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一九强身阶

二一九强身阶

“剑之殇

轮转!”

一剑,刺破时间。一剑,穿透岁月。在亦真亦幻中,那一点寒芒,成了最耀眼的光。

黑衣男子身形一动,而后倏然出剑。

一道寒芒掠过,他的身形却已然出现在了那僵尸的后方。少顷,黑衣男子的面上泛起一抹惨白,神色之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无数。

……

嘭嘭

黑衣男子曳立风中,衣襟猎猎作响。

少顷之后,一阵阵接连不断的响声忽然传了出来,几乎没有任何的停歇。

那僵尸身上的衣衫,从上往下,全部崩裂开来,完全成了碎片。每一次响动之后,他的身躯都会忍不住的倒退一步。

他的身躯之上,也已是出现了无数伤痕。这强悍到一种不可思议地步的肉.体,居然渗出了一片片泛着幽青的血液。

“……你居然,让我受了伤……”

许久的沉静之后,那僵尸勃然大怒。

“你知道,我多久没有尝到受伤的滋味了么?……此等屈辱,我必然吞食尔等的血肉,打散尔等的魂魄……”

那僵尸罕见的没有怒吼,反而是沉声说道。

他伸出手指在自己的伤口之上擦拭了一下,而后将指尖的鲜血舔进了口中。

“我血液的味道……”

黑衣男子一动不动,仿佛已化为了一尊雕塑。

他身后的僵尸此时也已经收回了自己放在指尖上的目光,而后看向了黑衣男子的背影。那夜风中一动未动的背影,显得异常凄凉。

“……剑之殇

轮转之名!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么?这一招,的确有着极大的威力,但你先前已然被我震散了体内气机,此时又使出这等自损命数的剑招,不晓得,你还有没有一战之力?”

那僵尸自然知晓黑衣男子现在的情况很是不妙。

沾染了岁月的剑招,岂是没有一丝代价就可以用出来的?岁月,就是自己生命的流逝。这一招,最起码折了黑衣男子三年阳寿。

不过损耗三年阳寿,这一招足以重伤他。

前提是……他还是塑体阶九层。

不错!就在黑衣男子剑招出手的刹那,一种死亡危机顷刻笼罩了这僵尸。不过他体内那镇子形成的死气,居然在这危机之下,快速的被他同化了。

阴长阳错的,这只僵尸在剑招即身的瞬间,突破到了

锻骨境一重天。

四肢百脉尽通,筋骨齐鸣。直接让这僵尸的肉.体,瞬间产生了质变。原本至少可以重伤他的这一招,居然只斩碎了他的衣衫,让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些小伤口。

锻骨塑体,一步之差,便决定了生死。

这僵尸之所以没有勃然大怒,也是庆幸,也是兴奋。原本因为沈言的出现而推迟的锻骨境,此时却因为这危机而早来一步。

“我不杀你……且自己了断吧!”

锻骨境一到,在俗世间才真正的能算做强者。那种狂傲和超然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僵尸也是一脸淡漠的对面前的黑衣男子说道。

后者仍然没有移动半分,似乎已经因为这一招的极大消耗,陷入了极度的虚弱一般。

“锻骨一重天……竟是锻骨一重天!”

黑衣男子忽然转过了身来,看着满面傲然的僵尸,一脸不甘的道。

僵尸冷冷一笑,并未作答。

锻骨一重天和塑体阶的差距,绝对可以让他摆出这个傲然的姿态。不要说黑衣男子一个塑体阶八层强者,纵然再来上三五个,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单单这恐怖的肉.体,就不是一般修者可以伤害到的。

“但想要我束手就擒,你却还不够格!”

黑衣男子淡漠的一句话,却足以让这僵尸勃然大怒。这算什么?一个塑体阶的家伙,居然敢蔑视他一个锻骨境的强者?

而且黑衣男子的话音之中那种嘲讽和不屑,根本没有半分掩饰,任谁都可以察觉到。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是如此,那我便亲手了结了你的性命……”

僵尸按捺住自己心头的怒意,看着黑衣男子那一瞬间苍老了许多的面庞,而后淡淡道。这种淡然,自然是因为他自己强行压抑住了心头的怒气才出现的心态。

三年阳寿,其实不多。

对于塑体阶的修者来说,近乎二百年阳寿。折损三年,其实无伤大雅。之所以黑衣男子如此虚弱的缘故,是因为这三年阳寿是直接损耗在他的生命精华上的。

生命精华,是一个人的性命之根本,损耗了之后,自然会让他显得苍老无比。

所幸塑体阶修者体内精气已经极为旺盛,而起也已经不是单单的在锻炼身体,反而有了一定的规律,去可以塑造自己的躯体。

正因如此,虽然苍老了许多,但黑衣男子却也没有给人虚弱不堪的感觉。

“且慢!”

黑衣男子眼中泛过一抹踌躇,而后突然出声道。

“怎么?想要求饶么?此刻未免太迟了些……我已经决定,将你二人杀之后快,而后离开此地,到时候天高地远,纵然你背后宗门知你身死,可谁又知道这是我所为?”

“求饶?”

黑衣男子无奈一笑,旋即摇了摇头。

“你未免太过高看自己了……我只是想说,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或者说,你如此对待你的恩人,便不怕遭天谴么?”

那僵尸一愣,旋即不解的看着男子。

“……若不是我,你安能突破到锻骨境一重天?无论于情于理,你是不是都应该谢谢我?”黑衣男子嘴上胡乱的扯着话题,目光却是闪转不定。

不过僵尸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现在自筹自己达到了锻骨境,根本不把面前这塑体阶的可恶剑客放在眼里。

“谢你?我是该好好的答谢你……杀了你,不是最好的礼物么?你一直与死亡同行,那么今日便叫你尝一尝死亡到底是什么滋味!”

僵尸佯装出深思熟虑的模样,而后冷声道。

“拖延时间?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可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还有何人会来搭救你们二人?”

“我给你机会拖延时间……当然,你现在也可以跪地求饶!反正我的主要目标只是那小子,若是你本王心一软,说不定便绕你一命!”

满是不屑的看着黑衣男子,神色之间的嘲讽不言而喻。

他的意思明摆着就是

行了小子,你那点把戏我都知道,不就是想要拖延时间么?我陪着你耗,看看谁又能来救你。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僵尸现在还真不怕有人来。

塑体阶的来一个他杀一个,来俩个他杀一双。锻骨境?锻骨境也不是烂大街的白菜,在这无垠的平原之上,若是能撞见,只怕比沈言这养身阶的娃娃爬起来杀了他都还困难。

就算是碰上了那千万分之一的几率,一个锻骨境的强者好死不死的路过,再大义凛然的想要在这件事上插上一脚。

但这僵尸却也不怕,他那一道血芒,从理论上来讲威力是跟随他的修为而成长的。僵尸一族大多都会这手保命的手段……

不过却是看舍弃自身血气的多少了,如果将自身的全部血气舍弃,只怕都能秒杀同等阶的强者。

如果刚才那僵尸是将自己全身的血气舍弃发出一道血芒,那么即便黑衣男子有着蓝鳞轻丝甲,也几乎是必死无疑的。

不过舍弃全部血气,就等于说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修为,甚至再没有尸气供他吸食的情况下,可以说只能等死了。

这样巨大的代价,一般僵尸一族不到拼命的时候,也是不可能使出来的。

但这样一个杀手锏握在手中,也导致了这僵尸并不怕有人此刻前来搅局。

当然……如果非要想着有炼髓境,换血境的超级强者没事儿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且还有闲心管他们这些屁事的话,那这僵尸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但即便是个白痴,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那僵尸,为什么要怕?

正是这样,他才会在明明知道黑衣男子故意找话题拖延时间的情况下,还陪着他干耗。不过好像,并没有出现意料之外的“惊喜”!

(……守护着我的后背,这就是你的信念么!如果是这样的话……纵然一死,有何足惜!)黑衣男子面色阴晴不定,不过旋即,他却下定了决心。

(哪怕是死……也要为你拖延这一时半刻!)

“……什……什么?不用了?”

黑衣男子心头刚刚作出这大义凛然的决定,转瞬间却是一脸愕然的惊讶道。

他面前的僵尸面色一滞,旋即恍然的冷冷笑了笑。

“转移注意力这一招,已经不好使了……死亡,修炼死亡剑道,只怕你也并不懂死亡真正的含义吧!”

“那么……魂飞魄散如何?”

……

“魂飞魄散?你……有那个资格?”

僵尸听闻这有些虚弱的声音,旋即猛然转过了身去,而后大惊失色看着身后站立着的男子。

“强身阶!你居然……晋阶了么?不过……那又如何?既然醒了,那正好同他一起赴那黄泉路,也好做个伴儿!”

沈言面色通红,不过他的气息,却已然发生了变化。

强身阶,一层,真正踏入修炼门槛的境界,他沈言……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