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七九自投罗网

第一卷 章 节百七九 自投罗网

“伤势如何了?”

沈言看着已经站起身来的青萝,略有些担忧的道。

“……青冥九幽镜呢?”青萝的神色异常清冷,沈言莫名的有了几分陌生之感。就仿佛,面前的女子,跟他没有过任何交集一般。

“一直在我这儿!”沈言愣了愣,旋即看到女子那渐渐变得越来越森然的目光,方才将手中的镜子递了过去。

“快来了么……”

青萝目光扫过镜面,嘴角突然出现了一抹邪异的笑容。那笑容不复先前的空灵和温软,反而让沈言都觉得心头有些发寒。

(……阴阳划分善恶,还真是麻烦呢……善与我一体同生,若是饮了面前这厮的鲜血,只怕还要跟她起一番争执……)

(罢了,如此性格的修者虽然奇葩,但至少放过他我也并不反感……)

青萝的眸子死死盯着沈言看了半天,后者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正要出声询问的时候,却发现女子已经冷漠的转过了身去。

(好奇怪的感觉……好像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过这与我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帮她这一个小忙之后,却是得赶紧前往万剑宗了!)

沈言心头不由暗自沉吟了起来,不过转瞬之间,他却是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青萝……那三只木妖,先前已经脱离了森罗迷魂阵,此刻应当已经再度接近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了!”

“我叫紫萝!”女子蓦然回过头来,冷冷的和他对视了半响。

“哦。”沈言实在受不了那冰寒到近乎深邃死寂的目光,而后呆呆的答应了一声。话音落罢,女子却是已经将目光收了回去。

(什么青萝紫萝的……)

沈言暗地里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现在他却是宁肯不去和女子说话。对方那森然的目光和冷冽的话音,都让他心神震颤。

生生世世,苦苦痴守。

千年万年,顾影自怜。

若有酒一杯,怕也只能对月独饮。这种孤独,这种寂寞,若是出自于一个女子的身上,难免让人感觉到一种心悸。

这千万年的守候,生生世世的等待,竟恍若昨昔。

沈言心神恍惚间,似乎已看到了站在枯藤古树下的女子,一动不动的伫立了千万年。似真似假,也实也虚。

看不透……

此刻的女子才是真真正正的让沈言看不透了,不单单是修为,还包括一切。那种陌生感,竟仿佛已经隔了千百世一般。

莫管千万年……我等你如初……

若有若无的呢喃,从岁月的波澜中缓缓荡漾而出,在沈言耳边萦绕,他听到了,似乎又没有听到。

女子的呢喃,到底是为谁,亦或者只是为了等而等?注定了没有结局,还有等下去,却又是为了什么……

“青……紫萝姑娘,现在如何是好?”

沈言见女子呆呆的站在前方一动不动,心神平复后的他再度忍不住的询问了起来。

“先随我来……”

女子漠然的声音,让这夜都凝结了起来。

那青冥九幽镜沈言已经交给了女子,他现在想要了解一下后方三只木妖的动向都不可以。所以女子怎么说,他自然只能怎么去做。

“拿着……”

女子突然伸出玉手,将一颗绿莹莹的珠子交给了沈言。

后者虽然略微有些不解,不过还是接了过去。

触及女子手指的那一刻,沈言只感觉到了一种渗入骨髓的冰凉。他心头居然有种淡淡的惆怅,孤独等候,苦守千万年无果的那种感觉,随着这一抹沁入骨髓的凉意,再度萦绕上了他的心头。

“朝前走出五丈之后将其按入土中……”

沈言发现女子的声音冷淡中再度出现了一抹虚弱……不过因为对方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所以他并没有能确认。

拿着手中那颗绿莹莹的珠子,沈言缓缓的往前方走去。

而青萝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直到许久之后,她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上突然出现的苍白和虚弱,也是消散了开来。见沈言已经走出了三丈外,青萝直接上前几步,伸出手掌,按在了一株大树上。

掌心处荡漾出一圈圈绿色的涟漪,虽然暗淡之极,但在这深夜里也是异常的显眼。不过转瞬之间,这一圈圈涟漪,已经从她手掌和树木的交接处,由下至上,一点点的蔓延了开来。

不过瞬间,这株树木仿佛已经被一个又一个,连绵不断的绿色波纹圈给缠绕住了一样。

青萝面上猛然泛过一抹潮红,树木之上的绿色波纹圈开始猛然缩紧。

而后那巨大的树木,从上方的树冠枝桠开始,一点点的从绿色转为了枯黄,而后枝桠上的叶子也一点点的化为了灰烬……

不过须臾之间,这一株苍天大树,居然从头到尾,全部化为了虚无,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天地间一般。

……

“好了……那东西我已经按入地下了!”

沈言先是疑惑之极的看了看四周,而后抛去了自己心头那份疑惑,对忽然精神百倍的青萝说道。后者冷冷的点了点头,面上带着一抹仍未退去的红潮。

(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是了,周围好像突然变得比先前宽阔了一些!难道是我的错觉?……黑夜里看错,也是在所难免的……)

沈言心头喃喃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出和记忆里偏差的地方来。

毕竟刚刚的一幕太过于骇人听闻了,那么大的一株苍天大树,居然转瞬之间就化为了虚无,沈言没有联想到树木消失,也是很正常的。

“现在……便等着他们自投罗网了……”

青萝的面上再度浮现了出了一个略有些邪异的笑容,但因为面上潮红未退的缘故,所以这个邪异的笑容居然看起来是那样的绝美。

沈言略微的愣神之后,却是有些傻傻的询问了一句

“这就完了?”

“不然呢?”青萝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沈言脖子一缩,没敢再问下去。现在的青萝,或者说是紫萝,给他的感觉,却是太过于冷厉了些。

(善的她果真没说错呢……还真是个白痴……)

沈言此刻浑然不知,他已经被青萝和紫萝同时断定为了是一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