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七十大能残念

七十 大能残念

沈言的神情已经震撼到了极点,他从这股声音中听到了一种和那石碑字迹完全相同的无奈之意……不,或者说,这声音中所蕴含的无奈,还要更重了几分。

究竟是什么?能让这等大能,都只能叹一声无奈……修炼乃逆天而行,最忌讳这种无可奈何的心理……这些道理,这种大能没可能不懂!

但这种无奈,却不是他所能控制的……而是,真真正正的连他们这等超脱无数修者的绝强者,也感到了无奈啊!

登天死?诸天灭?沈言心中有些默然。

从字面上不难理解……妄图登天的修者,都身死道消重入了轮回……诸天灭?难不成是,诸天尽灭?这又是何意?

诸天灭可以有两层解释,一层是诸天合力,灭掉了那已经登天彻地的大能;另一种解释,就是诸天全部破灭!

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沈言心头不由暗自笑了笑,不过转瞬他又是一滞。

如果带上最后一句话……天道掌轮回的话……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天道灭诸天,诸天破灭,不可登天!

好狠!好狠的天道!

沈言心头不禁泛过一抹凉意……如果真的如同他所猜测这样,那么这天道未免也有些太过于狠心了,将所有的去路都给断绝了……

怪不得,怪不得连这等大能也要叹一声奈何。

就算你再厉害,掌握了怎样的滔天能力,但前方所有的路,都已经被天道给断绝了……谁能硬生生的踏出一条路来?

沈言不知道他的猜测到底是对,还是错,但这种想法……却让他对天道的无情,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天道本无情,但修者,却不得不面对这无情……还要在这无情的天道眼下,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谈何容易,谈何容易?

就算能走一步,你能走十步?百步?天道既然能断绝了你前进的所有路途,那么也绝不可能让你走的那么容易……

所以,走到最后,无路可走的时候,只能空看着岁月流逝,星辰斗转,而后等着自己身死道消,再入轮回……

这就是天道的法则,掌控轮回。

无人能够超脱……轮回,就是天道所在的体现。无论是飞禽走兽,亦或者凡人修者,甚至是天上的星辰,都要不断的经历这一个过程!

由生到死,由死到生!

生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无穷无尽的生死轮回……可怕的是明明知道生死轮回间,自己根本得不到超脱,但还是不得不接受这轮回!

沈言此刻终于知道,他前世即便渡劫成功……也不过是比修者稍微强大了一丝丝的蝼蚁罢了,成仙之后的路……

他又能走多远?说不定,最后也只能落一个风噬火燎的结果……

“你这小娃娃……怎会一人寻得此处?”正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突兀起来的苍茫之音,却让沈言回过了神来。

面前只有一点淡淡的光点,在这无垠的黑暗中显得异常耀眼。那光点好像死寂了一般,却偏偏又散发着无尽的生机!

“先祖……谪仙乃是偶然得到手中之物,想来祖坟寻宝!”沈言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那光点突然剧烈的闪烁了几下,而后又沉寂了下来。

“……多少年了……”苍茫亘古,这声音喃喃自语之时,沈言觉得连天地都是那样的渺小,天地之间,唯有这一句淡淡的呢喃在萦绕!

不过他的问题……沈言却是回答不了,谁知道现在已经过去多少年了?更何况……他也只是刚来不久!

“既能寻得此处……也是你的造化……我且问你,你的修为如何了?”那声音突然平复了下来,平淡的询问道。

虽然话音没有丝毫波动,但沈言仿佛就像是再面对这天,面对这地,这一句针对他的问话,让他生不起丝毫的反抗念头!

只怕此刻这人若是询问他的真实身份,沈言也会全盘托出。

“……谪仙不才,如今刚刚踏入养身七层?”沈言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而后微微欠身道,养身七层在这种大能面前,的确有些尴尬。

“养身!!!那是什么境界……”那声音陡然变得无比震撼,黑暗之中的光点也开始了剧烈的波动。

沈言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解释了起来——

“养身阶是蕴养身体的阶段,是为了给踏入强身阶做铺垫……”

话音落罢,沈言分明感觉到,那光点散发出了一种落寞和失望的气息。

“原来如此……养身,现在连修炼,都要先蕴养自身了么……”

这声音不经意透露出来的消息,却让沈言心头一动……按照他的说法,好像以前修炼,根本就不需要蕴养肉身一.般。

“……看来天赋不佳!”那声音叹息完,却是忍不住的鄙视了沈言一句。

沈言面上有些讪讪,面对如此大能,他也不能反驳……更不能说是像对着沈正天那般,再来一番豪情壮志的演说!

开什么玩笑……面前这人什么境界……也不知道是存在了多少年的大能,都要面对天道说一声无奈……你还想要在种人面前显露你的豪情?

“不过心性尚可,毅力也不错……否则也走不到那屏障所在之处!”

沈言忽然一滞,而后眼光一动不动的看向了那光点。

“先祖是说……那抹除一切的深渊裂缝,是你的手笔?”沈言气息都忍不住有些紊乱,好家伙……这可是真正的直观领略到面前大能的手段了!

“是……也不是!”

沈言面上一滞,以他的心性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疑惑……这倒也不怪他,毕竟这话回答的有些太过于模棱两可了。

“……那裂缝和屏障……只不过是我演变了无数日月的一缕意识,制造出的景象罢了……”

沈言倒吸了一口冷气。

什么叫一缕意识?一缕意识演变出了那无穷无尽的恐怖深渊?面前这人的真实实力,又达到了什么地步?

似乎感觉到了沈言的震惊,那光点微微颤动了一下。

“我……早已身死道消,留存于此的,不过是一缕残念罢了……如今在你面前显露出来,过不了多久,即会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