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二四数百年前的阵法

仙誓 二二四数百年前的阵法

骆驼山七百丈以上,便是终年不化的积雪。

沈言只感觉到那种凛冽之极的寒风铺面而来,纵然他已经是强身阶,体内的真气不断的流转着,但还是有一种寒风刺骨的感觉。

四顾之下,周边云雾缓缓飘动着,蓝天如同水洗一般,显得通透无比。

此处的积雪已然极厚,沈言忍不住用手去探了一下,积雪尽然一尺有余。山巅的冷风,也是将他的衣衫和发梢吹得凌乱不堪。

“这山巅之上竟是如此之冷……只怕也只有修者才能轻易的攀登翻越!普通人即便想要去这骆驼山之后,只怕也要绕路而行!”

沈言心头不由得暗叹道。

这也正是为何普通人大多偏居一隅的原因,因为他们不能像修者那般随意而为。譬如沈言此刻可以靠着真气御寒,然后攀登上这九百丈的骆驼山。

普通人呢?显然不可能,他们只能选择绕路而行。

不过大陆之上野兽众多,普通人也是不敢轻易出行。毕竟绕路事小,被野兽当成了点心,那才叫做冤枉。

沈言上来的这一面,山势极为险峻,所以压根只能看到周围白茫茫的一片积雪。不过对于修者来说,这些事情都是次要的。

纵然没有路,只要有借力的地方,沈言也同样可以攀登上去。

不过沈言显然不是噼里啪啦的在山上乱砸一通,只是有些时候实在找不到借力之时,方才一拳轰出一个凹痕,而后继续往上跃去。

少顷,沈言便已经是站上了这高达九百丈的骆驼山之巅。

山巅之上,冷风凛冽,白雪莹然。地面之上尽是终年不化的积雪,根本没有任何它物,沈言一眼便可以将这山巅看个通透……

因为山势虽然绵延不绝,但这山巅范围却也不大。

也就是说,这骆驼山,属于上边小下边大的那种山势。沈言呼出一口气来,却是一片白茫茫的冷气。

四处看了看,沈言便再度朝前走去,直到站立在另一面的山巅边缘。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虽然不算登凌绝顶,但九百丈的高度,倒也可以将下方俯瞰一清。周围并没有更加挺拔的山峰遮挡视线,所以沈言的目光透过那薄雾,却是将身前的景色看了个清楚。

北国风光,万里雪飘。

虽暂且称不上万里雪飘,可骆驼山下方那硕大的一片区域,尽皆飘雪,白雪皑皑的将大地染成了白色。

这让前日还在湘云镇享受阳光的沈言,不由的感慨自然的千变万化。

从骆驼山以及周围连绵一片的山峰顶端,延伸出了一道奔腾不息的河流。沈言站在山巅之上,却能看见下方那并未结冰的清澈河流。

天空中的细微雪花飘落进河流中,瞬间便化为了虚无。

积雪融化为水,这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峰之上融化的积雪,却是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沉淀,方才融汇出这一道清澈的河流。

沈言嘴角忍不住的勾勒出一丝细微的弧度,毕竟这景色,的确让人心旷神怡。

既然到了这骆驼山巅,沈言倒也不急着下去。他目光随意的转了一圈,准备找一个好点的方位欣赏一下下方的景色。

不过转瞬间,沈言却是微微一愣。

旋即他的身形便是一动,而后缓步朝着那个让他愣神的地方走去。

……

一尺余后的白雪却也没有将其遮掩干净,沈言周身雷霆真气蔓延而出,顿然将面前的白雪震散了开去。

那让他愣神的东西方才显出全貌。

地面之上,竟是有着一个方圆两丈有余的巨大圆圈图案。这图案虽然是圆形,但其中却纠缠出无穷无尽的花纹和印痕。

这图形似乎是直接印刻在山巅之上的,否则也不可能保存的这么完整。

沈言蹲下身来,指尖轻轻的在那印痕之上抚摸了起来。一种久远荒凉的气息,淡淡的萦绕在沈言的心头。

这奇妙的图形还有那玄奥的花纹,似乎也刻画在此很长时间了……而且这印痕,沈言摸下去,竟然足有半尺之深。

可他分明没有感觉到半分真气的制造的出来的痕迹,因为这图形太过于精细了。分明就是一点点的刻画了出来,若真的没有用真气,那刻画这巨大繁琐的一个图形,却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

毕竟山巅之上的气候极为寒冷,所以土质应当是坚硬之极的。

坚硬到,沈言用手指弹了弹,竟然都感觉这土质如同精钢一般。何况这图形的花纹,精细到如此地步,显然耗费了巨大的心力。

除此之外,这图形的一圈,分别有八个凹槽。凹槽的只有一拳大小,一寸之深,不过现在其中什么都没有。

这八个凹槽互相对应,没有丝毫偏差。

“……看着模样,似乎是阵法!”

沈言虽然没有钻研过阵法一道,但前世的见识也不少,观察了片刻,他却是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些印痕,估计已经至少有上百年的时间了……”

不经历过时间的沉淀,这些印痕绝不可能散发出那种久远的沧桑感。

沈言看了看,旋即手上亮起淡淡的光芒,以雷霆真气御风……面前一阵狂风掠过,一大片的白雪倏然被吹飞了开去。

他面前的数丈范围,顷刻成了整个山巅唯一一处没有积雪的地方。

积雪被吹散,沈言果然再度看到了其他不同的东西。

那巨大的圆形图案之后,却是深深的印刻着数个大字。字迹刚劲有力,一种沧桑和傲然感扑面而来。

纵然过去了上百年,也仍旧可以感觉得到。

“远至苍云……城?”

沈言走过去看了一眼,而后将其辨认了出来。不过苍云城三个字符的出现,却还是让他略微一惊。

苍云城乃是苍云郡的郡城,可以说是整个苍云郡最大的城池。苍云西郡的万剑宗,亦或者苍云东郡北郡等等的一流宗门,面对郡城里的大家族,也得谨慎而为。

郡城里那传承数百上千年甚至更久的家族力量,比大宗门丝毫不差。

“这字迹的意思,莫不是指通过这阵法,最远可以到达苍云城?”沈言心头思索片刻,却是知道了这应当是什么阵法

传送阵!

不错!若非此次看见,沈言绝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前世的修道界,传送阵的构造方法,已经失传了。

那些上古遗留下来的传送阵,大多也是处于不能使用的状态。

现在居然在这个大陆看见了传送阵,虽然只是阵图,但上百年时间,传送阵的构造方法显然还没有消失。

这一点倒是比之前世好了许多,毕竟传送阵可是真真正正的赶路利器。

但苍云城三个字,还是让沈言大吃一惊……

郡城离这骆驼山,岂止万里?如此之远的地方,这一个不足方圆三丈的阵法,竟然就可以使人跨越如此之远的距离,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过转瞬之间,沈言却又是可惜的摇了摇头。

“这阵法……却也是无法使用了!虽然不知道缺了些什么,但阵法这种牵扯天地规则的东西,只怕想要修复也不是那么容易!”

“再说了,此地建立一个传送阵法却是有些奇怪……”

沈言突然微微一愣。

(百年前……也许不止百年,以前这里居然有着这样一个传送阵,可以直接前去郡城!这么说来的话,数百年前这里的格局,应当和现在有些不同!)

若是照现在这般模样,在这骆驼峰上立下一个传送阵法,却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毕竟这骆驼山,除了某些时候有修者翻越之外,寻常是见不到人的。譬如沈言翻越这骆驼山,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如果他一开始,就没有顺着这个方向走,而是稍微偏离开一些,那么就可以避开这骆驼山,也可以将骆驼山甩在身后。

但他却是直接被骆驼山拦在了身前,所以只有翻越。毕竟再去绕路,那么花费的时间和心力还不如直接攀爬过去。

再说这万里雪飘的骆驼山另一边,纵然有人需要到沈言身后路过的那平原去,也不需要眼巴巴的跑来爬这骆驼山吧?

完全可以避开这座山,从另一条坦途而行。

所以沈言料定,数百年前的格局,可能真的不一样。这里有着传送阵,只怕来来往往的修者,都能将这整个山巅踩踏得没有半分积雪。

毕竟立下一个传送阵,而且还是最远可以到达苍云城的传送阵,绝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没有谁会无聊到这种程度上。

“……不过倒也正常!毕竟数十年的时间都有可能使得沧海化为桑田,数百年能发生的变化,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沈言朝下望了一眼,那薄薄的白云冷雾,却还是萦绕着整个山头,没有丝毫变化。

“只怕……没有变过的,也只有天地了!”

十年、百年。

足以让一个普通人长大成人,而后入土安息。

数百年、千年、万年。

数百年,上千年就可以让一个宗门崛起,也可以使他消逝,亦能让无数修者倒在修炼之路上。若是万年,只怕那可以翻江倒海、摘星舀月的强者,都会化作虚无。

时间,太狠。岁月,太无情。

只有天地自然,在时光荏苒中,一如既往,周而复始循环不息。而修炼一途,便是以人力去和这连时光都无法让其变化的天地相争,相斗。

就在这种与天地相争中一直走下去,直到

身陨后再入轮回。

在天地面前,哪怕是通天彻地的大能,也显得太弱小,太无能。面对这浩瀚的天与地,也只有长叹一声无可奈何。

“……这些东西,却也与我无关!还是先赶去万剑宗,见过师父才好!”沈言自嘲一笑,而后将这些越想越无奈的念头抛诸脑后。

ps:小仙又和家里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