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百八五夙愿

百八五夙愿

沈言此刻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虽然内腑的伤势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严重,但是也不是轻易可以忽视的。

所幸他的躯体,已经异常坚韧了。若非龙象金身,只怕单单这一拍一撞之间就足以让他身受重伤。

以一牛之力和那树藤的对撞都落得个如此下场,而且还是他自己使用了武技,对方只是本能攻击的情况下,沈言可以想象这树妖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

泊泊

泊泊

随着心脏处那不断传来的跳动声,体内的九转金丹没有丝毫停歇的传出一股股精纯到了极致的灵气,而后散入四肢百脉。沈言几乎瞬间便感觉体内的伤势舒缓了几分。

虽然他的伤势并不算眼中,但却也是被震得肺腑颠倒了。在九转金丹这一股股药力的蔓延下,他却觉得自己身体内的翻腾感全部消散了开来。

顶多留存下来的,也只有体表那破损的细微血脉的疼痛感罢了。但这细微的疼痛之感,对沈言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大碍。

这黄级九品的九转金丹,不愧是万金难求的至宝。沈言在地面之上挣扎了几下,四肢无力的感觉,在九转金丹那茂盛的药力之下,瞬间便恢复了过来,腰身微微用力,他的身形瞬间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他体表那碎裂开来的细微血脉此时已经愈合,所以面上的血迹,也已经不再往外渗了。但他的手臂上,面庞上,还是一大片骇人之极的绯红色。

“呜

又是一声嘶鸣,不过沈言听出,这声音中蕴藏着更多的还是舒爽,先前那种极度虚弱和痛楚的感觉,早已不复存在。

正在疑惑间,却看见身前不远处,突然出现了那树妖的身形。此时对方身上纠缠的树藤已经完全收入了体内,出现在他面前的,就是一株树木的形态。

不过这树木躯干上那一张极度人性化的脸旁,却是告诉旁人它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只树妖。

……

周遭的空气极为澄澈,并没有深山老林里的那种陈旧味道。

青萝的身形在其内闪转腾挪,此时已经离开沈言刚刚所在之处足有数百丈的距离了。

此时女子的面庞上,依旧散发着那化不开的无穷冷意,她的眉眼之中,却是充满了踌躇的意味。女子的面色略有些虚弱,显然是因为后来布置下阵法之时,耗费了自身的生命精华,不过倒也无甚大碍。

真正让紫萝神色为难的,却是心底那份徘徊感。

虽然现在引导身体的是她的意识,但心地那份徘徊和犹豫,却是根本无法抹去。心头的那种无法消除的踌躇,几乎让她忍不住的想要回过头去。

但紫萝终究还是忍住了这种想要返回的想法,有些时候,必然要做出某一种抉择。无论如何,紫萝觉得自己都不能回头……

为了雨萝她们的仇,绝不可以……

若是有人可以为雨萝她们报了仇,无论对方让她做什么,紫萝都会愿意。但在这个自私自利,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紫萝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我知道你不愿意就这样抛下他离开,但你且想想……是这样回过头去白白送死,还是等日后修炼有成,为雨萝她们还有那个白痴报仇好?”

紫萝终于是在那种彷徨和犹豫的感觉中停下了步伐,在心中低声的对另一个意识到。

“纵然不愿意,可是我们不得不这样去做……这样的修者在这个世界中并不多见,但我们身上所背负的,不是我们想要舍弃就能舍弃的……”

“我们辛辛苦苦,忍辱偷生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能狗让我们修行的法诀,若现在回头,那么一切……不都白费了么?”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能为那个白痴小子报仇,就能为雨萝她们报仇……这一切,也是我们唯一生存下去的意义啊!”

随着话音落罢,身体内的那份踌躇和犹豫感也渐渐淡去,紫萝倒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不是不想救沈言,而是救不了。因为她知道,即便自己过去,也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就算她比沈言厉害,又能厉害多少?

正松了口气,女子面上的神色忽然又是一震

“他……居然成功了……”

“那三人,真的踏入了阵法之中……”女子的眸子远远的望着沈言离开的那个方向,神色之间的冷意,突然化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这样的情形下……也还坚守着自己的承诺么……”

紫萝嘴角的苦涩意味越来越浓。

“我……真的能一走了之?……不!不可以,若真的回头,那雨萝她们的仇,只怕此生今世再也无望了!”

“下辈子……下辈子若能再碰见你,我再还了你这一次的恩情!”

紫萝指尖莫名的亮起一抹淡淡的白光。

(小女子对天地轮回至高尊者起誓,下一个轮回.若能够再遇见他……我便用自己的一切,来还了这一次欠他的因果!)

指尖的那一抹白光化入虚空消失不见,这誓言已经铭刻进了冥冥之中。无论是颠倒空间,还是逆转时间,都不能够再找到丝毫的痕迹。

女子口中的至高尊者就是所谓的轮回法则,对轮回法则立誓,便是在因果冥冥中课上了印记,无论轮转多少生,多少世,多少个界元。

只要灵魂印记不灭,而且还能遇见……那么青萝自然会被天地冥冥因果所引导着,去了却了自己立下的誓言和夙愿。

她觉得……她应该是欠了沈言的情。

毕竟……先前的冲击她分明感受的清楚,那种从数百丈外传来的威压,她也觉察的分明。那种威压,绝对是修炼有成的木妖!

但沈言在如此的情况下,却仍然未退半分,还记着对她的承诺……这种信义,这种诺言,让女子不得不歉疚。

只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纠缠着她,她……不能够回头!

欠了你,下一世再还你。

青萝紫萝……无论善恶,她们的执念都是相同的。她们的原则都是一样的,愧对了沈言这一次的恩情,那么她必然会铭记一生一世。

再不能忘却,直到了了因果,还了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