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二六御寒草的用途

第一卷 章 节二二六 御寒草的用途

顺着清雪河右侧而行,不多时便可以跨入御雪草原。

这御雪草原的名称并非因为其他东西而来,而是这草原之上生长着大面积的御雪草。顾名思义,这草可以御寒。

御雪草在苍云西郡也是极为出名的,因为这草经过某些特殊的手法塑造之后,就可以做出精美的衣帽等物。

出产经过加工的御雪草,也就成了上云城一笔很大的经济来源。

清雪河,河水终年不会结冰。纵使气候严寒,但这条河流,却是苍云西郡包括上云城在内的许多城池最重要的水源。

据说这河流之所以不会结冰的原因,乃是当年上云城城主,遍寻周边千里,没有发现一条可以让苍云西郡各大城镇受益的河流,有天忽然看见骆驼峰上积雪,就以莫大法力,贯彻一条地脉。

这地脉,从骆驼峰下,一直延伸到雪云沼泽。

清雪河,也因此常年流动不止。到底上云城城主出手,以人力制造出清雪河是真是假已无从考证。

但丝毫不能影响这条河流在苍云西郡的地位。

沈言顺着河岸右边而行之时,却也是伸手在这河流之中探了探。本以为这不结冰的河流因为地脉的缘故是温热的,没想到一探之下,沈言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按道理来说,那么冷的水温,连冰都比不上,可偏偏这水上连半点冰花都没有。天空中时落时停的雪花落在其中,也是瞬间化为了虚无。

天地自然,果然是奇妙之极。

遍地银白,万里苍茫,一人独行。

清水河早已转折流入了那顶顶幽冥的雪海山脉之中,沈言却也是自觉的偏离了那雪海。虽然看似高低起伏,白茫茫的一片风景霎时迷人,可也没必要从那险峻之地取路。

虽然感觉不到寒冷,但沈言还是忍不住的紧了紧衣衫。

那一袭青色在无垠的雪地之中,却是无比的耀眼。身后的一行脚印,不多时已被天空中落下的雪花一点点的掩盖住了。

沈言就像漫天白雪中的一抹新绿,是那样的孤单和落寞。

……

“这……便是御寒草了吧!”

沈言站定脚步,看着面前那一片耀眼的颜色。

有绿有黄,绿的生机勃勃,黄的寂寞如秋。这御寒草原,是唯一能让沈言瞧见如此大面积绿色的地方,虽然只有顶端的那一丁点。

御寒草能用特殊手法加工的地方,也唯有顶端那不受风吹,不被雪掩的一点。其他地方,就如同普通杂草一样,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这一片景况,倒也让人惊讶不已。

漫天白雪覆盖之中,每每就有着星星点点的绿色,黄.色草尖乍现,实在已是美极。

沈言瞧着欢喜,便蹲下身来,随手拔出一株御寒草来。

他握手的地方是在根部,其上的温度,却也冰寒之极。而且他手中这一株绿色的御寒草,也唯有顶端那一丁点儿地方是绿色,其他地方,已近乎枯萎。

沈言却偏偏还能从其中感受到那勃勃的生机,他的指尖掠过草尖的时候,却是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这暖意极细微,但和御寒草根部的温度相比,足以让人清晰的分辨出来。

“到底是上云城都忍不住要控制住的资源,这东西做出的衣衫,亦或者它物,对那些大富人家,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沈言忍不住喃喃道。

虽然这御寒草原极大,但大多数御寒草都属于成长的初期。因为只有等到御寒草根部的生机彻底消失之后,采摘下来的草尖,才能保住那一份御寒之力。

“既然到了这御寒草原……想必离上云城也不远了!”

沈言正要扔掉手中的御寒草,却突然愣了一下。

他刚刚在思索的时候,握着御寒草的左手不经意间是使了力道握紧的……对手中的御寒草居然没有丝毫的影响,这情况倒是让沈言有些惊讶。

雷霆真气在指尖打了个转儿,沈言直接将其贯进了手中的御寒草中。

在沈言想来,这御寒草应当会直接化为齑粉,但下面的事情却直接让他的目光彻底凝重了起来。

因为手中的御寒草不但没有化为齑粉,相反还直接将他的真气弹了出来。

“这……”

沈言心头一震。

如果御寒草除了御寒之外还有这一层功效的话,那么它的价值绝对不可估量。可偏偏没有听谁提起过,难道是还没有被发现?

不过转瞬间沈言就抛却了这个念头,上云城是真正的城池,可不比所谓的湘云镇,其中强者无数,沈言能发现的事情,对方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

沈言随手拔出另一株御寒草,从外观上看来,两者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但是在雷霆真气贯入其中之后,这株御寒草,顷刻间化为了虚无,连渣滓都没有留下。

……

“果然有问题!”

不过一株显然不能做出定论,再连续将数株御寒草弄成齑粉之后,沈言眸中泛过一抹亮色,而后惊呼道。

这样一来,只有两个可能性。

一个是他手中的御寒草和其他御寒草不一样,是特殊品种,亦或者……直接已经成了妖!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是极小。

另一种可能便是这御寒草……其实并非御寒草。很有可能是另外的什么东西,原本的形态已经被幻化掉了,所以沈言才分辨不出来。

“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根本没有秘技可以侦破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显然并非普通物事,还是暂且收着,到了万剑宗让师父一观!”

沈言心头思索片刻,而后将这株“御寒草”收了起来。

虽然有可能这东西是别人暂且放在此地的……至于为什么而藏匿,那就说不准了。不过被沈言遇到,自然不可能还将这东西归还。

“这东西也不知道是谁藏匿在这里的……被我碰巧遇到,倒也真是不可思议!”话虽如此,但拿了别人的东西显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沈言也不再迟疑,收起了先前慢慢悠悠行走的姿态,转而是朝着上云城疾驰而去。

……

沈言的身形消失没有多久,原地便蓦然升腾起一阵血雾。

“……溜得倒是够快!不过……”

那雪舞之中幻化出一个冷峻之极的身影,他的声音之中藏满了一种冷厉。但奇怪的是,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东西被他人拿去而生气。

“上云城么?我倒是不方便前去……不过这个时候翻越骆驼峰前去上云城,除了要进入这苍云西郡的诸多宗门,还能有什么事!”

只言片语间,便可以看出这人的见识是何其广博。

瞬间就分析出了来者是从什么地方到达这御寒草原的……而且还直接判断出了沈言的动向,思维远非常人所能及也。

“居然能看出端倪来收了它,显然见识不少!而且还知道拿人之物不得久留的道理,须臾之间就溜得无影无踪……”

那身影说着说着倒是桀桀怪笑了起来,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若不是万剑宗的弟子……这一片区域里,还有哪个宗门能收你!”

“……万剑宗!又是万剑宗!若不是那人,只怕此次的宗门盛会早已经作罢了!”提到万剑宗,来者面上便是一片阴森之色。

“不好!”

话音刚落,血雾倏然升腾,来者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只是瞬间,原地再度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此人发梢之上略有些斑白,却丝毫掩盖不了他眉宇之间的霸气。一袭大红色长袍,显得威严尊贵之极。

“这血雾,莫不是血魔一道……”

“御寒草原!糟了!地脉之力……”那身影眸中蓦然泛起一阵厉芒,旋即眼睛一闭,片刻之后又睁了开来。

“损耗了十之三四,对清雪河倒是没有太大的影响!……地脉之力此刻好像也停止了减少,不过血魔一道的魔头尽然来此偷取地脉之力,难不成又有什么阴谋?”

威严的声音中,却也透着一抹担忧之意。

“……还是前去万剑宗一道,看看能否请动隐世长老出手恢复地脉之力!莫不然清雪河凝冰,才叫做真正的糟糕!”

男子沉吟片刻,身形也不在原地停留,瞬间消失不见。

茫茫的雪地之上,那一片一片的绿色,依旧是那样的耀眼。不过此刻,这一片茫茫雪地却是没有任何人影,显得异常清冷。

……

“虽不知道有没有人,不过这东西既然能承受我的雷霆真气,显然是一件宝贝!可惜以我的本事,却是不能看出它的原本形态!”

直到在一片茫茫雪地上疾驰了半响之后,沈言方才再度恢复了平常的速度。

到了御寒草原他也不担心方向,只要顺着西方走,哪怕在御寒草原上跨越再大的距离,都是可以看见上云城的。

那一座雪城,占地之广,城池之宏伟,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上云城建城数万年,大宋王朝成立之后。不知过了多久上云城方才成功落座于此,据说建城之时,整整动用了八十万人,日夜赶工数月方才有了雏形。

可以说,一座上云城,便可以横向拦截整个御雪草原。到了最后不进入上云城,那么你根本找不到另外可以行走的道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