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十七谎言

十七 谎言

“小弟……你说三日之后,你能被那些大宗门看上选拔为弟子么?” 夕阳西下,黄昏悄然而至,为蹲坐在地上的女子脸上渲染上一层好看的红晕。

沈如烟的话音,带着一抹从未有过的希冀。

沈正天拿到族贴之后的心情,已经不似被沈正先拒绝之时那般失魂落魄,所以倒也没有被沈如烟发现什么。

知道沈言拿到族贴,而且三日后还要去参加一甲子一度的宗门选拔盛会,沈如烟的脸上,带上了从未有过的笑容。 那笑容里最多的,是……希冀。

这是一种对未来的憧憬,沈言若是真的被哪一个大宗门选为弟子,说不定日后还真能达到沈正天八年前的地步。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三人未来的生活也就会好过许多。

沈如烟没有想太多,她的心思就是这么简单,自己的小弟日后能出人头地,过的好好的,即便是要了她的性命,或许她也会甘之如饴。

沈言看着少女许久未曾有过的轻松笑容,心头略微发颤。

前世他是那么的自信,是那么的傲然不羁。他的生命里,从没有退却这个说法和失败二字。

但看到沈如烟那灵动的眸子里隐含的希冀,还有那不过十五岁,却已然饱经风霜的绝美娇颜,沈言忽然发现,自己的自信都有些动摇。

他怕……沈言的心中第一次出现了这种情绪,从未有过的恐慌和惧怕。 他害怕自己不能被那些宗门选为弟子,辜负了沈如烟的希冀。

“小弟……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沈如烟的神情露出一抹疑惑,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那样可爱和美丽。

她探出常年操劳家务变得有些粗糙的,但在沈言心中,却是天下最美的柔夷轻轻抚上了沈言的额头…… 指尖有些温热,沈言心头莫名悸动,心中突然堵得慌。

“没有……姐,三日之后,我一定会被苍云郡最好的宗门挑选上的,一定!” 沈言面前露出一个笑容,而后一把拉过沈如烟的手,放在胸口,郑重其事的道。

“姐姐相信你!”沈如烟娇笑着点了点头。

沈言的心头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心中此刻不由患得患失了起来。

他知道他被选上的几率有多大,莫要说那些大宗门,即便是一个小小的三流门派,几率也是非常之小的。

可他不忍心在这个时刻就说出实话,让沈如烟失望。 前世今生,沈言第一次撒了谎,对沈如烟撒了谎。

“小弟……你说姐姐是不是很没用?什么都做不了……也不能修炼,不能撑起这个家!” 沈如烟忽然偏过了头去,看着天际的红霞。

沈言没有答话。

“……是么……你也这么觉得!”良久,沈如烟没有听见沈言的答话,方才说道,声音却显得落寞异常。

如果不是沈言还在她身后,沈如烟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哭出了声来。

多少次夜里,她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泣……但在自己的弟弟和父亲面前,总要露出一副坚强的模样来? 她只是个少女,她也想被人疼爱,被人理解,被人关怀!

但是这一切,都是奢望,从沈正天修为尽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奢望。

初春的傍晚应该是暖暖的,但沈如烟莫名感觉有些寒意,那是从心底深处泛起的。

……

“姐……你是最好的!” 沈如烟肩头一颤,一双手蓦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而后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

入目,却是沈言那灿若星辰的眸子。

“……如果不是你,我早已经失去了希望!” 沈言回忆起,每一次他修炼没有寸进,还有被沈庞等人欺辱之时,沈如烟强忍一天劳累,绽开笑颜为他开解,逗他开心的场景。

“……如果不是你,我哪里会有这么完整的童年!” 沈如烟的嘴角,渐渐勾勒出一个弧度,但是的眼角,却不由得泛起一丝晶莹。

“……正因为有你,谪仙才完整,这个家才完整!” 沈言一把将沈如烟拉扯进怀中,声音哽咽如斯。

“姐……累了吧?这些年……哭吧,想哭就哭吧……从今往后,一切有我!” 沈如烟细小的香肩开始微微颤抖,她的脸庞深深埋在沈言的怀中,看不清神色。

沈言一动不动,看着远处的夕阳,眸子里是比夕阳还灿烂的光。

沈如烟娇躯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她没有哭出声来,但怀中的湿润,却让沈言明白少女的情绪波动到底有多么大。

一切有我!沈言轻轻抚摸着沈如烟的青丝,心中道。

夕阳终于跌落远山,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影子,也渐渐的消失在了地面上…… 沈如烟终于是缓缓的抬起了头来,玉手微微抚摸着沈言苍白的面庞,眼角的晶莹却早已没了踪影。

“谪仙……去休息吧!姐姐相信,三天之后,你一定会扬眉吐气,进入一个厉害的门派,让所有人都见识一下你的风采!”

“一定!” 沈言点头,声音郑重且决然。

沈如烟蓦然露出笑容,那一瞬,夜色仿佛都要绽放开来。

青色的长裙随着微风微微荡漾,沈如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内,而后关上了房门。

沈言怅然若失。

……

“后天就是盛会……宗门选拔!虽然爹说了这是讲究机缘,但我不认为我的运气有多好……” 沈言盘膝坐在**,看着窗外没有月亮,却群星璀璨的夜空,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沈言觉得,前世今生,他从未像此刻这般为难过。

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是为了对沈如烟的承诺。

若是放在沈言自己身上,不能通过选拔入那些宗门的法眼,他绝对会转身便走。

但此刻却不单单是这般,他的身上不仅担着自己能否进入宗门的问题,也怀着沈如烟那一对充满希冀的眸子。

“为难……还真是为难啊!”沈言心头不禁无奈的长叹了一起。

“谁!?”沈言心头蓦然一惊,差点没从**直接栽倒下来。

“断天……是你么?”沉寂片刻,沈言方才不确定的在心中询问了起来。

“在雷霆堂之时,就是你……对不对?”沈言此刻已经确定了自己在雷霆堂时,那种若有若无的信心到底是从何而来。

也正是因为这信心,他才敢肆无忌惮。 断天刀不会说话,沈言不到养身五重,也看不见体内的断天刀魂。

正当他放弃之时,一阵奇特的韵律便通过丹田传遍的他的全身,这是断天刀魂在体内颤动的韵律。

沈言懂其中蕴含着的意思,这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