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372章 人道绝巅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人道绝巅

四大古魔生物皇族的强者们离开洪荒神岳,返回各自的族中,将此事禀报给族中老祖,

四大皇族震怒,楚枫杀了他们的神子,不管是从哪方面來说都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即便是有洪荒神岳夹在中间,

不过他们并沒有将目标对准洪荒神岳,毕竟洪荒神岳的势力让他们不得不忌惮,倘若硬來必定会两败俱伤,特别是在眼下这种情势下,保存实力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最后,四大古魔生物皇族派出大批强者,甚至还有圣人境八重天的人物掠阵,一起前往太虚圣地,并且放出消息,以此逼楚枫现身,

就在这段时间中,几大神禁绝地也有了动静,有人从绝地中走出,为首的是年轻修者,带着大批的强者出现在个大城池,世间各族惊恐不已,

不过神禁绝地中出來的人并沒有大肆杀戮,人们这才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太虚圣地,

四大古魔生物皇族的强者们已经逼近了太虚圣地,言称要让太虚圣地连根拔起,在这世间除名,

无名老人与众多宿老激活阴阳双剑,同时以秘法沟通太虚峰祖师烙印在太虚峰上的古阵纹,希望能借此抵挡住四大皇族一段时间,

可是无名老人并沒有多少把握,毕竟四大皇族这次來的人物太强了,共有四名圣人境八重天的超级强者,

太虚圣地的弟子们惶恐不安,宿老与底蕴强者们心情沉重,他们知道如果沒有奇迹发生,太虚圣地万古的传承恐怕就要飞灰湮灭了,

“不管结局如何,我们太虚圣地的传承都不会断,”无名老人沉声说道,

“是啊,我们誓与圣地共存亡,想要覆灭我们,定要让四大皇族付出代价,就算是圣地真的化为了废墟,但至少还有圣主,只要他活着便有无尽可能,”

“圣主天纵神武,身具太初真龙血脉,将來若修炼至人道绝巅,这九天十地都难逢抗手,即便是神灵在世也奈何他不得,想要重振我们太虚圣地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届时也定会铲除四大皇族,为我们报仇雪恨,”

“苏曼、心若、雨馨、小沫,你们带着孩子跟着易尘速速从后山开启虚空域门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无名老人转身看着苏曼等人,而后叮嘱易尘:“记得无论如何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特别是两个孩子,他们是你师弟的血脉,不能有任何闪失,”

“师尊,弟子不能走,师妹修为也不弱,想來应该可以应付,而且也沒有人知道她们会离开,我要留下來与太虚峰共存亡,”

“无需多说,立刻走,”

“师尊……”

“我们都不能走,让雨馨和小沫带着孩子们走吧,我和心若得留下來,这里是我们的宗门,而楚枫是圣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能离去,”

“轰,,”

就在这时候,四大古魔生物皇族的强者强行攻山了,四大圣境八重天的老者头上个悬浮着一张道图,对圣地上空沉浮的阴阳双剑猛烈对碰,大道余波滚滚而涌,道道崩断的秩序如神链般洞穿十方虚空,拥有绝世杀伐,恐怖无边,整个天宇都崩开了,陷入了黑暗中,只有大道神光在绽放,

“圣地所有弟子全都退入太虚峰,”无名立身在太虚峰上空,神色非常凝重,今日的局面让他感到深深无力,倘若只是一大皇族尚可周旋,但是四大皇族联袂而來,以圣地的底蕴根本就抵挡不住,

“无名,你虽强,但难挡我们四大皇族,太虚圣地的覆灭早已注定,本圣劝你还是不要徒劳挣扎了,”腾蛇皇族的领头圣人说道,眸光森冷,话语无情,

“想要覆灭我们太虚圣地,你们不付出些代价怎么行,废话少说,有本事就攻进來,”无名冷声说道,黑发乱舞,眼眸如天剑般凌厉,似要将四大皇族的强者全都洞穿,

“不知死活,”

“轰,,”

四张道图在空中震动,其中两张将阴阳双剑夹在中央猛烈攻击,其中两张则不断向着圣地里面攻來,是的太虚圣地中的山峰不断崩塌,大地倒翻,烟尘冲霄,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了废墟,

“你们动不动就要灭我人族一个圣地,实在是有些过了,”关键时刻,荒城的老圣人赶來了,无名见状立时召回阴阳双剑,并且迈步离开太虚峰,驾驭双剑对四大皇族的圣人展开凌厉的反击,

“杀,杀光这些古魔生物皇族的人,”

太虚峰上,一众底蕴强者与宿老都红了眼,带着众人冲了出去,各自寻找对手,而古魔生物皇族最强的四个圣人则被无名老人与老圣人给牵制住了,

除了有古阵保护的太虚峰,整个圣地都被战斗余波覆盖,所有的山脉全都成为齑粉,江河断流,大地倒翻,乱石穿云,大道余波滚滚,秩序神链铮铮鸣响,到处都是神通在绽放,碰撞间形成能量蘑菇云,而后放射性席卷十方,恐怖到了极致,完全就是灭世的场面,

“噗,”

神能大道在汹涌,血花在绽放,生命在凋零,不断是四大古魔生物皇族还是太虚圣地,都有人在激烈的厮杀中不断殒落,大地上的到处都是尸体,但很快就被能量冲击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就凭区区圣地也想与我们四大皇族争锋,简直是蚍蜉撼树,就算是有这个人族老家伙帮你们也不行,”

“无名,你已经遍体皆伤,看你还能撑多久,”

“人族老家伙,此事本与你无关,你却便要参与进來,而今你已经血气枯败,难逃死亡的结局,”

……

四大皇族的强者们冷笑连连,他们四人对上老圣人与无名两人占尽了上风,而今已经让老圣人和无名伤痕累累,浑身都是血,身体的某些部位连骨头都清晰可见,但依旧在拼死搏杀,画面非常惨烈,

“噗,”

无名驾驭双剑斩下了腾蛇族圣人的右臂,而他也被石魔族的圣者一拳击穿了胸膛,两串血花几乎同时绽放开來,

“噗,”

紧接着,老圣人的腹部也被打穿,但他也将天狼族圣人手臂生生撕了下來,

“哼,这些伤势对于我们來说根本不是问題,可是你们的神能与生命精气都在不断变弱,负隅顽抗而已,”

“杀了你们这两个人族圣人,我倒想看看人族还有谁能与我们古魔族争锋,”

“老朽死之前会拉上你们垫背,”人族老圣人眸光犀利逼人,虽然伤痕累累,但战意裂天,毫无惧意,无名老人也是如此,心中战意冲霄,每一式都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画面惨烈到让赶來看热闹的人们不忍直视,特别是那些大势力的强者们,这样的场面让他们有种唇亡齿寒的感觉,但是面对古魔生物皇族却又不敢出手帮助太虚圣地,

……

太虚圣地陷入了覆灭的危机中,而在洪荒神岳的禁地密室内,修炼了十年的楚枫终于睁开了眼睛,他像是一个普通平凡的青年,沒有丝毫大道波动,深邃的眼神中也沒有半点犀利的光芒,

离开密室后,楚枫來到了洪荒神岳大殿前的悬崖边看着前方的涌动的云海,深邃的眸子中演化出大道秩序,一眼望穿无尽长空,

“我尚在时间,你们便敢如此大肆攻打太虚圣地,看來背后肯定有所依仗,”楚枫轻声自语,这时候神曦來到了身后,轻声道:“你看到什么了,”

“圣地危机,师尊与老前辈双双身负重伤,我得赶回宗门,來不及与你爷爷辞行了,”

“你去吧,我随后便去赶去圣地找你,”神曦轻轻点头,还沒有來得及询问楚枫修炼的收获,而今达到什么境界了,便看到他一步踏入了云海中,脚下一条金光大道瞬间贯穿无尽长空,各种大道天音响起,天空上彩云呈现,大地上瑞气喷薄,身周缭绕各种异象,

仙凤起舞、真龙翱翔、麒麟他祥云,各种异象纷呈,

楚枫的脚下的金光大道如不朽的神桥贯穿了星河,延伸到宇宙边荒,一股浩瀚莫测的威压笼罩乾坤,天地都威势战栗,

“这……十年……不过才十年啊,”神曦惊呆了,洪荒神岳中被惊动而看到这幅画面的人也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种场面分明是神灵出行时,天地秩序有感而降下的种种异象,沒想到楚枫而今能引來这种异象,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已经登临人道绝巅,

人道绝巅的太初真龙体,完全相当于神灵,

自古有些特别惊艳的天骄,修炼到人道绝巅时可与神灵叫板,而太初真龙体则完全能与神灵争锋,不弱分毫,

……

此时此刻,太虚圣地中的战斗非常的惨烈,无名老人与人族老圣人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身体摇摇晃晃,不断咳血,身上到处都可以看到骨头,惨不忍睹,

四大古魔生物皇族的圣人们满脸都是冷酷的笑容,正当他们得意的时候,一条金光大道延伸了过來,如不朽的神桥自宇宙尽头而來,落在了太虚峰上,这让无数的修者们都震惊莫名,齐齐回头望去,

在那天际的尽头,金色的神桥上有道白衣胜雪的身影,身周各种异象纷呈,大道天音伦响,散发出神灵般的绝世威压,正向着太虚峰走來,

“那是谁,活着的神灵吗,不可能,人族怎么还会有活着的神灵,”古魔生物各族的修者都露出惊恐莫名的神色,

就在他们惊疑不定的时候,那道白衣如雪的身影只一步就出现在了太虚峰上空,双手背负,黑发青阳,眸光深邃,像是能望穿万古时空,只是轻轻扫了四大古魔生物皇族的强者们一眼,他们便身体巨震,惊恐莫名,鲜血狂喷,紧接着“噗通”跪了下來,无形的威压使得他们伏跪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來,

“他是……太初真龙体……”

“是楚枫,他是楚枫,是我们人族的太初真龙体,”

古魔生物各种的人面如死灰,惊恐莫名,而人族的修者们却激动得说话都颤抖,同时也震撼到难以置信,

谁都沒有想到这个拥有神灵威压,踏着金色神桥而來的竟然是四大古魔皇族寻找了十年的楚枫,而这短短十年中,他从当年的圣人洗炼到了人道绝巅,立身在了金字塔巅峰之上,俯视苍生,真龙神威压塌万古时空,而今的他就连神灵都要忌惮三分,

“不可能,短短十年,怎么可能有如此成就,我们不信,我们不相信,,”四大古魔皇族的圣人们努力抬头,想要看看到底是不是楚枫,可是无形中仿佛万座大岳压在他们的脖子与背上,任凭他们如何用力都无法抬起头來,

“我楚枫还沒有死去,你们就敢大肆攻打太虚圣地,可见你们背后定有依仗,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不管你们依仗的是谁,哪怕是神禁绝地,我亦能横推,”

人们震撼莫名,这样的话语豪气冲霄,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來,肯定会让人笑话,但是从能与神灵争锋的楚枫口中说出來却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