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三四雷霆震怒

百三四 雷霆震怒

刀锋芒,雷霆震怒撼天光。

犹如雷霆霹雳般,断天刀魂猛的爆出一阵仿佛要将沈言丹田都刺破的霜白色的光华……那一道道冷冽森然的寒意,凝如实质。

只是瞬间,沈言的心神便脱离了整整超越他无数个阶层的超级强者,幽兰施展的幻术……或者说,根本不是脱离,他是被那凛冽的霜华给冻醒的。

无人可以想象那股深入骨髓的凛冽……即便沈言的心神已经彻底沉沦进了那幻象之中,却也是忍不住这股冷意。

一刀出,雪覆九万里山河的威力……并非虚言。

……

噗——

半空中正不断展露自己万千妖娆的幽兰,身形却是突兀的一滞……而后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庞蓦然有若死灰。

只是瞬间而已,幽兰的脸色便萎靡了下来……从粉唇中喷吐而出的漫天血雾,映衬着她那略显孱弱的苍白俏脸,竟美得不可方物。

鬼魔先是一愣,而后面上便是大惊。

“怎么回事?是谁?”

“不知道……咳……”幽兰此刻的声音充满了虚弱,那份妖娆和魅惑却是消失不见,不过这份憔悴的模样,却是更惹人怜惜。

“莫非万剑宗有人暗中藏匿在此处?……不!不可能……陨星天障一事,连我魑魅宗都派遣各大长老护法前去……”

“万剑宗不可能还剩下多少人来……凌霜肯定已经是这次盛会所出现的最强者了!”鬼魔思绪一转,便是阴厉之极的道。

“……好恐怖的戾气……若非直接斩断了那一缕意念,只怕我现在连站着都困难!”幽兰露出了一丝苦笑,而后憔悴道。

她也是有魄力,刚刚感觉到一丝不对,便瞬间斩断了那散发出危险气息的一道意念……却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仅仅是瞬间,那恐怖的戾气和森然的杀意,居然已经让她心神受到重创。

那千丝万缕,蔓延在所有修者身上的意念也是转瞬间收了回来……毕竟此刻她的心神受到如此创伤,已经很难再继续维持幻术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沉沦在幻象之中的修者,也不是瞬间就能醒转的……这个时候,还是要靠定力和心性才能挣脱出来。

“……戾气……杀伐剑道必然戾气极重,难不成此地真有万剑宗暗藏的强者?”鬼魔听闻幽兰的话,眉头却是紧皱在一起。

一边脸庞娇嫩如女子,一边却苍老如老人的鬼魔,皱起眉头来,却给人一种极为阴森和诡异的感觉。

幽兰却是没有答话,她此刻最想做的是赶紧平复一下心神……但此刻,却显然已经没有了她休息的时间……

……

“……鬼魔幽兰,尔等避而不战,是为何意!!!”赵松尘脚下的长剑散发着耀眼的青光,拖出一道绿霞,他身旁,却是一位手提花篮,虚空而踏的绝美少妇。

少妇一袭粉色长裙,恍若娇艳的牡丹……手中的花篮里,没有任何其他的花朵,全部是各色各样的牡丹花!

这风华绝代的少妇,正是百花谷的牡丹仙子。

鬼魔眉头猛然一蹙,面上泛起一抹阴厉。

“早知道你们这些名门正派能说会道……不过这又如何?我鬼魔想走便走,想留便留,想杀便杀,想放便方,尔等……能耐我何?”

鬼魔这等人,本身做事情就是凭借自身喜好,根本就没有颜面和名声这一说……若是寻常正道门派的修者被赵松尘这般数落,只怕早已面红耳赤……

但鬼魔却是舔了舔嘴唇,淡淡的笑了笑,一副不屑的模样。

……

“牡丹仙子……那幽兰,似乎受伤了……”赵松尘正要开口数落鬼魔,却发现幽兰一副弱不禁风,摇摇欲坠的模样。

“难道是凌霜大哥?……不可能啊,他应该被那杨血炼死死拖住了……如果不是他的话,那还会有谁?”

那绝美的少妇微微一愣,旋即便是吐气如兰的道。

“不管如何……总之现在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用牡丹花篮设下阵法,与我合力困住鬼魔……幽兰此时受了重伤,不足为虑!”

赵松尘虽然不知道幽兰到底是为何而受伤的……但这可不能成为他们罢战的理由。魔门正道自古不两立,而且他们本来就处于弱势,此刻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略微有些不妥吧……”

牡丹仙子微微一愣,绝美的俏脸上出现了一抹犹豫。毕竟百花谷是个隐世门派,若非此次盛会,只怕也不会外出。

所以修炼界这些勾心斗角的习气,却是还没有彻底的将她们玷污。

“……若是鬼魔动起手来,必然血流成河……你愿意见到那样的景象?没有它法了,只要能困住鬼魔眨眼的功夫,我便能擒住幽兰!”

赵松尘的眼神沉静的恐怖,话音也森然无比。

“……只有如此了……”那少妇叹了一口气,毕竟她还不至于为了所谓的公平一战,而折损掉在场无数修者的性命。

……

“幽兰……你自己小心……只怕这两人已经开始商量对策了……他们的想法必然是困我,而后擒拿住你,倒是以一敌二,自然必胜无疑!”

鬼魔脸庞上仍然是没有丝毫变化的冷笑,不过暗地里,他却是对幽兰传音道。

倒也不愧是混迹许久的魔门强者,只是一个瞬间,就推断出了赵松尘的计策……对方的心计和定力,自然可见一斑。

“话虽如此……但你看我现在的模样,还有反抗之力么……”幽兰苦笑了一声,柔柔的叹息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等会儿我被困之时,你不要恋战……立刻逃跑,只消得拖住他们便是……”

幽兰没有答话……她的美目还是不断的在下方探寻着,可是下方的男性修者,仍然是一副丑态毕露的模样。

“难不成……是我猜错了……”幻术是有媒介的,刚刚因为突兀的遭受重伤,而后所有的意念瞬间便收了回来,所以幽兰此刻也不知道,到底刚刚的戾气从何而来了。

正在此时,站在慕芝涵身后的黑衣男子,却是猛然抬起了头来……

幽兰微微一愣,两人的眸子倏然相触。

一人的眸子里,是延续了无数年的沧桑孤寂,另一人的眸子里,是无尽的妖娆和魅惑……黑衣男子的眸中,没有丝毫欲.念,有的只是淡然和平静!

“莫非……就是此人?”幽兰心神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