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六三线索

百六三 线索

“该死!该死啊!!!”

“沈红,别让老夫找到你……莫不然,定要让你生不如死!!!”沈园几乎已经快要疯狂了,他在沈红的房中已经整整坐了一下午,就是为了等沈红出现。

因为他一回家,就发现自己放在沈红屋中的羊皮卷不见了……要知道,沈园已经隐隐猜测出了那羊皮卷的用途。

沈园猛然站起身来,目光凌厉的朝四周扫了扫。

“不对……沈红应该不可能走出大门!毕竟我已经给他们吩咐过了……如此一来,莫不是另有其人?”

沈园愤怒之后,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他其实已经在沈红的屋中仔仔细细的搜寻了无数遍,但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不过此刻这种想法完全萦绕在他的心头上,根本挥之不去。

“……罢了,沈真和那老东西给的东西,自然比不上羊皮卷地图重要!”

沈园咬了咬牙,而后从衣袖中抹除一张泛黄的古朴纸张。其上歪歪扭扭的画着无数道印记,却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是何意。

“寻觅印记,百里追踪符,敕!!!”

沈园左手拿着古朴的纸张,右手极为艰涩的掐出一个有些别扭的手印。随着他的话音落罢,那纸张轰然燃烧了起来……

不过却没有在瞬间化为灰烬,而是在空中漂浮了起来。那托着火焰的纸张在屋中四处飘动了起来,不久,便是倏然窜了出去。

沈园心头一喜,而后身形一动,急忙跟上

……

燃烧着火焰的纸张一点点的消散着,沈园心中也不由的紧张起来。这百里追踪符的作用范围,只有一百里,若是超过了这个范围,那么就等于作废!

他此刻,也唯有希望对方拿走那羊皮卷之后,并没有远遁百里之外了。或者哪怕是在百里范围内,给他留下一个线索也好……

毕竟一是那羊皮卷背后隐藏的秘密绝对是极为重大,另一点就是,为了拖住和他达成交易的那个人。

如果被对方知道,他此刻已经丢失了那羊皮卷,那么后果必然是极为严重的。

……

“这……沈家祖坟!!!怎么会在这里?”

沈园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面前的小道,那燃烧着火焰的纸张,此刻却正悬浮在那峡谷的入口处,不断的盘旋着……

“沈家祖坟重地,必然有隐世长老守护……却是进不去了!既然能进祖坟重地,那么必然是沈家嫡系……”

“沈正先?沈正天,亦或者是他们的子辈?”

沈园心中正在筹思,那在空中转悠了数圈,燃烧着火焰的纸张,却是陡然间,又倒飞了回来,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再没有多想,沈园即刻跟了上去。

……

随着一条清澈的溪流出现在眼中,那纸张终于是化为了灰烬,飘散了开来。

沈园目光阴沉,四处打量了起来。这里,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若是找不到任何线索,那么之后的一切就麻烦了!

在淡淡的月光映衬下,沈园仔仔细细的在周围摸索了起来,几乎是任何一个细微的线索他都没有放过。

“这裂痕

沈园伸出手去在面前的树木之上抚摸了起来,其上的裂痕完全就已经深入其内……那一个拳印附近,密密麻麻的裂开了一片。

随着摸索,沈园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当他将自己的右拳握紧而后放入那一个拳印之内的时候,神色猛然转为了厉然。

“拳印如此之小,出拳之人大概之后十五六岁的年纪……而且这一拳造成的威势,明显就是雷霆诀那等雷属性灵气极强的法诀!”

“此人……到底是谁?”

沈园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到底是何人。毕竟……沈宏图虽然也修炼雷霆诀,但他的年纪却和这拳印不相符,所以自然不可能是他。

“这里给人的气息并没有那么浑然天成,可见经常有人来此!那么必然是外族的一些子弟,在此玩耍或者修炼了……”

沈园心头一动,而后神色之剑泛起一抹了然。

……

“外族子弟,如果没记错的话,有一个叫沈庞的小胖子似乎还是个孩子王……也罢,便先去询问一番……”

沈园心中念罢,便是朝着外族子弟居住的地方行去。虽然他并未去过沈庞家,但以他外族管事的身份去询问,谁敢不答?

不多时,沈园便已经来到了沈庞的家门前。

外族子弟和嫡系子弟的待遇根本不同……沈庞家的情况,大致也就和被沈正先有意打压的沈正天一家差不多。

当沈园出现在沈庞家中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副颤颤惊惊的模样……听闻沈园要带自家的儿子去确认一件事情,沈庞的父母连多问一句都不敢,便即刻答应了。

……

在许多外族族人的围观下,沈园就那么带着一脸疑惑的小胖子,缓缓的离开外族族人居住的地方。

沈庞并不知道沈园找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今日本来是准备去找沈言的,但早晨出门的时候却被他父母拦住了,因此也没有去成。

不过他也不是个刨根问底的主儿,所以不多时,小胖子反而有些高兴了起来,毕竟被外族管事单独叫出来谈话,他还是一群少年里的头一个。

……

当沈园将沈庞带到他们以前经常欺辱沈言的那小溪旁之时,小胖子的面上终于是露出了一抹好奇,这里莫不成还有什么秘密?

“你且过来

沈园和颜悦色的笑了笑,沈庞微微一愣,便是赶忙跑了过去。当他顺着沈园伸出的手指,看到面前树木之上的焦黑拳印之时,小胖子的面上顿然出现了一抹诧异!

因为沈庞不知道,沈园让他来看这个拳印是为什么……所以看到这个让他对沈言改观的拳印,小胖子也是极为震惊的。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自然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和心理波动,所以沈园自然而然的便看到了那一抹诧异!

(果然知道些什么

沈园嘴角勾勒出一个阴沉的笑容,而后声音莫名的冷了下来。

“你知道这拳印,是何人所留么?”

沈庞抬起头来,沈园面上的和颜悦色却已然消失不见。虽然笨了点,但身旁此刻也知道此事必然对沈言不利!

说还是不说,沈庞也有些犹豫了起来。从沈园突然转为阴沉的面色不难看出,这件事绝不可能对沈言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