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八四现身

八四 现身

雷鸣崩音。乃是雷鸣拳法极限状态的一拳……雷鸣崩,崩天裂地!这就是雷鸣崩音的解释……此拳之威力,可见一斑!

沈言击出这一拳之后,只看到面前男子那略有些慎重的神色……最后进入他眼中的却是婉儿满是担忧的神情……

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后,沈言顷刻间昏迷而后从空中跌落了下去。

……

温暖。舒畅。

沈言猛的睁开了双眼……他正站在一处辉煌的有如宫殿般的地方!四周有着高高的玉柱,雕栏玉砌的琉璃金瓦……

紫檀木雕出的屏风,以及那镶在墙壁之上闪烁无数种光芒的宝珠……若非心底还算清醒,沈言几乎以为自己来到了皇宫!

但此地明显不是皇宫……因为这辉煌的地方,却有着一口青绿色的棺木……即便离那棺木还有数丈距离,沈言都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寒意!

“青晶冰玉!”

让沈言无比吃惊的,却是这做成棺木的材料……是书中记载着的,价值比黄金要珍贵数倍,乃至数十倍的青晶冰玉!

这冰玉做成的棺木,绝对可以保证死者的躯体千年不腐。而且这冰玉还可以作为用来盛放某些灵丹的玉匣,保证灵丹的灵气不流失……

通俗点来说,这冰玉做成的器物,可以盛放一切。而且即便经历许久,也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而这么珍贵的冰玉,此刻在沈言的面前……居然有足足一丈多长,三尺多高……虽然其中是空心的,但也可以猜测这东西的价值!

若是放在外界,只怕把现在的沈家卖了,都买不到这样一具棺木。

“现在我越来越可以肯定了……沈家以前,绝对是名震四方的存在!”单单看这口棺木,就已经可以肯定一切了。

在高阶修者的世界里,世俗里的金银财宝,根本就是渣滓一般的东西……沈言看了看头那近乎成千颗散发着熠熠光辉的宝珠,也不由得被震撼了一下!

这些东西,若是交给现在的沈家,只怕就会让沈家立刻跃升到许多家族之上……有了如此多的财宝,收敛许多一般高手来,绝不是问题!

当然,这些财宝不是沈言肯定一切的基础……最重要的,还是他所遇到的阵法幻境,那绝不是区区锻骨炼髓,换血境的人可以设立的东西!

连他的心性,都差点迷失在其中,可以想象,这阵法的恐怖……

不过——

婉儿……别了啊!大哥会记住你的……尽管明明知道一切都是虚无的,都是虚假的,但沈言心中,仍然生出一抹伤感!

此刻他身上根本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丹田更是如初……不过前一秒,他还是丹田破碎,濒临死亡的地步……因此也更加可以想象设立阵法之人的滔天手段。

……

沈言正思索间,忽然间屋中那无数闪烁光芒的宝珠突然暗淡了下来。

他立刻收敛心神,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谁知道这一动,会不会触发更为恐怖的机关或者阵法……

倏然。

一切似乎静止了下来,这里的光芒全部消失殆尽。周围完全陷入了黑暗,不过这黑暗却很正常,不像先前所遇到的那般死寂和深邃!

转瞬之后,那黑暗中的无数颗宝珠,开始不断的闪烁了起来……那不断交织闪烁的光芒,居然在空中勾勒出一个男子的身形!

一袭素色锦衫,手中握着一把折扇,上面绣着山水景色……而男子的面庞,却冷淡的如同要冻结这天地一般!

沈言心头不由的一滞。只看了一眼,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要被冻结一般。

这男子的目光居然凝如实质一般……并不像刚刚遇见的那一点光斑……没有任何形体,所以后者的威慑力还没有如此之大!

但沈言直觉,那一朵光点,绝对比面前这人要强大许多。

单单那光点敢称这墓地里所有人为小娃娃,就可以看出其强大的实力了……而且只有那一缕残念,居然便能形成那么恐怖的深渊裂缝……

“来者……来者何人!!!”

那男子目光之中出现了短暂的弥漫,而后猛然怒喝道……

沈言的身形居然瞬间被震飞了开去,直接一下撞在了后方的玉柱上……顿时体内仿佛翻江倒海一般,不过沈言还是赶紧弯腰抱拳——

“不肖子孙沈谪仙——今日来此无意冒犯先祖威严!”

沈言一边说,一边取出怀中的羊皮地图。

“皆因这一纸地图……所以谪仙才会前来此处……往先祖恕罪!”

那男子眸中闪过一丝莫名其妙……而后扫了一眼那羊皮地图,倏然间露出了深思之色。而后他双眼中猛然掠过一道精芒,沈言手中的羊皮地图瞬间变成了灰烬!

沈言骇然的看着化为灰烬的羊皮地图,有些不解的看着那不断闪烁的光芒形成的男子虚影……

“这地图……确实是我留下的东西!”

那男子说完这话,却是露出了一抹欣赏的意味。沈言倒被他这目光看得莫名其妙……

“能到这里来……不容易,不容易啊!”那男子倒也没有解释,而是幽然叹息了起来。

沈言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确实如此的表情,他为了到这里来,遇到的危险和考验,实在是太多了一些……

不过最让他不能接受的,还是柳霓裳当着他面跃下了山崖。

“……第一,你能通过那深渊裂缝的考验,可见你的心性和胆量!虽然修为稍弱,但天赋并不代表一切……”

那男子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这种微不可查的笑容,从他冷淡到几乎死寂的面庞上露出来,却有着一种让人迷醉的韵味。

“……第二,你在面临三条路的选择时,并非随意赌博……而是细细的思索之后,才做出了选择……但却并未立刻便进入,而是迟疑之后,退出了那里!”

“面临重宝,却知进退……以你这个年纪,实属难得!”

男子说到这里,更是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若在当年,只怕你的心性已经算是上上的……我沈家大部分功.法需要的考验,你都可以通过……但是现在,这些考验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