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九九十分钟的希望二合一

九九 十分钟的希望(二合一)

幻阵。

也就是借用天地之势,引起入阵之人内心的心障,心魔。心性越是不坚定之辈,便越容易被迷惑。

如果迷失在其中,说不定永远都不可能再度出来。虽然这阵法杀不了你,但你也不可能走出阵法,除非能克制自己的心魔。

这也正是幻阵和困阵杀阵的不同之处……幻阵引诱心魔,以天地之势,引出人心中的心障,魔念,让你彻底迷失!

而困阵,是以天地之势,以阵法自成天地,也就是说……困阵不会扰乱你的心性,只有力量强大到了可以破碎阵法的地步,才可以破阵而出!

杀阵,便是死阵。借助天地之势,布置杀局……阵法的守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杀字!一切皆是以抹杀掉入阵之人为目的……

而所有宗门的历练阵法,一般都是幻阵。

就算你在其中迷失……但也不会不可收拾!只要停止幻阵的运转,就可以让你清醒过来,从而走出这幻阵来!

但有些大宗门……比万剑宗和千草门还要更为强大的宗门,有时候挑选弟子,考验便不是幻阵,而是真正的杀阵!

幻阵中你受了伤,那不过是自己内心的心障罢了……但在杀阵之中,若是被阵法的力量灭杀,那可就是真真正正的死局!

不过……敢在试炼中设置杀阵阵法的,都是些传承无数年的超级大宗门。只要你参加,死了便是死了……

不管任何家族,都不敢有胆子去讨一个说法。要么不参加,要么参加试炼就通过,否则便是死!

那些大宗门,比之千草门这等宗门的规矩,又是更为严格一筹。

……

千草门所在之处,那凝如实质的雾气仿佛要吞噬一切一样,不停的在翻滚着……沈宏图的身影,早已经看不清。

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但诡异的却是,没有一个人发出丝毫的声音。就连呼吸声,都显得异常微弱……

所有人都在等,此刻包杨明,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让沈宏图通过。

因为他虽然可以削弱一部分幻阵的力量,但真正能否通过试炼,其实还是在于沈宏图自己,如果后者不争气,那么无论如何削弱,都是白搭!

……

在沈宏图走入阵法之中后,沈言的面上便是露出了一抹无奈……果然是试炼,根本就不可能让你看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或者说……就算不弄出那一团浓雾,沈宏图所经历的一切你也看不到。因为这是幻阵,一切由心而生……所以能看到的,也就只有沈宏图自己罢了。

他心中的执念是什么,便要经历什么。

“三分钟只是外门弟子……想必沈宏图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支撑到十分钟!”沈言心头暗道。

既然参加了这试炼,就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真传弟子可以不去考虑……毕竟那太过困难。但外门弟子的待遇,和内门弟子比起来,就不知要差上多少了……

“加油啊……”

沈言此刻也看不清阵法内的情况,不过心中还是暗自祝福了一声。毕竟沈宏图强大起来,也就代表着沈家强大起来……

他不是那等小肚鸡肠之人……其实对于能不能继承沈家,沈言并不在乎。他觉得,只要掌权人是沈家的人……

留存着他们这一系的血,那么是谁都无所谓。

沈言相信,连沈正天也是如此想的……但可惜的是,沈正先太过于贪婪,也太过于注重名利了。

其实沈家彻底团结起来,才是真正的强大。

若非贵族身份有着王朝律法庇佑,除了家族论品之时无人敢对其他家族出手的话,只怕沈家此刻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中了。

家族内部不合,这是大忌。

大家明面上不说……其实都知道。而家族中的一些长老反对沈正先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为人太过于注重得失。

作为家主,野心可以有,但绝不能贪婪,绝不能不知进退。

偏偏后两点,沈正先还都沾了边……

不过这些,沈言都不在意。沈宏图他并不是很讨厌,虽然也谈不上朋友……但都身为沈家一脉,沈言不会无聊到去暗地里诅咒对方不得好死!

那是小孩子的把戏。

他沈言,从不会做这些自欺欺人的事情,要么正面一战,要么乖乖的忍着!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还去诅咒对方……

那种行为,简直可笑。

但是,无论是沈正先,亦或者是沈宏图,其实都只是沈言前行道路上的小小插曲和不顺眼的风景罢了……

他沈言要走的路,注定了和别人不同。

那是一条绝无退路的路,那是一条不生即死的路,那是一条同天地争命的路!

逆天之道,也有诸多不同。

沈言走的路,不但是逆天之道,而且还是杀天成道!无论是九转雷霆诀亦或是龙象金身,从开始修炼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

九转雷霆,代天道执掌雷罚,掌六道轮回!龙象金身,以自身凡人之躯,成就上古神龙,远古镇天神象之体!

天道所不容,天道所妒。

虽有那遁去的一,但凡有一线机会,天道绝不会心慈手软,必然会直接灭杀了沈言……而他,所要做的,只能是——灭天之道!

成就自己的道。

或者说,将自己的道凌驾到和天道在同一个层面,亦或者比天道更高。这时候,天道自然没有抹杀他的本事了。

当然这些,沈言自己并不知晓。

他现在之所以不在乎一切,只想提升自己实力的原因……一个是为了有足够保护沈如烟和沈正天的力量,一个便是想要找出事情的真相!

沈言其实思考过很多,他越想……便觉得当时渡劫之时的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甚至连叶颜回,可能也只是——

一枚棋子!

神霄天雷……这是只有至高无上的玉霄天帝,才能掌控的雷霆。杀神灭仙……这雷霆,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几乎于道了!

这样恐怖的雷霆,只因为他沈言渡劫便出现……玉霄天帝害怕他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开什么玩笑……

就算是害怕,沈言此刻,不过还是一只蝼蚁罢了。甚至至少千百年内,玉霄天帝根本就连手指都不需要动一动,都能灭杀掉他!

断天刀,其实沈言觉得最大的疑点还是在断天刀之上……但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去证实这一点!

或者说……如果真的是因为断天刀,那么玉霄天帝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将断天刀收走,或者毁去?

那种至高存在,绝不可能做不到这么简单的事情……既然断天刀魂随他来到了这个世界,那就说明可能天劫突变和断天刀无关!

“不管怎么说……这些事情,总还是要弄明白的!”沈言心中暗道。

“至少……还要再回去那个世界一次,才能弄懂这些事情……不过就是不清楚,玉霄天帝,到底能不能掌控这个世界!”

沈言此刻也没有底了。

本来他以为……玉霄天帝不赶尽杀绝,是因为两界规则的缘故。玉霄天帝的手伸不到此处来,但现在却不一定了……

玉霄天帝到底是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沈言尚且不知道。如果对方根本不是为了针对他呢?所以即便他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仍在玉霄天帝的掌控下……

但是对方根本不屑于对付他呢?毕竟他现在……连底层修者,都不是对手!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玉霄天帝那等至高存在去关注?

其实这些东西……

归根结底,如果没有一条确切的信息,根本就不可能推测出真实的结果。只能说,哪一方面更接近真相罢了。

而沈言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必须得明白,玉霄天帝到底是不是想要针对于他!偏偏……他又不可能明白。

没有这最重要的一条信息,即便沈言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知道真实的答案。

这是必然的。

“怎么又想到这些了……”沈言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他想去思索,而是这问题沉甸甸的压在心头,实在难受……

就跟一个普通人,突然捡到了万两黄金一般。

患得患失,说的便是沈言此刻的心情。与玉霄天帝有关,那么沈言就会更为努力的去修炼,以图能够和对方平等的对话……

若是无关呢?那么他又该去找谁了解真相?沈言知道……这一切,绝对不可能无中生有。

妈.的!就算是无中生有……谁见过渡劫期渡劫,就被青罡煞雷劈的?那起码是六劫散仙,才会遇到的雷霆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

沈言知道……想要了解到真相,他所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

……

“看……里面的雾气开始发生变化了!”

约莫过了三分钟,周围顿时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的了起来。毕竟撑过了三分钟,也就代表着沈宏图,已经是千草门的弟子了。

就算是外门弟子,也绝不是普通宗门的弟子能够比拟的。

沈正先见此,面上更是忍不住的露出了兴奋和自豪的神色……有这样一个儿子,是他最为欣慰的地方。

不过他知道,现在还不是结束的时候。

因为杨明答应了他……会尽力让沈宏图支撑过十分钟!十分钟,就是内门弟子!只有沈宏图的身份成为了千草门的内门弟子,沈正先图谋沈家大权的事情,才有十足把握!

外门弟子,始终不足以让人信服。

“不错!这沈宏图……倒也有几分真本事!”沈言心中更是忍不住的点了点头,虽然来这个世界时日不多。

但是他也了解,千草门这等宗门的试炼,他们这些贫门家族想要通过……是多么的困难,即便是那名门家族楚家,此刻也还没有族人去参加三大宗门的试炼。

因此也可以想象,沈家能出沈宏图这么一个人物,是如何的不容易了!心性,是通过幻阵的第一要素!

但是如果你的天赋足够高……那么即便最后没有达到标准时间。宗门也会视实际情况,考虑破格吸纳你!

其实大部分天才,在千草门进行幻阵试炼,都只能坚持三分钟到五分钟罢了……但是宗门,都是给予了他们内门弟子的身份。

因为他们的天赋,根骨足够。加之心性也不是差的一塌糊涂,所以就可以享有这个特权……至于真传弟子,那才是实实在在的天赋心性,都是绝佳!

真传弟子,就代表着宗门的核心力量,代表着宗门的颜面。招收内门弟子,外门弟子,还是很容易的……

但每一个真传弟子,都是瑰宝一般的存在。

毕竟天才,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包括白廖,慕芝涵他们,都是绝对的天赋极佳,心性决定之辈。

沈宏图虽然也极为厉害,但却是拍马也及不上人家。

这就是天赋的差异,根本就不可能去比……先天就决定了你比人家差,除非后天你能有天大的造化,否则便只能认命!

“五分钟了……”

杨明心底也是不由赞叹了一声……沈宏图能靠着自己的心性坚持到这一步,绝非易事。这阵法,不是说你实力高就越容易通过……

除非你达到了可以无视这幻阵的地步,否则就还是要受影响。因为他考验的是心,是你自己能否在自己的心魔和执念中保持自己的清醒……

而不是战斗,你的实力在这幻阵中,反而是次要的。

至于实力的测试,每一个宗门都有自己的方式……但那,都是在通过了幻阵之后的事情了。

……

“已经八分钟了……”沈言眸中泛过一抹异色。沈宏图居然能支撑到这种地步,甚至连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沈宏图虽然心性尚可,但在沈言看来……却也没有达到绝佳的地步,能坚持到八分钟,绝对出乎他的意料。

“也许……是他的意志太过于坚定也未尝不可……”这一点也不是没有可能,心性虽然一般,但只要意志坚定,不受心魔影响,也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

不过意志再坚定,也总有支持不住的时候,所以没有绝佳的心性,再强横的意志,也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

……

“你们看……雾气又变了!”听见人群中传出的声音,杨明神色不由一紧。而后忍不住微微一叹,右手藏在身后,悄悄的在空中虚画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