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十五十层

百十五 十层

沈宏图踏上第三层之后,却是站的笔直。刚刚的一关确实过得有些危险……若不是心中灵光一闪,只怕他可能便会掉落下台阶去。

第二层和第三层,实际上在他登上台阶的时候已经反过来了……虽然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会如此,但至少沈宏图最终还是反应了过来。

他摸索一阵之后,突兀的发现周围的景色很突兀……并非指周围的环境有了变化,而是四周萦绕的雾气,变化的太过突然。

就算是雾气,那也有着衔接……而踏出第二步之后,周围的雾气,竟然变得好像是被切割开来一般,根本不能够和沈宏图记忆里的环境所吻合。

要知道……到了强身阶,记忆力绝对远超常人。沈宏图自然没有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所幸他也是聪慧之人……

瞬间便反应了过来,这就是登天台的第一重考验……完全就是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对一切都留心……实际上,踏上第二层台阶之后,便要立刻转身回去……

而后直接跃上第三层,这才是正确的登台之法。不过……这正确,仅仅是针对神宏图而言罢了。

……

当沈宏图登临第五层的时候,无数修者都艳羡的看着那个略有些萧瑟的,融在浓雾中的背影……

登天台台底便有三丈之高,加上五层共一丈五尺……此刻沈宏图在下方众人的眼中,仿佛已经是正在走向天宫一般了……

他的身形虽略有颤抖,却依旧笔直。

一往无前的自信是他的一切,也是他唯一的依仗。哪怕前方有千难万险,这一腔傲气,也会让他从容面对!

……

第九层……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已经完全聚集在他的身上。第九层和第十层,是一个分隔点……一步之差,便是天差地远。

第十层便能进入万剑宗这等一流宗门成为内门弟子……而十层以下,要么是成为某个二流宗门的内门弟子,要么就是成为一流宗门的外门弟子!

……

沈宏图满头大汗,全身仿佛筛子一般不停的抖动着……单单从外部,没有人能看出他到底在经历些什么……

他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即便登天台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但沈宏图的身影在下方的修者看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笔直。

仿佛面对这台阶,他的傲气不容许他弯腰一般。

……

“第十层了呢……决定你命运的时刻……”

沈言心中却是没有半分波动……他不会去羡慕,更不会去妒忌。沈宏图能如此,是人家的本事……何况,他沈言,还不屑与去和对方比较。

这世间,能让沈言自叹弗如的人,唯有沈如烟矣。

女子的那份柔情,那份溺爱……沈言觉得,即便是用性命去偿还,也是不够的……远远,远远不够!

那么……便让我用一生来守候你!

沈言嘴角微微上扬,一抹淡淡的笑意荡漾开来,显得那样自然。

……

几乎是沈言嘴角弯起的同一瞬间……沈宏图猛然抬起双眼,眸子中泛过一抹坚定,而后一步跃上了那笼罩在更浓雾气中的第十层台阶。

“噗——”

几乎是刚刚站立上去,沈宏图面色立刻变得惨白……那股压力不再是循序渐进,而是直接增加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一口鲜血喷吐在晶莹如玉的台阶上,显得那样刺眼……不过转瞬间,那浓郁的血色,便已经消失不见了……

介于虚实之间,这就是登天台。

你永远不知道,到底此刻站上的台阶,处于虚幻之中……还是真实中。这就是苍梧尊者的手段,上古大能的本领。

……

凌霜的目光扫了一眼沈宏图,却是并未停留……反而四处打量着,他的目光,更多的还是一直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这一点白廖注意到了……沈言自然也注意到了。两者都不是愚笨之人,自然知晓必然有什么要事发生……

但奈何白廖根本不知道真实答案,沈言是没有丝毫可以用来推理的信息。所以此刻,虽然心中也有些诧异,但沈言却也没有过多的担忧。

毕竟凌霜给他的感觉,比刚刚的赵松尘都要恐怖许多。

既然这两人在此地……那么即便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那也绝对会被两人控制起来。否则三大宗门,便不可能让众人来登天台试炼了。

说起三大宗门……

沈言的目光里泛起一抹疑惑,不自觉的转到了一旁……那一片区域,却是人群中最清净和不可思议的地方。

铺满一地的鲜花,不时散漫的花瓣,还有那随风荡漾的幽香。

偏偏周围如此喧嚣,但她们仿佛远离尘世一般……不沾染半分烟尘,不带有丝毫俗秽的气息。

百花谷,无异于是很奇怪的一个宗门。

不单单只是招收女弟子这一点……也不是指每个弟子都轻纱掩面这一点……而是她们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一般……

即便是凌霜也不由自主的扫了沈宏图几眼,但百花谷的数人,却仿佛置若未闻一般……就那么恬淡的,如同水墨画般的坐在满地的鲜花中……

……

百花谷所在之处。

一位身穿水绿色对襟丝绸长裙,白纱遮面的女子……仿佛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般,露在外边的一对眸子,轻轻的偏转了过去——

沈言的头颅却刚刚转了过去,却是并未看到女子投来的目光。

女子的眸子里分明带着一抹疑惑和不可置信,还有一丝淡淡的欣喜……却是不知她到底感觉到了什么,方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

沈宏图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摇晃着……似乎顷刻间就要重那台阶之上掉落下来一般,所有修者都不由得心中一紧。

若是踏上去,那自然是一步登天……若是踏不上去,也许就平凡一生。

沈宏图再不敢怠慢……猛的一咬舌尖,几乎将舌尖咬破开来……那股疼痛感让他浑身一颤,但好歹意识算是清醒了几分……

顶着这股巨大的压力,沈宏图颤抖着一跃……悬之又悬的,刚刚好跃上了第十层台阶……若是再差一点点,只怕便触碰不到那第十层台阶的边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