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廿六破门而入

廿六 破门而入

“你有什么事?!”那妇人见一唇红齿白,手臂之上还带着害人伤势的少年朝自己走来,有些谨慎的道。

不过因为沈言面上并非大凶大恶之人,所以妇人虽有防备之心,却也只是略微的一丝人之常情。

“我想请问一下……沈如烟在这里么?”因为走了过多的路,沈言身上的虚弱感也更为严重,他说话之时都有些有气无力。

“如烟?你找他干什么?”那妇人眼角一滞,而后有些不自然的道。

沈言微微一愣,看着妇人的模样,姐姐在这里和她人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 他的嘴角也略微露出了一丝微笑,看来姐姐那样的女子,无论在哪里都是比较让人怜爱的。

“我是他的弟弟……姐姐今天很晚都没有回家,所以……”沈言笑着道。

“原来你就是如烟口中的那个弟弟啊……看起来倒也乖巧,不过你身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那妇人听到沈言的回答,松了一口气,而后好奇道。

沈言眉头微微一皱。

“……如烟早就走了,难道没有回家么?”那妇人见沈言一副缄口不答的样子,有些自讨无趣的道。

“原来如此,多谢了!”沈言心头一滞。 匆匆转过身去道谢后,便朝另一个方向跑去……沈园的家。

……

沈园虽是外务管事,但他本身的修为并不高,约有养身七八段的样子。

他主要是掌管沈家外族大多数的事物,虽然修为不高,但在外族也是无人敢惹。

毕竟沈园掌管着外族族人的一切,月钱,衣物等等,都是经他的手才下发的。

如果得罪了他,必然会被穿小鞋。

传闻这沈园在内族也有着靠山,所以即便告到沈管家那儿,也是无用的。

顶多就是一切恢复正常,不过却落得被外务管事沈园惦记这个结果。

沈园一人掌管着整个外族大小事务的最终决定权,手中的油水自然丰厚无比。

他的府邸,是整个外族最豪华的地方。

不过却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公平,或者有妒忌的心理……这个世界,要么有实力,要么有权力,沈园占了后者,他就是强者!

虽然难免沾了他背后那个靠山几分光,可既然做到外务管事这个位置上,那么所有人就必须承认他的地位。

铜黄色的铁犁木大门前,站着两个铁塔似的汉子。

在沈言的感知力,那两个人身上的气血极为旺盛,明显是将身体蕴养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但却不是强身健体的境界,最多也就是养身十层的地步……因为步入强身阶之后,就要备案而后进入内族。

沈言略微顿了顿,还是直直的走上前去。为了沈如烟,他没有选择。

“站住!”左边的汉子一步上前,踏在地上就恍若一座小山似的。

从身材上来来,这汉子无疑是极为健硕的。

“你是何人?夜里时分,靠近沈管事府邸,所为何事?”汉子声如洪钟,被天地灵气蕴养到极致的身体筋骨随之不断的震颤着。

“沈言!”沈言的话音虽然因为伤势的缘故极为虚弱,可仍然萦绕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寒意。

“沈言?沈红姑娘似乎交代过我们……”那铁塔般的汉子低头喃喃了一句,虽然他自认为声音很小,却依然被沈言听了个真切。

沈红!果然是你这贱人!你最好祈祷吧,你没有对姐姐做过任何辱骂殴打之事……否则……沈言眸中寒光一闪而过,那一瞬间的冷意,恍若能冻结一切。

“进去吧!”那铁塔般的汉子不在阻拦,后退一步,而后再度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

沈言没有迟疑,一步走了进去。

……

入目便是花团锦簇,奼紫嫣红。

沈言心头冷冷一笑,府邸收拾的再漂亮,也掩饰不了这种小人的龌龊。

对于沈园沈言了解的不多……但就凭和沈红两个人勾搭在一起,沈言觉得那沈园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红多大?沈园多大?一个不过二十岁上下,一个却已经年近天命!表哥?鬼才相信!

不过既然知道了是沈园将沈如烟扣了下来,沈言的担心也不由淡了几分。

外族里,有很多人不知道沈如烟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沈家明面上的家主“沈正天”的女儿,可沈园自然是知道的。

正因如此,沈园就算真的有心想要做些什么,却也没有那个胆子。

有些时候,不怕有些地位的人,就怕是被一个不知道沈如烟身份的人给强行留下。

那样才真的叫遭……不知道身份也就意味着无惧,到了那个时候会发生些什么,沈言想想都觉得可怕。

没有人给沈言领路。

但沈言却知道沈园在何处……最辉煌的屋子,且还亮着烛光的,必然是沈园的卧室无疑。

……

大厅正后方,一间辉煌无比,亮着通明烛火的屋子前,沈言驻足而立。

嘭——

没有丝毫客气,沈言直接一脚踹开了沈园的房门。

入目的情景让沈言有些无言……沈园与沈红两人正纠缠在一起。

“谁!”沈园到底是养身八层的人物,虽然没有步入强身阶,可对周围气机的感应也是极为明显的。

额……好吧,说实话,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沈言踢开房门之时发出的巨响惊动了正迷醉在沈红年轻柔嫩身体中的沈园。

见到房屋中突然出现的少年,沈红并没有丝毫的意外……她整理了一下衣衫而后站了起来。

自始自终,沈言神色没有半分变化,仿佛在他面前搔首弄姿的是一只猴子。

沈园见到沈言一副无惧的模样,慢悠悠的站了起来,而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沈言。

沈红见此,目光中的魅惑终于完全消失不见,转为了一种森然的冷厉,怨毒的看着那个让她受到无比羞辱的少年。

“沈少爷……不知您大驾光临,捣乱本管事休息,还毁掉我的房门,意欲何为啊?” 沈园没有出手,仿佛也没有生气一般。笑眯眯的看着右臂伤势惨重,一脸苍白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