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五八回忆

二五八 回忆

残阳将落,把漫天的风与雪,都染成了红色,那种血一般的红,。

那无尽的银白,在这如血残阳的映衬下,竟是那般刺眼。

冷风呼啸,霜雪苍苍。一行北行的孤雁若是不小心朝下望了一眼,只怕便会被那冲天而起的杀气,直接惊得魂飞魄散。

茫茫无尽的白雪本就足够渗然,敞若是被残阳染红的雪,便更渗然。

若这雪地的尽头,还有着一名男子持剑而行,走在那未落的残阳之前……披上了满身的黄昏色,便足以让人心神随之震颤,莫名悲伤起來。

但,那男子身上的孤独和落魄之色纵然再盛。

却已然遮掩不住他头顶那冲天而起,直上云霄万里的滔天血气和杀气。不是残阳,胜似残阳,这是真正的,用鲜血凝聚而成的残阳!

他那黝黑的双眸,业已成了血红色。

那眸中,如同锁着千万的怨气与戾魂一般……无论它们怎样的哀嚎活咒骂,却仍然难以摆脱这无尽的恐惧。

锁魂定魄。

做到这一切的,不是男子本身,。而是那滔天而起,将整片天空都映成了血色杀气!

千军万马又如何?只怕真有万马千军,尚且还未到这男子身前,便已被这杀气吓破了胆。

一路行來,风雪未住。

随着男子步伐渐渐前行,整个天地似被分成了两半。

那血色不断的在扩大,在蔓延,仿佛须臾之间,就要吞噬这整个天穹一般。漫天风雪冰霜,竟无一物敢直视。

甚至,连靠近都不敢。

那血气太浓郁,那杀气太恐怖。连天地都抑制不了,何况这风雪乎?

半红半白。

白的犹若雪,或者说本就是雪。

红的似是血,亦或者比血更红。

这两方天空,随着男子的步伐移动,红色的那一半不断的在扩大着……他眸中虽然早已经被血色完全覆盖,但似乎最深处,依然掩藏着一抹清明。

……

贯通天与地的一方如水剑幕,在远方那杀气的渐渐靠近之下,居然被逼的显现出了形态。万剑宗的惊天剑阵,居然在那男子未及身之时,便被逼的浮现了出來。

这滔天的杀气,居然连这剑阵,都隐隐有了危机感么?

剑阵流转不休,想來也是无人操纵……不过随着剑阵的颤动,那滔天彻底的杀气和血气,不断的涌入了万剑宗内!

……

无数弟子接触到那被惊天剑阵削弱了无数倍的杀气之时,居然都忍不住面色惨白,。更有甚者,许多修为较低的外门弟子,霎时间便瘫软在地。

那连整个天地都为之惊惧的杀气,直接让他们肝胆俱随。

随着这杀气蔓延到了宗内四处,那些剑峰之上,顿然爆出一道比一道强横的绝强气势來,震碎了这被惊天剑阵漏进宗内的煞气。

惊天剑阵漏掉这些许煞气,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惊醒所有宗内强者。

那男子的杀气,离着如此之远,便直接让它浮出了水面,敞若真的走到了近前,怕是只要出剑,这第一重惊天剑阵,便会被那无尽的杀气,直接冲破了开來。

……

一众强者从四处的剑峰之上腾飞而起,身形腾挪之间,已然是直接站在了万剑宗外。

当所有万剑宗的长老和亲传弟子看见天际那一道不断朝前蔓延之时,便瞬间可以听见,处处皆是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这……手段通天的魔门强者!”

一名穿着古朴青袍,头上戴着一定灰色古冠的持剑老者,神色一凝,顿然慎重道。

“魔门之辈,断然万不能饶……胆敢一人朝我万剑宗山门所在而來,此人必然有所依仗!诸位,定要谨慎而行!”

清冷的声音传來,说话之人,却是一名美妇。身上的剑气不断的沸腾喷涌,在空气中凌虐着,身上的长裙裙角,也随着冷风,在虚空中飘舞着,显得美妙绝伦。

“杀气如此,煞气如此……丧命在此人手中之人,不下百万余,!”

先前说话的青袍老者,沉声道。

话音落罢,身后传來一个有些愤慨的声音,话音中的冷厉意味,却是四处飘散着。

“二长老!敞若这魔门之人,目标并非是我万剑宗,我等还要与他拼个死活么?只怕到时候两败俱伤,伤了宗门根本,便会陷入不妙的境地!”

说话之人一袭月白长衫,手中长剑之上泛着冷冷冰霜。

眉眼中蕴着星辰,神色之间一股凛然寒气扑面而來。若非凌霜,又有何人?

……

风有些凝固。

所有有实力立于虚空的长老,皆是面面相觑。不得不说,凌霜之言,虽然有些自乱阵脚,但不可否认,他所说的,都是所有人势必要考虑的。

敞若那男子的目标是万剑宗,倒也罢了……一场血拼终究不可避免。

但对方如果只是路过,恰巧要去的地方需要经过万剑宗……这样一來,拼死拼活岂非沒有了意义?

诚然要讲究一个除魔卫道之理。

但这般滔天的血气,只怕來着也是惊世魔头。纵然最后将其斩于剑下,但必定也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这些长老实力受损……万剑宗定然会发生一些变化。

那些变化,自然不是有益的。

所以无论是谁,都要掂量一下凌霜先前话语之中的分量。到底值不值得付出这么多?

当然,这个考虑是基于对方的目标并非万剑宗之上的,。如果对方本就是为万剑宗而來,那么不想战,也得战!

若不是,显然还要仔仔细细的去考虑。

到底是血拼一番,斩杀了对方落下一个除魔卫道的虚名……还是视若无睹,看着这血气冲天而起的魔门强者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走过?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題。

……

“不必想了!”

那青袍古冠长老,手中古朴长剑猛然一抖,而后沉声道。

所有人的目光顿然看向了他,显然,无论怎样,最后的决议权,大部分是落在二长老身上的。凌霜的话,只能作为借鉴,到底要如何去做,显然决定权不在他手中。

“如此惊世魔头,凡我正道宗门遇见,便定要将其斩于剑下!敞若眼睁睁的放走了此人,尔等道心何在?”

二长老冷声斥道。

“可是二长老……若对方的目标不是万剑宗,我等此举,实乃陷万剑宗于险境!”虽然二长老声威颇大,但凌霜咬了咬牙,却还是如此道。

若沈言当日在此,必然可以从这番对话中,听出來凌霜是怎样一个人。

凌霜这些话,明显就是为了宗门不惜一切。他并非不想除魔卫道……而是不想让宗门陷入危险!他几乎,已将宗门看成了是自己的所有。

只要宗门安稳,哪怕你是惊世魔头,却也无妨。

你不惹我,我不惹你,。

敞若你胆敢对宗门发出挑衅,那我凌霜搭上这条性命,也断然不会让你好过。

这就是凌霜……

一个为了宗门,可以抛却一切的人。他所想的,自然和二长老不同。所以他就在这样的事情之上开始计较了起來……

正如同他对沈言的斤斤计较一般。

他不是针对沈言,而是觉得不值,才会斤斤计较。

大长老若是收下一个天才,对宗门的作用显然比沈言要大得多。后者本身便是一个沒有天赋的人,只怕修炼起來也是事倍功半。

也许同样的资源,一个天才能突破到锻骨境界,沈言却只能攀上塑体阶巅峰。

因为觉得不值,所以才会有意无意的对沈言多番刁难。这不是凌霜的本意,而是他为了宗门的利益,甚至可以抛下自己的颜面,和一个小辈发生争执。

“凌霜……你为了什么?”二长老沒有斥责凌霜,他的眸中有着一抹淡淡的温和。

他比凌霜早求道不知道多少岁月,在这位老者眼中看來,凌霜不过也还是一个孩子而已。

“为了……”

凌霜略微一愣。

“为了宗门!”

他自己的回答,正是他本心的回答。愣神之后,凌霜的回答,居然前所未有的坚定。

“你为了宗门,我同样为了宗门……”二长老大笑一声,而后道,。

“万剑宗万剑宗!当初老祖宗建立宗门之时,第一条门规便是护尽苍生!”

“敞若这魔门之人就此离去……世间还不知道要多生多少事端,你说说,你此刻再说说,我们是持剑一战,还是静观其变?”

二长老的话音,虽然很平淡,但其中却夹着一抹不可忽视的威严。

“战!”

风如刀。

凌霜眸中的神采,也是渐渐的清晰了起來,旋即不再迟疑……为了宗门!既然为了宗门,那便要将宗门的门规付诸实质!

二长老的话,不单单是说给凌霜听,还有身周那些因为凌霜先前的话,而有些拿不定主意的长老听。

此刻,所有的长老,都只有一个心思,便是将远处的魔头,碾为灰烬。

……

“所有人内门弟子,尽皆退入剑阵之中!亲传弟子,凡内息境以上,便可留在此间!”二长老深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大袖一挥。

先前跟着长老们从宗门内出來的弟子身后,那惊天剑阵再度如同水波般的荡漾了开來,旋即仿佛一扇紧闭的大门打开了一般,无数内门弟子鱼贯而入其中!

这些人中,有一名年纪不过八~九岁的孩子,眸中泛着一抹好奇之色。竟是偷偷躲在了留在此间的亲传弟子身后,一时之间,居然也无人注意到他。

“各大剑峰长老,随吾迎战!”

剑动,剑鸣之声划破天宇,震颤的整个天地都忍不住的晃动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