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29章 秦家的结局

第三百二十九章 秦家的结局

人们睁大着眼睛说不出话来,而各大势力的人则表情各部相同,与楚枫没有冲突的那些势力的强者们显得高深莫测,看不出他们在想些什么。

而秦族与太虚圣地以及秦家的人则不同,前两者脸色阴沉,后者面如死灰,眼神空洞,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不知道多少人以怜悯的眼神看着秦家众人,虽然有些人对于秦家三十年前的行为而感到不齿,但想到他们即将承受的后果,心中也不禁叹息。

此刻,螣蛇族与天狼族的人也都露出惊色,事情也在他们的意料之外,本想趁机除掉太初真龙体,但以目前的形式来看似乎不太可能了。

“母亲!”

楚枫终于压制不住自己了,突然奔向白色的凤凰鸾轿,就在他来到鸾轿前的同时,轿帘开启,一袭白色宫装的楚芸汐走了出来,二十年过去,她容颜依旧,还是那么芳华绝代,岁月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甚至因为修为恢复的缘故变得更加的有魅力了。

楚枫的眼睛瞬间湿润了,一下子就跪了下去,却被楚芸汐给扶了起来,她的眼中闪动着泪光,将楚枫紧紧拥入怀中,轻声道:“枫儿,这些年你受苦了,经历了那么多艰难困苦,娘亲却没有管你,你会怪娘亲吗?”

“娘,您说的什么话,哪有做孩子的怪娘的道理。当年您回到家族的时候,身体情况非常不好,而且有些事情恐怕也不是您想管就能管得了的。再说了,太初真龙体从来都不怕艰险,需要迎难而上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您从小就教导枫儿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坚强面对,枫儿怎么能做那温室中的花朵,辜负您的期望……”

“好孩子,等娘先解决了秦家的事情再说。”楚芸汐溺爱地看着楚枫,目光永远都是那么慈爱,当她看向秦家众人的时候瞬间就冷冽如冰。

“小小秦家,当年竟敢夺取枫儿的真龙神血,自古以来任何一个真龙体都不是你们这种小家族能动得了的。时至今日,你们仍旧不知悔改,若是本宫故意让枫儿亲手解决此事,消除心中的结,你们秦家早已不复存在!”

冰冷的话语在这片天地间回荡,虽然声音如天籁般动听,可是众人却感受到了一股子杀意,似乎也看到了秦家最终的结局。

秦家众人全都沉默了,甚至不敢看楚芸汐的眼睛,今日的场面与三十年前不同,当年的楚芸汐隐藏身份,而且境界跌落,远远不能与现在相比。

如今的她恢复了古凰神朝二公主的身份,拥有崇高的地位与骇人的身份,身边有那深不可测的老妪,还有皇亲神卫,个个都是强者,要对付区区秦家实在是太容易了。

“你们为何不说话,拿出你们当年的狠劲与嚣张的姿态给本宫看看,区区秦家到底有什么资格嚣狂!”楚芸汐冷漠地看着秦家众人,杀意毫不掩饰。

“公主息怒!”秦家的底蕴强者终于出声了,秦家也只有他才有资格与楚芸汐对话,其余人完全没有分量,他的脸上充满了深深的悔意,道:“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们秦家的错,罪魁祸首是秦志,老朽愿意将他交出给公主发落。而老朽身为秦家老祖,对于这件事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甘愿一死谢罪,只希望公主能高抬贵手放过秦家其他的人!”

“老祖宗!不,您不能将我交出去!”秦志惊得冷汗直冒,惊恐大喊,他不敢想象自己落入楚枫和楚芸汐的手中会是怎样的下场。

“秦志你闭嘴!”秦家底蕴强者怒喝,眼神如刀般逼视着他,道“都是你这个孽障惹的祸!当年要不是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们秦家也不会因为袒护你而走上这条不归路,一切都源于你,而今你必须要承受这个果!”

“不!老祖宗您不能丢下我不管,我可是秦家同辈中最杰出的人才,您不能这样对我!”秦志疯狂大吼,他看向秦族的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道:“老祖宗,我们秦家是秦族的分支,而今秦族的强者在这里,难道就真的要屈服在古皇神朝的威慑下吗?”

听到这样的话,秦族的太上长老们脸色一黑,其中一人怒叱道:“秦志!你们秦家的确是我们秦族的分支没错,但是当年你做的那些事情却与我们秦族没有半点关系。正所谓因果循环,今日你注定要自食恶果,我们秦族也帮不了你!”

“你们……”秦志的眼神突然变得异常的愤怒,“你们这群人,竟然把我当成棋子,在这个时候无情的抛弃!当年的事情可是你们允许的!”

“闭嘴!休要胡说八道,血口喷人,你这样说无非就是想要我们救你而已,老夫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秦族的强者们态度非常的坚决,完全不理会秦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可能为了秦志而公然得罪古皇神朝的公主,只要有些脑子的人都不会干这种愚蠢的事情。

“哈哈哈!你们这群人,我算是看清楚你们的真面目了!”秦志双眼血红,看起来非常的暴戾,像是一头即将暴走的野兽。

这个时候,楚芸汐冷漠地看着秦家底蕴强者,道:“一个秦志和你的性命就想了清三十年前的恩怨吗?”

“公主,请您高抬贵手,放过秦家无辜的人!”秦家底蕴强者双腿一曲跪在了虚空中,道:“老朽愿意一死谢罪,只希望公主不要灭了秦家全族!”

“本宫自然不会灭了秦家全族,也不会伤及无辜,但是曾经参与过那件事情的所有人都别想置身事外!”楚芸汐的杀意瞬间散发了出来,使得这里的空气骤然下降,所有人都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不禁打了个寒颤。

秦家底蕴强者身躯一颤,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当年参与那件事情可是有秦家所有的宿老,还有秦家家主一辈的所有人,倘若他们都死了,秦家也就彻底的完蛋了,跟灭族没有什么区别。

“公主,老朽恳求你高抬贵手,您要是将他们都杀了,秦家跟灭族没有什么区别了,看在您曾经在秦家生活过数年的情分上,还望您开恩!”

“情分?你们秦家有脸与本宫谈情分吗?”楚芸汐丝毫不为所动,冷漠地说道:“当年你们知道枫儿的神血被秦志抽取的时候你们可有念及过情分,你们将我们母子逼到龙渊泽的时候可有想过情分?既然当年你们敢做出那样的事情,今日就应该承受后果,没有什么可说的!”

“老朽说什么都不能眼睁睁看着秦家覆灭,既然如此就别怪老朽得罪了!”秦家底蕴强者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疯狂,浑身神能精气滚滚,密集的大道神纹交织,显然是要与古皇神朝的高手硬拼了。

“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敢顽抗!”神朝老妪冷笑,就欲动手,这个时候一名神卫迈步而出,于此同时召唤出一只鳞甲森森的坐骑,威风凛凛,直接向着秦家底蕴强者逼来。

“嬷嬷,区区秦家老祖而已,岂用你出手,交给属下就行了!”那个神卫淡淡地说道,言语间似乎根本没有将秦家的底蕴强者放在眼中。

此刻,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神卫身下的坐骑,脸上充满了震惊,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古兽血脉的气息。楚家的皇亲神卫身骑的竟然是古兽后裔,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事已至此,无话可说,今日老朽跟你们拼了!”秦家底蕴强者双眼通红,双手快速演化神通,身体变大数倍,如出笼的猛兽般冲向古皇神朝的神卫。

“轰隆隆!”

神卫身下的古兽坐骑奔跑,十方空间都跟着震动,他“锵”的拔出了手中的兵器,那只一柄寒光闪烁的长剑,“唰”的斩了出去。

“噗!”

犀利的剑气一下子切开了秦家底蕴强者前方凝聚的古兽虚影,紧接着便一斩而下,将其眉心上留下一道剑痕,血液激射而出,整个身体都裂成了两半,血雾满天。

“秦家的底蕴强者也不过如此。”身骑古兽的神卫淡淡地说道,手中的宝剑滴着鲜红的血液,可在场的人却全都震撼了。

古皇神朝的神卫非常神秘,是用来专程保护皇族血脉的,神卫中还分了很多等级。但不管眼前的神卫是那个级别的,他能一剑斩杀秦家底蕴强者,便足以证明了他的强悍!

这样的威势让秦族与太虚圣地的太上长老们感觉背脊发寒,只有那些精英太上长老还算淡定,但却也知道今日根本不可能奈何得了楚枫了。

秦家的人彻底绝望了,最强的老祖宗被古皇神朝的神卫一剑斩杀,他们心中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几乎到了崩溃的边沿。

这时候,楚枫向着秦家众人逼近,将参与过三十年前那件事情的人全都拎了出来,所有的宿老,包括家主一辈的主事者,还有罪魁祸首秦志!

“跪下!”

楚枫冷喝,神能精气汹涌而出,接连轰击在秦家众人的腿弯上,使得他们双腿一曲,重重跪在了地上。

“三十年前的时候,你们恐怕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吧!”楚枫扫视着参与当年事件的一干人等,而后来到秦家家主的面前,一脚踩在其脸上,直接将他踩在地上,道:“一家之主?当年的嚣狂的姿态去哪里了?”

“太初真龙体,你要杀就杀,可以如此羞辱我们!”秦家家主双目怒视楚枫,到了这个时候他早就没有活命的想法了,知道今日的结局已经注定,没有办法逆转。

“如你所愿!”

楚枫探手而出,“噗”的一声将秦家家主的头颅给摘了下来,无头尸身的脖颈中冲起数米高的血液,如喷泉似的。

“太初真龙体,你不得好死!”

家主被杀,秦家的宿老们个个睚眦欲裂,疯狂咒骂。

“可惜,你们永远看不到那一天!”楚枫的脸上只有冷漠,声起间并指如刀“噗”的将一名宿老的头颅劈开,红的白的当场溅了一地,画面非常的血腥!

其余的宿老与主事者想要挣扎反抗,可是却被楚家的神卫死死按住,跪在地上动弹不得。他们表面上虽然没有露出惊恐,但心中却非常的害怕。

死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恐惧的,没有谁想死,即便是曾经那些无敌的神灵都想法设法延续寿命,不甘心化为黄土。

秦家的宿老与主事者们心中惊惧到了极点,但却知道自己的结局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他们怒视着楚枫,眼神很森冷与疯狂,像是一头头食人的野兽。

“噗”、“噗”、“噗”……

楚枫并指如刀,接连斩下十余颗头颅,秦家众强者的尸体倒了一排,最后只剩下浑身哆嗦的秦志。

眼睁睁看着家族中的强者一个个死在面前,秦志完全崩溃了,血腥的画面,死亡的阴影将他彻底淹没,他颤抖着,眼中充满了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