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四五剑动八方浮生若梦

百四五 剑动八方,浮生若梦

“天霜剑——剑印,浮生若梦!”

随着灵气波动越来越剧烈,凌霜再没有丝毫犹豫……一声惊天动地的剑吟声,随着他的厉喝响彻了整个天地。

无尽的苍梧大草原上,都是一道道的剑吟之声。天霜剑上剑芒凌厉,四处飞散,凛然的冷意,让凌霜身周,缓缓的飘落起漫天的雪花……

白茫茫的一片剑光,随着凌霜突然舞起手中天霜剑,倏然散漫了整个天穹……那了凌冽的,朝着四面八方崩裂开来的剑芒,让人不敢逼视。

杨血炼身形暴退……

在暴退的途中,丧魂幡一抖,一片片阴风血雾再度从其内蔓延了出来……整个天穹顿时变成了一半血色,一半白色的诡异场景。

“噬魂夺魄——”

杨血炼眼中泛起一抹森然,他的声音更是低沉到一种让人心神紊乱的地步。

凌霜的神色,分明没有半分波动。

唯战而已,事到如今……还有退路么?答案,当然是——没有!

“浮生若梦,天地如缺!”

凌霜傲然而立,脸庞高高扬起,望着已经被染成血色的天空……手中天霜剑不在舞动,呈四十五度角斜指地面……

话音落罢,凌霜身影倏然踏出一步。

杨血炼正要有所动作,却是猛然间停止。

因为他面前的凌霜,竟然从一人变成了二人……而且,连凌乱的发梢,连散漫的衣襟都没有分毫差别……

就连手中的天霜剑,也是一般无二的以四十五度角斜指地面。

凌霜整个人,已经充斥满了一种不可言喻的道骨仙风和傲然不羁,那种无声的豪情,让人心中骇然,不自禁的便折服在这浩然正义中。

两个凌霜面上冷冽的表情一成未变,见杨血炼严阵以待,竟然是同时往前再度踏出一步!倏然,又是一分为二……

四柄天霜剑凝聚在一起的寒意,一时之间,连杨血炼身周那充斥天穹的血雾和阴风都压制了下去。

战意凌然,傲气无双。

这……还不是结束。

四个凌霜,居然再度齐齐朝前一步踏出……而后整整变为了八个。而后,在瞬间便是以杨血炼都隐隐看不清楚的速度,分散了开来——

东西南北,以及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八个方位,全部是凌霜!

八柄天霜剑,皆以四十五度角斜指地面……而且全部是朝内,指向了正中的杨血炼。剑尖之上吞吐出数尺的白芒,如真似幻。

“剑指八方……纵然天地如缺,亦浮生若梦!”

八个不同的方位,同时传来了整齐划一的声音……话音之中的冷冽和森然,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杨血炼眸中虽有着惊异,但却没有露出太多的惧色。毕竟,凌霜与他的修为半斤八两,即便是有什么怪招奇招,最多也就是一个奇用罢了。

就如同他那移星换月之法,如同那偷天换日,移形换影的拓印阵法。这些东西,凌霜虽然都不知晓,但杨血炼也不可能用这些奇招来让凌霜受到什么重创……

毕竟修为,理论是可以钳制一切的。

……

“天地缺如,若然浮生若梦……便以剑动八方,补天地之缺,醒浮生之梦!”

话音幽然若泣,竟似藏着万种的哀与愁。

这声音,凌霜并没有掩盖……而是传入了每一个修者的耳中,他们的身形都不由为之一震……以剑动八方,补天地之缺,醒浮生之梦,这是何等的豪情?

此招所蕴含的信念,便是一往无前……

以手中之剑,斩尽八方之念,醒浮生之苦,浮生之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放不下……

八苦,便是浮生八方之念,便是浮生之梦。

杨血炼忍不住嘲讽的笑了起来,虽然凌霜话中所指乃是剑意……不过也未免有些太过于可笑和不切实际了。

人生八苦,俗尘之念,众生之劫,浮生若梦……

本就是一个死循环,妄图解开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凌霜老儿,你是想要告诉我,你在自寻死路么?”杨血炼手中丧魂幡一震,而后他随手取出一枚血红色的珠子,蓦地捏碎。

无数的冤魂和戾气瞬间涌入了丧魂幡中,那无尽的阴风和血雾不断的蔓延着……

竟然再度和凌霜那八道凝如一致的剑芒分庭抗礼了起来。

……

“灵气波动越来越强盛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等会儿的劫难,必定是异常浩大的,难道万剑门的那长老……不打算管么?”

沈言虽然知道,凌霜根本无法脱身。

但是……若他不管的,那么灵气暴动起来,造成的后果绝对是无人可以承受的。沈言不想莫名其妙的因为参加试炼被席卷进这场浩劫中……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既然已经被卷入了其中,只能听天由命了……这种级别的战斗,根本不是他所能插手的。即便是灵气暴动,沈言也只能看着……

……

正思索之间,天空中凌霜的八个身影倏然消失不见。

不!不是消失不见……而是出现在了极为高的天穹之上,那八个身影此刻突然变得庞大了无数……八柄天霜剑,同时遥指杨血炼,仿佛封锁了一切。

“生!”东方的身影传来了一道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话音。一道霜白色的剑芒,带着冬雪蕴来年的气息,朝着下方极远处的杨血炼而去……

“老!”老迈不堪的声音响毕,随之是一道有些摇摇晃晃,仿佛垂垂老矣的冷冽剑芒,不过其上的霜白色光华,却是暗淡了无数。

“病!”疲惫和痛苦,纠缠在一起……剑芒之中,带着一丝丝驳杂的灵气,不复先前的纯净和凝实。

“死!”一声知足和看破的叹息过后,一道完全成了死灰色的冷冽剑芒,蓦然乍现。无尽的死意和孤寂,甚至连沈言都感受的真切。

“爱别离——”是甜蜜,喜悦,也是悲伤,更是相见无期……这一道剑芒,蕴含着无尽的喜悦与哀愁,矛盾到了极点的结合,反倒让人心中颤动。

“怨憎会——”愤怒,怨气,不服,妒忌……无数的负面气息纠缠着,嘶吼着,这一道剑芒简直足以让人心神失守。

“求不得!”无奈无奈只有无奈,无奈到了极点,又剩下什么?

“放不下!”执念,执念……这是一种深入到灵魂的执念,无法割舍,无法放却。舍得与放下,有时,只在一念之间——

八方剑动,八道剑芒,已经遮掩住了整个天地的颜色。

凌霜那飞跃在云层之上的八个身影,再用出此招之后……其中七个身影,倏然消失不见。东方唯一剩下的身影,方才是真正的凌霜。

七道身影消散,凌霜却是连喷八口鲜血……将手中的天霜剑,都染成了血色。他的面色已经犹若死灰……

而杨血炼,此刻正如临大敌般的不断捏随着那平常在他看来,如同珍宝般的凝魂珠。无数的阴风和血雾,此刻竟然凝如实质……

那恐怖的血雾,竟然如同云团一般,漂浮在了半空中。

而凌霜则是在看了一眼手忙脚乱的杨血炼一眼之后,便是强自压抑住心头,甚至是灵魂深处蔓延出的疲惫和疼痛之感……朝着下方的万剑通明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