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七一先给一张

百七一 先给一张

沈言没有拒绝,在女子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下,他终于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且不说他三天之内能不能到万剑宗的事情……就单单是那三张神行符印,就容不得他拒绝,这东西绝对可以称作是逃跑赶路的两大杀器!

日行五千里!

不是虚来晃去的五千里,而是实打实的五千里!一日之间,无论你是翻山越岭,亦或者是在平原上飞驰,皆可以奔袭五千里的距离。

对于凌霜那等强者来说,也许五千里只是一个数字。但是对沈言这种养身阶,亦或者其他强身阶、塑体阶的修者来说,可就不得了了,!

他并非是提升一个人百分之多少的移动速度,而是提升一个固定值!哪怕是一个凡人,使用这神行符印,也可以在一日之内,跨越千山万水。

而沈言也有种感觉,青萝所说的话并没有虚假的地方。

从这森林中绕路,三天之内他想要赶到万剑宗,只怕真的很悬!但有了神行符印,莫说三日,纵然只剩下一日,沈言也足以从此处去到万剑宗的山门前!

这就是神行符印的诱人之处,由不得沈言拒绝。

毕竟白衣男子是怎样的人,沈言可以感觉得到,若他真的不能在三天之内赶去万剑宗,只怕这师徒缘分,就要泡汤了!

那么他今后的路,也无疑更为难走。

“我同意了……但我有个要求,若姑娘觉得为难,那此事便作罢了!”

沈言点头之后,却是突然开口道。

“公子且说来一听!”

青萝的面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疑惑,不过还是彬彬有礼的柔声道。

“要我帮你以雷霆之力震慑住那几只木妖倒也可以……但我怎知你的承诺是否算数,毕竟空口无凭……我的要求就是,这神行符印,你得先行给我一张!”

沈言狡黠的笑了笑。

他很清楚,所谓无利不起早,对方跟他又不认识……姑且因为此地林木过多,木妖不好抓捕而需要他的帮助,但若是事情完成之后,面前的女子不认账,那可就糟了!

沈言可不认为自己能是对方的对手……之所借他的手,是因为对方的功法,并非震慑邪佞的一类罢了,!

其实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沈言虽然实力不高。但是他修炼的功法有针对性,可以给那几只木妖一些震撼,拖延住瞬间也就足以让青萝施展手脚擒住对方了!

正如同某些大型的野兽,虽然明知道火堆对他们的影响并没有多大,但还是天生的畏惧一样!

雷霆之道克制木属妖类,也正是如此。

现在要来一张神行符印,若事后对方不认账,那么沈言也不必担心!因为万剑宗据此,至多也就在三千里到四千里范围之内,一张神行符印足以!

所以女子若是答应,那此事自然立刻即成,若是不答应,他沈言也不是个天真的少年,会因为对方的柔弱而起恻隐之心!

正所谓谁是猛虎,谁是羊羔还不一定。

(这个……家伙……)

青萝的面上泛过一抹错愕,饶是以她的性子,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自埋怨了一句。不过沈言此举,却倒也是让她高看几分!

“既然公子如此不信任青萝,那便也罢,这神行符印就先交给公子一张!如此一来,公子可是放心了?”

青萝拿起挂在腰间的香囊,而后在其中取出了一道黄色的符纸。

那纸张之上的玄奥印记,跟阵法之道一样的冗杂!至少沈言根本没有看懂,到底那些印记都代表着什么意思!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分辨能力,这符印就算不是神行符印,但也不会是对方拿假货来糊弄他!

青萝玉指纤纤,夹着那符纸便是递给了沈言,。

后者微微一愣,旋即伸出手去,接住了符纸。沈言听说过,也在书籍中看到过神行符印的记载,但是这亲眼目睹,却还是第一次。

以至于他忍不住的将符纸凑到了眼前,细细的辨认起上边那玄奥的印记。

符纸之上,却还带着一抹淡淡的香味……

观察了许久,沈言也还是没有看出个端倪来。这让他不得不在心中暗叹一声,修炼之道,果然是博大精深!

纵然雷霆之道,龙象金身之道强绝如斯,但是这一张符印拿出来,沈言照样是不认识!就算是拿给凌霜,只怕结果也是一样!

虽然道道可证混元,但是有时间略微的偏差,就注定了两条道路之间,永远不会有相交的点。你不学此道,就永远弄不明白其中的真意。

一如体修与法修。

天地棋局之道,纵然是白衣男子那样精彩艳艳的修者,只怕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顺天立局,逆天破局,本身就是两条完全相斥的道路

想让修者去理解与他们所修之道相差如此之多的东西,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好!我也的的确确需要这神行符印,现在也算是承了姑娘一个人情……现在沈言就但凭姑娘吩咐了,!”

沈言缓缓吸了口气,而后将符印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方才笑道。

“原来公子叫做沈言……却是青萝冒昧了!”

女子的眼角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让沈言不由尴尬的笑了笑。

哪里是对方冒昧,是他冒昧才对……人家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已经许久,但是直到此刻,沈言才说出自己的名姓,的的确确是有些失礼于人!

“青萝姑娘切莫取笑于我了……的确是因为不得已,方才处处小心行事!不知那几只木妖,此时身在何处,我也好助姑娘拿下那几只孽障回门中交差!”

沈言摸了摸鼻尖,而后岔开了话题。

“那几只木妖……应该就在方圆数百丈内!青萝已在此处放下诸多引妖香,若是他们离开了此处,那么引妖香便会瞬间散发出一种独特的异香……”

青萝听闻沈言转移话题的言语,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可谓是万种风情,千般柔意!但沈言却因为女子的话,而使劲的嗅了嗅周围的气息,是以并无福消受这曼妙的一眼!

“现在空气中并没有姑娘所说的那异香,也就是说那几只木妖还在附近?”

沈言四处嗅了嗅,而后沉吟片刻,方才沉声道。

“……你……”青萝惊愕的看了看沈言,而后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不错!你的猜测很正确……”

(只是……明明我已经说过这件事了啊……为什么这家伙还要装作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不对……一定是我听错了,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