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三十死

三十 死

只是一眼,沈庞觉得自己周身如同被冻结一般。

那是一种从心底,不!从灵魂深处蔓延而出的渗然感,那是一种让人几乎无法呼吸,连灵魂都被冻结的寒冷。

“我知道你姐姐在哪里!”沈庞也有急智,知道沈言为何如此,当下便是大喊道。

沈言眸子中的神采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便回复了过来……刚刚的那一瞬,沈言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自责中。

他几乎快要愤怒到见人杀人的地步,但是不知为何,那许久没有反应的断天刀魂,却是不断的颤动着,安抚着他的心。

正因为如此,沈言才进入到了一种挣扎的状态之中。一方面想要继续去寻找沈如烟,一方面却是反正已经找不到了,不如让所有人为她陪葬的念头!

沈庞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无异于吼进了沈言心中,他的执念就在于沈如烟。小胖子的一声大喊,刚刚好将他从两方的挣扎中解救了出来。

继续寻找姐姐的念头,一下子占领了他全部的心灵。

沈言本没有这般脆弱……但因为沈如烟,他却偏偏就是变得这般脆弱。或者说是从未有过如此的感动,因此特别珍惜……

亦或者,从某一刻开始,他的心底已经深深印刻住那个嘘寒问暖,巧笑嫣然的身影。

“在哪?”

沈言眸中的神情,再度恢复了自信和傲然。

沈庞在这一瞬间感觉,面前这个十四岁的少年的眸子里,仿佛蕴含着那天,蕴含着那地!

这一眼,让黑夜为之失色,成了夜色中最耀眼的一点光芒。

“制衣阁!”小胖子斩钉截铁的道。

“我去过!”沈言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若不是感觉小胖子说的话是肺腑之言,恐怕他直接就将小胖子打趴在地了。

沈言不容许任何人在沈如烟的事情上开玩笑,谁也不行。

“你姐姐绝对在制衣阁……自从她进去之后,我就没有看到她出来过!”沈庞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

“你一直在旁边看着?”沈言眉头一皱。

“没有……不过制衣阁放工的时间都是一样的,我家旁边的沈丽都已经回去了……我刚刚和你分开后去询问过她,她说你姐姐没有和她们一起放工!”

因为沈言的目光一直盯着小胖子,所以沈庞说话的语速极快。

沈言将目光从沈庞的脸上移开,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他去问过沈园,对方发誓没有对她姐姐如何,这一点不可能有假……

那么沈如烟怎么还会在制衣阁?

“走!”沈言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达到极限的身体,朝着制衣阁跑去。

小胖子咬了咬牙,赶紧跟上。他有一种直觉,沈言绝不是一般人。

……

制衣阁院门半掩。

沈言右臂无法动作,所以被他撕扯下右臂的衣袖,将其紧紧的绑了起来。

此刻见到那半掩的大门,少年心头就是一股忍不住的怒意……特别想到沈如烟有可能还在其中,沈言就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

飞升纵起,不顾自身伤势的沈言,体内雷霆之气聚集右脚之上,踹向了那半掩的大门。

嘭的一声响动后,这木门直接被沈言一脚踹到在地……

这是对于自身体内的力量操纵到入微的体现,一分力都可以用出十分来。

制衣阁内,此刻剩下的妇人不过三三两两,皆是惊讶的看着煞气凌然,一只血肉模糊的手臂紧紧绑在身体之上,夺门而入的少年。

正在染布的一个妇人,见到沈言的模样,当下便是吓得连连后退。

沈言岂会让她如愿,身形一动之间,左手便是擒住了这妇人的衣领,直接将其提了起来。左手之上蓝白色光芒闪烁,在森然的夜里,显得无比耀眼。

“说……沈如烟在何处?”沈言声音冷到一种让人心底发颤的地步。

那妇人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一脸苍白,嘴角还渗着血迹,却散发着一种滔天煞气的少年……

沈言见对方惊恐如斯,却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当下便是面色一寒。

噗——

那妇人直接被他一把按进了旁边橙黄色的染缸中,整个人完全跌落了进去……那染缸极大,这妇人虽然能呼吸,却根本站不稳……当下便是疯狂的挣扎了起来。

沈言置若未闻,冷冷的扫了一眼四周。

“沈如烟在何处?……最后一次机会,若不说,所有人——死!”

剩下的妇人,无论是正在纺线,亦或者染布的,立刻一脸惊恐……神色之间流露着犹豫和不知所措。

沈言哪里管那么多。

他不是笨蛋……结合沈庞的话,多少也能猜测出,沈如烟九成可能性就是在这制衣阁中。至于为什么沈园不知道,显然是沈红刻意隐瞒。

好算计!连沈言都忍不住赞了一声……这沈红虽然看似草包,但却颇有心机。

将沈如烟留在制衣阁中,却不放出丝毫消息。那么沈言自然只有去沈园的家中要人,这样便和沈园有了冲突和过节。

沈红连沈言对沈如烟的感情都算的清清楚楚,她算到了沈言会不顾一切的和沈园动手,但却错误的估计了少年的实力。

这些暂且按下不表……沈红那女人睚眦必报,沈言怎么可能还和善的询问这些妇人。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听了沈红的话,方才隐瞒了沈如烟的消息。

“不说?好!!!”

沈言为了沈如烟,性命都可以不要。又岂会在乎一两条人命,管你男女,亦或者老少。胆敢对我至亲之人起了丝毫歹心,还不知悔改,死路一条!

“死来!”

沈言神色一凛,这些妇人不过是普通人罢了。他虽然连养身一层都没有步入,而且此刻也身受重伤,可也不是这些人能抵挡的。

一声冷厉的大喝落下,沈言飞身而起,雷霆之力蔓延,顷刻间布满了右脚……离他最近的妇人面露惊恐,嘴唇急忙张开——

“别……我……”话还没有说完,沈言一脚踢在了她的头颅之上。

那妇人当场便是直接被踹到在地,一下子翻滚了数尺,鲜血直接染红了地面,身体兀自在抽搐着,眼看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说?还是——死?!!!”

沈言猛然站定,体内的伤势让他的身形不自主的一颤,微微后退一步,脸上的神色再苍白三分,不过这份眩晕感,却是被他硬生生的压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