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三九四方天剑

百三九 四方天剑

沈言的动作自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就算注意到,只怕那些修者也不会关注他这样一个小人物。

周围的修者都无人关注他……就更遑论天空中大战的那数位强者了。不过沈言却没有发现,有一人的目光一直放在他的身上。

正是慕芝涵身旁负手而立的那男子……不过此刻沈言倒是并未感觉到对方在注视着他。毕竟这黑衣男子,没有丝毫恶意。

沈言直觉般的感知,也只是能觉察到危险来临的气息罢了……想要跟背后长眼一般,显然是不可能的。

随着离天空中那几名强者的战场距离越来越远,沈言心头的那股压抑也消散了几分……他的步伐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虽然天空中的人往下一看,便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沈言一个人朝着远处狂奔……但是,莫说上方没有人会分神,而且就算看见了他,也不会拿他当一回事。

……

“有点意思……”

黑衣男子冷峻的脸庞上略微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似乎沈言离开此处的行为让他感觉非常惊讶一般。

若是常人,只怕会嘲笑沈言懦弱,没有胆子……连强者大战的机会都不知道珍惜,但这黑衣男子,注重的却是另外一些东西。

比如知进退,懂得避开自己所不能掌控的危险。

若是以前,他必然也会同沈言的选择一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此刻,他既然已经成为了万剑宗的弟子,那么也就不会肆意妄为了。

毕竟……黑衣男子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什么叫做忠诚。临阵而逃,抛下自己无数同门,这是连他自己都不屑的事情。

至于沈言?孤身一人,你管人家走还是留……

所以说,有时候,一丁点的差异,便会影响和决定一个人的选择。放在半个时辰前,黑衣男子也会是有多远走多远……

……

轰——嘭——

一阵高过一阵的颤动,带起的是肆虐的气浪……沈言被那气浪擦着,便是一个措手不及被吹飞了开去……而后一下子扑到在了草原之上。

仿佛骨头都要被摔裂开来一般……但沈言却是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他咬了咬牙,将体内的灵气运转一圈,而后挣扎着站了起来。

周围的杂草,很诡异的齐齐倒在地面上……被刚刚那一股冲往四面八方的气浪,给压迫的再也直不起身来。

沈言还未回头,便感觉到一种浩瀚,如山似海般沉重深邃的气息缓缓蔓延开来。

蓦然间转过身去,沈言却是被那无比恢弘的景象给震撼的呆滞在了原地。

那是四柄从悬在天地之间的巨剑……剑身通明剔透,其上光华萦绕,散发着一种威严无上的浩然之气。

剑柄直入云端,剑身垂直而下,悬浮在立地约有一丈的高空……四柄巨剑分布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玄奥之极的流转了起来。

那通天彻地的四道巨剑,在流转之间,却是布下了一层肉眼可见的剑光天幕……从天到地,将无数修者全部包括在了其中。

那一层如水般的隔膜……散发着一种柔和的光芒,随着四柄虚幻巨剑的流转,变得越来越通明澄澈!

万剑通明阵,成!

……

所谓的拓印阵法,自然是靠阵法大家,将已经布置好的阵法以特殊的手法,封存在某件物事之中。

拓印阵法的威力,一般来说,只有完整阵法的十分之一,如果制作之人的手段极其之高,也许可以稍稍的将其威力提高一些。

但这个程度也是有限的……拓印阵法就相当于一个简单的伪劣品,虽然有效果,但效果却低的可怜。

可是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布置起来非常简单……无论是不是法修,钻研天地棋局之势,只要知道了相应的手法,都可以将其瞬间布置出来。

而这万剑通明阵,正如其名一般,通明正心。

万剑宗的护山大阵乃是无数个阵法组合在一起而成的,这万剑通明阵正是其中之一,他的作用就是防护精神,灵魂一类的攻击。

拓印阵法虽然威力弱小了无数,但抵挡住杨血炼的丧魂音,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他刚刚可是将丧魂音的目标,定为下方万千修者的……再强的力量分散开来,也会逐渐削弱的,更何况还是分散到几千上万人身上。

一曲丧魂音奏出,杨血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虽然因为施展移星换月和裂魂之法而导致灵魂受创,但是也掩藏不住他眉宇之间的冷冷笑意……毕竟能重伤了赵松尘,救下了幽兰,还是异常划算的。

他就不相信,凌霜引动万剑通明阵所消耗的真气会很少……

既然知道丧魂音已经失效,杨血炼自然就没有再度去施展这无用的功法。虽然如此,但是他刚刚吟唱出来的丧魂之音,却也已经在天地之间蔓延了开来。

那些带着丝丝灰色气流的气息如同微尘一般朝着四面八方飘散开来……但是接触到万剑通明阵所形成的剑幕之时,随着一阵水流般的波动,完全就被净化掉了。

……

凌霜的眼神之中,也是带着一抹惊魂未定……刚刚若不是早早做出了决定,可能就来不及设下万剑通明阵了。

那么之后的后果,简直不堪想象……无论是赢还是输,结局都一样了。幸亏他心性澄明,当断则断,才没有因为优柔寡断而酿成大错。

刚刚的一切虽然发生在瞬间,但其中的惊险,不足为外人所道也。

“杨血炼……罢手如何……你我二人,也难分出胜负……不如尔等三人退去,莫要扰乱各大宗门试炼……可好?”

凌霜眸中虽然有着强烈的不甘,但他还是不得不如此说道……这么说,等于变相得承认,在这一点上,他已经服软了。

“……罢手?痴心妄想!尔等以奸计重伤幽兰,又妄图合力擒拿鬼魔……简直是污了正道名门这几个字……想要让万千宗门继续试炼?且先问问我手中的丧魂幡同不同意……”

杨血炼不屑的大笑了起来,而后,便是冷声道。

其实凌霜也暗自奇怪……那幽兰到底是如何受了如此之重的伤势?看起来似乎还是精神之上的创伤……

不过显然,现在不是解释和辩论的时候。

毕竟……试炼还要继续举行,战斗……也不可避免!

PS:三更完毕……得去睡觉了,明天继续三更,当然状态好,也有可能是四更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