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十七且慢

百十七 且慢

沈宏图忍受不了那股压力,以至于选择了以硬碰硬,却没有抵御住那庞大的压力……连吐三口鲜血,从登天台上坠落了下来。

由此可见,他的性格是多么的好强和不服输。

若是沈言,必然不会去做这等事,他定会一边抗拒压力,一边找寻破解的方法!登天台即是试炼之地,那么必然有破解考验的方法。

至少前期,必然如此。

否则一味的施加压力,那么这个试炼之地,也未免有些太过于可笑了。沈言若是沈宏图,必然会竭尽所能的找寻破解之法……

待到真的确定无法寻出破解之道的时候,他才会拼死一搏。

而沈宏图,却是因为那莫大的压力……直接奔溃,或者说是已经没有了思考的心思……完完全全就是抱着两败俱伤的念头。

殊不知,这种无头脑的抵抗方式,也并非那么完美。至少在沈言看来,简直是可笑之至……因为无论你是强硬,是软弱……

对于登天台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

前期的每一层试炼,必然有解决之法……要的便是你去寻找破解之法,试炼你是否足够机智,若是一味的往前冲,那也不必试炼了。

直接找一个最有胆子的家伙,也便罢了。

当然,也不要以为登天台的试炼如此简单……前期也许是有破解之法,但到了后期,就完完全全考验的是你的心性和实力了。

在压力和幻境不断增加和改变的情况下,唯有心性坚如磐石,方才能够无比艰难的度过那考验……

但心性,实力固然重要,可也不是必然通过之法……你还需要足够的智慧,以及适量的勇气,还有那无法言喻的运气……

才能一步步的,踏上登天台更高的一层。

这就是苍梧尊者立下登天台的本意……智慧、实力、心性、甚至是运气,都是考验的一部分!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是承蒙天地眷顾的!

也只有这样的天之骄子,才有资格接受苍梧尊者的道统传承。

沈宏图虽然不是愚笨之人……这一点从他踏上第二层之时,便分辨出这介于虚实之间的登天台,实际上是可以随意转换台阶位置便可以看出!

登天台,共有一百零一层。

整张情况下,自然是层数越高,难度便越大……但登天台却介于虚实之间,如果它考验之时,将第十层,直接转换到第一层,那又如何?

不要以为……第十层的台阶转换到第一层来,便是第一层的难度。

用台阶层数来区分难度,那是正常情况下才可以的……

将第十层的台阶转换到第一层来……那么第一层就是第十层的难度。主要看的,还是台阶之上,烙印下的印记和规则!

每一层,都可以看做一个独立的整体。

每一层,都可以在虚实之间转换。调换了台阶的层数,那么台阶之上的规则印记,自然也就随之转变……

沈宏图能在一瞬间分辨出第三层台阶和第二层台阶错位,虽然可能有几分运气使然,但也不能否认他的智慧。

毕竟,这种事情……即便有些人注意到了那雾气给出的差异,但也不一定能如此之快的便下定决心……

因为若是判断失误,那可就不能再往上走了……

只有台阶错误的情况下,才可以回头。这是登天台的准则,登天台登天台,自然便是一往无前,容不得半分后退。

这个不后退,与沈宏图的勇气不同……

是在逆天而行的修炼之路上不后退,不躲避。

台阶层数转换,你后退一步再登……这是直面前方的困难,并且找出了简单的破解方法……在正常情况下后退一步,则会直接被登天台驱逐下来。

所以沈宏图刚刚直接后退的选择,也不是任何人可以做出来的。

……

虽然沈宏图也有几分智慧,但登上第十层的做法,未免太过于武断了些……也许是被那巨大的压力和环境弄得心神紊乱也未尝不可!

但总之,不去寻找可能存在的破解之道……反而直接心一横,便是莽撞的硬抗。若是他刚刚能静下心来,也许结果,会有不同……

……

嘭——

沈宏图身形在坠落到离地约有三尺之时,登天台上猛然射出一道毫光……而后前者的身躯,就在立地三尺的半空中诡异的停顿了一下。

那光芒转瞬即逝,沈宏图一下子便跌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响动,溅起一地灰尘!

周围的人皆是一副可惜和可叹的,第十层……按照刚才的情况来看,沈宏图并没有稳稳当当的立在上面!

一层只差,天壤之别。

十层就是一流宗门的内门弟子,十层以下……要么是做二流宗门的内门弟子,要么便是一流宗门的外门,甚至杂役弟子。这就是差距,也只有登上第十层,你的资质,才足以让一流宗门承认。

沈宏图跌落在地上,身形抽搐了几下……涣散的目光渐渐聚焦,而后挣扎着站了起来……

他的目光略有些难以置信,还有一丝无奈……唯一没有看到的,便是可惜、憾然……仿佛这第十层,能不能站稳,对他来说,本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一般。

沈正先此刻也已经走到了沈宏图的身边,还未待他说出安慰的话来……

“爹……孩儿修为不够……此次的试炼,却是给你丢脸了……若是不能进入一流宗门修行,那孩儿宁愿浪迹四方……”

沈宏图斩钉截铁的,打断了沈正先想要说出来的话。后者……原本是想对他说,不如进入某个二流宗门算了……

却不想,话还未出口,却已然被自己的儿子给堵了回去。

看着嘴角仍带着血迹,周身因为伤势忍不住颤抖,却依旧站的笔直的沈宏图……沈正先的眼角,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罢了……即是如此,你便追寻你想要的一切吧……为父,不阻拦于你!”

沈正先也知道,沈宏图这种要强的性格……想要让他放弃最好的,而选择二流的……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么不进入某个宗门,要进便要进最好的。

沈宏图傲然一笑……而后再不管周围,听到他话音而露出诧异神色的修者……转过了身躯,缓步朝着前方兴趣……

但没有踏出几步,身后便传来一个儒雅、飘逸的声音——

“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