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廿四天霜剑气

百廿四 天霜剑气

六层,四百八十六人。

七层,三百一十四人……可见,其实五层和六层,六层和七层的差距并不是很大……掉落的人数,也并没有前面那样夸张。

而六层……自然也就只能进入准二流宗门做一个内门弟子,或者进入二流宗门做一个外门弟子……但没有人会选择后者。

一流宗门的外门弟子,待遇也是很好的……但二流宗门的外门弟子,是绝对无法和准二流宗门的内门弟子相比的。

至少……第一波冲上去登台的人,已经给二流宗门注入了不少生机了。

接下来……就算是百中选一,登上第十层的,也至少会有那么一两个……

沈言心中对这一点倒是抱着很足的信心,若没有变故,这些剩下的修者中……必然有一两个,甚至更多的人,可以登上三层!

不过此刻,在第七层时,还是看不出来。

……

“白廖……你且先在此处看着,若有人登上第十层……女性弟子若非主动愿意入我宗,便不能去和百花谷争抢!”

凌霜看了看登天台上稀疏了许多的修者,突然转过了头来,对着白廖道。

“芝涵,若有什么变故……你迅速以天霜剑气通知我!”凌霜拿出了一枚小小的剑形令牌,其上勾勒着一个冷冽森然的“霜”字!

令牌通体霜白,散发着一种彻骨的寒意。

慕芝涵玉手轻扬,接住了那一出现,便领周围空气的温度下降了数分的剑形令牌。

“老夫……还有要事需要处理,如此,这里的一切,便交予尔等了!”凌霜最后的一句话,却是微微提起了声音,以便让周围的万剑宗弟子都可以听到。

“谨遵长老谕令!”

凌霜点头,旋即双手猛然掐出一个玄奥的印记……转瞬之间,一声惊天彻地的剑吟声便响彻了整个天穹。

无数人猛然将目光转向了凌霜……

他们只看到一片冷冽的白色霜华,那是冲天而起的剑光……凌霜背后的长剑,倏然悬在半空中!

老者纵身一跃,稳稳落在纤细的森然长剑之上。

旋即,凌霜负手而立,而后长啸一声……剑光倏然四射,周围的空气,猛然出现了一阵阵冷冽的寒雾……

而后,那长剑带着凌霜,以强身阶修者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向了天际!

御风凌云,须臾上九霄——

飘然若仙,大概如斯!

“恭送长老——”

即便凌霜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无数万剑宗弟子,还是全部弯下了腰去,朝着天际躬身行礼道。

包括傲然无比的沈宏图,也是如此。

御剑飞行……以剑入道,修为有成之后,便可如此!端得恍若仙人……不免让这些修者艳羡万分,垂涎百倍!

沈宏图,自然也不能免俗。

……

“芝涵……你说……长老为何会突然离去?”白廖先是看着慕芝涵手中的剑形令牌,许久之后才不舍的收回了目光说道。

天霜剑气。

实际上……就是凌霜将自己的一道剑气封印在了这剑形令牌之中。只需要释放而出,一道冷冽的天霜剑气,就可以直上天穹!

凌霜也保不准到底会否发生何事,所以才将这天霜剑令交给了慕芝涵。

白廖羡慕原因自然不在此处……而是因为,若是凌霜回来之前,这里没有出现变故!那么这一道天霜剑气,就等于赐给慕芝涵了。

凌霜——

那是何等强者?万剑宗天霜剑峰的剑锋长老啊!那可是实实在在,仅次于宗主和大长老,以及隐居先辈的人物。

这等人物的一道剑气,威力自然可见一斑。

有了这一道剑令,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等于多了一条命。虽然羡慕,但白廖却也没有露出怨毒,嫉妒之色!

毕竟他的心性也是极佳,这些容忍度还是有的。修炼一途,若能海纳百川……大道可期也!不过……人性多变,谁都不可能如大海一般有容乃大!

所以以心成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修炼……以肉.身,以法力,以真气证道,才是真真正正的正途。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慕芝涵实在是个超级大美女……

白廖也不会对这样一个恍若谪仙,气质绝佳的女子有什么妒忌的想法。毕竟,对慕芝涵,他也是有着一丝其他想法的……

“不知道呢……不过估计是有要事发生了……我直觉到,今天的盛会突然转变为登天台的试炼,和凌霜长老突然离去……”

“应该是有着莫大关联的!”

慕芝涵目光冷冽,却清澈如一汪深邃的湖水。白廖本来以为只会得到一句简单的回答,却没有想到,这冰山一样的女子,也会说出这么多的话来。

微风轻轻拂过,不小心撩起了慕芝涵面上轻纱的一角……

那一瞬间露出的半边容颜,让白廖,以及慕芝涵身后的沈宏图……都不由得一呆。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顷刻间席卷了两人的心头。

似乎天地都在一瞬间静谧了下来,他们只能听到自己快要静止的心跳声。

这个女子,好像是造人之时,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而出的。她的浑身上下,几乎完美的没有半分瑕疵……

唯一的遗憾,就是那恍若一团千年不化的寒冰般的气息。

她的心,是冷的,是没有半分波动的。即便是那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庞,也无法抹除她眸子中那一抹冷意。

天生天成,根本就无法消散。

带着广寒宫中那寂寞了千万年般冷意的美眸扫过白廖的面庞,后者全身一个激灵,瞬间从那股震撼中回复了过来。

(这……根本让人无法生出半分的亵渎之意啊……)

白廖心中苦笑。

慕芝涵,竟恍若仙子一般,让人不敢有丝毫亵渎的意念。这一分迷离,三分凄美,六分冷艳的女子……或许只有传说中的仙,才能配的上吧!

话音刚刚落罢,一道剑气划破天际的声音再度出现在所有人的耳中。慕芝涵和白廖的面色,倏然变得沉重了下来——

猜测——已经证实了。

千草门的十二长老,赵松尘——此刻也朝着刚刚凌霜离开的方向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