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五养身七层

五五 养身七层

“养身一层……养身二层……”

沈言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体内恐怖的情形……那汹涌澎湃的雷霆气息在不断的蕴养着他的身体,使血管变得更宽阔,筋骨变得更坚硬……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养身阶的修为也在不断提升着。

“养身七层……养身八层……这这……”

沈言的神情都有些骇然,按照他原来的推算,这些药力最多让他完美达到养身六层……运气好一些,说不定可以达到养身七层!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这股被蚍蜉雷窍所转化的药力衍生的五行雷霆气息,让他的修为不断的提升着……

到了养身八层的地步,那股雷霆气息,仿佛还有许多……

沈言此刻根本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模样……但是他也不可能任由这股药力将他直接提升到更高的地步去!

“给我回去……回去啊!!!”

沈言心中不断的大喝着,心神完全放在那股药力之上,而后用一种莫大的压力……将自己的修为压制住……

也不知道是他的心性起了作用,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那直接飙升到养身九层巅峰的实力,却是一点点的在下降着!

“养身八层……养身七层巅峰……养身七层中段……就是这个地步!!!”

沈言心头一动,修为被他死死地压制到了养身七层中段的水平。

其实养身阶并不难提升……服用丹药就可以……但那样蕴养出来的身体,自然没有自己吸纳天地灵气要完美!

那沈宏图在养身阶的时候,也是没有服用过益气养身丹的……他是靠着自己的修为,和一些温和的辅助性丹药,提升到强身阶的!

到了强身阶后,他才开始大大方方的服用益气养身丹。因为强身阶服用益气养身丹,已经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了……

可沈言不同,他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天赋……按照他那样吸纳雷霆气息的速度,不知道要花费多久才能步入强身阶!

所以他才会直接就在养身阶服用丹药……因为他觉得养身阶的不完美,可以靠某些炼体的方式,在日后来弥补……

可是没想到,阴长阳错的大胆服用下二十粒丹药,居然直接引得他开辟了养身十层才能尝试开启的蚍蜉雷窍!

而这蚍蜉雷窍居然把每一分药力都转化到了极限……所以才会出现那么恐怖数量的五行雷霆气息……

这些五行雷霆气息是直接从体内蚍蜉雷窍中迸射出来的,但是和外界的五行雷霆气息没有丝毫不同……

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不需要沈言去吸收天地间的五行雷霆气息罢了。

而吸收,也正是沈言最薄弱的地方……他可以感受到很多五行雷霆之气,可吸收的速度,却是千不足一……

可蚍蜉雷窍这一次,却是没有让他自己吸收。直接就把药力转化出来的五行雷霆气息,散到了他的周身百脉……

养身阶就是蕴养身体,身体蕴养的越坚实,修为自然可以提升……所以不过转瞬间,沈言的修为就提升到了养身九层!

可沈言仔细衡量了一下,修为太高并非好事……他现在能极限控制所有力量的级别,正是养身七层,所以沈言才会硬生生的将修为压了下来!

“养身七层……”

沈言心头一松,而后意识一阵恍惚之间,便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

入目处一片昏暗……屋外大概还有几丝尚舍不得这大好天地的光线,但也可以看出天色马上就要黑暗下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几天……”

沈言话音刚落,便准备站起身来,不过刚刚有所动作,他便是微微一愣。

“我不是血祭断天刀,用出那风云起了么?怎么可能……损失十分之一的精血,居然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

沉吟片刻,沈言忽然露出一抹笑意。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这八荒五行破天刀已经不再需要损失精血来血祭断天刀才能使用了呢……”

话音落罢,沈言的右手按到了**,紧接着他的面色便是一滞。

右手上传来的触感,分明是一片冰凉。

沈言暗运九转雷霆养身经的心法,指尖上亮起一抹蓝白色光……借着这一抹亮光,他终于是看清了右手触摸到的东西……

那分明是一片水渍……但沈言知道,这绝不是水渍。

他将指尖送入嘴中,那是有些咸咸的,涩涩的味道……这明明就是一滩泪痕。

“姐姐……姐姐……”

沈言的眼神出现了片刻的恍惚之后,猛的从**一跃而起……达到养身七层地步的身体,已经蕴养到一个很不错的地步。

这样的身体素质,最起码比普通成年男子,都要强上许多。

当然……若是算上武技,只怕来上十余个成年男子,也是不能拿沈言如何的。

“……姐姐哭了……绝对是因为我一直没有醒来的缘故……该死的,在那个鬼地方连丝毫的时间概念都没有……到底过了多久了!!!”

沈言压根就不知道,沈如烟趴在**哭泣,和他修炼压根没关系……而且,从他修炼开始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半天罢了!

但在沈言的心中,根本就分不清。

一般来说,常人对时间的分辨,就来自于对周围环境,还有夜晚白天的交替来计算……但如果将某个人关进什么对照物,一丝光线都没有的黑屋子里……

那样就绝不可能知道时间到底流逝了多久,哪怕你在心底数数也是一样……

沈言遇到的情况,正巧与之相通……那个意识空间没有丝毫的对照物,而且他还不知道斩碎了多少雷霆……

所以沈言才会不清楚时间的流逝程度。

正因如此,他看到床单上的那一滩泪痕,立刻就认为自己已经昏迷了许久……沈如烟因为自己久久没有醒过来,才会那样伤心!

沈如烟在沈言心底的地位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他在一瞬间,就大声喊叫着跑出了自己的房屋……

“姐姐……你在不在……姐姐……”

沈言瞬间跑出了自己的房屋,正要转弯之时,却是和来人迎面撞了个满怀……

“哎呦——”

一声嘤咛,在沈言听来,却是无比的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