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四三叩山门二合一

二四三 叩山门(二合一)

十二剑峰传真法,一座奇峰似莲花。

惊天剑势护宗门,雷池半步万物杀。

冷风瑟瑟,残雪如歌。沈言未动,他已不能动。

当目光初级那绵延不断的山势之时,他知晓自己历尽千辛万苦……拼死斩僵尸,得罪欧阳岚远遁近千里……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白费,当他看见那一片连接整个天与地的剑光之时,明白自己的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

这就是万剑宗,苍云西郡最强的宗门……没有之一!

不知不觉,沈言竟已泪流满面。

这就是他的追求,这就是他置之生死与度外,宁肯抛却一切的追求。如同前世一般,再一次的站上这个世界的巅峰……与天同寿!!!

恍惚之间,沈言似是听见了断天刀魂的一声争鸣!此生今世,若不能杀出一条通天之道,同这天地论个高下,岂非白来世上走一遭?

惊天剑阵,万剑宗护宗阵法第一重,剑势惊天彻底,那一片蔓延无尽的剑光,便是剑阵自然衍生出来的东西。

敞若有人敢越雷池半步,无论何人何物,必遭无尽剑光绞杀,绝无例外!

方圆百里之内,没有任何一人。

这就是万剑宗的赫赫威名,不需用下令,所有修者也不会步入这个范围中。

那犹若江河滔滔不绝,瀚海奔腾不休的剑光,就那样平缓的在这绵延十数里的山峰群之上流淌,仿佛云霞一样绚烂而绝美。

许久之后,沈言的目光中的激动终于止住。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大步流星的走上前去,在那如同天河倒倾般垂落而下的剑光屏障面前停住脚步。

“紫云城下辖湘云镇沈家沈言,诚祈入宗!”

沈言一声大喝,雷霆真气运转直下,竟似穿透了这流转不休,绚烂如银的剑光屏障……一直传到了那十二座剑峰,传到了莲花主峰之上。

静待少顷,除了面前的剑光屏障换了另外一种轨迹流转之外,没有任何的动静。

“沈家沈言,可入万剑宗否?”

他不是同白廖一般来此,所以根本无人可以引他进去。但沈言却必然要进万剑宗,因为他不知道欧阳岚,是不是准备上万剑宗找他……

只有见到白衣男子,他才会安心。

无人领他进入万剑宗,这惊天剑阵也不是他可以硬闯的。所以沈言唯有用最笨的办法,也就是修炼界俗称的叩山门!

这个叩肯定不是敲,这漫天的剑光看似绚烂,但沈言敢赌,他要是自作主张伸出手去,只怕转眼间就会被轰成渣滓,不!连渣都不剩!

不过喊叫了半天,似乎万剑宗内也没有任何反应,沈言这会儿倒也有些无奈。万剑宗明明就在面前,可他偏偏被这一道通天彻地的剑幕给挡在了外面……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当然……若是背后还有人在追杀的话,就是最最痛苦的事情了。

……

万剑宗,有十二剑峰,这是整个万剑宗终端的力量。

十二剑峰就代表十二个剑峰长老,加上宗主,这十三人便是除过隐世长老之外,万剑宗最为强大的力量。

天霜剑峰,天意剑峰,天泣剑峰……每一个剑峰的长老,都有着非常强悍的实力,可以说都不下于上云城主欧阳岚。

此时整个万剑宗,除了一部分需要维护宗门的长老之外,只剩下宗门的弟子了。十二长老,除了天霜剑凌霜被牡丹仙子凝雅带回来疗伤以外,其余皆是在外。

至于万剑宗宗主,却是在莲花主峰闭关,参悟剑道真意。

沈言的大喝,虽然在宗门之外看似极大,但万剑宗宗门所在,足有十数里绵延不绝的山脉,山谷……传入其中,那些修为不足的弟子,根本就听不见。

……

天霜剑峰。

万剑宗内,大部分地方受了阵法加持,所以并没有如同外界一样终年积雪不化。天霜剑峰之上,也是如此……

每一座剑峰,都是无比之高,顶端直入云海。

十二剑峰长老,掌有莫大的权力,可以说是分为了十二个派系。每一个长老的手下,都有无数的内长老以及外长老。

凌霜掌管着的弟子和长老自然不少……但有实力的内长老皆是前去了陨星天障,留在门中的,大部分都是专修丹道,符道的长老,是以现在几乎所有事情的决议权,都在他的手上。

剑峰顶端山风凌厉,自然不会有长老住在那上面。

毕竟长老也需要杂役弟子伺候,若是到了剑峰顶端,可想而知所有的事情都得亲力亲为。而凌霜的居所,却是在天霜剑峰中段,这也是整个天霜剑峰最高的住所。

若是长老住的对方反而在弟子之下,那岂非落为笑柄?

整个天霜剑峰之上,无数建筑零落……不过大部分弟子,还是居住在剑峰脚下。只有到了一定的地位,方才能住在剑峰之上。

凌霜盘膝而坐,体内真气犹若浩瀚奔腾的江河,加上灵级三品丹药补元丹的强大效力,他的伤势在十数个时辰里,已经恢复了近乎七成。

凝雅静静的坐在一旁,她虽然也受了伤。但相比凌霜却不知道轻到了哪去,所以只是调养了一番,便已然痊愈了。

不过凌霜没有醒转,她自然也不能安心,所以便一直呆在静室之内,没有离开。

静静坐在一旁的凝雅,竟好似一幅恬淡的烟雨图,如诗如画,如梦如歌。

她的一对美眸,从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放在了凌霜身上,直到此刻都没有丝毫的转动,万剑宗门之外的呼声她虽然听到,但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没有什么比凌霜更重要。

正思索之间,凌霜身周那淡淡萦绕的剑意轰然消散……他的眸子蓦然睁开,一瞬间的光芒,竟刺得凝雅忍不住侧目了过去。

这就是剑修,这就是杀伐剑道……一往无前,万物皆杀!

剑气运转之时,山呼海啸之声连绵不绝。此番收势,犹若江海凝青光,一瞬间烟消云散,万顷风波归于平静。

“醒了?”

待得凌霜气成丹田,凝雅方才淡淡的道。话音淡漠之极,但任谁都可以看出她眸子中的那一抹轻松。

凌霜面带喜色,片刻之后方才点了点头。

“伤势已经恢复了九成,只需要调理一番就可以痊愈了……不过这次却是因祸得福!体内的真气再上一层楼,只要我彻底适应了这份实力,对上数日前的我,可以稳胜!”

凝雅神色一惊,转而却是欣喜。

要知道,实力就算再相近,稳胜二字也是不敢轻易说出口的……毕竟丹药,拓印阵法,灵符,灵器等等变数太大……

稳胜二字,就等于说可以无视这些变数,也就是说凌霜此次真的突破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两人虽没有伴侣之实,但待得陨星天障事了,她嫁给凌霜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后者的实力得到了提高,凝雅自然高兴之极。

“触摸到了?”凝雅问出这话的时候,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凌霜面上的笑意一滞,旋即摇了摇头。

“天差地远……不过我有信心,二十载内,可以触摸到那个瓶颈!”凌霜的话音中,带着一抹憧憬,一抹敬畏。

话音落罢,凝雅却是发出了一声长叹,转而是片刻的沉静。

“凝雅……谢谢你了!”少顷之后,凌霜站起身来,即便十数个时辰过去,他的身躯也没有丝毫僵硬之感。

凌霜的目光之中晕着一抹深情,但说出来的话,却平淡之极。他的性子,本就冷冽之至,能露出这样的目光,实属罕见。

“……我俩之间道什么谢……你还叫我凝雅?”

这绝美的牡丹仙子,一瞬间竟恍若待嫁的少女,声音突然犹若蚊呐。

修者之间,尤其是他们这种一昧只知道修炼,欲~望极少的修者,对于男女之事,其实还不如一些弟子开放。

“娘子……”

凌霜虽然沉迷修炼,但到底不是呆子。加之他对凝雅确实有情,两人也是当着无数正道修者确立了名分,只等大礼了,所以这一声娘子叫的并不迟疑。

凝雅略微一惊……没想到严谨的凌霜居然会这样肉麻的称呼她。其实本来凝雅的意思是让凌霜改口,称呼她之时去掉姓也便罢了,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

不过郎有情,妾更是有意,凌霜的称呼虽然在大礼之前略显不妥了些,可凝雅若是不在乎的话,谁又能管的到呢?

看着风华绝代的牡丹仙子露出羞怯的模样,凌霜那颗犹若古井一般的心也不由的有些颤动了起来。

他轻轻的上前一步,竟要把凝雅这绝世风华的女子拥入怀中。

凝雅面上泛过一抹红潮,却并未推辞,顺着凌霜伸出的双臂,便靠上了前去。

“沈家沈言,可入万剑宗否……”

可入万剑宗否……万剑宗否……剑宗否……宗否……

那声音对于凌霜这种级别的强者来说,根本不需要刻意凝神去注意,都足以听的清晰无比。冷冽傲然的话音,接连不休的回荡在他的耳边。

凌霜能听清,凝雅自然也同样能。

两人就要碰触到一起的身躯仿佛触电一般,一下子分了开来。不单单凌霜面带尴尬,凝雅也是露出了一抹娇羞之意。

“……雅儿,随我去看看究竟是何人,竟在我万剑宗前大声喧哗!”凌霜其实也有几分怒意,不过他这种强者,也是转瞬间便平复了心情。

凝雅轻轻点了点头。

……

凌霜和凝雅一出静室,门外站立的诸多弟子和几位长老都同时松了口气。

毕竟凌霜现在可是整个万剑宗唯一一个可以做决策的人,要是他出了什么问题……这其间万一发生了什么大事,没一个做出决策的人,那才叫糟糕。

所幸凌霜此刻安然无恙。

“发生了何事?为何有人大声喧哗却无人管顾?”凌霜话音出口,诸多弟子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几位长老却是面带苦笑。

“凌长老……下方的确有人叩山门!但我们根本没有放开阵法的权力,此事还需要您来决断才好!”

片刻之后,数名长老之中,走出了一位面色枣红,一脸严肃的老者解释道。

凌霜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诸位长老随我同去看看吧!白廖师侄若是回宗,理应有阵令可以通行,不知道现在剑阵之外,到底是何人!”

这种事情实在没有什么好反驳的,虽然弟子们没有听见那声音……但这几名长老却是听到了,不过先前他们没有擅自让对方入宗的权力,所以只当没有听见。

可现在凌霜出来了,那么自然不能闭门不见。

不管对方叩山门是出于何意,总而言之既然来了,那么万剑宗显然不能避而不见。

一路行来,依然是那样的人声鼎沸,丝毫没有强者尽出的颓然。这就是万剑宗,无论最顶尖的强者在不在宗门,只要有一人镇宗,那就稳如磐石。

万剑宗这种大宗门弟子的凝聚力,也远远不是寻常门派可以比拟的。

所有遇见凌霜之人,无论是在修炼,亦或者是在品茶下棋,弹琴论道……皆是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躬身行礼问好。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万剑宗这样的宗门,剑峰长老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凌霜不是那等傲气凌然,目中无人之辈,不过大多数弟子行礼的时候,他却是目不转睛……只有长老行礼之时,方才点头还礼。

这不是傲慢,而是礼数。

身为剑峰长老,地位摆在那里,如果对宗门弟子点头还礼……那么遇到长老怎么办?难不成还躬身还礼?这显然不可能。

到了这种地位,他不还礼不会有任何人不满,相反若是还了礼,只怕才会让那些弟子胆颤心惊,莫名其妙。

凌霜身后,跟着两名内长老,五名外长老,以及凝雅和若干内门弟子。

两位内长老,一位是先前那枣红色脸庞的符修,一位则是一名手拿折扇的中年文士,他却是一名阵修。

符修阵修,虽然都是法修,参悟天地棋局之道。

但参悟的东西,却是有着根本性质上的不同,这样正是法修一道让人痴迷的地方……无论是符修,亦或者阵法,炼丹,都有成就大道的机会。

十二剑峰虽然离山门很远,但却也架不住凌霜等人健步如飞……

不过少顷,众人便来到了山门前……护山大阵全部处于沉寂状态,只有第一重惊天剑阵,那恍若连接了天地的剑幕,散发着熠熠的光辉。

凌霜站在这剑幕之前,指尖亮起一抹寒光。白茫茫的剑气在他的手指上萦绕着,猛然间凌霜神色一凝,而后在这剑幕之上斜划一指。

如水般波澜不定的剑幕仿佛瞬间被撕裂了一般……不单单是跟在身后的那些内门弟子,就算是七名长老,也都是一脸的骇然。

这一手化有为无的本事,担的起天霜剑之名。

……

众人鱼贯走了出去,出了惊天剑阵,四周的温度一下子冷了下来。阵内四季如春,灵气被锁在其中极其浓郁。

外界却是白茫茫的一片,千里落寒霜,万里雪飘。

这极大的差异,若是常人肯定不能适应……

但对于修者来说,却不过是温度上的变化罢了。强身阶一层已不惧寒冷,何况这些万剑宗的内门弟子。

……

过了半响,还是无人应答。沈言面上的神色不由的有些无奈,但对方不开启阵法,他也不可能去硬闯。

沈言知道。

他已经和欧阳岚彻底的走上了对立面,从他下定决心打晕那管家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这个结果。

伤人,抢药,夺腰牌……那一样不是对城主府尊严的挑衅?欧阳岚要是能饶了他,那才有鬼。所以沈言,不得不谨慎而为。

总而言之,他现在是根本不敢再去上云城了。

谁知道欧阳岚那种恐怖之极的强者,到底有些什么本事。现在要是还不能进入万剑宗,折路回去显然不可能……

那么就只有继续往前行了,雪云沼泽虽然危险,却未尝没有生路。

“沈家沈言,前来……”

话还没有喊完,沈言的动作便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十数人。

只有两人他认识,天霜剑凌霜,还有牡丹仙子凝雅。

按道理来说,凌霜现在应该已经受了伤,不过沈言目光看过去,对方分明精气十足,分毫没有受伤的迹象不说,反而好似更上一层楼。

当然这些都只是沈言的感觉,到底是不是属实,他却也不能确定。

毕竟他的修为只有强身阶一层,根本就无法探测出凌霜的实力。况且就算对方受了重伤,对他来说仍然是不可逾越的存在。

不单单是沈言愣了,凌霜凝雅也愣了,跟随他们一起的那些弟子和长老也愣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

一个强身阶一层的修者风尘仆仆的再叩山门……难不成还想要试一试能不能通过考验成为万剑宗的外门弟子?

十五六岁的年纪,居然才修炼到强身阶一层的地步!简直可以引以为耻了,这少年竟然还有脸来叩山门。

这让跟随凌霜出来的长老和弟子,面上都有些挂不住颜面。

“你是何处来的小子?万剑宗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吧!”那面色枣红,一脸严肃的长老见无人说话,只好无奈的对沈言道。

沈言一脸愕然,看了看枣红脸老者,又指了指自己!

开什么玩笑?不是你们万剑宗的大长老叫我来的么?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们?沈言确实很无语,好不容易叩开了山门,没想到对方居然让他回去!

还没有说话,枣红脸老者身边拿着折扇的中年文士却也忍不住的笑了笑。这中年男子一袭玄色长衫,笑容也是儒雅之极。

“小兄弟……不知你是从何处听到的传言,要来万剑宗进行考核!不过即便是外门弟子,也需要你达到强身三层以上的修为才可以!”

“所以,还是等到你的修为更进一步,再来万剑宗试试运气吧!”

中年文士说话委婉,且不伤人。话音之间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和凌霜那种杀伐之意凛然,冷冰冰的味道完全不一样。

话音落罢,中年文士身边的弟子皆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一个强身阶一层的废物,有必要这么客气么,要换做他们,直接动手就轰走了!

凌霜一直未曾说话。

他觉得沈言似乎有些面熟,过了片刻方才想起来,这少年就是当初在苍梧大草原上,他和杨血炼战斗之时,跑出了通明剑阵的那个修者。

不过最后他交代的事情,却是没有办到,反而被杨血炼给用阵法直接抓了回去。

但最惊骇的却还不是因为此事,而是因为白衣男子……万剑宗的大长老!十二剑峰长老中,唯一一个不理宗门事物,超然物外的存在。

他没有弟子,在宗门同样没有自己的势力体系……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触怒他的威严,包括凌霜在内,见到白衣男子,同样要躬身行礼。

虽然对方并不在意这些礼节,但凌霜却知道,这是自己唯一能表达对大长老敬意的东西。但是……这样一个无数年来孤身一人的绝顶强者,突然间却收了一个如同废物一般的少年为弟子,纵然毅力惊人,但也让凌霜惊讶的无以复加。

抛出万剑宗大长老的名头,要什么样毅力惊人,天赋超绝,两全其美的天纵之才没有?何必去收取一个试炼之时,方才养身阶的修者?

念及此处,凌霜却又微微一愣。

两日没见,沈言居然已经跨入了强身阶,不过这点修为和进步在他看来,也是不值得白衣男子为其大动干戈的。

可对方的决定,同样不是他能左右的,凌霜再怎么纳闷不解,也只能沉在心底。

沈言听闻中年文士的话,却还是没有反应,面上的神色更是奇怪了……没有被羞辱的愤怒,也没有惧怕,反而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小子……看来不让你见识见识万剑宗弟子的本事,你是不会死心了!也罢,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也好让你早点滚出万剑宗的领地……”

看见沈言的模样,那脸色枣红的长老身后,突然站出了一位弟子,眸中满是不屑的望着沈言,手中长剑一颤,冷冷的嘲讽道。

“住手!!!”

沈言还没有说话,那弟子正准备欺身上前,却猛然听见一声大喝。他身形一颤,差一点没有将手中长剑掉在地上。

虽然心中愤怒,但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背后无论是谁出声,都不是他能得罪的!哪怕是一个弟子,其余人的修为也比他高。

不过这一回头,这弟子差点没有惊讶的一屁股坐倒在地,出声阻拦他的,竟然是十二剑峰长老之一的凌霜!

不单单是他露出了骇然之色,连带着脸色枣红的老者,还有中年文士都忍不住的对视了一眼,而后愕然的看着面沉如水的凌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