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六一叩见师尊

百六一 叩见师尊

“弟子沈言,叩见师尊”

沈言眸中神色闪烁,片刻之后,终究是单膝着地,猛然沉声道,。

白衣男子若是教导于他,便是他的师尊……沈言跪拜,自然是天经地义。

“……师尊……么?”

白衣男子的面上泛过一抹疑惑,而后洒然一笑,他从来不是个计较太多的人,沈言既然已经行了拜师之礼,那么他……

“三日之期,三日之内,来万剑宗寻我……”

沈言蓦然抬起头来,面前那孤绝冷毅的白衣男子,却已然消失不见,。那冷冽的话音,却犹然萦绕在他的耳边。

“……三日之期!得立刻回家去通知姐姐这个好消息……”

沈言再不迟疑,从地上一跃而起。

正要转身离去之时,却见到万剑宗门所在之处,一名黑衣男子的目光,紧紧跟随着他……见沈言目光触及自己,黑衣男子微微一笑,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沈言略微一愣,旋即也是回以一个笑容,而后转过身去,渐行渐远

(不论你是谁……总之,我沈言欠你一个人情!来日……来日必然还你!!!)

迎着渐渐跌落进远山的夕阳,沈言心中如是道。

……

(我等着你……)

黑衣男子目光中泛起一抹莫名的韵味,仿佛是听到了沈言心中的话语一般。

两人并没有任何言语的交错,但已然互相知晓了对方想要表达的一切,就好像是初见时,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般。

等着你……等着你还我恩情的那一天,!

黑衣男子的目光,终于是缓缓的收了回来,而后再度沉寂如水,没有了半分的涟漪。

……

“诸事已了,那么试炼……便继续吧!若因为时间之故,导致某些宗门未能招收到足够的弟子,后果自负!!!”

凌霜冷冷的抛下了这一句话,而后在众多万剑宗弟子中盘膝而坐,平复起了自己的伤势。刚刚沈言所经历的一切,对他的打击,太大太大了!

凌云冲天剑道,浩然青冥剑道……哪一种剑道不是当世屈指可数的修炼之道?但沈言,居然是硬生生的学到了白衣男子立足天下的根本!

道法自然!

那是什么?凌霜不懂……或者说他只懂字面的意思,但却不懂其中的真意,所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想象不出剑神一笑,道法自然八个字所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太上忘情由心,浩然正气于本性!

修一道,等于修无数道。

只要天赋足够,完全可以如同白衣男子这般,同修三道!杀伐之太上忘情,浩然之青冥正气,孤绝之凌云冲天!

凌霜简直已经快要疯狂了……不过好歹,他的心境修为并没有那么薄弱。不过凌霜此刻的心情,显然并没有多好!

加之受了伤,他能给众多宗门甩出一句话才盘膝修炼,已经是很难得了。

……

无数修者当下便反应了过来,天色已晚……虽然登天台一次可以试炼许多修者,但若是不抓紧,谁又能知道自己会不会错过了那个机会,!

不只这些宗门担心收不到弟子,那些修者也担心自己失去了这一个机会。毕竟六十年一度,可不是说说就会过去的……

若是错过了这一次试炼,那么所有人就只能去参加宗门自己在山门内举行的试炼了。但想要成为内门弟子,显然是不可能的!

大宋王朝的律法便是如此规定,各大宗门招收内门弟子和真传弟子的时日,六十年才有一天!违者,便是挑衅王朝威严!

哪个宗门,胆敢有这等胆子?

所以几乎是凌霜话音落罢,那些已经被刚刚之事惊呆了的修者,倏然间便反应了过来。而后便是一窝蜂的朝着登天台涌了过去!

毕竟试了还有机会,若是错过今日,而又不想成为外门弟子或者杂役弟子的话,那就只有等待下一个甲子了!

甲子岁月六十年,花谢花开容颜老。谁又能等得起……再一个六十年?

……

“白廖师兄,慕师姐!现在我便先行回家族处理诸多琐事了……等明日回归宗门之时再见!”沈宏图将眸中的怨气深深埋藏了起来,而后拱了拱手。

“且去吧……明日无论何事,一定要在辰时之前,准备妥当!到时自然会有人前去沈家将你带回宗门……”

白廖点了点头,而后淡淡的吩咐了几句。

沈宏图而后有些殷切的看向慕芝涵,后者却是连点头都没有……眸子里,也没有丝毫波动,仿佛沈宏图就是路边的一块石头般,!

不知道为何,虽然沈宏图看起来心性极佳,外表也是俊朗异常,但女子的心中总是有那么一丝淡淡的不舒服……

沈宏图却也不怒,只是拱了拱手,而后转过了身形,朝着沈正先而去。

(……装什么清高……看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心中胡乱的沉吟了几句,沈宏图的身影也终于是缓缓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芝涵……你此举却是有些不妥了!无论怎样,毕竟是刚刚入门的师弟,你此番举动,却是不合真传弟子的行为举止……”

白廖待得沈宏图离去之后,方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嗯……”

慕芝涵眸子微微皱了皱,旋即轻轻的应了一声。毕竟这种事情,的的确确是她不应该……无论怎样,她也应该表现出一个真传弟子应有的气度来!

“那沈宏图……看似行为举止得体,大方俊朗,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罢了,我却也懒得评价于他!”

慕芝涵诧异的转过了自己的脸庞,黑衣男子眸中澄澈如水,仿佛这有些侮辱人的话根本不是在诽谤沈宏图,而是在闪烁一个事实一样。

“……够了!既然都入了万剑宗,那自然是同门弟子!无论如何,这些言语日后不得再说!否则便要以门规处置了……”

白廖的眸子里略微泛起一丝不悦,他是那种眼见为实的人,所以黑衣男子此言,却是不禁让他看轻了几分,认为对方也是一个凭借臆测来判断他人的人!

黑衣男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却是也没有再去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