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四五凌霜的心思

二四五 凌霜的心思

凌霜双眸猛然睁开,一道精芒乍现,周身气息纵横而出,竟是让那准备走上前来的枣脸长老,忍不住蹬蹬退后了数步,。

枣脸老者顿然一脸惊骇之色。

“周天大成!!!”

看见凌霜的变化,凝雅也是不由的一惊……虽然前者身上那一份浑圆一体的感觉还十分的淡,可是却已然能清晰的感觉到了。

凌霜眸子中,分明没有半分的惊喜和兴奋。他所有的心神,任然沉浸在三十二年前的那一剑之上。

三十二年前,他看不懂那一剑。三十二年后,他仍然看不懂那一剑。

是剑,非剑。

(周天大成?这是什么境界……)

沈言却是有些奇怪,如果当初没有听错的。当时在雷霆堂之外,听闻千草门的杨明长老自报修为乃是周天境八重天……

难道说凌霜居然还处在周天境界么?大成指的是周天境九重天?

沈言心头的疑问萦绕不散,但是他却想不清其中的缘由,。凌霜怎么可能还是周天境第九重?那杨明在千草门也就是一个外长老,至多内长老的地位,就有着周天境八重天的实力。万剑宗十二剑峰长老之一的凌霜,如果只有周天境九重天的话,未免有些不可思议。

(周天境界莫非还另有计较……可惜家族典籍中对于修炼境界一方面的描述并不多,我也仅仅只是大概了解到锻骨境之上是炼髓境,然后是换血境和内息境罢了!)

沈言没有因为凌霜的实力突然有了突破而惊讶,在他看来这是很平常的事情。

前世的某些强者,在境界到了一定程度后,有可能因为一滴水,一片雪花飘落,都能顿悟突破,这些事情发生在凌霜身上,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传闻中,前世有着一人,在比东华山更高,更雄伟,更壮阔的泰阿山巅,盘膝静坐三年,而后直接破碎虚空,飞升而去。

虽然只是传说,也可以想象顿悟的恐怖之处。

凌霜的突破,也许是厚积薄发,沈言并不需要惊奇。

心头思索了半天,沈言也没有大概估计出来凌霜的实力到底和那些同是周天境界的内长老有什么区别,不过凌霜平复了一下心神,却是抬头看向了他。

见到凌霜的动作,沈言也不由收回了自己的心思,严谨了几分。

……

“你便是沈言?”其实凌霜才不在意面前的人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情况。他在意的只是大长老,现在也不过随口一问罢了。

呼的吸进了一口冷风,沈言点了点头而后道,。

“不错……师父让我三日之内赶来这万剑宗,不知他在何处?”沈言也没有客气,毕竟这凌霜的性子他借着登天台之事多少也了解了一些。

虽然算不得大慈大悲,但至少也是个君子,有些话直说便好。再说他又不是什么鸡鸣狗盗……之徒。

抢了两瓶丹药应该算不上吧?毕竟欧阳岚因为莫须有的一件事抓他本来就不对,事情的起因也不在他自己,差点丢了性命,拿两瓶丹药,谁也没什么好说的。

沈言心头嘀咕了一句。

凌霜眉头微微皱了皱,大长老一般做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在紫薇峰旁的念月小峰之巅看雪,第二件就是浪迹天下。至于大长老现在何处,他也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紫薇峰都有人敢闯,唯独念月小峰无人敢踏入半步,哪怕是万剑宗的宗主,似乎也从没有进入过这念月小峰。

不知道他是给大长老足够的尊重,亦或者是其他方面的原因。

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既然沈言已经在三天之内来到了此处……而且是大长老亲口吩咐的事情,哪怕他是一个废物,凌霜也不敢将其拒之门外。

“既然是大长老的吩咐,那你且随我入宗吧……”

凌霜说到此处,却是突然一愣。

他这一愣不要紧,却是把身边的所有人给吓了个半死。大长老是什么级别的人物。以前多少进入紫薇剑峰的人,还不是为了搏一搏,看看能否让大长老收为亲传弟子?

若不是因为这样的话,只怕万剑宗仅存的那二十七名弟子都不会有,。

不过紫薇剑峰要存在,必须至少要有二十七名内门弟子。纵然每一次的宗门大比都是垫底,也不用解体。

大长老对于紫薇剑峰存在与否倒不是很在意,不过万剑宗的宗主,却一直保留着他十二剑峰长老之首的地位。

哪怕是硬来,如果紫薇剑峰内门弟子不够二十七个,也要从其他剑峰抽出来补充道紫薇剑峰当中。

若非如此,只怕紫薇剑峰早已连一个弟子都没有了。

无数年来,下至杂役子弟,上到十二剑峰长老,都知道大长老从未收徒。但看今日凌霜的语气,面前这小子,居然走了如此天运?被大长老垂青!

所有的弟子都不由面露愠色还有妒忌之色……大长老的实力,虽然无人知道,但能挂着十二剑峰之首的名头,还让大部分长老心服口服,就绝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加上大长老从未收徒,一旦有了一个徒弟,无论是灵器,丹药,亦或者是其他的天材地宝,还不都是任由他唯一的一个弟子使用?

沈言拜师大长老,可以说就等于坐拥无数便利。

不过好像在万剑宗里面,一年还真的见不到大长老几次……

要知道其他十一剑峰的长老都会时常在弟子面前露面,唯独大长老,甚至还没有教导过紫薇剑峰上的内门弟子。

一来二去,紫薇剑峰的内门弟子失去了希望,自然也就无心修炼。

没想到,他们踏破铁鞋,费劲功夫都想要得到的名头,居然落在了面前这个天赋低下,一脸白痴样的修者身上。

“凌长老……此事怕有不妥,!”

那枣脸长老看了看沈言一眼,而后轻轻的走到了凌霜的身边。

“这沈言虽然有可能是被大长老亲点的弟子,但你擅自让他入宗却不符宗门的规矩!”按道理说这枣脸老者是不敢对地位比他高了无数的凌霜如此说话的。

不过因为对方跟随凌霜也已经许久的缘故,所以他并没有生气,而枣脸长老此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凑上去喃喃说了几句话。

“……我说凌长老,大长老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真让这小子传承大长老的衣钵,只怕大长老退位之时,十二剑峰长老还要被他压着!”

“若是拜了其他人为师,以他的天赋绝对不可能达到多高的程度,但大长老若真心拿他当弟子,全力助他修炼的话……那么甚至不需要两百年,就能死死的吃定了你们十一人!”

这枣脸老者也算是心机颇深,知道凌霜此次步入周天大成的境界。在境界上可能已经超越地位在他面前的几人了……必然有向上攀爬的机会。

况且,他也不希望,真的被一个如此年轻的小辈传承大长老的衣钵。否则只怕他们以后看见沈言,都要行礼。

大长老的关门弟子,衣钵弟子,不算实力的话,从地位上来说,比慕芝涵和白廖这种为宗门做了许多贡献的亲传弟子还要高。

没办法,大长老三个字,足以让沈言入门便拥有这样的地位。

凌霜听闻此话,面色一变再变。他不是圣人,该有的欲~望他自然都有。杀伐剑道,不如同太上忘情那般,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譬如对凝雅的情,对实力的追求,都不受杀伐剑道的影响,。

只要有机会,他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地位处于其他人之下呢?凌霜是十二剑峰长老没错,但他的实力只能排到十一位。

天霜剑峰的弟子虽然在大比上努力,但天霜剑峰最高一次也不过冲入了宗门大比的第九位而已。

每一个亲传弟子,每一个内门弟子,都会选择好的师傅。而亲传弟子是不多得的,在挑选之时,十二剑峰长老都是要在场的。

挑虽然是他们挑,但亲传弟子的天赋,心性,毅力偏差一些,就可以教导处另一个强者。剑峰长老为了剑峰在宗门的地位,为了自己的名声,自然会争。

这样一来,决定权便落在了弟子的身上。

但是长老的座次是按实力分的,那些弟子又不是傻子,自然是越高的越好了。

莲花主峰的悟剑堂,一共有七阶,高度只是差了一点点而已。但落座上去,孰强孰弱自然一目了然。

第七阶最高,只坐宗主一人。若是大长老前去,则是同宗主同坐第七阶。

而以凌霜的实力和地位,只能同排名最后的长老,坐在最后一层台阶。虽然修炼了这么多年,但凌霜却也没有办法打得过第九,第十的长老。

因为他知道,不到周天大成,他是没有机会的。

但此刻他突破了,在三十二年前记忆中那一抹剑光的触动下,他一步踏入了周天大成。大成大成,自然不能同先前的境界去比较。

到了这个地步,凌霜才有了和排名第九第十的长老较量的资格。

甚至更前,也不无可能。

所以枣脸长老的话,也是异常让他动心……他能突破周天大成,说不定日后还能再度晋升到更高的层次,也许有朝一日大长老退位后,他还能角逐万剑宗这仅次于宗主的地位,。

但如果沈言入了大长老门下,说不定枣脸老者说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现实。

两百年且不说,就算是花上三百年,五百年甚至一千年……只要大长老还不想退位,那这个位置他们谁也别想染指,沈言继承大长老的衣钵和位置,可以说是绝对的事情。

三十二年前的一道剑光已经如此,那么三十二年后呢?那记忆中一袭白色,白发白衣,剑如秋水的大长老,又会强到怎样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凌长老……我还晓得,大长老再一次前去那月之海了……”枣脸老者见凌霜陷入了沉思,知道他还在顾忌大长老,所以再加了一把火。

“凌长老,我知道你顾忌什么……但你只需要让他滚蛋就行了,纵然大长老问起,你便说他三日之内没有如约到达此处,以大长老的心性,岂会过问许多?”

“况且……大长老去了月之海,且不说来回需要耗费的时日颇久。那性命能否保的住,还是两说呢……”枣脸男子最后的声音小了很多,只保持他和凌霜可以听见的程度。

话及此处,凌霜的神色终于是猛然一震,而后静静的看着面前不动声色,云淡风轻的沈言。

驱逐他离开,还是……留下?

若是留下他,难道真的要等到数百年之后,头上再度出现一个如同天神般的身影?凌霜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

纵然是第二长老,他都有信心去追赶……这是修者的心,迎难而上的心。

但一想到记忆中那天外飞来的一剑,他的信心完全奔溃了……凌霜此刻突破,纵然再对上杨血炼,也不会如同登天台的时候那么惨,。

甚至,还能拼着重伤将杨血炼击杀……但对于大长老的实力,他却仍然如同停留在周天小成境界的时候,一样不敢去猜测。

不止周天小成,停留在周天巅峰的时候,停留在周天小转境界的时候,他也没有去猜测。因为他知道,纵然猜测出了结果,只怕也要让他心惊肉跳

是周天圆满?周天大圆满……亦或者……

凌霜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自己的念头。太恐怖了,太恐怖了……虽然恐怖,但仍然是每一个修者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这样一个人,想要扶持一个修者……哪怕是一头猪,也能让他砸成绝世高手。什么周天巅峰,周天小转周天大转,在大长老的眼中,那就是个屁!

三十二年前的一道剑光,一点点的触动都能让凌霜从困了好久的周天小成境界突破到周天大成。那么那个人真正的指点他一番呢?又是何种模样?

凌霜心头火热。

他的目光看向沈言的时候,忍不住的露出了一抹绝决。

大长老的弟子,纵然天赋低下到这样的地步……但只要有时间,绝对可以成长到将他们所有人都稳稳压制住的地步,。

哪怕只有一线登顶万剑宗大长老之位的机会,凌霜也要争一争。

留下沈言,那就绝无可能了。

何况大长老去了月之海,回来之后只要说沈言三日之内没有如约而至,根本连多余的解释都不需要。

凌霜知道大长老是怎样的一个人。

若是……若是大长老在月之海身陨,沈言最后一丝成为顶尖强者的希望可能就会消散。凌霜心头忍不住的想道,因为除了大长老,哪一个长老会傻到去收下这样一个天赋低下的弟子?

毅力再怎么好,心性再怎么坚毅,也只是毅力,也只是心性罢了。

念及此处,凌霜心底最后的一抹犹豫终于消失不见。

(……难不成,竟是想要将我拒之门外?这样一来,可就糟了,那欧阳岚找到我之后,就连丝毫的机会都没有了!)

沈言看着凌霜和那枣脸老者交谈之后,一变在变的神色,心中已然有些紧了起来。

此刻凌霜眼神中的决然刚刚闪现出来,他就已经猜测到了什么。

(这凌霜,居然是如此小人……师父只怕此时不在万剑宗,他若真的将我驱逐出去,那我也只有走了……)

沈言心头一阵黯然,好容易,好容易到了这一步。却……

ps:今晚一章四千五百字的,今天有叔叔请老爸吃饭,小仙也就一起去了。回来码字晚了,不过好像小仙一晚上最多也就六千多的地步吧。债多了不愁,等到有时间再补吧……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