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九十抉择

九十 抉择

“龙象金身么……浮黎,你果然还留着一手……”

那亿万星辰中盘膝而坐的身影终于是忍不住微微的摇了摇头,似乎是没有料到这个结果,亦或者,摇头……是在说对方的后手太过于勉强了些吗?

“不过啊……你这次,一定败了……看吧,他已经开始犹豫了……不要再踌躇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

沈言将秘籍放好,却是并没有立即想要出去。而是不断的扫视着四周的柜子。真的难以……舍弃啊!这么多的秘宝和功.法……

“如果……只是看看的话,应该不算什么吧……”

沈言缓步走到了第一个柜子前,其上刻画着的字迹他并没有注意。那股越来越盛的贪念,让他直接打开了抽屉……

嘶——

看到其中物事的那一瞬间,沈言便是倒抽了一口冷气。青晶冰玉盒中放着一粒紫红色的果子……看起模样,分明就是万年朱果!

朱果百年为青,千年为红,万年才会由红转紫。

据《异物志》记载,万年朱果服食一颗,就能改变自身的体质……即便是一个废物,也能在一瞬间成为纵横古今的绝世天才!

沈言咽了一口唾沫,而后在心中暗自告诫了自己无数遍,方才将抽屉给合上。

但他却仍然忍不住心头那份好奇……再度打开了第二个柜子。瞬间,一股猛烈的杀气迎面而来,沈言心神差点迷失,成为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那是一柄刀,一柄散发着浓浓血雾的刀,其上的血腥味浓郁的几乎能让人昏厥。刀身之上,分明染满了鲜血……

而那鲜血却仿佛仍然流动着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越来越鲜艳。

只是一眼,沈言就断定——

这是一柄杀刀,杀伐千万人的刀!

他极情于刀,面对这样的神兵,怎么会没有一丝动心?但好歹心底的那一份意志还能让他清醒,因为他知道只要摸上这柄刀,他就会瞬间迷失!

这无关心境如何,完全就是修为不够……杀伐千万人的刀,必须要无上的强者,才能驾驭,才能御使!

几乎是用左手硬生生的按住右手,沈言方才关上了那抽屉。

抽屉合上的瞬间,沈言便立刻退开一步……那种吸引力,只有修者才明白!也许普通人只会觉得恐怖,但修者却视之如命!

鬼使神差的,沈言又跑到了另外一个柜子面前将其打开……

《梵天三印》!这一次,却是一部灵技……

封面上只写着一句潦草的话——浮生印,大地印,苍天印!三印合一,即为梵天印!印出可封天地,可灭苍生!!!

拿走它……拿走它……沈言的心头不断的浮起这一句话来。

不可以啊……你答应了沈苦先祖,若是拿走这里其他东西,就是背信弃义之辈,又有何资格立足世间?心中的一点清明,却在极力的反对着。

为什么不能拿走?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说明这是你的际遇……说不定先祖的话,本身就在考验你到底有没有这种决心!

沈言心头的思绪已经完全紊乱了。

他仅仅只看了数个柜子中的东西,都有些忍不住心头的悸动……不是因为他的心性不够坚定,而是这些东西……

对于想要快速成长起来,保护沈如烟,和追回自己失去一切的沈言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单单说那万年朱果,只要沈言服下,他此刻修炼不够迅速的问题就会顷刻解决!万年朱果重塑体内经脉,抹除一切杂质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而且,或许那真的是沈苦留下的另一个考验也说不定……沈言也不由有些心动了起来,何况这里的东西……都已经是无主之物,拿走了,也没有关系的吧?

沈言的手,已经伸到了梵天三印之上……而后猛然握住了那一本薄薄的秘籍,心底的那份贪婪越来越重……

……

刀锋芒,雪易伤,寒梅问雪酿青霜!

识海内的断天刀魂,在沈言即将把那梵天三印秘籍放入怀中的时候,倏然迸发出一道冷厉的刀芒……直接以无穷的冷意,惊醒了沈言!

“该死!”沈言猛然一个激灵,赶紧放下了那梵天三印!

若非断天刀猛然的颤动了一下,只怕他真的就拿走了这秘籍……拿走了秘籍,也就代表着他自己破了他对沈苦做出的承诺!

虽然没有直说,但沈言心底自是不屑去做一个小人的……即便这里所有宝贝的主人全部都已经只剩尸骨,但他沈言也不想在没有接受对方传承的情况下,妄动这里的任何东西。

如果破了自己的本心,顺从那份贪念……沈言甚至不敢想象,自己若是真的带走了这梵天三印,在以后的修炼一途上,是否会难有寸进?

如若无心,修炼何用?

……

“拿啊!!!”随着一声几乎将天穹都震碎的呐喊,亿亿万的星辰猛的颤抖了起来……那无边无际的青莲净火,炫寂天火也不由黯淡了几分!

仿佛都不敢在这个身影震怒的时候,去触及对方的霉头。

“怎么不拿……拿啊!单单一本龙象金身,怎么够?单单一颗九转金丹,怎么够?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

“包括那万年朱果,那梵天三印,那血魔刀……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拿?为什么你不带走它们?”

那身影猛的站了一起,忍不住心头的怒气,蓦然大喊一声——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

恐怖的呐喊声,引动了无数的空间潮汐……接触到那潮汐的星辰,瞬间爆炸成了碎片……这死寂的黑暗中,再度下起了一场曼妙的星辰雨!

……

黑发黑衣黑瞳,亘古不变的苍茫气息。

男子眼中,自始自终都流露着一种淡然……胜败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在这一片至诚至净的白色中,仿佛连他的身心都得到了洗髓……那一丝丝属于凡人的七情六欲,都被洗刷成了一片至诚,一片至纯!

“……你算尽了一切……却算漏了一样东西……”男子嘴唇未动,但这声音,却响彻了无尽的虚无黑暗。

“那便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