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争执

三 争执

沈言一脸平静的坐在自己的屋中,已经整整呆坐了一个晌午。

沈如烟此刻也不知在忙碌些什么,见沈言今日如此听话,也没有外出胡闹,女子倒也颇为欣喜,便也没有再度来打扰他。

实话说,沈言此刻感觉很糟糕。

经脉郁结以及身体孱弱,其实都不是什么问题。

他前世作为神州第一强者,手中掌握的修炼功法不知凡几……也不乏那易经洗髓,伐毛锻骨的绝代宝典。

但沈言从自己前世所掌握的功法中,挑选了无数适合自己修炼的顶级功法……却发现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

所有功法,沈言依然能在体内运行……可问题是,他运行之后身体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这已经不是功法的事情了,而是两个不同界面之间的直接冲突。

沈言虽然傲气无比,但是对于这等无上规则之力,也知道不是自己能改变的。

所以他就从顶级功法慢慢的换下来,直到换成了前世最大众的清水诀,烈焰诀等等基础五行功法,却仍然没有反应。

沈言懂了,原来神州的绝代功法在这里,就是一摆设!

至于锋芒九式那等强绝天下的刀法……沈言虽然记得,但却使不出来。

锋芒九式倚断天刀而生,没有断天刀,锋芒九式同样是——摆设!

至于身体原本的记忆,因为他夺舍的缘故,非常的混杂和凌乱。

沈言想要在这么一大堆凌乱无比,延续了整整十四年的记忆中找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真不是一般的困难。

正因如此,他连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名姓,也是因为听父亲提起,方才知晓的。

而这个世界的修炼方式,或者说修炼功法,沈言在脑海中的记忆里寻找了半天,却是没有任何的收获。

“……要不去找爹问问?”沈言皱了皱眉头,旋即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对了……虽然姐姐没有修炼,但应该多少也知晓一些,看看能不能从她那里了解一些……”沈言神色一亮,而后立刻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沈言倒不是不想去问自己的父亲,而是他此刻还摸不准后者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所以也就退而求其次,先去询问沈如烟了。

沈言觉得,只需要了解一些片面的信息,凭借他的天赋,应当也能推理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

屋外已近黄昏,夕阳尚未跌落远山,一片片红色的云霞,显得绚烂而绝美。

沈言所住的地方其实并不大,卧室只有三间,刚刚好够三人居住。而院落却是破败异常,不过却显得幽静雅致。

只是一眼,他便判断出沈如烟应当是经常在打扫拾掇这院子。

心头微微一动,沈言却是更为深刻的意识到实力在这个世界的重要性。

虽说前世修真界,表面冠冕堂皇,但背地里也是遵从着丛林法则的。在这个世界,那赤.裸裸的法则并没有半分削弱,反而更为明显。

否则以他这一脉沈家嫡系的身份,也不可能只被分配到这么一个地方。

轻轻的眯起了眼睛,沈言的心头思绪万千。

……

沈言在院落四处找了找,却没有发现沈如烟的踪迹。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去问自己的父亲,一个人推开院门,走了出去。

沈如烟所去的地方不会很多,虽然记忆凌乱,但沈言却发现,原本的记忆里,对沈如烟却完完全全是一种极致的依恋。 正因为这种依恋,所以这份记忆也特别的清晰。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沈如烟极大地可能性会在离沈家不远处的小河旁洗涤衣物。

否则这个时间段,沈如烟一般是不会外出的。

一路行来,沈言却是发现了很多沈家子弟……可是他却一个也不认识。这一世的身体虽然比较孱弱,但沈言的眼力尚在。 周围的沈家子弟,身上散发着的气息与前世修真者不同。但是沈言也隐隐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虽然相较于他前世,这股力量弱小到了极点……

……

沈家虽大,但是沈言居住的地方却在边缘。

那条小河离他们所住之处并不远,否则沈如烟也不会选择到那里去了。

约有一刻钟的时间,沈言顺着沾满初春气息的小路,就到了那条小河所在之处。

极目望去,却是碧波微漾,波光粼粼……一层层分明的红霞,倒影在清澈见底的河中,让人心旷神怡。

小河边上,许多洗涤衣服的女子身上,都披上了一层细细的光辉。

“姐姐……”沈言神色一动,却是一眼便看到了那一袭青衫的女子。

青丝随着晚风飘荡着,倒映在河水中,恍若一团柔柔的云朵。

沈言发现了自己要寻找的人,自然是没有过多的停留,急急忙忙的顺着河岸便朝着沈如烟跑了过去。经过一些适应,此刻他已经能让意识和身体基本一致了。

“……找死!!!”沈言正在奔跑中,眼神猛然变得骇人无比。

一声凌厉的大喝,却是让许多女子不由的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在目光触及到沈言身上那灰白色的粗布衫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带上了一抹鄙夷。

沈家虽然只是贫门,最低等的贵族,但阶层却也无比分明。

灰色粗布衫基本是最低等的了,那是被当做物品来交易的贱仆才会穿着的衣服。而沈言所穿的灰白色衣衫,虽不是贱仆,但却能看出他低下的地位。

这些女子的想法沈言并不在乎,此刻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姐姐,还有那个一脸猖狂的女子……沈如烟面带愠怒和委屈,却是敢怒不敢言。

被他面前女子一耳光扇过的俏脸,也微微泛起了一抹红色,高高的肿了起来。

……

“……小浪蹄子,让你再卖弄风.骚……勾引完这个,还敢勾引我表哥,看我不打死你!”女子容貌尚可,但一脸厉色,却是将她的脸庞衬垫的狰狞无比。

沈言几乎要怒骂出声来,这女子的衣服是布衫。也就表明了她的地位比穿着青色粗衫的沈如烟和沈言要高……

可问题是,沈言这一脉也是堂堂正正的沈家嫡系。这女子竟然敢肆意妄为,可以想象,实力和阶层的划分在这些人严重到底有多么根深蒂固。

沈如烟一脸委屈,眼眸微微泛起了红色……柔弱的模样,简直让所有男子都心生怜意……偏偏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恶毒女子!

“哭哭……看你那幅恶心的样子,柔柔弱弱的……背地里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了……装可怜,装清纯,老娘让你装……”

女子嘴里吐出的字眼是那样恶毒,沈如烟在怎么坚强懂事,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罢了,听到这话,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沈言此刻已至身前,听闻此话,一口气憋闷在他的胸口,简直要让他窒息。

沈言发誓,前世今生,他绝对没有像这一刻这样愤怒过!

见沈如烟梨花带雨,却仍然不失靓丽的模样……女子的眼底深处分明闪过一丝妒忌,旋即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手……

“……找死!”沈言怒目圆睁,一脚便朝着女子的腹部踹了过去。

他含怒出手,又挑选的是那女子身上的薄弱位置……后者刚刚扬起右手,正准备朝沈如烟扇下去,却被沈言一脚直接踹到在地!

沈如烟微微一愣,旋即便看到了沈言一脸怜惜的朝自己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