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廿八震撼

廿八 震撼

沈园虽然被沈言打入体内乱窜的雷霆之气搅得心头气血翻腾,但却仍然抑制不住他内心的惊骇。

养身八层?不可能!沈言多大?不过区区十四岁,绝不可能达到养身八层的地步……但就是没有达到养身八层境界的沈言,却和他硬生生的拼了一招。

虽只是一招,但却可以看出,沈言若真的豁出去,与他两败俱伤,绝不是虚言。

十四岁的少年,居然有着比他这五十多岁的人更为强悍的战斗意识和技巧……这是什么概念?沈园想想都觉得可怕!

沈言头颅傲然的扬起,嘴角血迹映成出那样狂放不羁的姿态。

“沈园……最后一次机会,我姐姐呢?” 右臂在胸口遭受重击之下伤势更为严重,那本已经逐渐凝固的伤口再一次撕裂开来……沈言强行提起一口气,忍受着莫大的疼痛站了起来。

鲜血顺着手臂滴落,几乎如同流淌一般。 随着鲜血大量的流逝,沈言面上的神情也越发的苍白……但是眼角那一份阴狠和凶残,却让所有人忽视了他此刻的表现出来的虚弱。

沈园不敢杀沈言。

嫡系贵族的身份,若是被人发现他动手杀掉沈言……那么绝对是连诛九族,大宋王朝的律法,不容任何人亵.渎。

“……我不知道你姐姐去了何处!”沈园话音刚落,一股凝如实质的杀机顷刻间锁定了他……这是同千万强者,无数魔门正派巨擎杀伐后的滔天气势!

沈园冷汗涔涔。

他几乎已经不能呼吸……若非养身八层已经将自身蕴养到一个强悍的地步,只怕他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被这气势吓得瘫软在地。

好恐怖的杀气!杀伐千万人,也不一定会有如此气势!

这小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沈园心头暗道,不过却不敢有丝毫怠慢……他不敢杀沈言,也不和沈言拼个死活,因为他还想继续享受下去——

“我以自身修为发誓,如若欺骗于你,丹田自毁而亡!” 沈园倒也是能伸能屈的真小人,他知道自己和沈言战斗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个两败俱伤,一不小心说不定两者皆是殒命,见沈言不相信他,当下便是发出了毒誓。

以自身修为发誓,可见沈园的的确确是不知道沈如烟到底身在何处。

……

沈言一下子忍不住喉头涌动的鲜血,血迹随着他的咳嗽声喷吐在了地面之上。

仿佛就差一点点,沈言就要瘫软在地昏迷一般,但一种意念,却支撑着他的身体,站立的仍旧那样笔直。

“姐姐?……你去哪了……”沈言的话音之间,几乎都带着一种哭腔。 刚刚那个气势冲天,一句话不对就要和沈园拼命的沈言已经消失不见。

此刻只是一个记挂自己姐姐安危,和一种莫名其妙心慌意乱的心态。

沈如烟……若是沈如烟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沈言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是好了。

“姐姐……姐姐……” 沈言嘴角的鲜血将苍白如纸的脸色映衬的是那样显眼,这是一张迷惘的脸。

少年怅然若失,转过身去有些蹒跚的朝外走去……背影摇摇晃晃,似乎下一步就会重重的摔倒在地一样,可他却仍然走出了沈园的屋子……

沈红的面色有些复杂,见沈园嘴角的血迹,心头一颤,居然是提起身形,朝沈言袭去……

若真的让他这一掌打个结结实实,只怕沈言不死也要直接残废。

本来这一掌就算再快三分,凭借沈言的意识,也是绝无法打中他的。

可偏偏少年此刻所有的心神都沉浸在了对沈如烟的歉疚之中,根本没有做出丝毫反应。

“沈红——你干什么!!!”危急时刻,沈园飞身上前。他的伤势本就没有沈言严重,更何况后者先前还是带伤参战。 所以看到沈红的动作,沈园当下就急了。

若是沈言在他家中被杀……即便他们能将少年的身体处理妥当,但被追查下去,只要知晓沈言最后来过的地方……就绝对会查到他们的头上。

那个时候,管你是谁。

在大宋国的律法之下,沈正先绝不会姑息,连诛九族……沈园的儿子,孙子,甚至是他背后站着的沈家高层,都要被牵连,全部殒命!

虽然查出来的可能性很小,只要他们矢口否认,那么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是没有办法将他们治罪的。

但沈园不想赌,不想去赌那虚无缥缈的运气。

何况他是真小人,对付一个人,也就明明白白的让对方知道是他干的……不过沈园从来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一些外族族人,即便知道是他干的,又能如何?

可问题是……今天这事儿真的有些莫名其妙,沈如烟不见,的的确确和他无关……但沈言却找到这里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才让沈言认定是他下的手?

沈园又不是笨蛋,他此刻隐隐有了猜测,绝对有什么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

沈言此刻失魂落魄,自然不会解答他的问题,那么剩下的人就只有沈红……可沈园没有想到,沈红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大。

死手啊!沈红虽然修为不高,但这一掌打在一个毫无防备的重伤之人身上,绝对能加重对方的伤势,重一点可能沈言就直接殒命了!

沈园差一点没被吓死,他不想死,他不想他的儿子,他的家人全部陪葬!尽管那几率很小,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外族管事,他赔不起,他玩不起!

嘭——

沈园修为养身八层,战斗经验丰富,绝对不是沈红可以媲美的。

他身形移动之间,便是一脚踢在了沈红的膝盖处,碰撞声之后,沈红的身体一下子失去重心跌倒在地!

“你想死么?就算你想死……也不要带着我,带着你的家人,你的弟弟!” 沈红面上的阴狠和决然一下子消失不见,转为了后怕。

“弟弟?对了!”沈红面上泛起一抹恍然大悟的神色,而后看着沈言傲然不羁,在她出手之时从未回过头的背影,不甘心的站了起来。

虽然沈言不回头是因为心系沈如烟,没有丝毫战意。

可沈红还是感觉有些不能接受,仿佛沈言将她当做一个小丑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跟我进来——” 沈园一下子将沈红的胳膊拉住,也不管后者愿不愿意,阴沉着脸色,将其拉扯进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