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66章 盖世神勇

第三百六十六章 盖世神勇

无名老人还未回应,楚枫便迈步逼向太虚圣主,冷电般的眸子如两柄利剑般逼人:“我们既已来此,你以为就凭几句话便能化解你将要面临的局面吗?”

“太初真龙体,你给本圣主闭嘴!本圣主与无名师叔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太虚圣主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俨然认为自己圣主的身份极其尊崇,虽然心中忌惮楚枫,但还是将他当做太虚峰的弟子来看待。

“无知的东西!你以的修为在我眼中连蝼蚁都不如,也敢这样对我说话!”楚枫冷笑,脚步迈动,瞬间逼近太虚圣主身前,惊得他暴退,与此同时两名宿老自左右疾冲而来,同时出手演化两轮神日绽放出璀璨神光,当空镇压而下。

“不知死活!”

楚枫探出紫金色的手掌轻轻一震,两轮神日当即崩裂,化为满天光雨,他的身体拉起一道道残影,再次向着太虚圣主毕竟,吓得太虚圣主踉跄退步,面色巨变,惊恐大喊:“宿老、老祖,请快快出手镇压这个叛逆!”

“狂徒,休得在神日峰上逞凶!”

后山禁地深处传来冷漠的声音,几道声音相继冲天而起,如流光般凭空而来。于此同时,先前那两个出手阻拦的宿老攻了过来,左右夹击,各自身后都出现一道霸神虚影,头顶演化出金色的神莲。

楚枫眼睛微眯,瞳孔中闪过两道冰冷的杀机,抬脚在空中一跺,恐怖的血气与神能瞬间冲击十方,如决堤的神海浪涛般席卷乾坤六?合。

“轰——”

霸神虚影崩开了,金色神莲崩裂了,两个神日峰宿老的身体顿时被恐怖的神能和血气击中,如被神岳震击,一下子倒飞出去,在空中连喷数口浓血,体内传出不绝于耳的骨裂声,随后轰然落在百米外的广场地面上。

他们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却失去了力气,已经是骨断筋折,神海破碎,连道宫都被震出了裂痕。

“你……你毁了我们的修为……”两个宿老挣扎着,满脸惊恐与绝望,说话的时候口中不断淌出血液。

这样的结局对于他们来说是实在是太残酷,简直生不如死!楚枫的强大让他们觉得完全坠入了无边的深渊中,实在是太可怕了,要是可以重新选择,他们希望永远都不要见到这个可怕的人!

“不,是你们自己毁了自己的修为。”楚枫表情淡漠,扫视两个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宿老,道:“如果我是绵阳,绝对不会愚蠢到叫嚣着冲向猛虎,能保住性命,是你们值得庆幸的事情,应该知足了。

“你……”两个宿老听到这样的话,胸口一阵剧烈起伏,“噗”的喷出一口浓血,缠着手怒指楚枫,开合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只有血液涌动的声音从喉咙中传出。

这样的画面吓得在场的强者们心惊胆跳,而今的楚枫实在是太强,两名王道境界而定宿老联手都不是其一合之力,只是一跺脚震出的血气而已,就将两名宿老给震废了,这是这么恐怖的事情!

“你……你不要过来,你要干什么!”太虚圣主惊恐后退,早已没有了先前的高姿态,被楚枫的手段吓破了胆,脚下不稳,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他立时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太过丢人,当即色厉内荏地喝道:“你这等恶贼,自恃有些修为便狂妄无比,残害宗门前辈,必将被圣地老祖镇杀成肉泥!”

“狂狠辣的太初真龙体!简直无法无天,连宗门宿老都敢残害,老朽亲自来镇杀你!”一名底蕴强者最先赶来这里,相距尚有千米以上的距离,便直接出手了,打出满天的神通掌印,铺天盖地挤满了没寸空间,在即将轰杀到楚枫身前时,所有的掌印瞬间融合在了一起,恐怖的神能波动让这片天宇隆隆摇颤,溢出的气机搅动狂风,震碎虚空,恐怖无边。

楚枫眼睛微眯,体内血气轰隆隆奔涌,大道神能沸腾,整个人冲天而上,一头黑发无风飞扬,一个金色的“杀”字在身前凝聚而出,溢出鲜红的血液,霸道的杀气席卷八荒六?合,似要诛灭苍穹!

带着鲜血的“杀”字“唰”的没入楚枫的胸口,他的气势瞬间暴增十几倍,旺盛的血气与神能压得广场猛烈摇颤,头顶的天宇都像是要崩塌了似的。

“嗡!”

楚枫挥动拳头迎向底蕴强者,缭绕大道神能的紫金拳头与神通手掌重重碰撞,霸烈的余波如浩瀚神海炸开,强绝的余波如灭世的神能冲击十方,淹没天地。

“嘣!”

神通手掌被击穿了,掌心出现一个拳洞,一道道裂痕向着手掌四周快速蔓延,紧接着整只手掌都崩裂开来,化为满天的光雨与一寸寸崩断的神纹,洞穿无尽虚空。

大道神能缭绕的紫金拳头霸烈无比,杀伐惊世,攻击力超绝,击碎神通手掌后直接轰杀向那个底蕴强者,速度快如疾电。

底蕴强者大惊失色,虽然早已听说过楚枫逆天伐圣之举,但身为圣人初期的超级强者,他从来不相信一个王道巅峰的人能与自己争锋。

可是现在他害怕了,恐惧了,因为那只紫金色的拳头太恐怖,像是携着一个浓缩的宇宙轰杀而来,那种霸绝山河的气机仿佛能将人的元神都震碎。

“大道燃烧,圣域不朽,我身永恒!”

底蕴强者真的是拼了,感受到紫金拳头的可怕,他毅然燃烧大道神能,凝聚出金色的圣域壁垒,化为一面大道神盾竖于身前。

“锵!”

大道神盾如神金浇铸,其上道篆闪耀,神纹密布,坚固异常,紫金拳头击在其上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崩断的神纹如光矢般乱射,洞穿层层虚空。

紧张的神日峰众人见这一拳被挡住了,全都重重松了口气,可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高兴,楚枫的拳头便猛力一震,大道神盾“锵”的崩开了,直接被击穿。

神盾竖于底蕴强者身前半米处,而今被霸道的拳头击穿,如此短的距离,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吓得他瞳孔骤然放大,发出惊叫。

“噗!”

楚枫的拳头击穿了底蕴老者的胸膛,鲜红的血液与内脏碎沫直接从其后背飞射了出来,整个神脏秘境都被打碎了,他蹬蹬蹬连退十余步,鲜血狂喷。

然而这并不是最终的结局,因为楚枫脚踩极速追了上去,一步跨越空间,出现在其身前,那只紫金拳头摊开五指,当头盖落,一把抓住了底蕴强者的头颅,如同摘西瓜般“噗”的一声将头颅给摘了下来。

鲜血淋淋的头颅被楚枫提在右手中,无头尸身的脖颈喷出数米高的血液,如喷泉似的,在空中形成血柱,而后散落成血雨洒落下来。

场面充满暴力与血腥,这样的杀人手段太过骇人,而且对象还是圣人!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惊呆了,只觉得背脊生寒,通体冰冷,仿佛瞬间跌入了冰天雪地中,牙齿都忍不住打颤!

“好个逆天伐圣!心性如此狠毒,倘若让你突破到圣人境界那还了得!”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那是一个身穿麻衣的老人,须发洁白,满脸皱纹,非常的苍老,可是双眼异常逼人,气息凌厉无匹,相距甚远便让人感觉像是有一座座无形的大山压了过来。

“不出所料,神日峰果然还有这号人物,三千年了,你都还活着,算算年纪也该有六千余岁了,这是圣人中期才能拥有的寿命!”

这次无名老人有了反应,没有再让楚枫出手,说话的时候直接迈步迎向了那个苍老的底蕴强者,两人的气势猛烈碰撞,恐怖的余波席卷天地,整个神日峰都隆隆摇颤,无尽的山石滚落,尘土冲天。

麻衣底蕴强者感受到无名的气势,原本冷漠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们相继冲上天宇,进入了星空中。

黑暗与冰冷共存的星空中很快就传来恐怖的大道波动,有秩序的威压笼罩下来,圣人中后期境界的人物强悍无匹,在这个境界中,没突破一个小境界便有这巨大的差距,根本不是圣人初期的强者可以比拟的!

神日峰远远不止这两个底蕴,楚枫镇杀一个,无名老人挡住一人,很快就出现一个圣境初期的底蕴强者,还有六名半圣境界的宿老!

其他几脉的强者们都震惊了,没想到这些年来神日峰竟然出了这么多的强大人物,实在是出乎意料。

“神日峰乃主脉,拥有绝对的权力,圣地中得到的珍贵资源恐怕都被他们雪藏起来给这些宿老与底蕴强者使用了,以此来壮大他们的根基与势力,真是太可恨了,将我们当成什么了?”

“神日峰行事不公,完全没有将我们这几脉放在眼中,一心只为他们自己,决不能再让他们做六脉之首了!”

……

各脉的宿老等强者尽皆带着怒色,对神日峰表达出了严重的不满,而这时候楚枫则与那个圣人初期的底蕴强者以及六个半圣境界的宿老大战了起来。

神日峰还有些境界稍低的宿老,他们则向着苏曼等人冲去,想要控制他们来威胁楚枫和无名,却被易尘老人和冷依依挡住。

整座神日峰彻底化为了战场,滚滚余波未曾停止过,如巨浪般冲击十方,就连阵纹都承受不住,这里的树木山石等等全都在恐怖的能量中化为齑粉。

众人不敢继续待在神日峰上,全部离开了这里,绕在神日峰四周的空中紧张注视着战况。

“如果无名不败,神日峰今日便要除名了……”乾阳院的一名宿老轻声说道,表情颇为复杂,以往他们这一脉是非常支持神日峰的,而今才知道神日峰暗中将珍贵的资源都雪藏了起来,他们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坤阴院的宿老也表示赞同,道:“这个楚枫实在是太恐怖了,修炼不过三十余年,竟能有如此成就,不说冠古绝今,想来也差多了。”

“噗”、“噗”、“噗”

乾阳院与坤阴院的宿老话音刚落,楚枫便相继摘下了神日峰三个半圣的头颅,温热而鲜红的血液冲起数米高,三具无头尸身轰然落在地上。

这样的画面惊得其余三个半圣脸色惊恐,胆敢欲裂,本以为六人加上圣人联手必能压制楚枫,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残酷的,结果是这次的鲜血淋淋。

“噗!”

楚枫手中的龙纹黑矛洞穿了第四个半圣的头颅,将其挑死在矛尖上,紧接着便脚踩极速,战矛将第五个半圣震飞,连续挥动两拳,将其打爆,并将最后一个半圣的胸膛也击穿了。

短短十余息的时间连杀六名半圣,并且还是在有一名圣人参战的情况下,这中逆天战斗力可谓盖世神勇,无上神姿压得在场的人喘不过气来!

结局已经没有悬念了,七人联手尚不能压制楚枫,更何况而今被他镇杀了六人,剩下那个圣人很快就落入了绝对我的下风,完全被楚枫压着打,一拳一掌将其身体打到崩裂,鲜血激射,血气很快就枯败了,披头散发,满身是血,狼狈不堪。

“轰!”

叶辰一巴掌击中那个圣人,将其打得横飞出去,紧接着抬脚踩下,脚掌如神岳当空,直接将其从空中踩到了地面,整个神日峰猛烈震动,无数的山峦齐齐崩塌,乱石穿云。

“没想到本圣竟然会败在你这样的王道境后辈手中,本圣不甘!本圣不甘!”底蕴圣人双眼通红,在楚枫的脚底下挣扎,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哮。

“不甘又能如何,接受现实吧,死亡是你最终的结局。”楚枫平静地看着他,脚下的毕竟是圣人,他并没有刻意去羞辱,五指摊开,龙纹黑矛重新出现在手中,闪烁寒光的矛锋“噗”的刺入了圣人的眉心,崩碎了其道宫,将之钉死在了裂痕遍布的广场上。

此时此刻,太虚圣主已经吓得肝胆俱裂,整个人几乎都要崩溃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身后如此强大的依仗,却在楚枫的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