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三二齐至

百三二 齐至

直上云霄万丈的天霜剑气终于是渐渐消散了开来……慕芝涵的美眸也是蕴藏着一抹担忧,灵气暴动……

他们单单是在宗门内听诸多长老说起,都已经能想象到那种恐怖的声势了……若是凌霜来迟或者说无法脱身前来,后果不堪设想!

“照这个波动的速度……最多还有一盏茶的时间,周围灵气的波动速度就会和登天台的灵气波动速度达到一致的地步了……”

白廖看着手中罗盘滴溜溜乱转的场景,不由担忧的道。

“虽然那时候我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但它们的灵气波动若是达到了一致的地步,很可能就是灵气真正暴动的时候,仅此而已!”

他们身后的内门弟子闻言,不由紧张的打量了一眼那浩瀚威压,晶莹如玉般的登天台。此刻那种璀璨的光芒,却是无法让人心安。

(灵气暴动……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看他们两人的反应,应该不会是很简单的事情……总之还要事事小心……)

沈宏图目光明灭不定,心中暗自计较道。

毕竟他虽然敢直面危险……但这种明显不是人力可抗的事情,他也不会傻到冲上前去!自己的小命,沈宏图自然也是在乎的。

“凌霜长老……赵长老,你们一定要快点赶回来啊!!!”

白廖不由得喃喃自语……毕竟此刻无论是凌霜还是赵松尘,只要一人在此,都可以将令其的波动调整过来。

其他人不知道,但白廖却知道这灵气暴动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如果不能在灵气暴动还未开始之前便将其调整过来的话,之后发生的一切就都是不可测的。

虽然一般来说,只要不登台便不会出事。

但若是大范围的灵气连锁暴动……可以说除了赵松尘,凌霜那等修为的强者,在场没有一人可以活命。

……

(看起来……似乎很有趣呢……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我所所经历过的那天地之威恐怖了……无论如何,也要见识一番呢……)

黑衣男子冷冽的气息一如既往,他眸子中的森然和凛冽,没有因为任何事物而改变!即便是白廖这番模样,他的神色也没有丝毫变化。

这样的孤独和落寞,已经延续了无数年……想改,业已改不掉了。

不过这黑衣男子的想法,倒是和所有人都不同……他居然期待着那灵气暴动发生,以便好让他见识一番。

不得不说,这才是真正的勇气,这才是真正的傲然……生死置之于度外,天塌于面前而不改色,大概如斯!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且不说众人思绪纷飞……白廖刚刚收拾好心情,注意起手中罗盘的时候,天空中便是传出一阵滔天的狂笑。

这笑声是那样的森冷,也是那样的漠然……视众生为蝼蚁,以为自己已经凌驾于一切之上,这种心性的修者,被称之为——魔!

笑声落罢,那震彻天地的声音,居然让无数修者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笑声,居然蕴含着如此巨大的威压。

随着那发出大笑的声音离此处越来越近,所有人也终于是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半边脸苍老如耄耋老人,半边脸却如同芳华正茂的少女。

他的笑声,却又是如同一个壮年汉子一般……如此诡异的结合在一起,简直让人心底都忍不住的升起阵阵寒意。

魑魅门,暗杀之道极为恐怖。随之衍生出来的,便是易容之道,换音之道!鬼魔乃是魑魅门中的护法之一,自然对这些门门道道钻研极深。

可以说,他想要是壮汉的时候,就是壮汉,想要是老者的时候,就是老者!甚至……即便对方变成了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出现在你面前,你依旧分辨不出。

这就是魑魅门的恐怖之处……不单单是普通人,就连和他们同阶的修者,若不仔细感知,都很难分辨出真假。

“如此多的修者在此……老魔我可要好好享受一番虐杀他人的滋味……一刻钟之后,这里,血流成河!!!”

半边脸庞娇嫩无比,半边脸庞却苍老之极的鬼魔,用一种极为渗然的声音,通知了所有修者准备迎接他们的死期。

……

“鬼魔……是魑魅门的护法鬼魔老人!”白廖的目光终于离开了手中的罗盘,看着虚空而立的鬼魔,忍不住骇然道。

“是呢……凌霜长老若是再不来,可就糟糕了……”慕芝涵的美眸中也是露出了一抹焦虑,鬼魔老人的威名,万剑宗的无数弟子绝对是知道的。

也许对于魅妖一族他们不是很清楚……但是自在魔门和魑魅宗,也是这一片区域鼎鼎有名的两个魔门大派!

千草门和万剑宗的弟子对他们的护法,自然是一清二楚。

毕竟这些,他们的师父都已经提点过。三大宗门和自在魔门和魑魅宗的争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慕芝涵话音落罢,却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转过头去……不过瞬间她的眸子里,便是露出了一抹不解。

在她身侧负手而立的黑衣男子,依旧是一脸冷漠……不过那森然凛冽的眸子里,散发出的,居然是一种狂热和兴奋!

男子的目光,从鬼魔出现的瞬间,便已经一直落在了对方身上。

至于沈宏图,此刻也是被鬼魔那森然和诡异的笑声震得有些发懵……由此可见,他的心性定力和这冷冽男子想必,绝对差的不是一筹半筹。

对方的修为和他都是强身阶,却在这笑声中没有丝毫动容。

由此可见一斑。

……

“哎呦呦……鬼魔哥哥你的速度可真快,奴家为了追你,这一颗小心肝到现在可都是扑通扑通再跳呢……”

众人正一副无奈和忧愁之色的时候,一个妖娆万千,风情万种都不能形容其万一的声音,却是突兀的在天空中响了起来。

随着话音落罢,一阵阵淡淡的香风撩拨着无数男性修者的心。

甚至一眼望去……许许多多的修者,在这妖娆的声音落下之后,面上已经是潮红一片,眸子中的清明早已消失不见,完全只剩下了赤.裸裸的欲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