其击碎。然而,就在人们惊愕的时候,包裹青石棺椁的神通宝术图却颤鸣了起来,其中的古兽更是发出惊恐的吼叫,由先前的疯狂冲撞变成了痛苦挣扎。

情势转变得太快,这让许多人都反应不过来,而事实上青石棺椁并不是被神通宝术图给包裹了,而是将其吸了过来,神秘的大道气机流转,使得整张神通宝术图像是要裂开了似的,其中的古兽虚影似乎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它们的身体在不断崩开。

“你这是什么神通!”狮虎古兽的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它对自己的传承神通宝术有着巨大的信心,可是没有想到在面对太初真龙体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你所不能敌的神通。”楚枫淡淡地说道,双手演化,蕴含大道法则的神能精气源源不断没入青石棺椁内。

“唰!”

就在这时候,狮虎古兽的眉心突然神光爆射,其身上的道篆瞬间凝聚在眉心处,一道炽盛的神芒透射而出,凝聚成一道剑芒,一下子洞穿了天宇,对着楚枫狂斩而来!

这道剑气犀利无匹,瞬间切开了空间,将天地一分二,斩出一道长长的虚空黑缝,剑气溢出的森寒气机让远在万米外的众人都感觉遍体生寒,像是有剔骨刀贴在了骨头上,忍不住一个激灵。

这个时候,楚枫正在划动的手臂微微一震,青石棺椁也跟着一震,狮虎古兽的神通宝术图瞬间崩碎,化为满天的光雨。紧接着,楚枫双手往前轻推,青石棺椁“嗡”的横了过来,迎向斩来的剑气。

“锵——”

犀利的剑气一下子斩在了青石棺椁上,爆发出刺耳的颤音,火星迸溅,整个青石棺椁都震了几震,但却完好无损,而剑气也被震退了回去,彼此谁都没有奈何得了谁。

“再斩!”

狮虎古兽爆喝,眉心中的光芒刹那炽盛,剑芒再次狂斩而来。

楚枫眸光冷冽,在他的催动下,青石棺椁突然变大了整整十倍,主动冲向再次斩来的剑芒,“嘣”的一声撞击在一起,狂暴的神能与大道余波席卷十方,如决堤的山洪猛不可挡。

剑芒崩开了,青石棺椁也暗淡了,变过了刚才的大小,而狮虎古兽的眉心却在溢血,蹬蹬蹬连退数步,它还没有站稳的时候,楚枫拉起一串残影,欺身而上,紫金色的血气手掌当头盖落。

“吼——”

狮虎古兽惊骇欲绝,它想躲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那只血气凝聚而成的手掌拍落下来,眼中充满了绝望与不甘。

“喀嚓!”

狮虎古兽的头颅传来清晰的骨裂声,楚枫的血气手掌重重击在了其头顶上,将其庞大的身躯从天空中生生拍落到了地上,猛烈的撞击让整个山峰都在摇颤,尘土冲天,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烟尘散尽,人们看到楚枫立身在狮虎古兽的头顶上,双脚如山岳般将其镇压在深坑中,其头颅血肉翻飞,完全被血液染红了,趴在那里已经是奄奄一息。

“吼……”

狮虎兽时发出断断续续的吼叫,它想挣扎,可是被楚枫重创之下已经没有力气了。

“哗——”

这样的画面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莫名,楚枫到底修炼到什么境界了,竟然能镇压道主境界的狮虎古兽,即便是人们已经很高估他了,但这样的结果还是让他们难以置信。

此刻,一直为楚枫担忧的楚家众人与舒曼以及秦琴总算是重重松了口气,而秦家众人的脸却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先前的得意早已经消失了,这种从天堂跌落下来的感觉实在让他们想吐血。

“太初真龙体,立刻放了它,否则别要老朽亲手镇杀你!”秦家底蕴强者的眼神变得非常的冷冽,身为秦家老祖宗级别的人物,他本不打算出手,不曾想狮虎古兽竟然被楚枫给镇压了,这可是好不容易才征服,当年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

“听你这话,好像我放了它,你们便会就此罢手似的。况且你让我放了它,我就要放了它吗?”

“你……”秦家底蕴强者脸色阴沉,看着被楚枫踩在脚下,耳鼻口中不断溢血的狮虎古兽,他的心都在滴血。

秦家当年从秦族分出来,年月并不算太长,底蕴自然也不算深厚,整个家族中除了他这个老古董也就只有这头狮虎古兽了,倘若失去了狮虎古兽,那将会是巨大的损失!

“只要你放开它,不伤它性命,老朽做主让你安然离去,从此以后你与秦家的恩怨也可一笔勾销!”秦家底蕴强者说道,秦家的人听到这样的话,脸上全都露出了不甘,恶狠狠地盯着楚枫,像是要将他抽筋剥皮似的。

“老祖宗,这万万不可!楚枫这个孽畜大闹我们秦家,还杀了大量家族弟子,天下人有目共睹,倘若就此让他离去,我们秦家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吗?”

“老祖宗,以您的手段,要去那孽畜的性命只是弹指间而已吗,万不可放他离去!此子睚眦必报,他与我秦家的仇怨是不可能轻易化解的,将来必会再来,届时恐怕就更加麻烦了,今日无论如何也请您将其镇杀于此!”

……

秦家许多的主事者相继出言,对于底蕴强者的提出的条件表示不赞同,他们想让楚枫死,这种决心大过于一切,同时也因为心中对太初真龙体这种体质过于忌惮。

“看来整个秦家也只有你这个年长的还算明智,其他的都是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可惜的是,我与你们秦家的恩怨想要就此化解,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你将参与当年事件的所有人都交给我处置,否则我们还是用武力来说话吧。”

“太初真龙体,你不要得寸进尺!”秦家底蕴强者眼睛微眯,瞳孔内绽放缕缕寒芒,道:“你应该很清楚,老朽若出手,杀杀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

“弹指间?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倒想看看你如何在弹指间取我性命!”楚枫冷笑,而今的他对自己有着无以伦比的信心,虽然知道底蕴强者深不可测,但依旧有冲霄的战意,半点不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