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七四胆小鬼也敢丢

仙誓

“对了……青萝姑娘,现在该如何是好?”

沈言看了看手中的镜面,此刻那三个橙黄色的点距离代表着他们两人的白点和绿点,还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

所以他并没有过多的担心,毕竟青萝也已经明明白白的说过了,那几只木妖已经被打成了重伤。

“那几只木妖虽然被打成了重伤……但现在我也身受重伤,若你单独遇见他们,我却不能拖住其中一人,让他们形成合围之势,那就糟了……”

沈言眉头一皱。

“那怎么办?现在看来,那三只木妖已经离我们并没有多远了……”

“还能怎么办……先避开他们吧,我看看能否借助周遭的环境,设立下一个阵法来引诱他们进入其中,以此来困止住那几只孽畜!”

沈言点了点头,旋即微微叹了口气。

“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你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受伤,哎……”

(你是想要气死我么……明明都是因为你一惊一乍的,才导致人家灵气反噬伤势加重,居然还敢怪我……)

青萝见沈言并没有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忍不住做了个鬼脸,张牙舞爪了一番。

“有事么?”

沈言猛然偏过了头来,刚刚挣扎着了起来的青萝,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

(可恶啊

青萝暗自捏了捏粉拳,而后柔柔的笑了笑,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事情。

“莫名其妙……没事你嘴张大那么大干嘛,我以为你有话要说呢……”沈言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而后再度看了看手中的镜面。

(明明……就是你莫名其妙好不好……本姑娘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一般计较!)

青萝闭上眼睛,使劲的吸了一口气,而后点了点头,让自己的心情微微平复了一下。

“干嘛……”

青萝疑惑的看着半蹲在地的沈言,有些莫名其妙的道。

“干嘛?上来啊!你受了如此之重的伤势,莫非还想要逞强?虽说男女授受不清,但你我都是修者,也顾忌不得那许多了……”

“还愣着干嘛……你要再不上来,那就一个人走吧……”

青萝微微一愣,旋即被沈言的喊叫声打断,面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奇怪之极的神色,而后莲步轻移,趴在了沈言的背上。

(这家伙……其实也不是不解风情么……)

“没想到你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居然这么沉……”

沈言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再度的让青萝立即抹除了自己刚才的想法。哪里是突然变得温柔了,这家伙摆明了就是想要快些逃跑……

“咱们得快些,这三只木妖,不断的变换着方位,估计再有不久就要来到此处了!你现在受了伤,若是被他们一网打尽,我可就亏大发了……”

沈言心中却是算计着一张神行符印和自己一条小命的价值,不过算来算去,怎么算都是自己的小命更为重要一些。

“你个胆小鬼……”

青萝不屑的撇了撇嘴,而后在沈言耳边大声的吼道。

“……这叫审时度势,能屈能伸,什么叫做胆小鬼,我可不是那样的人……”沈言淡淡的笑了笑,他的辩论,却让先入为主的青萝更是愕然。

“本来就是胆小鬼,还不让人说了……你要不是胆小鬼,你还怕那区区三只木妖,本小姐若不是……”

“若不是什么?”沈言眉头一挑,而后继续道,“还有,再重申一遍,这叫做能知进退,若非……”

青萝本来还因为差点说漏了嘴变得有些嗫嚅,随着沈言的询问更是如此,但沈言之后的话,却让她忍不住的好奇了起来。

“若非……若非……这些事情,你知道与否又能改变些什么……还是不知道要好些!”沈言喃喃自语了两声,却是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牵挂来。

“……说不出来就是胆小鬼!”青萝一把扯住了沈言的耳朵。

“嘶

干什么,放手,很疼的!”沈言终于是忍不住停止了前进的步伐,而后大声的喊了起来。

一点防备都没有的情况下,他现在的身体也就和常人差不多,被人如此的捏住耳朵使劲拉扯,自然会觉得疼痛。

“你个大肥猪!!!”

沈言忍不住的怒骂一声。

“什么!竟敢如此说本小姐……”青萝黛眉一挑,另一只也是瞬间抓住了沈言的另一只耳朵。

“我错了……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沈言忍不住的连声道。

“知道错了么?”青萝忍不住笑了笑,而后正准备松开双手。

“我本来以为你是温柔如水,彬彬有礼,抚琴吟风的女子……”沈言发誓,他一开始看到青萝的时候,绝对是如此想的。

而且他说这话,也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可以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但偏偏因为青萝的先入为主,所以女子才感觉好像沈言的每一句话都在针对着她一般。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是了?”

青萝冷笑了一声,让沈言有些毛骨悚然。

“你要再不放手……我可把你丢下去了……”沈言此刻双手环在身后,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去应付青萝的两只手。

“丢啊,有本事你就丢啊!”青萝撇了撇嘴,她才不相信沈言会将她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丢在地上。

更何况,还是在她受伤的情况下。

一地尘土溅起,随之便是哎呦的一声低吟。青萝完全被这一摔弄得不知所措,当然她的衣衫,此刻也更显凌乱几分。

头上的秀发也是一点点的散乱了开来,面上沾染着些许灰尘,此刻的模样,实在不能说有多么乐观。

青萝发现,她一开始就错了。

(我为什么会拿一个正常人的标准去衡量这个不正常的家伙……)

沈言此刻却也没有功夫理会青萝,而是使劲的揉了揉自己通红的双耳。刚才青萝坠地之前那股拉扯力,却是有些严重了。

“……不好!得赶紧走了……先说好,这一次可不准乱动我身体的任何部位了!”沈言看了看镜面,突然大惊失色。

经过这一耽搁,他和青萝与另外几个小点的距离,却是越发拉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