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二八四霜雪殿

第2541章百度搜读零零

沈言鲁莽,他并不鲁莽,既然敢说……那便一定要去做,何况,现在只是第二个百年中的第三年,留给他的时间,还有七年,

敞若到时候真的无法给叶东來帮助那也就罢了,否则只要他可以帮到忙,那么必定会全力以赴,这个承诺,看似可笑之极,但却无比的坚定,

一如对沈如烟的承诺一般,

……

此时正夜,按理说沈言是根本见不到凌霜的,莫说是通报了……只怕那些弟子看到他的时候,就会直接将他轰走,

但在叶东來身边,一路顺着台阶往上走,却沒有遇见任何一个阻拦的人,难道天霜剑峰沒有丝毫防护,那显然不可能,

纵然凌霜再如何自信狂傲,觉得沒有防护也无妨,但这可是关乎天霜剑峰的颜面,怎么可能会真的连看守之人都沒有,

至于沈言,可沒人认识他,那么就只有叶东來有如此大的面子……

沈言不知道叶东來实力有多高,但从他的言语之中倒也能猜测几分,即使比不上凌霜,恐怕也不遑多让,

否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东來也不会那样说了,

……

霜雪殿,

这是天霜剑峰的侧殿之一,正殿天霜殿在天霜剑峰之巅,虽然剑峰长老也可以在天霜殿中居住,修炼……但一般來说,凌霜是不会呆在那里的,

天霜殿一般來说就象征着天霜剑峰的颜面和最重要的地点,商议大事,还有剑峰长老的交接仪式,收取关门弟子亲传弟子的仪式,都是在此地举行的,

霜雪殿门口沒有一个守门的弟子,想來也是凌霜吩咐过的,

叶东來也沒问沈言和他一起进去还是等他出來之后再进去,直接一步跨进了院子,而后径直朝霜雪殿走去……

他沒说让沈言在外边等着,后者自然不可能站在外面,

更何况他的事情很简单,叶东來和那凌霜说不定还要商量很久……要点万剑宗的法诀用來修炼,似乎也不是多么麻烦的事情,

倒不如两人一起进去,等凌霜把法诀给他之后,自己离开便是了,

……

霜雪殿偏厅,凌霜缓缓放下茶杯,而后站起身來往门口走去,

叶东來这个人虽然不是剑峰长老,但他却难以轻视,若非对方沒有争执之心,只怕十二长老的位置还要变动一二,

现在对方沒有掩饰自己的气息,明摆着就是要流露给他看,既然察觉到了,那么凌霜自然不会高傲的不去迎接对方,

他身后还跟着一人,在凌霜站起身之后,便寸步不离的紧跟着后者往外走去,

……

“怎么了,”从霜雪殿的大厅绕到了偏厅之外,但是叶东來却突兀的停下了脚步,沈言也只好停下來,而后有些不解道,

“等,”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得到叶东來的答案,所有的事情,只要他做了那便是对的,他人哪里能质疑,

但面对沈言的询问,叶东來还是回答了一句,虽然答案模棱两可,但也可以看出前者在他心底有了一定的分量,

沈言心头虽有疑问,但也沒有再问,他反正也不急……修炼时间太久,至于其他的事情,好似除了一些小麻烦外,并沒有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

能将欧阳岚看成是小麻烦的人,恐怕也只有沈言了,

他现在还不知道,欧阳岚本來是准备当日就來万剑宗兴师问罪的,但沒想到自己收取那御寒草之后,被魔门之人给注意到了,

本來这株特殊的御寒草是为了收取地脉之气,而后直接以秘~法毁掉御寒草原地脉的,沒想到却被沈言给钻了空子,

但这却不重要……毁掉御寒草原的地脉,还可以有强者直接摄取其他地域的地脉弥补,不过这些魔门因为计划被沈言破坏,所以乘着欧阳岚从上云城中赶到御寒草原的时候,有着许多大魔直接潜入了上云城内,

因为给上云城制造一些灾难,这些灾难却是真实存在,不可以磨灭的,

可是按道理说他们沒有可能成功,

因为城内有着欧阳岚以及上云楼的韩钧,这两人只要静下心來,必然可以感应到那些魔门之人的气息,而后直接启动烟雨上云阵法,将魔门之人阻隔在外,

但是却又因为上云楼中所发生的事情,加之有断天刀魂的影响存在,居然被那些魔门之人给成功了,

以至于最后欧阳岚想跟着白廖他们一同來万剑宗兴师问罪的时候,却收到了消息说上云城遇险,于是乎只好返回了城内,

现在只怕还在焦头烂额的处理着魔门这一次对上云城造成的诸多影响

看似是沈言帮了魔门一把……不过魔门之人却极为记仇,纵然这次给上云城造成的负面影响比毁掉御寒草原的地脉要大很多,可他们也沒忘了沈言这个敢虎口夺食的家伙,

换一种说法,就是现在沈言不但要面对欧阳岚的怒火,还有魔门之人的报复,

如若是其他人,可能魔门不一定能知道他是谁……可偏偏,他取了御寒草原逃遁之后,出现的那人,正是杨血炼,

被大长老一剑拍飞出数千里的杨血炼……吸收地脉之气的御寒草自然不是出自他之手,但却和自在魔门有关,

本來來迟一步,杨血炼也是不知道拔走御寒草的家伙就是沈言,

可直到在上云城同诸多魔门强者联手同欧阳岚以及韩钧等人交手之后,却从对方的口中知晓了那个家伙居然是沈言,

被那个他生不起丝毫抵抗之意白衣男子收为弟子的沈言,

于是乎新仇旧恨,杨血炼早已在心中对沈言下了必杀之心,虽然不是大长老的对手,但万剑宗和自在魔门早就对立了不知多久……

杀了沈言,无非就是再将这种对立激化一下罢了,

而欧阳岚本來知道此事并非和沈言有关,按理说是不会再去找沈言的麻烦了……可后者在城主府中所做的事情,却必须让他维护自己的颜面,

打伤城主府的管家,抢夺丹药……多么恐怖的事情,欧阳岚甚至相信,这些事情如果传到王朝高层的口中,他这城主的位子估计都要晃荡起來,

盯着上云城的人并不少,毕竟这里虽然气候严寒,但却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且不论御寒草的销售,就算是雪云沼泽中那些历练修者就是一笔极大的潜在资源,

纵然周围的城镇并不少,可上云城却是名副其实的主城之一,

以至于,欧阳岚不得不维护自己的颜面……所以无论如何,他是必须要沈言交代一番的,废除后者的修为,只怕已经算是最轻的了,

只有这样,才会在消息穿出去后,对他的影响降到最小,

也正是因为如此,本來只有欧阳岚一人的麻烦,却因为沈言在城主府所做出來的判断,让他不得不在未來要同时面对两个庞然大物,

一个是拥有整个上云城支撑的欧阳岚,另外一个则是背后站着自在魔门的杨血炼,

当然,这一切沈言都还不知晓,只怕任凭他想破了天,也不会猜测到居然会有这么巧吧,杨血炼偏偏就在他拔走御寒草之后,出现在了上云城外,

不过纵然知道,沈言此刻却也不会后悔这一切了,毕竟御寒草中的地脉之气,对龙象金身的帮助极大,让他舍弃,他也舍弃不了,

现在沈言身具八牛之力,再有一牛之力左右,便是二虎之力,整整八千斤的肉体力量,到时配合雷霆真气,以及雷爆拳法,只怕可以迸发出三万斤的力量,

这种力量,足以支撑他在塑体阶一重天的时候,无视所有沒有高深秘技的塑体阶修者,

塑体阶无敌,这是一种极其恐怖的概念,不过这也只是理念罢了,想要达成这个目标,就要有许多的巧合,

譬如同他对战的修者刚好沒有厉害的灵兵法器,也刚好沒有好的秘技,同时……刚好沒有极为高级的修炼功~法……

天知道同时满足这一切的几率,到底有多小,

但迸发出三万斤的肉体之力,绝度可以称得上塑体阶第一了,除非是那些只打熬肉~体,将肉身力量看成的体修,

不过纵然是大部分的体修,在塑体一阶的时候,也不过堪堪拥有五千斤的肉~体之力而已,沈言现在不过强身九层,就拥有了八千斤的力量,简直堪称恐怖,

而且更重的是,现在他连两虎之力的标准都沒有达到,

至于之后十虎之力转为一铁甲牛之力的时候,甚至是十铁甲牛之力转为荒兽云纹虎之力的时候,到底会迸发出多么强悍的力量,

……

且先不提欧阳岚和杨血炼对沈言的仇恨,

在叶东來停下步伐和沈言等待了不多时之后,果不其然,那凌霜便从偏厅之内走了出來,而后直接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叶东來,

当下凌霜便笑意盈盈的迎了上來,至于沈言,直接被他无视掉了,

毕竟……罚也不能罚,骂他也拉不下那个脸來骂,所以只有不理会沈言是最简单,也是凌霜能想出來最好的办法了,

他爱干什么,便让他干什么就好,

至于沈言为何同叶东來在一起,从严青那里,凌霜自然知晓了事情的过往,再说了,雪云边境的大妖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就算让沈言知道,却也是无妨的,

“东來……先进來吧,站在外面倒显得师叔不通情理了,”凌霜的态度可谓是礼数充足,不过却让沈言撇了撇嘴,他可沒被这老狐狸外在的表现给骗到,

“不错,东來师兄,先到屋内來,再商议其他的事情吧……”

沈言这时才注意到凌霜并非一个人,抬起头來,和说话之人四目相对,沈言的神色之间有着一抹愕然,不错,凌霜身后之人正是,,

沈宏图,/AUT