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三寒梅问雪

五三 寒梅问雪

沈言的身形迅速下落,下方的海域,竟然是慢慢的凝结了起来……无数雪花冰晶落在其中,终于是将下方的海洋,凝成了一片湛蓝色的冰封之地……

猛的咬了咬牙,沈言强迫着让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而后猛的一刀挥出,刀芒从脚下闪烁而过,瞬间出现了无数飞雪……

沈言的身体,就好像被这漫天飞雪托着一般,轻飘飘的从天空中落在了下方海域形成的冰封之地上。

冷冽的气息让沈言身形一颤,挣扎着坐起来后,看着目光所及之处的飞雪冰霜,沈言仍旧带着一丝血迹的嘴角,不由得出现了一丝弧度。

当漫天的飞雪消逝后,沈言目光中的一切,全部消失不见……周围的空间,再度回复了那白茫茫的一片,没有边界,没有上下的概念……

“妈的……怎么……又回到原点了……”

沈言心头忍不住苦笑了起来,周围的情况和刚刚进入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区别,唯一的错差就是没有那漫天的青色雷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在这个鬼地方,连时间都不知道过去多久了……”沈言心头思索起脱身的办法。

他却是不知,这正是因为他内心的想法,蚍蜉雷窍才会发生变化……刚刚进入之时,一片白茫茫是因为内心的自我保护!

先开始的蓝白色雷霆和紫蓝色雷霆过后,是因为他潜意识中认为应该还有更为恐怖的考验,所以才会形成小青罡煞雷。

而因为使用霜华舞,对身体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导致意识认为自己受伤了……所以才会自然的考虑,希望可以获得安全。

正因如此,他才又回到了这个“潜意识”中认为的安全地方。

……

休息了片刻,沈言觉得恢复了一些气力,便缓缓站了起来。

满目的苍白无力,连沈言都有些忍受不了……那是没有丝毫其他颜色的苍白,一种无力的,令人恐惧的苍白。

普通人在这个没有时间概念,没有空间概念的地方,只怕呆上不久,就会直接精神奔溃。沈言看了一眼这无力的苍白,却是忍不住的晃了晃脑袋。

这苍白入目,甚至让他有些眩晕。

“不能再度耗下去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会直接迷失和奔溃在这个空间中……”虽然沈言的心性极为坚毅。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这个地方,实在太过于诡异了。

可能他呆上一年两年不会奔溃,不会疯狂……但是在这个随时可能出现无数雷霆,还有满目苍白色的鬼地方,呆上十年呢?

沈言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这个地方……用来审问前世那些嘴硬的修道者和魔门的妖孽……只怕再适合不过了……”沈言忽然想到了一个好笑的问题。

这个地方用作审讯,恐怕除了抛却五蕴六识的仙,没有任何人可以忍受住这种无助,这种苍白和恐惧吧……

“瞬斩,凤翔以及霜华舞,看来还无法破碎这片诡异的空间啊……”沈言放下那个可笑的想法,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

“一瞬间破碎么?还是说……不管了……暂且先试一试吧,哪怕这一招过后,直接昏迷过去,也必须要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

沈言觉得再待下去,说不定就会被突然出现的雷霆劈个粉碎。

“……这是——”

沈言猛的握紧手中的断天刀,目光突然凝滞。

那是一种深邃到极点的,洞彻一切的目光……从他的眼睛中看去,仿佛能看透岁月婆娑,时光流转……好似包涵了所有,又好似什么都没有……

沈言此刻的目光,就是如此的诡异和深邃。

“刀锋芒——寒梅问雪雪易伤!!!”

寒梅问雪雪易伤,锋芒九式第一式,一刀斩出,雪覆九万里山河……这一招,足以将万物都冻结。

锋芒九式,乃断天刀最玄奥的九式刀法,唯有手中握着断天刀,才能用出这强绝天地的九式刀法……

断天刀上冷光乍现,一抹玄奥的冷冽霜白色刀光,直入苍穹……为上方无尽的茫茫苍白,染上了一层不一样的霜白色光华。

这光华在此刻看起来,却是那样的美妙和耀眼。

沈言的眸子里,一种傲然和自信在不断的闪烁着,仿佛就要迸射出来。

不过转瞬之间,他的神色便陡然凝滞……愕然的看向了手中晶莹剔透,散发着无尽冷冽寒霜的断天刀!

“怎么可能!!!”

沈言之所以震惊,是因为话音落罢,断天刀虽然有一道绚烂的刀芒直上苍穹……可那漫天梅花的场景,却没有出现!

通俗一点的来说,就是寒梅问雪雪易伤这一式刀法,并没有成功的使出来。

沈言忽然猛地转了一圈,目光四处打量了一下方才放心……周围并没有那一处地方再度涌现出雷霆。

他却不知,因为此次他抱着毁灭这个空间的想法……刚刚那种想要和更强雷霆对抗的思想已经抛之脑后了,所以才没有再度出现恐怖的雷霆。

“等等……断天刀不是断天刀……它只是断天刀的魂罢了!”

沈言忽然反应了过来,此刻他也不是真人,而是自己的意识体……断天刀则就更没有实体了,只是一缕刀魂而已。

“这么说来的话……最强的锋芒九式刀法,还是无法使用了?没办法使用锋芒九式的话,单单普通的断天刀法,肯定无法彻底破碎这片空间啊!”

沈言看着手中冰花四溅,晶莹剔透的断天刀魂……这刀魂和实体断天刀并没有多大的差距,若要说区别,那就只能是刀魂比之实体断天刀,要虚幻了一些!

“断天刀法……已经试过三式,无论是瞬斩,凤翔亦或者是三百六十度全面灭杀的霜华舞,都只能破碎雷霆罢了……”

沈言沉吟了起来。

“且先不论呆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单单是姐姐还在外界,我就无法安心!”沈言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看了手中的刀魂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是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